1. 愛下電子書
  2. 殺戮英雄下載
  3. 殺戮英雄全文閱讀
  4. 第一零六章 用各種大刑給他伺候一遍

第一零六章 用各種大刑給他伺候一遍

作者:公賦眾權


  「你說什麼?這幫奴隸都開始逃亡了,殺都止不住他們?」
  在天眼坑山頂的大帳中,天熊軍總兵此時驚訝到。
  就在李正道被抓走帶往天熊軍總兵那裡去的時候,在金礦區就流傳出了要在天眼坑坑殺奴隸的流言蜚語,頓時流言就像瘟疫一樣迅速得傳播到金礦區的奴隸們耳中,而奴隸們都發生了恐慌,開始紛紛逃亡,並且不再往天眼坑去。
  而就在李正道和康營長激戰的時候,其實流言就在金礦區蔓延開來,而傳播流言的人,其實就是那向天熊軍報信時沒有去的一個衙役。
  這個衙役因為看到李正道如此搏命的去救這百萬奴隸,便良心發現的偷偷跑向各個礦區,由於他是衙役身份,自然不會遭人防備,所以使得他能向各個礦區的奴隸傳播天熊軍要在天眼坑屠殺奴隸的流言,而奴隸們見這衙役如此偷偷摸摸的告訴他們這個事情,都不懷疑是假的,所以最終導致了這場奴隸們的大逃亡。
  並且,李正道剛來時的喊話,其實就觸動了一些奴隸逃跑,而他們中有大膽的,也在四處偷偷散播著這個謠言。
  再加上後來這些奴隸終於被李正道觸動逃跑后,其中大膽宣傳的人就更多了。
  衙役們發現奴隸開始逃亡的時候,都進行了阻止,也有人去殺那些逃奴打算阻止奴隸們的逃亡,但是奴隸們可是聽說這些衙役打算把他們騙到天眼坑,然後殺了他,去天眼坑那可就是死定了,不如在此時博一把,起碼有機會逃得性命。
  正是因為如此,所以不乏有人反抗衙役,開始和衙役們搏殺起來,然後武裝逃跑的。
  所以,就在李正道被押往去見天熊軍總兵的時候,康營長竟然看到有許多逃奴由山上跑下來,不過這些逃奴看到康營長這一營全副武裝的重甲騎兵,立刻紛紛拐道而行,而康營長也不管這些逃奴,只是服從命令帶李正道去見自己上峰領兵。
  就在康營長到了天眼礦后,李正道便被他上峰領兵押到了天熊軍總兵處的大帳中。
  當李正道被押見到天熊軍總兵后,才叫人把他捆綁雙腿的繩子解了,並且被人給按跪下來,不過那天熊軍總兵竟然微微一閃身,躲開了李正道的跪拜,讓所有人都吃了一驚。
  天熊軍總兵此時卻向屬下們命令道:「你們都出去。」
  「喏!」
  眾人見總兵大人如此說,便應喏紛紛離開大帳。
  天熊軍總兵見眾人離開只剩下自己身旁五個親兵后,則走到李正道身前,向跪在地上的李正道說道:「我且問你,你可是叫李正道?」
  李正道聽到天熊軍總兵如此詢問,便昂首望向這說話的天熊軍總兵,但見這天熊軍總兵身穿雕刻有飛熊圖案的明光甲,卻沒有帶頭盔,而他年有四十歲左右,面容竟然讓李正道有似曾相識的感覺,而他自己確信不論是現世還是前世都沒有見過這天熊軍總兵。
  李正道奇怪自己這天熊軍總兵沒有任何接觸,他是怎麼知道自己姓名的?
  但是李正道雖然有些訝異,他還是回復那天熊軍總兵道:「我就是李正道。」
  天熊軍總兵聽到李正道承認自己的身份,便繼續說道:「我乃天熊軍總兵何澤天,何澤生那是我胞弟。」
  李正道聽到何澤天如此說,便明白為何看他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了,因為那張失暗的六扇門錦衣衛護衛何澤生和這何澤天是同胞兄弟,所以容貌相似才會給李正道看他有種面熟的感覺,不過李正道卻說道:「你那弟弟不是說不會將我身份告訴他人的嗎?為何我才沒離開溫水幾天,你遠隔溫水千里竟然就知道了我的身份。」
  何澤天則微微一笑得意道:「我與何澤生可是親兄弟,更何況我弟弟可是錦衣衛總管,凡是有重要消息必然飛鴿傳書於我,我豈能不知道?
  你倒是要感謝我那弟弟,要不然你可要死在我屬下手裡了。」
  李正道此時卻冷哼一聲道:「我謝過你父親生了你們兩個視人命如草芥的好兄弟。」
  何澤天聽到李正道譏諷、並且暗罵於他,則臉色微怒,臉上橫肉一動道:「小子,你別給臉不要臉。
  要不是你有一個好師父,我又是公門中人,以你小子這憨了八甲的性格,早就死了八百遍了。
  像你這麼楞的人,我還是第一次見,你雖然是練武之人,但我看你卻是讀書讀傻了,這天下連士子書生都不會像你這個二老勺的樣子。
  聽說你那門料勝術只有絕頂聰明和有非凡勇氣的人才能學會,但是我見你小子勇氣估計要超出料勝術的要求,只是這智力嗎,恐怕欠缺太多了。」
  李正道見何澤天反譏諷自己,卻坦然一笑道:「你不殺我,是怕我師父罷了。
  不過,我可告訴你,若是我能年長几歲,憑你的蝦兵蟹將也不見得能抓住我,並且哪怕是你,我也能斗一斗。」
  呯!
  何澤天聽到李正道不屑於自己的本事,頓時一怒一腳踢在李正道身上,不過他卻沒有用力,因為他可是二流巔峰武力的將領,真是用力一腳下去,就李正道現在這個狀態就算踢不死,也會去了大半條命,不過就算是這樣也將李正道踢倒在地,傷得不輕,而他則說道:「小子,我是不是給你臉了?別以為我真怕你師父,我如果殺你,你師父還敢來殺我嗎?
  就算我武藝不及你師父,哪怕你師父真敢來殺我,我身在萬軍之中,你師父武功就算是天下第一也奈何不得我。
  告訴你小子,我見你只是想確認一下你的身份,並且見一下你這小子有多二,我只是好奇罷了。」
  「咳!咳!」
  李正道此時因為被何澤天怒極踢傷,所以咳嗽了幾口氣,然後才說道:「你不怕我師父為什麼在剛才還不敢受我一跪?
  我師父有名最重自己強者的名聲,所以你是怕傳到我師父哪裡,說你膽敢和他平起平坐的受我跪拜,來找你麻煩吧?
  就算你是在萬軍之中又怎麼樣?我師父的本事名聲你也是知道,他要是真想殺你,你真能躲得過去嗎?」
  何澤天聽到李正道竟然還敢繼續譏諷他,但是他壓下怒氣冷然道:「我也聽說你們六扇門錦衣衛的人,倡導的就是多經歷磨難,才能煉出真金,我讓你受些磨難,只要不傷及你性命,你師父也不會怪我,反而會認為我幫他在教導你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你放心,我不會殺你,但是我也不會讓你好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