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棺門詭話下載
  3. 棺門詭話
  4. 第047章 三護法呼延九離

第047章 三護法呼延九離

作者: |返回:棺門詭話TXT下載,棺門詭話epub下載

聽完杜姐的訴說,我突然想起一件事來,便問道:「杜姐,我上次醒來時候,你好像又要打我……」

杜姐一聽,一臉怨氣的大怒道:「每次你昏過去,就跟發瘋一樣,八個人都按不住你。可奇怪了,等到把大家都折騰夠了,我要打你時候,你立馬就醒了。你是不是故意氣我?」

我尷尬地乾笑一聲,胸口一陣劇痛,痛得我皺起眉頭,低哼一聲。杜姐忙問道:「怎麼了?傷口又疼了?」

「沒事,能忍住。」

「唉,師父他們也受了內傷,正在靜養,你先休息,我去照顧他們。」

「師父他們怎麼樣了?」

「不用擔心。他們只是阻擋文義德攻擊時候,用力過猛,靜養一段時間就能恢復。你不用擔心。」

看著杜姐走出去,邊志恆坐到床邊的椅子上,看著我,不說話。

我也懶得理他,閉上眼睡了過去。

第二天早上,大家都來看我。哭老一見我就笑道:「你們看,我就說小星星福大命大,這點小傷,並無大礙嘛,你們還擔驚受怕的,不相信我。」

窮老一把將他推開,擠了過來:「星星,你別聽他瞎說。現在感覺怎麼樣了,身上還疼嗎?」

我點點頭。那種針刺的感覺雖然不那麼明顯,但還是有一搭沒一搭的疼。

窮老道:「你也算因禍得福。上一次你被廖非臣的陰離火侵蝕入體,大難不死,陰差陽錯的煅造了筋骨,自身癒合能力極大增強。這一次你全身骨頭被震斷,經脈也傷的不輕,能夠這麼快恢復,真是不幸中的萬幸!」

原來是這樣。那次被廖非臣的陰離火攻擊,渾身像火爐一樣,原來是鍛造了我的筋骨。我扭頭看著杜姐,心中想起件事來,實在沒忍住,咧嘴笑了起來。大家莫名其妙,只有杜姐瞪著我,冷哼一聲出了門。這更讓大家摸不著頭腦,不知道我倆到底怎麼了。

之後的幾天,我恢復的很快。大家的傷勢也慢慢好起來。

邊茂華出院那一天,在邊家大院里搞了一次聚餐。我坐在杜姐旁邊,只顧吃自己的,沒有說話。

雖然仗著有哭窮二老以及桑晉的身手,早就做好與棺門打一架的打算,但是絕對沒有想到,實際狀況會是這麼糟糕。好在邊志恆救出來了,大家現在恢復的也很好,那麼邊家這件事,也可以就此了結了。擊退了棺門的人,至於我與邊家的恩怨,也該重新提起。我爸媽還在獄中關著,這個仇,怎麼能夠就此了結?

大家都心知肚明,我不說話,也沒有人來招惹我。

第二天我們收拾東西,就要離開。邊志恆來送,站在門口看著我,也不說話,只是在我出門的時候,輕聲道:「謝謝你!」

我怔了一下,心中有些刺痛,但依然沒有轉身看他,邁步向外走去。

再次回到學校,回到熟悉的教室和熟悉的同學之間,我發現自己已經與他們格格不入。每個人都在躲著我,或者在身後對我指指點點。

我去找老大她們,老大卻跟我說:「阮南星,你這個人吧,挺好的。只是,發生了這麼多事,我還是看不懂你,挺怕你的……」

「老大,我……」

「你以後還是不要再來找我們了吧。咱們不是一樣的人。」

不是一樣的人。我是什麼樣的人?我望著老大說不出話來。

艾淑雲道:「南星兒,我爸跟我說,讓我離你遠點……其實你真的挺好的,可我也怕你有點兒……」

我扭頭去看孫青,一直以來,我倆的關係是最好的。可現在,她見我看她,喉嚨動了動,沒有說出話來。

老大在我肩膀上拍拍道:「阮南星,就這樣吧。好好保重。」

望著她們三人離開的背影,我眼裡泛起淚花。

我又一次被拋棄了!

在龍韻湖旁坐了很久,直到天色黑下來,杜姐打來電話問:「你在哪呢,怎麼還不來吃飯?」

我收拾起心情,長出一口氣,正準備離開。卻猛然發現一個黑影靜靜地站在我身後不遠的地方,不知道已經站了多久。

那人見我起身,也走了過來。我想周圍看看,四周哪還有半個人影。我驚慌失措的看著那人走近,偷偷地在口袋裡,按了杜姐的號碼。

「你別過來!這裡是龍韻湖,杜姐他們馬上就來了!」我一邊後退,一邊指著那人大喊。

那人卻不慌張,走得近來,悠悠的說:「看不出來,你還真有點本事。不光把廖非臣修理的狼狽不堪,連文義德都給打的受了重傷。果然是厲害!」

「你也是封穴堂的人?」

「猜的沒錯。我是封穴堂的護法之一,你可以叫我呼延九離。這次我是奉了堂主之命,來捉拿你回封穴堂的。不過,我很好奇,你是怎麼把哪兩個傢伙打敗的,同時又不喜歡他們那兩個人的行事作風。所以呢,我跟你商量個事,咱們之前來個公平比試,我若是輸了,我立即回去復命,不為難你。你若是輸了,就乖乖跟我走,不要為難我。怎麼樣?」

我有些茫然,壞人也這麼講道理的嗎?估摸著杜姐他們正在往這邊趕來,我盡量拖延時間,不去激怒眼前這個人。

我說:「你是封穴堂的大護法,法力肯定超強。一對一的打,我怎麼可能打得過你?」

呼延九離笑著搖搖頭道:「能把文義德打成重傷,我不相信你沒有跟我一戰的能力。單憑文義德的那股蠻力,就算是我,要想打敗他也得費些力氣。可是據他說,你可是只用了十招不到就把他打成那樣了。」

我瞪大了眼睛,暗道,是文義德對呼延九離說謊了,還是呼延九離在跟我說謊?哪裡用了十招,只不過一招而已!但是我沒敢說出來,我怕知道真相的呼延九離,怕夜長夢多直接就衝過來將我抓走。

見我不說話,呼延九離道:「怎麼樣?接不接受挑戰?你知道的,你沒有選擇。」

「南星兒!」衛方弘從遠處跑了過來,而杜姐緊隨其後。

衛方弘將我擋在身後,對呼延九離道:「你是什麼人!」

「封穴堂護法,呼延九離。是來抓阮南星的,不過我不想跟廖非臣他們一樣用強,正在跟她商量比武的事情。」不等我說話,呼延九離道,「三天後,還是這個地方,我來找你們。千萬不要放我鴿子,不然後果很嚴重。」

說完此話,呼延九離轉身離開。一顆懸著的心,也落了地。

對於呼延九離發出挑戰這件事,杜姐堅決反對。我雖然擁有小金人那一強大的技能,但是只會那一招,用完就沒了,沒有任何的防守能力和其他的攻擊技能。若是一擊不中,只能等輸。

哭窮二老也贊同。我的靈力薄弱,只能全力發出一擊,而且這一擊還是在對方沒有防備,自己又藉助外人保護的時候發出。兩者缺一不可,不然只會讓自己受傷,甚至還傷不到對方。呼延九離雖然在棺門名頭不響,但從他話語中對廖非臣和文義德的態度來看,這人實力只會在那兩人之上。若是接受挑戰,必輸無疑。

我嘆氣道:「那若是不接受呢?他肯定也不會放過我啊。」

杜姐道:「以後我陪你一起上課下課。」

哭老搖頭道:「這不是長久之計。南星兒,趁著這兩天,你抓緊時間修鍊,盡量在功法上有所突破,給自己留張底牌。另外,我再想想有什麼能夠短時間提升實力的辦法。」

別無他法,這場挑戰,就像呼延九離說的那樣,我沒有選擇的餘地,只能接受。若是拒絕,他絕對有本事將我的生活攪得一團糟,讓我在這裡混不下去。說不準,還會直接出手抓我,到時候又要連累師父衛方弘和杜姐他們了。

事不宜遲,吃過飯後,我就回房修鍊了。自從身體恢復以後,體內的靈氣再次填滿,與之前相比,更加渾厚。體質方面也有所增強,能夠承受的修鍊強度提高很多。之後的三天,我沒有再去上課,全有杜姐替我了。我除了吃飯去廁所,全部時間都用在了修鍊上。這期間師父也過來指點過幾次,但短時間內提升能力的方法,他們說有,但是不跟我說,說什麼若是用了那些方法,對心智影響太大,還不如直接去認輸。

於是我只能按部就班的慢慢練習。我問哭窮二老,他們有沒有可以傳授給我的神功秘籍什麼的,二老點頭說有,但是因為我根基淺,現在還不能傳授給我。只能教會我一些最基本的築基功法。真氣人,不教就不教,還要找這些理由。

三天時間很快就過去了,除了能夠將小金人從容的凝聚起來以外,最讓我欣喜的就是能夠不費勁的弄出兩個來。而在那片虛空中,更是能夠一次召出幾十個。僅此而已,更沒有其他長進。我懊惱不已,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去面對呼延九離的挑戰。

下午時候,我們一直拖到天色上黑,才慢吞吞的來到龍韻湖。呼延九離早已經在那兒等著了,他身後也只帶了一個隨從,安靜地站著,在沒有其他人。

「都這麼晚了,我以為你不敢來了。」呼延九離站起身來道。

「我能跑到哪裡去?」我沒好氣的說,「你想怎麼比?」

「那自然是比試功法了。打打殺殺的,在這校園裡也不方便,這樣吧,咱們就比靈力。既可以毫無聲息的比試,也不會讓外人看到后恐慌。」

我驚訝地看著呼延九離,不知該不該答應。這三天時間裡,我幾乎將所有的精力都用在凝聚小金人身上了,雖然順帶著把這靈力也提高了一節,可對於如何運用,如何與人對抗,只不過聽師父提到,但是完全沒有實際運用過。呼延九離提出比試靈力,我一時間慌了神。

「怎麼,有問題?」見我不說話,呼延九離詢問道。

「沒問題!」哭老在後面一口答應了下來,驚得我急忙對他眨眼睛。「咱們就比試靈力,你先等等,我們準備下。」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