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血嶺禁忌下載
  3. 血嶺禁忌
  4. 第三十一章 驚恐一夜

第三十一章 驚恐一夜

作者: |返回:血嶺禁忌TXT下載,血嶺禁忌epub下載

「呱呱,咿呀……」

我臉頰拂過一陣微風,山林里,各種大小生物,發出懶洋洋的叫聲。

如果在農村,長大的朋友,都會知道,並非日落西山,才是黃昏的落幕的最好證明。

那一聲聲悅耳的鳴叫,就宛如一段進入黑暮的,獨特前奏曲,這才是。

然而,看著不遠,我們走了一天,才走了三分一不到的路。

進山之後,手機信號,就沒有了,可以說是完全跟外界隔斷聯繫了。

現在我們在,一條山間小溪旁,搭起了簡便帳篷。

「這裡安全不?」我問。

要沒有先前的經歷,這保證是一次,愜意的野營。

但此刻,心情完全不一樣,隨著黑的漸漸襲來,變得異常緊張了。

「那裡都不安全,今晚要輪著守夜,別睡得太死。」孫字剛拿出一條紅繩,回答道。

紅繩上,還掛一個個小鈴鐺,他繞著帳篷,圍三圈,每隔一米貼一張符紙。

這兩個壯漢保鏢,還誇張,從包里拿出一袋黃色的粉末,看著像驅蛇的硫磺。

當他們圍著帳篷,走完一圈后,弓浩手上的,一條鐵棍擊地。

揚起粉塵的瞬間,四周咋起火焰,把我們圍在圈內,奇怪的是,這火眼看著燒得烈。

「會長,不要……」

「怎麼了,沒事啊!」

我壓根沒覺得,有溫度,當我伸手去時,弓兄弟驚呼,可晚了,我手已經伸去了。

依然是沒溫度的,正準備問他們時,耳邊傳來她的聲音。

「是磷火,太燙了,跟緊離開。」

「你覺得燙?」

我不禁驚奇了,按理說她這種級別的,對普通的東西,應該有免疫力才對啊。

「這是什麼磷火,怎麼不一樣啊?」我好奇問道。

「這磷火,如果沒猜錯的話,加了一些千年辣子的,盛林法會果然夠底蘊,別說是陰鬼,就連道法高人,都容易被燒傷。」

孫字剛在一旁,撇了撇嘴說,但身體卻不敢靠近了。

「那為什麼,我沒事?」我問道。

「你陰損體,當然沒事啦,所有克陰的東西,在你這裡都沒用,反而是補及,陽的就…拼誰更強了。」孫字剛說道。

「哎,先等會,你剛剛說的,那千年辣子是什麼鬼?」我聽著就蒙了。

「沒錯,就是鬼,鬼火鬼火,當然需要鬼。」

「只不過,這些燃粉,是用千年骨骸磨成的,普通的還不行,一定要經過二次磷變的。」

孫字剛一通解析,我終於明白,千年辣子就是所謂的,千年骨骸。

還必須用,成了惡鬼那種,簡直是必備殺鬼利器。

「那個你們還有么,給我一點。」

「有,當然有,會長,晚上你把紅繩系在手腕上,一有動靜,咱們可。」

他們連連點頭,恭恭敬敬地,把東西遞給我,同時,在我手上綁了一條紅繩,說道。

有雙重陣法的保護,我心也踏實不少,簡單吃過乾糧后,就開始輪番守夜了。

一開始,我作出了一個膽大的決定,我讓他們全部休息。

我一個人負責,前半夜的守夜工作。

以我的經驗,這怪事都是,過了十二點才發生的。

其實也不是一人,她也在的,只是她還處於養傷階段,沒有任何戰鬥力。

孫字剛雖然有點能耐,但跟這兩個強力保鏢比起來,我更信任後者的實力。

現在我最擔心的,不是往下走,會遇到什麼情況,而是怕那兩個東西再次搗鬼。

活屍跟白衣女鬼,目前沒弄清楚,是什麼路子,活屍很明確,就是要殺我,白衣鬼就含糊了。

雖然這些天,他們沒有再出現過了,也沒害人,但不代表就沒了。

若是被他們,趁虛而入了,那樂子就大了。

「你出來吧,我有事要問你。」

我坐在帳篷前,點著一堆篝火,拿出陶罐,往裡滴了一滴血,對她說道。

「太燙了,你等一下。」她答道。

接下來,更有趣的一幕發生了。

隨之,陶罐蓋子被打開,一個迷你版的小娃,蹦蹦噠噠落在我手心。

那雙富有魔力的小眼睛,正盯著我看,坐在我手心之上,感覺可愛極了。

「什麼事你說。」她問。

「呃,你……就是你…原本在什麼地方的,是我舅舅把你找來的么?」

也就這時候,感覺安全了,才有心思問這樣的問題。

雖說多半可以確定,是我舅舅做的,但能得到的認證,我也能安心。

「我一直住在,這陶罐里,是你幫我解封的,我睜眼看見的,第一個就是你。」

「是誰把你封印的?」

我驚奇問,要知道她連鬼王級別的,都可與之一戰,那封印她的,必然是比鬼王強。

「呃…不知道,我知道的,我是妖族的靈女,其它的想不起來了。」

妖族靈女?

她搖了搖腦袋,作出一副思索的樣子。

「你是妖?那你跟廟靈,是怎麼認識的?」我又問。

「她是個老太婆,比我大幾千歲,我只記得,似乎要我們,守住一樣什麼東西。」她說道。

「要守什麼?」我心中狂喜,連忙追問。

「想不起了。」她又搖了搖腦袋。

「那……」

「小心,快把他們叫醒,有東西來了。」

剛想再問下去,她突然緊張起來,說道。

我一看四周,原本燒得好好的磷火,發現有微微晃動的跡象。

我還有一種感覺,這些磷火似乎,逐漸減在變弱,沒之前燒得旺。

「鈴鈴…」

猛然的,孫字剛綁在樹榦上的,鈴鐺紅繩也出現劇烈晃動。

「快出來,有情況……,哎,什麼情況?」

一拉那條手腕上的紅繩,居然是松的,我死命的拉,全部拉出來愣是沒有。

開始,我還以為,是他們睡得太爛,把紅繩掙脫了。

「啊,這又是什麼情況。」

二話不說,我連忙掀開帳篷的帘子,可接下來,看到的一幕,讓我后脊梁骨陣陣發寒。

三人睡一個帳篷,原本是很擠的,可我看到的,卻是空無一人。

連我們帶來的,乾糧武器,都不翼而飛了,腦頭有點不夠用了,再轉頭一看。

磷火滅了,鈴鐺紅繩,也斷開一節節,散落在地。

此刻,恐懼已爬滿我的全身。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