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錯惹嬌妻:法醫大人是天師下載
  3. 錯惹嬌妻:法醫大人是天師
  4. 【0516】,只是和你們玩一個小遊戲罷了(三更)

【0516】,只是和你們玩一個小遊戲罷了(三更)

作者: |返回:錯惹嬌妻:法醫大人是天師TXT下載,錯惹嬌妻:法醫大人是天師epub下載

陰暗潮濕的地下室里。

鄒義,周小波,崔丹三個人狼狽地躺在地上。

鄒義率先睜開了眼睛,看著這陌生的地方,鄒義的眼裡先是掠過一抹茫然,然後繼爾反應了過來,自己之前發生了什麼。

於是他忙坐起來。

看看自己的手腳,倒是並沒有被任何東西所束縛。

鄒義看看周圍。

地上還有兩個人,所以這裡算上他,一共有三個人。

而且地上的那兩個人,他都不陌生。

「周小波,周小波,崔丹……」

鄒義呼喚了幾聲身邊兩個人的名字,可是兩個人都是一動也不動的。

鄒義的心頭突然間縮緊了。

他的臉色也隨之變得有些蒼白。

想了想,雖然有些害怕,可是卻還是小心地伸出一根手指,分別在兩個人的鼻孔上放了放。

感覺到噴吐在自己手指上的濕熱氣息,鄒義這才略微鬆了一口氣。

所以這兩個還是有氣的,並不是死人。

抬頭看看,房頂上吊著一個瓦數很小的白熾燈炮。

散發出昏黃的光線。

雖然不是很亮,可是卻也足夠讓他可以看清楚這裡的一切布置了。

裡面很簡單,只有三張破舊的木頭椅子,還有一張桌子。

鄒義的目光轉動著。

終於頓在一個方向。

門。

他看到門了。

於是鄒義便忙跳了起來,也不顧自己的雙腿還有些僵麻,便向著門的方向衝去。

腿上的僵麻感,令得他的雙腿彷彿不是長在他身上的一般,直到他接連摔倒了兩次后,這才滾到了門口。

鄒義現在哪裡還顧得上身上摔得豁豁叫著的疼,便忙伸手扯著門把手站了起來,接著便嘗試著想要門打開。

可是不管他是往裡拉也好,往外推也罷,這扇顯得十分破舊的黑鐵門就是紋絲不動。

所以,很明顯這門應該是被人在外面鎖上了。

用力地拍著黑鐵門。

鄒義大叫著。

「有人嗎,有人在嗎,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可是任憑著他叫得怎麼大聲,可是門外卻還是安安靜靜的,沒有一點動靜。

叫了許久,鄒義的嗓子都干疼起來了,可是門外卻還是沒有任何動靜。

於是鄒義有些頹然地癱坐到了地上。

而他的腦子這一刻可是一點也沒有停止轉動。

他要好好地想想,他必須要好好地想一想才行。

他這是到底得罪了什麼人了。

等等。

目光又落在了周小波和崔丹兩個人的身上。

鄒義的眼睛微微張大了一下。

對方既然將他們三個人全都抓了過來,那麼也就說明,是他們三個人共同招惹到的人。

而想想看,話說近期他們三個共同招惹到的人,只有一個人,那就是胡小仙。

「咕嚕!」

鄒義的喉結上下動了動。

可是,可是在做出這個決定的時候,他可是也查過了胡小仙的資料。

胡小仙這個女人,無論長相還是身材,都絕對是禍水級別的。

而想要睡她的男人也不少,可是胡小仙這個小妖精,卻偏生只賣演技,不賣身。

明明那已經是圈子裡不成文的潛規則了,可是她胡小仙寧可不接戲,沒有戲拍,也決對不上男人的床。

更不會為了給自己增加戲份,而去逢迎誰的喜好。

可以說胡小仙是這個圈子裡的一股清流。

但是……

偏偏的,她身後一沒有靠山,二沒有背景。

雖然一部《盛世紅顏》讓她從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透明,變成了一個大紅大紫的明星。

可是沒有靠山,沒有背景,便也說明了,就算是她被人算計了,她被人踩了,她被人當成是上位的墊腳石了,都是理所當然的。

這一點,也是圈子裡的眾所公認的規則。

所以,鄒義在接到一個朋友的電話,讓他幫這麼一個小忙,這不過只是舉手之勞,而且還可以讓那個朋友欠下自己一個好大的人情,同時還有一筆不菲的收入進賬。

同時還可以借著胡小仙現在的名氣來提高他們節目的名氣與收視率。

如此的一舉三得,他鄒義除非是一個傻的,才不會答應呢。

而他鄒義自然也不是傻的,所以他答應了。

答應得很愉快。

毀了一個人星途,一個人未來的路,一個人之前所有的努力與付出……

呵呵……

這樣的事兒,不是很正常嗎?

他鄒義不是第一個做這樣事兒的人,也不會是最後一個做這樣的事兒的人。

良心會不會過不去?

呵呵,滾滾紅塵,燈紅酒綠,最無用的便是良心兩個字了。

如果有人敢問鄒義這個問題,鄒義一定會反問的。

兄弟,良心幾個錢一斤啊?

良心能當飯吃,還是能當錢花?

至於周小波,一聽到可以名利雙收,直接收了鄒義一百五十萬的轉賬,便直接對鄒義比劃了一個OK的手勢。

而崔丹呢。

這可是《盛世紅顏》里的女一號啊。

可是她一切的風頭全都被胡小仙給蓋過了。

所以崔丹現在恨胡小仙還來不及呢,一聽到節目組居然還有這樣的安排,於她來說,便已經相當於是得到了一個大彩蛋了。

當下便興奮地一口答應下來。

看到沒,這可是連錢的事兒,都沒有張口問上一句的。

於是這事兒就是這麼開始的。

是的,這就是他們的算計。

可是,可是卻沒有想到,胡小仙那個女人,在節目上卻如此的鎮靜冷靜,不管周小波怎麼用言語逼迫,胡小仙居然都一直保持著沉著與冷靜。

倒是完全沒有按著他們預計好的劇表去發展下去。

但是,這件事兒,微博那邊按說也應該是淪陷了的。

可是……

微博里除了幾點水花外,想像中的驚天巨浪根本連掀也沒有掀起來。

所以這一切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

鄒義靠著牆壁上,從牆壁里傳來的冰冷,順著他的脊柱直接鑽進了他的腦子裡,倒是令得他的腦子越發的清醒了。

媽的。

捋順了這當中的彎彎繞繞,鄒義也不禁恨聲地罵了一句。

自己這是被自己的那個朋友給坑了,而且還是一個大坑,一個深坑。

想想微博上的情況吧。

那個人明明都已經說過,他可是提前花錢雇了大量的水軍,就等著這事兒曝光后,使勁地黑胡小仙呢,可是,可是那所謂的大量水軍,居然只是起了幾個小小的水泡便罷了。

所以,所以……

胡小仙的身後怎麼可能會沒有人相助呢?

而且這個人的手筆如此之大,又豈會是一般人。

那麼,這個人將他們三個逮到這裡來,也是想要為了胡小仙出氣了……

只是不知道那個人想要怎麼對付他們呢?

心裡想著,寒意自心頭爬起,鄒義居然生生地打了一個寒戰。

而這個時候,那邊的周小波動了動,也醒了過來。

周小波坐了起來,轉動著視角,待看到鄒義的時候,卻是一喜,忙開口問道。

「鄒導,我們這是在哪裡啊?」

鄒義扯出了一抹苦笑:「我也不知道。」

周小波又看看崔丹,再看看這只是陰暗得讓人整顆心都覺得無比壓抑的地下室,也是擰了擰眉。

「我們這是……」

鄒義繼續苦笑。

「顯而易見,我們這是被抓了。」

周小波的臉色一變,身子也不禁瑟縮了一下。

「抓我們的人,是什麼人,他們為什麼要抓我們?」

之前鄒義想到的,也都不過只是他自己的推測罷了,所以現在倒是沒有直接說出來,而是抿了抿唇道。

「我想,他們應該很快就會來告訴我們的。」

鄒義的聲音剛落,便聽到門外響起了腳步聲。

腳步聲越來越近,很快的便又響起了鑰匙開門鎖的聲音。

於是鄒義與周小波兩個人這一刻只覺得心臟都已經提到了嗓子眼兒。

兩個人全都屏住了呼吸,兩雙眼睛也都眨也不眨一下地緊盯著那道黑鐵門。

門很快就被人從外面推開了。

一男兩女依次走了進來。

走在最前面的男人,手裡提著兩個紅塑料水桶,走在最後面的女人手裡也同樣提著一個紅色的塑料水桶。

而在這兩個人中間的女子,一身白色的風衣,而且那風衣上還有些臟污。

一張素麵朝天的小臉上,還帶著掩不住倦意。

可是饒是如此,周小波與鄒義兩個人還是被震驚了一下。

原因無他,實在是因為這個女子,真的是太漂亮了。

饒是以他們兩個人的身份,在圈子裡也接觸過太多的美女了,可是這一刻還是為這個女子的容貌而感到驚艷。

如果說胡小仙是天生媚骨,天生的尤物,那種嫵媚根本都不用胡小仙刻意為之,便自然而然地自她的舉手投足間流露出來。

而這個女子。

容貌,就算是用盛世美顏來形容,也絕對不為過。

再配上她那泠淡的眼神,涼薄的唇角,還有那一身冰冷的氣場。

這簡直就是天生的絕代孤冷的佳人,絕世而獨立。

洛日的目光一掃鄒義與周小波兩個人,然後目光便落在了還沒有醒過來的崔丹身上。

當下洛日笑道:「老闆,還有一個沒有醒過來呢。」

秦雨便立刻介面道。

「不可能,我下的手,我知道,她現在只怕是裝的。」

洛日哈哈大笑。

「哈哈,管她是不是裝的呢,一桶冰水下去,先讓她清醒一下腦子好了,咱們總不能白提著手下來啊。」

說著,一桶夾帶著冰塊的冷水便直接劈頭蓋臉地潑到了崔丹的身上。

「啊!」

崔丹驚呼一聲,這昏倒是也裝不下去了。

而洛日放下了手裡的空桶,又拎著又一桶冰水,看了一眼秦雨。

秦雨會意。

當下兩個人,便各自拎著一桶手,一個走到了鄒義的面前,一個走到了周小波的面前。

「你們是什麼人,你們知道不知道你們這麼做是犯法的……」

周小波大聲地叫著。

可是他的聲音只叫到一半,便嘎然而止了。

兩桶冰水分別潑到了周小波和鄒義兩個人的身上。

周小波吐出嘴裡的水,好半天才回過神,然後他驚恐地看向藍可盈。

「你,你是什麼人,是你抓我們過來的,你到底想要做什麼?」

藍可盈隨手拎過來一張椅子,然後姿態優雅地坐在了上面,而此時此刻鄒義與崔丹兩個人或驚怒,或害怕,或怨恨的目光也都集中在了藍可盈的身上。

只見女子笑靨如花,抬起一隻素手沖向秦雨。

秦雨從腰間拔出一把烏黑的手槍放在藍可盈的手裡。

而洛日則是將一邊的破舊的木桌子搬了過來放在藍可盈的面前。

這是一把左輪手槍。

藍可盈的聲音冷幽幽的。

「很簡單,請你們過來,只是想要和你們玩個小遊戲罷了,相信你們一定會喜歡的。」

------題外話------

零點有更新。

今天三更畢。

繼續日常求票了,日常求票了,日常求票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