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靈異刑事檔案下載
  3. 靈異刑事檔案
  4. 正文 第二章 慈母山命案(12)

正文 第二章 慈母山命案(12)

作者: |返回:靈異刑事檔案TXT下載,靈異刑事檔案epub下載

第十二節名車豪商難調查殺人犯浮出水面

對於張漁郎來說查出經常去劉科家的奧迪並不難,難的是調查這輛奧迪的車主,經他調查這輛奧迪車的車主是——欒剛。欒剛A市的著名企業家,曾經在A市被評為最有作為的民營企業家,同時他也是最低調的企業家,因為從A市剛施行自由經濟開始欒剛就是個養殖場的老闆,二十多年過去了改變的是他的資產越來越多,不變的是他依然是個養殖場的老闆,不過現在他也發展一點房地產,但是他只蓋經濟適用房,而且還有很多房子都是他半價租給大學生和外地務工人員的,所以他給政府機關既增加了業績又減少開支,在社會上聲望同時也與日俱增。

張漁郎看著這個人的名字和地址,想去又怕麻煩不去吧,回去又沒法交代,只好先給劉東河去個電話:「喂,科長,我查出奧迪車的車主信息了。」

「哦,誰呀。」電話里傳出劉東河懶懶散散的聲音,顯然他正在睡覺。

「欒剛」張漁郎對著電話說道

「是他?」劉東河知道這個人,而且對他的印象相當不錯,因為他曾經不只一次的求他辦過事,給劉東河留下最深印象的是前年的春節前夕:在A市有很多的外來務工人員,據不完全統計在A市的外來務工人員比本市務工人員高多出百分之二百,也可以說沒有他們就沒有A市的今天,他們是這座城市最樸素的一群勞動者,同時也是最沒有保障的一群勞動者。就在前年的春節前夕一些沒有領到工資的外來務工人員集聚A市的體育廣場討說法,市裡面怕事態無限的擴展下去只好先答應他們先預付給他們一些工資過年,等過完年再由政府出面幫他們要剩下的工資,可是問題來了,錢那?沒有錢怎麼先給他們預付工資那,這時市裡面就有人想到先讓其他企業進行墊付過完年再還給他們的辦法,但是問題又來了那誰出面那,這件事市裡的領導是不好出面的,但是又不能找一個毫無分量的人,所以思來想去只好把這個任務交給警察局局長了,而陪同局長去請求資金支援的人正是劉東河,他們第一站就去了這個欒剛的企業,本想著能解決外來務工人員的百分之十的工資問題就算是沒白來,沒想到欒剛不僅對於此事表示支持而且居然答應給這些外來務工人員發放全額工資,這是給成百的人發放工資,總金額超過一千萬,第二天所有的外來務工人員都拿到自己的過年錢,雖然過完年市裡給欒剛把工人的工資追繳回來了,但是從這件事上就能看出欒剛是一個真正可以為A市奉獻的人,而且此人辦事雷厲風行。

劉東河從過去的回憶里抽了出來,對電話接著說道:「行,我知道了,你在什麼地方,我這就去找你,咱倆一起去拜會欒剛。」張漁郎把自己現在的位置告訴了劉東河,劉東河掛上電話洗了一把臉,穿好衣服就開車去接張漁郎了。

一個半小時后劉東河帶著張漁郎來到了金融大廈,金融大廈是A市數一數二的商業大廈,有很多企業的辦公室都在這座金融大廈裡面,按照民生牧業{欒剛企業的名稱}的實力和經營規模本來可以在A市自己蓋一個辦公樓的,但是他卻選擇了和其他的企業一起擠在這個大廈里,這也表明了欒剛是非常接地氣的。

現在是中午11點半,正好是所有公司都午休的時間,雖然這個大廈有八部電梯,可是依然是人滿為患,對於下班去吃中午飯的人們來說,他們可不管你是警察還是土匪,只要你擋在他們前進的道路上,那麼你就是他們絆腳石,一律碾壓過去,劉東河和張漁郎被洶湧的人群已經擠的懷疑人生了,「科長,咱們還是過一會再來吧,我快受不了了。」張漁郎艱難的對劉東河說道

「好,咱們先吃飯去吧。」劉東河一看既然擠不進去那不如先去吃飯,反正現在已經中午了。

劉東河和張漁郎又是經過了一路攻防戰才好不容易的爬了出來,本想著在就近吃口東西就可以了,可是他兩進了十多家飯店全是爆滿,連個下腳的地方都沒有,沒辦法他兩隻好去比較遠的服裝城吃飯了,想想在市中心上班也有諸多不便的地方,光是吃飯就已經快鬧出人命了。這個地方人多事也多,劉東河他們還沒走到服裝城那就聽到不遠處有個女人在喊:「救命呀,有人搶劫了,救命呀,有人搶劫。」

張漁郎尋聲往旁邊看去,就看到三個二十多歲的男人正拿著一個女士包飛快的向服裝城小道跑去,周圍的人居然像躲瘟神一樣躲著他們,張漁郎的正義感、責任感和男性荷爾蒙瞬間爆棚,奔著那三個男人就去了,有人男人可能沒想到在這會有人攔他們,在最後慢悠悠的斷後,張漁郎上去飛身一腳直接踹到了那個人后腰上,『啊』伴隨一聲起飛的前奏那個人飛了出去,一個狗啃屎趴在了地上,估計這一腳沒個十分二十分的這個男人是起不來了,張漁郎沒有管地下的男人,接著向剩下的兩個人追去,其中一個男人回頭看了一眼,看見張漁郎正追他們那,他向另一個男人叫了一聲然後向一個偏僻的衚衕跑去,另一個男人緊隨其後也進去了,張漁郎沒想那麼多也直接跟了進去,進了這個衚衕那兩個人沒跑多遠就停了下來轉過身,一人手裡多了一把刀,其中一個人說道:「小子,你敢壞我們的好事,今天我就要你命。」

張漁郎沒理他在說什麼,一點停頓都沒有直接向說話的那個人沖了過去,那個人還來的及反應,張漁郎就已經到了近前,一個貓腰躲過那個人手裡的刀右手迅速握拳向那個男人的腹部打去,那個人連『啊』都沒叫出來就向後倒去,躺在地上不動彈了,明顯是暈了過去,張漁郎站直腰扭過頭看向另一個人「你還打嗎」張漁郎壓低聲音說道

此時那個人已經跟石化了一樣站在原地,張漁郎聲音不大但是也嚇得他趕緊把手裡刀扔到了地上,「大哥饒命呀,這是錢,我全給你,饒了我這一回吧。」

張漁郎直接無視了他的哀求,收好兩把刀,一手一個就像拎著小雞仔似的就把他們拎出了衚衕,沒走多遠就碰到了聞訊趕來的片警,說明了一下情況張漁郎就把這兩個人和錢包交給了片警,自己去找劉東河了,劉東河這時正好神在在的在一邊兒抽著煙,像是沒事人似的,「科長,你怎麼不來幫忙呀。」張漁郎走上前說道

「你是練武術的還要我幫忙,這三個小子對你來說不是小菜一碟呀。」劉東河一邊向飯店走一邊說道

下午兩點的時候劉東河和張漁郎吃完飯來到了金融大廈23樓,這一層樓都讓民生牧業租下來了,劉東河來到前台對前台小姐說明了來意,前台小姐幫他們打了一個電話,沒過一會兒就對劉東河說道:「劉警官,我們欒總有請,請跟我來。」

在前台接待的帶領下他們來到了欒剛位於緊裡面的辦公室,他們進去之後欒剛很熱情的站起來走了過來,「哦,劉警官,你好、你好,咱們又見面了,這位是?」寒暄完后欒剛指著張漁郎問道

「哦,我來介紹,這位是我的同事張漁郎。」劉東河介紹到

「你好」張漁郎伸出了手,同時欒剛也伸出了手並說道:「你好,欒剛」

欒剛接著又對劉東河說道:「劉警官這邊請。」邊說邊帶著劉東河去了會客區「不知道劉警官這次來有什麼指教呀。」

「指教不敢說。」劉東河坐了下來,「我有一件事像麻煩您一下,不知道可不可以。」

「好說、好說,有什麼事您儘管開口,我盡量去辦。」

「哦,是這樣的,有一個叫劉科的不知道您認不認識,是做木材生意的,在紅樹木材批發市場裡面。」劉東河小心的問道

「劉科……」欒剛想了一會兒,一拍腦袋說道:「哦……,劉科呀,認識、認識,怎麼問起他了?他犯事了?」欒剛問道

「哦,沒有,就是問問,哎,前幾天有人看見您經常去他家找他,還發生過爭執,不知道為了什麼事呀?」

「這個嘛……」欒剛有點猶豫了

「怎麼,欒總有什麼難言之隱嗎?」

「哦、哦、哦,這倒沒有,其實事很簡單,我聽朋友說他有一根黃花梨想出手,對於木材來說我也懂一點,所以我就去找他了,價格是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已經談好了,可是劉科一而再再而三的反悔,價格是一次比一次高,前幾天我再去的時候他居然告訴我黃花梨有買主了,你說說擱誰誰不生氣呀,所以就在他家吵吵起來了,自從那以後我就再也沒有聯繫過劉科了。」

「哦,那您知道這跟木頭賣給誰了嗎?」劉東河問道

「哎呀,這我還知道不清楚,不好意思,幫不了你們。」欒剛說著往沙發上依去

「恩,那您一定見過那根黃花梨了,還記得在什麼地方什麼時候見的嗎?」劉東河問道

「當然記得,在東郊的一個庫房裡,至於時間嘛……」欒剛又開始想了起來「應該是四月二十八號,對是四月二十八號,那天我東郊的養殖場的豬正好出欄,所以我順道就過去看看,那木頭確實不錯,堪稱極品。」

「哦,那能不能麻煩欒總陪我們去一趟這個養殖場那。」

「這個嘛,今天恐怕是不行了,因為一會兒我還有個會,這樣吧,我把地址給你們,你們要是著急的話可以自己過去看看。」欒剛想到沒想直接就回絕了劉東河的請求。

「那行,您要是不方便我們就自己去。」劉東河陪著笑臉說道

劉東河拿到地址就帶著張漁郎回了刑偵三科,劉東河是一個很正直的人,同時也是一個很圓滑的人,在這起案件中並沒有直接的證據證明是欒剛做的,所以他也沒必要去得罪一個他得罪不起的人。但是現在他通過這次談話他至少知道了兩件事,第一、知道了那跟黃花梨的所在地或是說曾經存放過的地方,第二、要想證明欒總有沒有可能欒剛說自從他和劉科吵完架就再給沒聯繫過了,只要找到跟隨欒剛一起去的員工證實一下就可以知道他是不是在說謊。

事情現在只能把這件事放一放了,目前最主要的是審訊在東郊最後找到的那個嫌疑人,以期待能找到其他三個人藏身之地,劉東河在審訊嫌疑人的首先舉出了在被燒毀的車上找到了這名嫌疑人的衣物纖維與汗水的分泌物還有從他身上搜到的十一萬現金等證據,在警方的強大壓力下,這名犯罪嫌疑人不得不供認不諱,據他交代他叫周宇龍,25歲,家住A市昌隆縣,此次木材市場案件中,算上他一共有四個人,另外三名嫌疑人中他也只認識一個人,那就是他表哥周宇海,周宇海也是A市昌隆縣人,其他人只知道外號一個叫黑熊一個號刀哥,領頭的是刀哥,案件發生后刀哥讓他們先回了他們之前租住的房子,刀哥自己打車走了,等刀哥回到出租屋的時候拿回來五十萬現金,之後他們開車去了東郊,在東郊出車禍以後其他三個人就各自拿著分到的錢下車了,具體去什麼地方沒告訴他只是臨走的時候告訴他找個沒人的地方把車燒了,而且在案件發生時他連屋都沒進過,只負責開車,直到他表哥在昨天下午告訴他,他們殺人了,他才知道,要不然他就以為是放了一把火那。

劉東河和張漁郎得到了周宇龍的口供知道了其他三名嫌疑人的姓名和綽號,其中刀哥這個人是國警察部的A級在逃犯,犯過6起殺人案,這個人異常的狡猾至今沒有人見過他的真實相貌,至於黑熊只有找到周宇海才能知道他的真名。

劉東河的下一個目標就是抓捕周宇海,據周宇龍交代:周宇海在有個情婦在C市開旅店,劉東河他們認定周宇海有極大的可能會去他這個情婦家躲避,所以他決定前往C市。

欲知劉東河能否抓住周宇海

請看下節劉東河跨市追兇王偉平病房猜謎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