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全職陰陽先生下載
  3. 全職陰陽先生
  4. 正文 章38 畫符

正文 章38 畫符

作者: |返回:全職陰陽先生TXT下載,全職陰陽先生epub下載

但是這話要怎麼跟黃尖說呢?

我在城隍廟門口轉悠了好幾圈,拿不定主意。正躊躇之間,黃尖從門裡穿出來了:

「你不回家在這晃悠啥玩意兒?」

他這麼一問,我也沒什麼退路了:

「呃……那個……黃爺,以後我就是您助手了,有什麼事情儘管吩咐」

黃尖先是楞了一下,接著嘆了口氣:

「趙甲子那個老小子,什麼都跟你說啦?唉……」

「嗯…我都知道了。」

「我就知道你聽說了這件事兒,就得來找我。本來想找個武職的來幫我,你現在這點兒能耐,比我強不到哪去。陰間那些活兒你也幫不上忙,掛個名算了,以後再說吧。」

「那……行吧我先跟師父學道法,以後看能不能幫上啥忙。」

黃尖點了點頭:

「嗯,這個徐道全雖然不會道法。但是教你們是沒有問題的,他師父是當年大名鼎鼎的周淳罡,那可是非常有名的陰陽先生。」

「周淳罡?」我剛剛在名貼上看到過這個名字。

「對,周淳罡,還別說,你真是天生當陰陽先生的材料。別辜負了你師父對你的一番期望,好好跟他學,以後必成大器。」

鬼知道這黃尖怎麼突然這麼看好我了。只不過在陰陽先生這個職業上成什麼大器,目前為止對我沒有什麼吸引力。

「黃爺,李和林……他怎麼樣了?投胎到哪裡去了?我……我想去看看他。」

「不知道!我下去的時候打聽過,也查過,但是搞不清為什麼,他的資料被鎖了,我沒有許可權查看。」

我一下子泄了氣,李和林幫了我這麼大忙,而且為我付出了這麼多……我卻連他投胎在哪裡都不知道,更沒辦法談什麼報答了。

黃尖瞧出了我的不快:

「算了算了,你也別想這麼多了,該吃吃該喝喝,好好活著,對得起李和林送給你的這條命就好了!」

黃尖說得對,對得起自己這條命!

第二天晚上十點,徐老道正式在城隍廟傳授「道法」。第一堂課,老道就對我們抓女鬼符彥紅那場大戰進行了點評。

與其說是點評,不如說是把我們倆罵的狗血淋頭!

「想捉鬼,隨身都不帶東西的嗎?黑驢蹄子有沒有?黑狗血有沒有?黑豬血有沒有?出門都不帶這些玩意嗎?找死吶?」

「師父您消消氣,喝口水。」

高亮把大茶缸子遞了過去。

「喝個屁水!瞅你就不煩別人!我師父那些符都讓你給糟蹋了,你說你頭腦簡單,四肢發達,是用符的料嗎?五雷符是你那麼甩的嘛?你當玩摔炮哪?」

我忍不住笑了一聲,這一聲笑觸動了老頭兒的神經:

「你在那笑啥?你比他強不了多少!就你那個小體格,輪凳子,玩格鬥?幹啥事兒之前能不能先掂量掂量自己幾斤幾兩啊?上回在醫院還拿棍子,真是……唉?高亮!你那個棍子呢?」

不知道老頭兒怎麼想的,忽然又想起高亮的棍子了。

「在呢在呢。」

高亮趕緊從背包旁邊把他那個標誌性的球棍雙手捧著,遞給了老道。老道接過來,反反覆復地看了半天:

「嗯……這可是不錯的桃木,你自己削的?」

「對對,是我自己削的。當時本來想拿這塊木頭削個木劍啥的,後來這塊料大,我又嫌劍太輕,不就手……」

「桃木劍?你那個樣兒的適合用桃木劍嘛?幸虧你沒糟蹋了這塊木頭,唔……這木頭有年頭了,是個寶貝。以後找個高人,刻些符咒上去,威力更大。」

高亮一聽這個,眼睛里冒出了一股綠光:

「師父,您老不就是高人么?您給刻一個唄?」

「滾!給你們倆說了多少次了?老道我不會道法。」

在之後的日子裡,高亮就像《我的團長我的團》裡面的死胖子一樣,每天拎著個棍子,纏著老道:師父給刻一個唄?師父給刻一個唄?

徐道全不會道法這件事兒,我是早就知道了的,也給高亮說過好幾次,但是高亮堅信老道是深藏不露。所以依舊每天的日常,求著老道給他的棍子上刻符咒。

每次去求都會被罵,到後來老道都懶得罵他了。他一提這事兒,老道就拿水潑他。

有一回剛沏的茶水都潑他身上了,手上燙了好幾個泡。就這樣也沒能阻止他第二天又跑老道面前:「師父給刻一個唄?」

……

按照徐老道的說法,我跟高亮不能按照一個路數修行。高亮身體素質好,可以走「燕赤霞」的路數,近身格鬥為主。

至於我,身體素質這麼差,就只能多用符咒、陣法。

徐老道說他的師父跟我的身體情況差不多,但是自幼學武,走靈巧、輕盈的路數。在陰陽先生里,是少見的「內外兼修」。

但是我早已發育成型,別說練武,練啥都來不及了,還是專心學用符咒來的實在。

於是白天上班,晚上的時間我都在「畫符」。

沒錯,是畫符。開始的時候我沒覺得這玩意兒有多難,畢竟有美術的底子,就是用毛筆沾硃砂這個有點兒不習慣,還有就是圖樣有點兒不好記。

徐道全給了我幾種簡單符咒的圖樣,讓我先熟悉符咒的樣子,感受感受。

我拿到圖樣心癢難搔,晚上回家一口氣兒就畫了三十多張,第二天興高采烈地拿給徐道全看。

徐道全看見我畫的符,氣得吹鬍子瞪眼睛。罰我站在城隍廟正殿的台階上,一張一張把這些符發射到香爐里。

要知道,這是一把毫無靈性的紙條,讓我夾在兩個手指之間,往三五米開外的香爐里甩,這不是開玩笑嘛?

一會兒工夫,我周圍就被搞的跟出殯現場似的,撒了一圈兒紙條。這次挨罰,讓我明白了,畫符跟畫畫不一樣,臨摹是沒有用的。

畫符的時候要用念力,跟我發動靈符的時候一樣,將念力灌注筆尖,透過筆尖,將這股念力注入到符咒中封存起來,以便使用的時候再發動。

按照老道的說法,道術越高強所能使用的念力越強,最後山川大河,日月星辰的力量均能被封存在一張張小紙條上。

我花了半個月時間,才感覺到自己身體內的念力,很微弱,跟山川大河,日月星辰完全不沾邊。老道說了,這念力得慢慢修行,不可能一蹴而就。

有了念力,接著就是畫符。這也是個技術活兒,畫的時候要一氣呵成,不能有停滯,一停下來,氣就泄了,沒辦法存在符紙上。

一面得顧忌著圖案,一面還要運用念力,幾天下來,我連最簡單的一張驅魔符都沒畫成。

驅魔符不是攻擊型的符咒,他的功能主要是不受邪魔外道侵害,貼在身上,防止噩夢,防止小鬼上身用的,所以可以說是入門級的基本符咒。

就這入門級的,幾天連一張都沒畫下來,老道天天罵我浪費硃砂和紙張,搞得我都開始懷疑自己的智商了。

之前老道說我比高亮有天分,實際學下來才發現,他比我強多了。開課沒幾天,高亮就學會了將氣灌注到棍子上。

這段日子裡,他白天晚上的苦練,現在掄起棍子發出的風聲都不一樣了——「嗚嗚「」的風聲越來越小,取而代之的是「嗤嗤」的破空聲。

看到高亮一天天進步,自己一天天挨罵,我也覺得臊得慌。雖然說從小沒少被老師罵,但是人總是會有對比的。

沒辦法,加大練習量吧,我拿出了當年考試練素描的狠勁兒,死磕驅魔符!一遍又一遍,一直練到閉著眼睛都能把那張圖畫出來了,圖案這件事兒再也不會讓我分心了。

第二天到了城隍廟,畫到第三張的時候,我感覺到意念流轉到筆尖,隨即一順手,刷刷點點幾下。

——成了!生命中第一張符,入門級驅魔符終於畫成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