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我師叔是林正英下載
  3. 我師叔是林正英
  4. 第123章 四目和一休的新房

第123章 四目和一休的新房

作者: |返回:我師叔是林正英TXT下載,我師叔是林正英epub下載

2800點功德值,其實仔細想想,也不算少了。

畢竟當初斬殺皇族飛僵時,也不過1800點功德值。

這隻千年飛僵的確是比皇族飛僵更厲害不少,但也多了足足1000點功德值,系統還算公正。

只不過張敬今天殺了太多的『小怪』,一天下來收穫的總功德值都上萬了!

在這一點上,殺大boss,遠遠沒有群殺小怪來的快。

所以才會覺得2800點不是很多。

但想想平時。

經常大半個月沒有功德值入賬,現在一下子入賬2800點,其實真不算少了。

當然,這其中肯定也會有這隻千年飛僵目前處於最虛弱狀態的原因。

剛破封的千年飛僵,比起一百多年前它全盛的時期,可以說實力是有著天壤之別。

而且為了破封而出,還缺失了最重要的『不死不滅』!

一百多年前,這隻千年飛僵最強盛的時候,殷家那位先祖可都是沒辦法將其斬殺,只能將其封印!

所以張敬這也算是『撿漏』了。

只是這個漏,撿的也比較艱難。

就譬如一休大師、四目道長、黃道長三人,眼神都還有些獃滯,一時之間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千年殭屍王,就這麼被張敬用五雷咒劈死了?!

高興肯定是高興,能不用死,誰不高興啊。

就是怎麼感覺,像是活在幻覺中呢?

一點都不真實!

「我的烏鴉嘴,這麼厲害?這就靈驗了?」四目道長半響后,喃喃自語。

此情此景,他都不介意自黑是烏鴉嘴了。

看吧。

剛才他說著千年飛僵很強,張敬不是對手,五雷咒沒用。最後果真千年飛僵就被五雷咒劈死了!

這麼一想,四目道長忽然有些自豪,說道:「斬殺千年飛僵,功勞也有我一份!」

一休大師也回過神來,瞥了眼四目道長,沒好氣地道:「四目,你可真是不要臉!張敬殺死這隻千年飛僵,跟你有什麼關係?」

四目道長下巴一揚,很是傲嬌地道:「你不是說我烏鴉嘴嗎?你看,我多靈!」

一休大師無語。

這個四目,臉皮越來越厚,越來越不要臉了。

現在已經可以光明正大的說自己是烏鴉嘴,不引以為恥反引以為榮!

不過,現在也不是跟這厚臉皮的人計較這些的時候,兩人很快都興奮上前,查看情況。

「張敬,這千年殭屍王,真的被你劈死了?」兩人依然有些不敢置信地問道。

張敬點了點頭,笑著說道:「真的死了,活不過來了。」

如果沒死,系統是不會給自己功德值入賬的。

兩人依然有些覺得不敢置信,親自上前打量了一眼千年飛僵的屍體。

在十數次五雷咒的轟擊下,千年飛僵的肉身早已經傷痕纍纍,上面隱隱還有電芒閃爍。不過這種外表的傷痕對於千年飛僵來說,並不是致命的,它哪怕在虛弱至極的狀態下也完全能抗住。

讓它徹底被斬殺的,是它體內的本源屍氣,被雷霆之力中蘊含的紫雷,徹底磨滅。

殭屍乃無魂之物,體內只有七魄,所以本源屍氣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就相當於它的神魂!

一個人神魂若是被滅殺了,豈能活?

當然,本源屍氣和神魂有很大不同,只是在這一點上,有些類似而已。

「真的死了……」四目道長說笑歸說笑,親自檢查了千年飛僵的屍體之後,他忍不住心生感慨。

剛才他都跟和尚做好赴死的準備,哪知道張敬竟然翻盤了!

「你的五雷咒,到底怎麼回事?到底修鍊到多少層了!」四目道長看著張敬,認真的問道。

「第四層。」張敬如實說道。

他在眾目睽睽之下,用五雷咒轟殺了千年飛僵,這是無法隱瞞的事情。

索性,便直接承認好了。

「果真……果真是第四層!」

四目道長已經不知道該用什麼眼神去看張敬,也不知道該用什麼話去誇張敬了。

簡單來說,大致就是倒吸一口涼氣。

同時在心中暗自驚呼,此子恐怖如斯!

在一開始,他們面對上百頭殭屍圍攻的時候,張敬的五雷咒不過才第二層。

當兩隻殭屍首領聯合其他跳僵,硬扛住了第二層的五雷咒,張敬當即就施展出了五雷咒第三層,強行破開了跳僵的聯手。

那時候眾人就十分詫異,沒想到張敬年紀輕輕,就將五雷咒修鍊到了第三層,達到了當今修道界寥寥數人才能達到的高度。

堪稱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

比張敬父親張玄都要更強一籌!

他們本以為,這就是張敬的極限了!

此時他們才發現,張敬的五雷咒並非只是修鍊到了第三層,而是修鍊到了他們想都不敢想的第四層!

可是,事實的確就是如此!

張敬做到了他們想也不敢想的事情!

「功德之體,當真……就如此厲害?」四目道長喃喃自語。

張敬自己也很無奈,感覺也有些誇張了。

但是沒辦法,我也想低調,但是實力它不允許啊!

誰讓這騰騰鎮有如此多的殭屍,讓我刷了如此多的經驗值。而且最後還冒出來這麼一個千年飛僵大boss,我想不升級都不行!

「或許除了功德之體外,我天生對雷霆之力也比較契合吧,所以修鍊五雷咒會速度更快。」

張敬只好謙虛地說道。

黃道長此時也走過來,驚嘆道:「這可不是簡單的比較契合啊!張賢侄你如此年輕,就將五雷咒修鍊到了第四層,不說是後無來者,至少也是前無古人了!五雷咒這套功法自從創立以來,就沒有這樣的先例吧?」

四目道長也搖頭嘆聲道:「從來沒有過。」

黃道長繼續道:「當今修道界,除了張賢侄你之外,都不知道還有沒有人將這門法訣修鍊到第四層的境界。說不定,在五雷咒這門法訣上,張賢侄你便是當世第一人了!將來,想必你將五雷咒修鍊到第五層,也不是問題!」

這就成了當世第一人了?

被這樣誇獎,張敬靦腆的笑了笑,都有點不好意思。

但是說實話,聽到這種話心裡倒是蠻爽的。

嘿嘿……

真的挺爽的。

誰人不想聽恭維的話?

這位黃道長,雖然實力平平,一把年紀也才修鍊到一流術士的境界。但沒想到夸人這方面,倒是挺擅長的。

倒也不枉自己改變了他的命運,救了他的命。

要知道,如果不是張敬加入進來,按照電影劇情發展,黃道長可是要千里送人頭,被上百頭殭屍輪流上去發生關係!

……

……

幾人輪番著誇獎了好半響張敬這位絕對的大功臣,而後才開始說正事。

首先,是關於殷世安!

此子簡直太可惡了,就算是一休大師這般心懷慈悲的老好人,也忍不住要做一次怒目金剛!

從昨晚張敬等人上門開始,此子基本上就已經在心中想好了計謀,準備如何利用張敬四人做炮灰。

他很清楚,想要吸收鎖陰牢籠陣內殷家祖輩殘餘的力量,必然會將陣法破壞。

其他人,自然也就會葬身於破封而出的千年殭屍口中!

而殷世安心懷如此惡毒的計謀,偏偏還裝出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欺騙了所有人的感情!

當看見他沖入陣法之中,說要祭獻自己的靈魂時,眾人都還為他感動,想要救他!

想到此處,眾人便忍不住怒火中燒。

就算張敬當時沉浸於突破之中,並沒有直接參与這件事,但全程發生了什麼他也是知道的。

這個長得跟女裝大佬一樣的殷少爺,不但心腸歹毒至極,而且演技如此之高,騙過了所有人,張敬都自愧不如!

昨晚張敬便心中覺得有寫古怪,特意監視了好一陣子,結果依然是被其騙了過去。

所以張敬心中對其的殺意,一點也不比一休大師、四目道長等人少。

「此子不可留!若是放任他這樣成長下去,以他的性格,將來必然會成為一名為禍蒼生的大魔頭!」一休大師沉著臉,冷聲說道。

殷世安在放出了千年殭屍后,冠冕堂皇的說什麼他想活命,有什麼錯?

簡直就是個笑話!

他如果只是想活命,直接像鎮上的普通居民那樣,遠遠離開騰騰鎮,不再回來就是。

為何他要留在殷府?陪著張敬等人返回騰騰鎮殺殭屍?

他根本就是為了自己的利益,為了能增強自己的實力,可以做出任何的事情。

在他眼中,只有他自己的性命是寶貴的,至於其他人的性命,就如同草芥一般,完全不值得珍惜。

甚至,鎖陰牢籠陣之所以會破損,讓騰騰鎮變成一個殭屍鎮,不是殷世安父親的所為。

這一切就是殷世安一手策劃!

所以此人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別說區區四個人的性命了。

就算四十個人、四百個人的性命,他也在所不惜!

四目道長也是恨得牙痒痒,怒聲道:「我四目這麼多年,從來沒有吃過這麼大的虧!這次被一個毛頭小子如此戲耍,差點陰溝裡翻船,下次遇到這小子,我非得把他抽筋剝皮不可!」

張敬眼睛眯了眯,說道:「就怕,我們現在已經找不到他了……」

殷世安不但心腸歹毒,同時也是一個謹慎到了極點的人。

越是歹毒之人,就會越是惜命。

這一點,從他在目的得逞之後,哪怕千年殭屍並沒有對他表現出色任何的殺意,他也幾乎沒有在現場多做逗留,迅速逃離,就能看得出來。

此時,他恐怕已經真正離開騰騰鎮,找不到人了。

「走!咱們馬上去殷府看看!要是這小子還沒走,今日我就要讓他知道什麼叫後悔!」四目道長顧不得自己的傷勢,咬牙切齒地說道。

眾人點點頭。

不管怎麼說,先去殷府看看情況再說。

要是殷世安小心謹慎,已經離開,那就算他聰明,暫時逃得一命。

要是他沒走,今日就留不得他性命!

於是在張敬的帶領下,眾人來不及處理其他東西,迅速狂奔到了陰山另外一側的殷府莊園。

可惜,結果不出張敬所料,殷世安早已經不見蹤影。

就連莊內的老叟、幾名丫鬟,都通通消失不見。

整座偌大的殷府,已經人去樓空,恍若鬼屋。

「可惡!」

四目道長心中意難平,只能怒罵一句。

張敬也是長長舒了一口氣,勉強將心中的怒意壓了下去,勸說道:「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來日方長。以殷世安的性格,和他現如今的實力,不管他逃到哪裡去,都不會默默無聞之輩。將來我們總能打聽到他的消息,到時候再好好清算今日之賬便是!」

四目道長點了點頭,惡狠狠地道:「對!就算他逃到天涯海角去,今天這仇也不能就這麼算了!」

「阿彌陀佛。」一休大師道了一聲佛號,他倒是已經逐漸冷靜下來,憂愁道:「我就是擔心,放任殷世安走了之後,不知道還會有多少人,會慘死於他的陰謀詭計和歹毒手段之下!」

眾人無言。

的確。

殷世安這樣的人活著,便是一種危害。

只是人已經逃了,他們就算擔心,也沒有什麼好的辦法……

他們又不是官府,總不能對殷世安發布通緝令吧?

只能暫時作罷。

……

……

殷府沒有找到人。

接下來就該重新返回騰騰鎮,處理戰後的事宜了。

騰騰鎮上,現在還有上百頭殭屍的屍體沒有處理,以及兩隻飛僵,一隻千年飛僵!

處理這些殭屍的屍體,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要是處理不當,將來騰騰鎮就不能繼續住人了。

好在陰山腳下有一座天然的鎖陰牢籠陣,雖然陣法大部分已經被千年殭屍破封時破壞。但只要重新修復一下,用來處理煉化這些殭屍的屍體,卻是再好不過!

不過眾人也沒有著急返回騰騰鎮,而是在殷府留了下來。

先恢復一下傷勢再說。

四人中,除了張敬之外,四目道長、一休大師、黃道長,可是人人都帶著重傷,身上殘留了不少屍毒。

現在已經拖了一段時間,得趕緊把傷口處理一下了。

否則傷勢會越來越嚴重,屍毒也會越來越難以處理。

至於張敬自己,連續施展了十餘次第四層的五雷咒,雖然真陽功第五層抗了下來,但法力也再次被消耗了不少,需要恢復一下了。

四人先是在廚房內找了一些吃的,把肚子填飽。

殷府人去樓空,殷世安帶著人跑了,也把所有的貴重物品都帶走,但是吃的、用的、喝的這些東西,卻是沒辦法帶走的。

所以眾人在廚房隨便弄了一下,就做出了一頓還算豐盛的飯菜。

對此,張敬他們可不會覺得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殷世安將他們陷害到了這種地步,要不是張敬有著系統在,他們四人早就全部葬身於千年飛僵口中了。

吃殷家一點食物算什麼?

在吃完飯後,張敬還四處好好打量了一番這殷府莊園。

昨晚趕來時,他還沒好好看過。

看完之後,張敬笑眯眯地說道:「四目師叔,大師,你們覺得這莊園怎麼樣?」

兩人都點了點頭,說很不錯。

特別是四目道長,眼神中更是透露出一抹羨慕的神色。

他這輩子的願望之一,就是能有一天住上這樣豪華的莊園。

可惜。

即使是在小鎮上,想要修建這樣一套莊園,也價值不菲。

連衣服都捨不得買的四目道長,可捨不得修建或者買這樣的莊園。

張敬見狀,笑著道:「既然那殷世安已經逃走,這輩子估計都不敢再回來了。這套宅子,就相當於成了無主之物。而師叔你和大師,接下來又正好準備在騰騰鎮安家落腳,何不直接住進這套宅子?」

「嗯?」四目道長聞言,頓時眼神一亮。

本來受傷后腫脹睜不開的一隻眼睛,此時也睜大了幾分。

張敬的這個建議,讓他心動了。

要讓他掏錢買這麼好的莊園,他肯定是捨不得的。

可要是免費住,他自然是求之不得!

一休大師聞言有些不好意思,沉吟說道:「這樣……不太好吧?」

「有什麼不好的!」四目道長當即就怒聲道:「殷世安這個混蛋,差點把我們四人都害死!現在收他一套宅子,也抵償不了他對我們傷害的百分之一!這套宅子,我住定了!」

說完,四目道長瞥了一眼一休大師,淡淡地道:「和尚,既然你覺得不好,那我也不強求你。這套宅子,就我和家樂住好了。你和你那徒弟,愛上哪兒去,上哪兒去!」

本來還覺得這樣直接霸佔他人房屋,有些不好意思的一休大師,聞言也不覺得不好意思了,說道:「你想得美!殷世安可不僅僅只害了你,也害了我。這房子我也得住!」

「你這個人怎麼跟牛皮糖一樣?甩都甩不掉!我不說住你就不住,我說住你馬上也要住。你是屬跟屁蟲的嗎?」

「四目你這就錯了。我說了,這是我們兩人之間的緣分……」

「緣分你個大頭鬼!」

得了。

剛才面對千年飛僵時,這兩人配合得默契十足,都能齊心協力共同赴死,就差手牽著手了!

但現在危機解除,兩人又變成了冤家。

~

(今晚白天忙了一天,完全沒時間碼字,更新來得晚了,抱歉。但是萬字更新依然不會少!

求月票!咱們還差20來張月票就追上去了!兄弟們,沖鴨!)

。m.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