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我老婆是花木蘭下載
  3. 我老婆是花木蘭
  4. 第178章 駐軍南天堡

第178章 駐軍南天堡

作者: |返回:我老婆是花木蘭TXT下載,我老婆是花木蘭epub下載

金陵大營防區內發現並殲滅柔然偵騎的事情很快就被萬度歸上報到欽使監軍安原那裡,安原對此非常重視,立即召集沃野鎮鎮將拓跋劍到右衛軍營地牙帳議事。

這事之所以引起安原和萬度歸的高度重視,是因為這一支柔然偵騎出現的太過突然和詭異,這是違反柔然偵騎出動規律的,以往柔然騎兵出動一般選擇春秋時節,而這次雖然只是偵騎出動,但他們選擇在這寒冬臘月,這就很不正常了,難道柔然人是在為明年開春的南下進攻做準備?

若是如此,情況就很嚴重了,金陵大營除去右衛軍一萬人馬是久經戰場之外,沃野鎮戍軍和懷朔鎮戍軍都才徵招到位操練不到兩個月,這樣的軍隊如何去打柔然人?

牙帳內的油燈靜靜的燃燒著,偶爾發出噼啪的聲響。

萬度歸對安原抱拳道:「大將軍,朝廷明年是否能出兵攻打蠕蠕人?」

安原沉吟片刻,他對牙帳內其他人揮揮手,把其他人全部支開,只剩下他、萬度歸和拓跋劍三人。

「朝廷的方略是最為機密之事,本將本不該向爾等透漏,不過如果不告訴你們,你們只怕也不會引起重視,更沒有緊迫感,本將實話跟你們說吧,陛下和朝廷的想法是先滅掉胡夏之後再對付蠕蠕人,如今我們已經攻取了統萬城,夏主赫連昌逃往上邽,明年朝廷決定出兵繼續攻打胡夏的殘餘勢力,爭取一舉滅亡胡夏國,奪取關中地區!所以,明年朝廷的征戰重心在關中的赫連昌殘餘勢力,而非漠北的蠕蠕人!」

萬度歸臉色凝重:「這麼說明年我們金陵大營主要以防禦為主,而無法主動出擊?」

安原點點頭,對萬度歸和拓跋劍二人說:「因此你們兩個鎮的兵馬一定要加緊操練,爭取能早日派上用場!二位將軍,時不我待啊,蠕蠕人不會老老實實的在漠北呆著,就算他們不缺糧、不缺鐵器、什麼都不缺,他們也會時不時南下攻打我們,這是他們的兇殘本性決定的!」

「為了防止蠕蠕人偵騎的滲透探查,本將軍決定加強邊境線巡邏力度:第一,增加一倍的巡邏次數和人數;第二,在交通要道、隘口、岔路口等關鍵位置築造碉堡、箭樓、烽火台,一是可以供巡邏隊休息,二是可以阻止蠕蠕人偵騎的滲透探查;三是可以及時預警,一旦發現大規模蠕蠕騎兵來襲就立即點燃烽火,金陵大營這邊看見烽煙就迅速做出反應,準備迎戰,不知二位將軍以為如何?」

萬度歸和拓跋劍同時抱拳同意:「大將軍之言甚為有理,我等贊同!」

「好!明日你們再過來一趟,到時候本將給你們分配防區!」

「是!」

此時趙俊生正與花木蘭等在牙帳之外,趙俊生道:「木蘭,明日我又要帶隊去善無縣押運糧草了,你有什麼需要我給你帶回來的嗎?」

花木蘭搖頭:「我需要的你早就全部給我準備好了,不用帶什麼,只要你一路上好好的,安全的返回,我就放心了!對了,這次不會再像上次那樣被總督糧草官刁難了吧?」

趙俊生撇撇嘴:「他敢?我手上有他的把柄,他若再敢跟我拖延時日、耍花腔,我就讓他這個總督糧草官下大獄!」

花木蘭又提醒:「要注意天氣變化!還有,要防備遭遇柔然鐵騎,出發前要把什麼都想到,想好相應的對策,一旦遇到事情,就按照預定的想法應對!」

趙俊生拿著花木蘭的手拍了拍:「放心吧,我早就考慮周全了!」

這時萬度歸從牙帳內走出來對花木蘭和趙俊生揮了揮手,帶著他們返回懷朔鎮戍軍大營,並立即召集各幢幢主商議加強巡邏次數和人數、築造堡壘、箭樓、烽火台之事。

次日一早,趙俊生帶著輜重營的人馬與安原派出的押送拔拔燁、賀賴超、賀若廷等人一干人等的隊伍一同出發前往善無縣,隨行的還有萬度歸派出護衛萬語桐主僕的人馬,這些人由萬度歸的家將萬全統帶。

趙俊生等人出發的當天下午,萬度歸從右衛軍大營返回,他再次召集各幢幢主或幢副議事。

「諸位,安大將軍已經給我懷朔鎮戍軍劃分了防區,我軍的防區位置在金陵的東北,從黃泥坡到土狼溝以南、岩石嶺以東、小沙河以西地區是我軍防區!右衛軍的防區在中間,正對著盛樂城,沃野鎮的防區在西邊!」

萬度歸在一張懸挂的羊皮地圖上用手指划拉著一片區域說著,又繼續對眾人說:「我們的防區之內一共需要築造五座小堡壘、三個大堡壘、八個哨所、五座烽火台,它們建造的位置在圖中均有標註!」

「按照安大將軍的決定和想法,大堡壘駐軍三個牙,臨時設立隊主統之;小堡壘駐軍一個牙,由該牙牙主統之;哨所駐軍一什,由兵頭統之;烽火台駐軍一伍,由伍長統之!入駐人馬每兩個月進行一次輪換,入駐的人馬一邊戍守,一邊進行操練,要嚴肅軍紀,不可懈怠,各軍鎮將、副將、軍司馬要不定期進行巡查防務!各大小堡壘、哨所、烽火台由哪支人馬入駐進行抽籤決定,抽到哪支人馬就由哪一支人馬前往駐紮,不得講條件!已經入駐的人馬在下一次抽籤時不參與,由還未進行過防務任務的人馬抽籤!」

萬度歸說完,目光一掃眾幢將喝問:「本將軍說的,爾等可都聽明白否?」

眾幢將齊聲回答:「明白!」

「好,傳本將軍令,一刻鐘之後,全軍人馬在校場集結待命,不得有誤!」

軍令下達之後,還在操練的人馬結束了操練,休假的兵卒們也結束了休息,紛紛披甲帶上兵器、騎上戰馬前往校場集合。

萬度歸帶著各幢幢主來到點兵台上,他下令讓所有牙主上點兵台進行抽籤抓鬮,先是進行大堡壘的駐軍抽籤,九個牙抽中了駐軍防務的任務;接著又進行三個小堡壘的駐軍抽籤,很不幸的是花木蘭統帶的這個牙抽中了駐紮任務,駐紮的地點是南天堡。

南天堡是距離柔然勢力控制區最近的一個地方,它是一道山崗,原本叫南天崗,若是修建了堡壘,則取名叫南天堡。

次日一早,抽到駐紮任務的各支兵馬都在做著出發準備,花木蘭所在的第二幢第三隊第一牙在她的命令下列隊集合在一起。

隊伍站得不算整齊,但很有氣勢,花木蘭握著劍柄看著手下這三十號人馬高聲說:「南天崗距離柔然勢力控制區最近,距離這裡最遠!這對於膽子小的人來說是一個不好的消息,但是對於真正想要建功立業、報效朝廷的人來說卻是求之不得的,我們家裡種著朝廷賜予的田地、在朝廷賜予的牧場上放牧,就得替朝廷賣命,我不講什麼大道理,拿人錢財、與人消災的道理你們總該懂吧?是孬種的現在可以站出來,本牙主做主讓給你留下來看家,有沒有人不想去的?」

花木蘭這話一問出來,就算膽子再小的人也不能站出來了,否則定會被人恥笑,日後還如何在軍中呆下去?

「好,既然沒有人承認自己膽子小,那麼本牙主就認為你們都是爺們漢子,都是響噹噹的好漢!所有人都收拾妥當了嗎?」

三十餘人齊聲回應:「準備好了!」

花木蘭從一個個兵卒面前走過,在一個兵卒面前停下,把他戴歪的頭盔扶正;又走到另一個兵卒面前把他盔甲身上沾上的泥巴擦掉;在第三排第二個兵卒面前停下,看見他腳上的靴子腳尖位置破了一個洞,腳指頭都露出來了,問道:「靴子破了怎麼不換上一雙?」

兵卒很不好意思的說:「我·····我的腳大,不但把帶來的鞋子穿破了,連這雙配發的軍靴也穿破了,再沒有其他鞋子可以穿!」

花木蘭想了想走到自己戰馬旁邊從一個褡褳之中取出針線、一片皮料回到兵卒面前命令道:「把靴子脫下來!」

兵卒聽命行事,把破了洞的靴子脫了下來,一股腳臭味傳揚開去,周圍的兵卒們紛紛捂著鼻子,人人都一副嫌棄的模樣。

花木蘭卻是像沒有聞到一般,把皮料貼在破洞口,用針線一針一針縫起來,很快就把破洞縫好,「好了,穿上吧!」說完起身收起了針線。

兵卒極為感激:「多謝牙主!」

花木蘭擺擺手,回到戰馬旁邊藏好針線,跨上戰馬向所有人的揮手:「所有人上馬,出發!」

三十餘人紛紛上馬,在花木蘭的帶領下出了鎮戍軍大營向南天崗而去。

花木蘭在前面領隊和帶路,她刻意控制著行軍速度,騎在馬背上控制著戰馬快速行走,這樣能最大程度的節省戰馬的體力,讓它們能夠走更遠的路。

從金陵到南天崗有四十幾里,花木蘭帶著它的兵卒們騎著馬從早上出發,到下午午時過後抵達。

他們在南天崗的南面崗下建立營地,這裡是背風之處,沒有寒風侵襲,她又在南天崗上另外搭起了一座營帳設為警戒點,監視北方動向,防備可能來自北方柔然人的突襲。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