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質子妃的自我修養下載
  3. 質子妃的自我修養
  4. 第二十二章:陳團團

第二十二章:陳團團

作者: |返回:質子妃的自我修養TXT下載,質子妃的自我修養epub下載

場面很是尷尬。

安歌完全可以從懵逼了的陳母臉上讀出:『WTF?』三個字母。

但是……她也只能這樣說了。

沒辦法,陳母和陳圓圓完全不懂蘇子木的厲害,這個傢伙看起來平淡無奇(?),整日里一副弱不禁風的小受模樣,但就是這個傢伙,在自己被告之是他一手策劃了尚武皇帝事件之前,都不知道,原來他早就為了這件事情隱忍了一年之久。

你完全不知道,他現在笑語盈盈之下,有沒有在暗地裡算計著你。

自己不是陳圓圓的事情絕對絕對不能讓蘇子木知道,甚至懷疑都不能。

蘇子木手下一定也有這類似於燕王那個烏衣衛什麼勞資的力量。

安歌那點小秘密,根本不夠人家仔細探查的。

而陳母和陳圓圓臉色的尷尬都已經溢出來了。

蘇子木那帶著微笑的點頭,也慢慢的變成了一絲狐疑。

當安歌看到蘇子木眼珠子微微掃過忐忑不安的陳母和陳圓圓之時,她知道,自己不能在等了。

「還不快來見過殿下……」安歌一把抓過陳圓圓的胳膊,在她的驚呼之下,把她推了出來。

安歌不停的打著眼色,但陳圓圓卻臉色煞紅的不知所措,她從未有過這般尷尬的遭遇,特別是在安歌如此粗魯的舉動之下,讓她那淡然若雲的氣質也瞬間消失了。

宛如一個不知所措的小姑娘。

「民女……民女……」我該叫什麼?我的計劃之中,沒有和那人見面的安排啊!還有……

陳圓圓慌亂了,心跳如鼓,平日里極為靈敏的腦袋,此刻也彷彿失了靈一般。

陳圓圓慌了,但安歌卻不能在一旁看戲。

看著陳圓圓『民女』說了好一會,也沒有把名字說出來,安歌立即插口道:「陳團團!我妹妹陳團團!」

納尼?!

陳圓圓瞪大了眼睛轉臉看著安歌:『WTF?!』

陳母嘴唇微微哆嗦,她已經發表不了言論了,她們這群年輕的小姑娘,真會玩……

安歌一把抓住詫異的看著自己的陳圓圓,把她環在懷裡,明明是她的個子要高於安歌,但現在卻如同一隻小雞一般被抱住,看起來,怪異的很:「團團圓圓,我爹給我們取的名字,她……年幼時走丟,最近才被尋回,若不是我們兩個長的太像,想來就要錯過了……」

陳圓圓扶額:我們……不一樣的……

蘇子木鼻孔微微擴大了一下,抿了抿嘴唇,看了看那張讓自己心跳為止一頓的面孔,在看看安歌那喜笑顏開的容顏:算了,自己的媳婦,說是就是吧……

「這畢竟是父親年輕是犯下的錯誤,又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所以母親才把不願意被外人知道……卻不想還是被殿下發現了……」

「是我唐突了……我尋你不得,才有些著急……勿怪勿怪……」

陳圓圓聽著那蘇子木的話,美目閃爍,頭卻垂的更低了。

安歌那謊話開了口,這自然是守不住的,只要給她起個頭,她能在分分鐘之內,編出一套完成的劇情。蘇子木沒繼續詢問下去,若是繼續,安歌甚至都給那個陳文昌編排好了當年是如何春風一夜,遺情民間的故事。

「殿下尋臣妾可有要事?」

「哦!」蘇子木像是突然間想起了某種事情一般:「宮中有些事情要喚我回去,便不能和你一同回府了,特意來知會你知曉。卻不想……」

蘇子木看了看臉色不是太好的陳母,心裡已有打算,的確,年過半百,突然間知道自己丈夫有了一個私生女,這給誰估計心情都不會太美麗。

看著安歌緊緊的握住那女子的手,蘇子木心想,估計是嫡母不滿,這才喚她這個皇子妃嫡女來決定。

蘇子木目光越過那張臉,心裡一嘆,真是個美人,若是可以,勸她一勸吧:「既然是圓圓的妹妹,那……若是得空,到可以來府上尋你玩耍。」陳文昌畢竟是陳圓圓的父親,蘇子木的名義上的岳父,這種事情若是處理不好,必然會落下口實,這文人最重風評。處理的好了,能成為風流韻事,一時佳話;處理的不好,那就可能成為罷官落罪的禍端。

蘇子木可不想安歌最後因父親的事情而不開心。

人既然找到了,那自然是不能在丟了,更不能隨意禍害了。

但蘇子木也不想過於插手陳府的事情,所以,他打算給安歌只會個意思。

讓她以女兒的身份,勸說一番。

安歌看著蘇子木若有所知的目光,卻是不懂。

但還是不影響她繼續胡謅下去:「臣妾曉得了……殿下既然有急事,那臣妾也隨您一起回去吧……」。安歌本想說『殿下有急事,那就先去,臣妾坐坐便走。』但是她現在實在是不想在帶著這個地方了。她需要找一處安靜的地方,好好捋捋自己的消息。

「圓圓不在府內用飯了嘛?」

「也不必急於一時……這回到了大梁,兩府如此近,若是得空,隨時都可以來探望……還是殿下的事情要緊,想來,父親和母親也不會責怪的是吧?」

安歌目光轉向了那個裝作木頭人的陳母。

在幾人的目光下,陳母在尷尬的擠出一張難看的笑臉:「是……」

你就不能加個『的』字嘛?話說你是怎麼生出陳圓圓這麼優秀的閨女的?基因突變嘛?!

蘇子木點了點頭:「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去和陳大人拜別,然後啟程吧。」

「是……」麻蛋,這個真的不能加『的』字。

儀仗自然是準備好的,本來今日就是要回程的,所以在安歌和蘇子木隨著陳文昌出來的時候,儀仗隊伍已經起身了。

安歌拜別了陳府上下。

在田七的服侍下,坐進了那個代表自己皇子妃身份的轎子。

一番儀式之後,在陳府的恭送之中,隊伍緩緩的離去。

陳圓圓沒有走到人群之中,而是站在極遠處,仔細觀望著。

看著那翟冠貴袍的安歌,目光微微暗淡。

唉~時也命也……

安歌省親的熱鬧還未退去,陳府上下還在喜悅之中。

但陳文昌卻帶著一絲焦急,走進了後院某處房間。

此刻,陳母已經在那裡等候多時了。

「老爺……」陳文昌抬了抬手,示意不必多禮,急忙詢問那俯身未起的陳圓圓:「她怎麼說的?」

陳圓圓眼中帶笑:「從今往後,爹爹就要多一位女兒了……不過這個名字,確實……憨甜的很……」

陳文昌:能說點我能聽懂的嘛?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