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失憶惡魔在都市下載
  3. 失憶惡魔在都市
  4. 第161章 找借口

第161章 找借口

作者: |返回:失憶惡魔在都市TXT下載,失憶惡魔在都市epub下載

竹溪一聽可以醫治立刻鞠躬道「萬分感謝!竹溪無以為報,我有下輩子當牛做馬。」

夕海川嘴角微微一笑,這句話在古代來講,都是英雄救美之後,美人如果中意男子就會說以身相許,不中意或者已經有意中人,就會說出這句話。

「好了,明天好好休息就行了,不需要再吃那些葯。」夕海川鬆開竹簡卿的手開口說道。

「姐姐,你感覺身體怎麼樣?」竹溪問。

竹簡卿活動一下胳膊,有些驚訝的道「感覺手臂輕快多了。」

竹溪見此笑了起來「那嚴墨先生,我給你們收拾床鋪,你們先在這裡坐會兒。」

「好。」

竹溪離開后,竹簡卿依舊看著夕海川皺著眉,還是忍不住的開口「嚴墨……先生,您真的不是那位?」

「不是,我是刃喧帝國的人,以前從來沒有見過你們兩個。」夕海川道。

「切,反正我是天溯的。」索提卡在一旁冷哼道。

「刃喧和天溯……」竹簡卿有些疑惑「二位是……」

「夫妻關係。」夕海川道。

「你……」索提卡咬了咬牙想要說些什麼,但是忽然又發現,她和夕海川之間還真是夫妻關係,畢竟他們之間的關係就是註定的。

「這樣啊。」

竹簡卿有些失落,既然面前的這個人已經有妻子,那想必必定不是夕海川,如果是夕海川的話,他應該除了湘蘭不會娶其他人的。

……

夜幕降臨,夕海川和索提卡住在二樓的一個房間內,竹溪和竹簡卿都住在樓上。

「我能不和睡一個床嗎!」索提卡摘下口罩氣憤的看著夕海川。

「這不是由你能決定的。」

夕海川二話不說,身上的白色氣息就直接禁錮住了她的身體,將她丟到了床上。

「禽獸!」索提卡咬了咬牙,閉著眼罵道。

「本來就是夫妻,這種事情有何不可?」

夕海川說著就三下五除二的脫去衣物,將床上索提卡的盔甲扒開,臉上面無表情。

「我現在就是個普通人,你就不能輕點?」索提卡皺著眉看著他說道。

夕海川看著她的臉,露出一絲玩味的微笑「你臉紅了。」

「又不是因為愛你!」

「錯了,你腦子中永遠擺脫不了對我的感情。」

「你……」

「想被親嗎?」夕海川看著她道。

「……」

索提卡撇過臉去不說話,胸口劇烈的起伏著,相比於在叢林中的時候,她更加動情了一些,畢竟之前是第一次有很多恐懼成分,現在不一樣了。

「內心很想吧?」夕海川露出得逞的笑意。

「不……唔……」

「嘴上說的不要卻很誠實。」

「別……」

索提卡眼睛中一團淚水打轉,她無法否定自己的內心和思想,因為從她蘇醒過來后就忠於這個男人,他想對她做什麼,她就要從心底的順從,就算再反抗也沒用。

「白天不是挺凶的嗎?」

「我錯了……」

「叫老公。」

「不要……」

「叫。」

「嗯啊……」

索提卡本能的雙手抱著他,整個人的大腦都是一片混亂,內心只想著順從,無底線的順從下去。

良久。

「老公……」

「真乖,明天還聽不聽話?」

「聽……」

------

------

次日,夕海川穿上衣物戴上口罩和鴨舌帽,索提卡則是一臉紅潤的躲避著他的目光。

夕海川打開房門要走出去,索提卡還站在原地不動。

「怎麼了?」他回頭問。

「腿疼……」索提卡小聲道。

夕海川將身上的白色氣息釋放出去一部分,將她小腹周圍團團包裹著,很快索提卡就低著頭走了出來,行動方便了很多。

「你不怕我懷孕嗎?」索提卡小聲道。

「怎麼?」夕海川問。

「你明明不愛我,我如果懷孕,你應該會給打掉吧?」

「不會。」

說完,夕海川直接向著樓上走去,索提卡站在原地,目光有些微弱的複雜感覺。

就短短的一天多時間裡,她竟然對他這麼順從,更可惡的是,她越順從他,她心裡竟然還越會升起一股莫名的幸福感。

一時間,她好想好想就這麼在一起,以後不要再去管那些使命不是使命的東西,就這麼……一直在一起就好了……

可是就這樣陷進去,又真的好嗎?

她不禁開始反思自己,自己真的如夕海川所說嗎,她就是個人類,就算思想被更改成怪物,人類的思想終歸會突破禁錮。

越想她越覺得自己不再像過去那個天溯的天使。

人類的思想……過去……

……

「你們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竹簡卿房間的飯桌上,夕海川開口問。

竹溪嚼了幾口飯菜,目光微弱的說道「打算……就是在這裡變得更強一些,我和天竺傭兵團里很多人,都有一個想要找的人。」

「你們要找的人是什麼人?」夕海川問。

「切。」索提卡一聽他這話,直接下意識的露出一副嫌棄的表情,裝的也太像了。

夕海川一聽她又不聽話,回頭道「忘了昨天你說了幾次這個字?」

「……」

索提卡立刻閉嘴,反正昨天她說了幾次這個字眼,昨晚夕海川就折騰了她幾次。

竹溪見情侶之間的打情罵俏也沒插嘴,開口道「其實我們要找的人……是天溯的惡魔。」

「天溯惡魔?」夕海川裝作一副皺眉的樣子,說道「最近聽說這個人的身份已經曝光了,是銘蘭帝國的。」

「對,真實名字叫墨岩。」竹溪道「我和傭兵團里的很多人體內的那股能量,也就是他給留下的。」

「原來是他……」

夕海川一隻手撐著下巴,一臉沉思的樣子。

索提卡在一邊只感覺一身雞皮嘎達都要起來了,她以前怎麼就沒注意到天溯的惡魔還有這方面的癖好。

「嚴墨先生找他有什麼事?」竹溪開口問。

「哦,其實也沒有什麼,我就是很好奇天底下還有和我我還有同樣能力的人,有機會真想見一下。」夕海川說道。

「可是他現在……好像並不願意被任何人見到。」竹溪說。

昨天的新聞,她都已經看過了,惡魔已經瘋狂了,連世界組織都無法將其制裁。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