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二百三十一章 不祥預感

第四千二百三十一章 不祥預感

鏡中世界內的洛殃化作了一團血霧,而在大殿之內的方羽一行,卻聽不到絲毫的聲音。

他們所能看到的……只有鏡中的場景。

但不知為何,不管是方羽還是林霸天,或是在場的其他修士,都有一種很明確的直覺。

鏡中世界正在發生的事情並非虛幻,而是事實!

洛殃化作一團血霧,意味著他……真的死了!

「這就是上仙庭留下的最終禁制么?」方羽微微眯眼,仰頭看著鏡中那名站在中央的藍衣修士。

處於鏡子之外,他無法感知到任何的氣息。

但是,這名藍衣修士給他的感覺……很危險。

此時此刻,在極其遙遠的北荒。

大神佛殿內。

正在洞府內閉關修鍊,雙眼緊閉的摩天,猛地睜開了眼睛。

他的眼中充滿震驚和難以置信,站起身來。

因為,他感知到……留在洛殃體內的印記消失了。

這道印記,連通的不僅僅是洛殃的本身,同時還有其留在大神佛殿內的真靈!

這道印記完全消失,意味著洛殃已然身死道消!

洛殃遭遇到了什麼級別的對手!?竟然能將儲存在體外的真靈都給一同湮滅!?

摩天的眼瞳在急速閃爍著。

他知道他這一次派出晝不明一行前往西荒是具有很大風險的行為。

可不管怎樣,他所預計的最悲觀的情況……也不過是丟掉一條性命,以真靈體回歸到大神佛殿內。

然而如今,洛殃死了!連帶著真靈一同被湮滅!

如此情況,超出了他的預料!

洛殃在大神佛殿內,屬於第二天驕,乃玉非子的親傳弟子,在年輕一輩中的地位僅次於晝不明。

他的實力絕對不弱。

放在整個北荒,即戰力絕對能夠排進前十!

而他此刻已經身死道消!

這讓摩天心頭大震,頓時有了不詳的預感。

洛殃與晝不明還有零是一起的……意味著,洛殃所面對的危機,晝不明和零同樣會遭遇!

而這個對手,能夠殺死的不僅僅是本體,連帶著遠在千萬里之外的真靈都能一同湮滅!

此等手段……就是仙王都難以做到!

「他們到底遇到了什麼對手……洛殃身死,玉非子為何沒有任何的消息!?」摩天眉頭緊鎖,神色變得越來越難看。

他逐漸意識到此次由玉非子所主導的西荒之旅中存在的諸多詭異之處。

「不明,還有零……他們兩個絕對不能出事!」

摩天臉色陰沉,立即動用仙法聯繫遠在西荒的玉非子。

他現在需要得到一個確切的回答!

他必須確保晝不明和零的安全!

因為,這二者……一個繼承了太古神王的傳承,乃是大神佛殿的未來!

另外一位,則是神族後裔,擁有非常純粹的神族血脈……未來不可限量!

若是能夠將零培養成長起來,大神佛殿真有可能被域上神族召回!

這是摩天的夢想!

他絕對無法接受大神佛殿的兩大希望一同溟滅的後果!

……

西荒,上仙庭傳承之地外,懸崖之上的天穹頂部。

玉非子和面具修士,站在一朵由仙力凝聚而成的七彩祥雲之上,俯視著下方巨大的傳承之地的『大門』。

實際上,就是一幕巨大的瀑布。

「摩天,我知道洛殃出事了,我正準備告知於你。」

玉非子受到了來自於摩天的質問,但表情卻很平靜,回復的語氣顯得有些淡漠。

要知道,洛殃是他的親傳弟子。

按理說,知道自己的親傳弟子隕落,不應該是這麼平靜的反應。

「玉非子……你到底想要做什麼!?」摩天自然能夠察覺到玉非子的異樣,壓抑著怒火問道。

「我沒想做什麼,在帶他們來到西荒之前,我就已經告訴過他們,在上仙庭傳承之地內,有可能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危險,甚至有可能死於其中。」玉非子淡淡地說道,「風險越大,收穫越大,這一點你也很清楚。」

「別說這些廢話!玉非子,你應當知道晝不明和零對於我們大神佛殿的價值!」摩天沉聲道,「不管動用何種方式,你都得保全他們!」

「我無法進入到傳承之地內,要如何保全他們?」玉非子反問道。

「這就是你需要解決的問題!」摩天語氣中的怒火越來越盛。

「摩天,何必如此動怒?」玉非子反而笑了,說道,「你也不需要再試探我了,我跟你說實話……晝不明,零,包括後來邀請的林五千,寒道羽,寒妙依……他們都將成為祭品。」

聽到這句話,摩天沉默了。

「真正要得到上仙庭傳承的……是我啊,摩天。」玉非子笑道,「上仙庭之令,得到便等於得到一大太初勢力的幫助,我帶著它前往域上,開宗立派……我將走出屬於自己的道路!而不是永遠歸於大神佛殿的附屬之中!」

摩天仍在沉默。

此刻的他,內心的震動前所未有。

以至於他臉上布滿皺紋的皮膚都在瘋狂抽搐。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史上最強鍊氣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史上最強鍊氣期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千二百三十一章 不祥預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