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二百三十四章 時光長廊

第四千二百三十四章 時光長廊

林霸天一下子就從這座殿堂最盡頭的那扇白玉門走了進去。

事實上,他所選擇走的路,跟位於鏡中的方羽所選擇的道路是一樣的。

只不過,方羽所在的鏡中世界,是過去某個時間段的上仙庭宮殿。

而林霸天目前所處的,則是現在已然破落的上仙庭宮殿。

「晝不明和那個大聰明去了哪裏?」

林霸天在進入白玉門后,心中還在想着這個問題。

然而,當他抬眼看到前方的場景時,他就怔住了。

……

而留在原地的寒妙依和滅星那群魔族修士,則仍然仰頭看着天花板上的鏡子。

只是,從方羽轟殺那群修士,進入到那扇白玉門后,他們就再也看不到了。

能看到的只是已經崩壞的殿堂內部。

「這個視角不會變動了。」

寒妙依黛眉緊蹙,轉頭看向遠處的白玉門。

林霸天去了那裏,她也想去!

反正留在這裏也看不到方羽的情況!

「反正主人在鏡子裏,現在也不知道我在做什麼……我不動手就好了。」

這麼想着,寒妙依便朝着前方的白玉門走去。

「這位尊者,且慢。」

這時,滅星突然開口了。

寒妙依轉頭看向滅星,蹙眉道:「怎麼啦?」

「在下能夠感應到,尊者的身上同樣散發出魔族的氣息。」滅星一臉嚴肅地說道,「而且,氣息遠比我們要純粹……在下很想知道,尊者是否與尊上出自同一條血脈?」

寒妙依黛眉蹙得更緊。

有關血脈之事,方羽曾經多次吩咐她要小心應對,不得暴露。

如今這滅星突然問起,她也不知道怎麼回答才合適。

「什麼尊上尊者的,什麼血脈不血脈的,我不知道,別問我!」寒妙依不耐煩地留下這句話,就朝着前面的白玉門跑去。

「如有冒犯,請尊者恕罪!」

滅星臉色一變,帶着一眾魔族精銳對着寒妙依的背影鞠躬認錯。

然而,寒妙依根本沒有理會,沒一會兒就到白玉門之前,推門走了進去。

至此,只有滅星一行留在原來的殿堂之內。

「滅星尊,我們不跟着深入么?」一名手下問道。

滅星環視四面的鏡子,又看向殿堂盡頭的那扇白玉門,搖了搖頭。

「尊上沒有吩咐之前,我們還是不要輕舉妄動為好。」滅星答道。

一眾魔族精銳低下頭,不再言語。

對於方羽的氣息,他們的感受是一樣的。

因此,滅星對方羽的態度如此恭敬他,他們是能夠理解的。

若方羽真為萬道始魔的繼承者,那麼……就是當今西荒的魔主,也得畢恭畢敬!

……

方羽穿過了白玉門,這裏是一處長廊。

長廊的兩側牆壁上,掛着一幕一幕的壁畫,壁畫中的內容類型不一,有的單純只是風景圖,有的則是某種古老的字元,還有幾張修士的全身像。

但怪異的是,這幾張修士全身像全都是背影,而不是正面。

方羽往前走了一步。

「嗒!」

一陣清脆的腳步聲,在長廊內迴響。

而在他的腳下,出現了一道淡金色的波紋,迅速朝外擴散,如同水波一般。

方羽微微蹙眉,轉頭看向後方。

果然,他原先通過的白玉門,此時已經不見蹤影。

在他的背後,就是一望無際的漆黑。

方羽能走的路,只有前面這條長廊。

而長廊的兩側除了一幅幅壁畫以外,就是每隔一段距離,就會有一座石像。

這一座座石像都不是修士,而是形態各異的凶靈。

說實話,除了能看出這些凶鈴長了多少翅膀和肢體以外,別的什麼都看不出來。

沒有一隻凶靈是方羽有印象的。

「這條長廊……是用來幹什麼的?剛才殿堂內的那群修士又是什麼存在?」方羽微微眯眼,並未急着往前走。

他想起鏡中世界內的場景,事實上與現實當中的場景是一模一樣的。

只不過,鏡中世界的場景很新,而現實中的上仙庭宮殿已經破落了。

「難道……鏡內的世界呈現出來的是當年的上仙庭的場景?」方羽心頭微動。

有了這個想法后,他便邁起腳步,朝着長廊的盡頭走去。

每往前一步,都會引發地面的淡金色波紋擴散。

方羽的步伐不快不慢,沿途走過每一幅壁畫,都會仔細觀察一番。

但這些壁畫的內容看起來很簡單,沒有什麼含義。

至少,方羽看不出其中的含義。

倒是那幾張背影圖,能夠看出那些修士的身材不錯。

「如果此處長廊也是當年上仙庭真實存在過的一個地方,那麼這裏到底是用來幹什麼的?只是用來參觀的么?感覺這些東西也算不上藝術品啊,沒什麼價值。」方羽皺着眉,走到了長廊的中間。

說是在長廊中間,並不是因為他看到了盡頭,而是因為再往前一段距離,前方就是一片漆黑了。

壁畫,雕像都在某個節點突然消失了,這便算是盡頭。

方羽停下腳步。

他轉頭看向左側方向。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史上最強鍊氣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史上最強鍊氣期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千二百三十四章 時光長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