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墨少,你老婆回來了下載
  3. 墨少,你老婆回來了
  4. 187 暴風雨前的寧靜

187 暴風雨前的寧靜

作者: |返回:墨少,你老婆回來了TXT下載,墨少,你老婆回來了epub下載

隨著葉老夫人的死,末城再次恢復了平靜,每個人都按部就班的做著自己的事,唯一讓人有些詫異的,就是宮家和葉家貌似真的握手言和了。

「宮家先是和藍家聯姻,再和梁家定親,現在就連葉家都說服了,要說他們沒有野心,你會相信嗎?」譚家客廳中,譚家主坐在沙發上,手中翻著面前的報紙,對著自己的妻子冷笑著說道。

「我看啊,他們就算是想一口吃成個胖子,也不看看自己有沒有那個本事,不怕撐死。」譚夫人不屑的回答,「別的我可不管,但我們家明佳被害的這麼慘,這口氣,說什麼我都咽不下。」

「宮家現在風頭正勁,而且再不過一個月就是藍家和宮家的訂婚宴,這種時候,我勸你還是不要衝動比較好。」譚家主放下白紙,一張圓胖的臉上鑲著綠豆大的眼睛,笑起來像個彌勒佛一樣,但眼底的偶爾閃過的陰毒卻昭示主人不像表面那樣的善良。

譚夫人明艷的臉上掛起諷刺的笑容,「怎麼,難道你是怕了?」

譚家主看了妻子一眼,懶得跟她計較,知道妻子最近心情不好,「明佳怎麼樣了,你是不是應該去看看她?」

提到女兒,譚夫人面上的神情更加不太好看,咬牙說道,「醫生說不太順利,最快也要等明年年底才能見人。再等等吧,等什麼時候收拾了宮家那個小賤人,我再去看她。」

說到這,譚家主反而想起來另外一件事,「珠珠也快到二十歲了吧?你看,要不要讓她回來一趟,給她辦個生日,到時候熱鬧熱鬧。」

「哼。」這種時候,譚夫人私心自然是不願意給個外人辦什麼生日宴的,但她也知道丈夫的目的,所以臉上再不高興,還是點頭說道,「我會跟譚燕說一聲的。」

這也是譚家主最滿意妻子的地方,不可否認妻子確實長得很漂亮,但如果沒有相對應的腦子,便是再漂亮,也不過是個供人把玩的花瓶瓷器,「珠珠雖然是外甥女,但也是你我看著長大的,到時候辦的盛大一些,可不能讓外人瞧輕了。」

譚夫人隨意的低頭打量自己新做的指甲,「行了,我知道了,什麼時候我做事還要你操過心。」

話是不假,但不知道為什麼這次譚家主就是有點不太放心,想了想,依舊叮囑,「你以後對二妹好一些,她好歹也是珠珠的母親,是我的妹妹。」

譚夫人放下手,冷笑的看著他,「怎麼著,你要是看不慣,可以將她養在外面啊,我保證一句話都不說。」

「行了,都是什麼亂七八糟的。」譚家主先是臉色一沉,見妻子真的生氣了,才又緩了臉色哄道,「好,是我不好,你以後想怎麼樣就怎麼樣。都老夫老妻了,怎麼還跟年輕時一樣,說生氣就生氣的。」

「你要是嫌我老,就去找外面那些小狐狸精去。」譚夫人直接起身,往自己房間走去。

「···」譚家主無奈的搖搖頭,拿起報紙繼續看了起來,不過還不忘讓傭人燉上一碗燕窩,給妻子送去。

自從去看過老中醫后,宮涼月就開啟了和劉嬸鬥智斗勇的生活。老中醫開了藥方,早晚各煎服一次。第一次喝中藥的她,差點沒當場就吐出來。

「劉嬸,我保證就涼一會兒,馬上就喝。」宮涼月可憐兮兮的看著劉嬸,捏著鼻子,將面前的中藥推得遠遠的。

「大小姐,這葯就是要趁熱喝效果才好。」劉嬸笑眯眯的看著她,一副她不喝完葯,自己就不會走的樣子。主要是,劉嬸有過被騙的經驗了。上次相信她的話,自己轉個身的時間,她就把葯倒到陽台的盆栽里了,可憐那盆精心養護的蘭花,第二天就枯了。

「劉嬸,我一定會喝的,我保證!」宮涼月舉手發誓。

「既然如此,那大小姐一定要喝完奧。」劉嬸今天居然真的乖乖相信她了,轉身去了廚房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宮涼月剛鬆了一口氣,眼睛滴溜的轉著,想著要將這碗葯怎麼處理了,還不易被發現。這主意還沒想出來,就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走了過來,立刻無力的趴在桌子上。

她就說怎麼會這麼好,原來是在這裡等著她呢。轉過頭,不想看來人,小嘴更是嘟的能掛油瓶了。

藍墨炎失笑的看著她耍小脾氣的模樣,走進彎腰將她抱坐在自己的腿上,自己則是坐到了先前她的位置,長手一伸,將被推得遠遠的葯又端了回來。

「我陪你一起吃好不好?」藍墨炎單手扶著她,另一隻手真的就將葯往嘴邊送。剛喝了一口,葯就被人立刻搶下了。

「葯哪裡是能亂吃的,你是不是瘋了。」宮涼月搶下藥,就瞪了他一眼,隨即捏著鼻子,憋著一口氣就將葯喝下去了。苦,是真的苦。小臉皺成一團,跟包子似的。

下一秒,嘴邊就是一軟,一個甜甜的東西被推進嘴裡,壓住了剛才的苦味。

睜開眼,宮涼月動動嘴裡的糖,終於眉眼舒開,有了幾分笑意,「哪裡來的糖啊,比我以前吃過的都好吃。」

藍墨炎沒有回答,而是摸著她的頭,輕聲說道,「以後吃藥,我都陪著你好不好?」

這哪成,那自己豈不是再也沒有機會了,她立刻搖頭,一臉正直的說道,「不行,你這麼忙,怎麼能為了這麼點小事特地跑來跑去呢。你放心,我一定會乖乖的吃藥的。」

「···」藍墨炎哪能看不出她這小腦袋在想什麼,笑了笑沒有說話。

等到嘴裡的苦味全部消失,宮涼月開心的將糖嚼碎咽下去,「今天怎麼有空過來了,爸說你最近應該很忙的。」

藍墨炎搖搖頭,依舊沒有說話。

宮涼月眼珠一轉,就知道他為什麼過來了,臉上笑嘻嘻的,嘴裡卻說道,「哎呀,就是一點小事,以前又不是沒有經歷過,哪還需要你特意過來啊。」

「我陪你過去。」藍墨炎再次揉揉她的頭,低聲說道。

藍墨炎陪著宮涼月去了警局,為的還是之前學校著火的事情,畢竟造成了一人死亡,一人重傷,最重要的是還一直都沒有找到兇手,所以警局局長親自聯繫了宮涼月,希望她能過來一趟。

宮涼月心中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有些話卻不能說,即便是說了別人也不會相信。但她也知道,這樣一直懸著不是辦法,所以答應去了。

原本是宮涼星準備陪著她一起去的,但公司臨時有事,宮涼星只能去了公司。她是覺得有沒有人陪著都無所謂,但當藍墨炎過來的時候,她心中還是忍不住覺得很高興。

警局現任的局長姓馬,是一個不到四十的中年男性。他知道宮涼月身份特殊,所以早就交待了人安排了特殊通道,沒有驚動任何人的帶著她和藍墨炎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宮小姐,我也不跟你兜圈子了,上次失火的事情,到現在沒有一點進展,我這個做局長的實在是心中有愧。」馬局長也是一個人精,看看藍墨炎,才對著宮涼月開口說道,「今天請你來,也是實在沒有辦法,要是這件事再不解決,只怕我這個局長也坐到頭了。」

苦笑一聲,馬局長繼續說道,「我知道你也是受害人,對當時的情況肯定依舊是心有餘悸。你放心,我們就是想要讓你簡單的說一下火災發生前的情況。」

宮涼月點點頭,很配合的將當時的情況說了一遍,跟他們了解的都差不多。

馬局長又看了藍墨炎一眼,「宮小姐,依你話中的意思,你是因為令弟和其中一名受害者發生衝突,才去的學校?」

「恩。」宮涼月應道。

「那請問,你之前認識死者嗎?」馬局長繼續問道。

「不認識。」宮涼月直接回答。

「按照你所說,死者攜帶汽油,甚至意圖攻擊你,那說明她對你是心懷怨恨的。可是既然你不認識死者,那她又為什麼會針對你呢?是不是你曾經在無意中得罪過她呢?」馬局長假裝無意的問道。

「馬局長,你想說什麼可以直接問。」宮涼月淡淡的看他一眼,「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我之前沒有見過她,也不認識她。還有,我所說的話都是事情,如果沒有其他的事情,我想離開了。」

「我不是這個意思,宮小姐請不要生氣。」馬局長連忙開口解釋,有些為難的說道,「我就是隨口問問,隨口問問。」

宮涼月不想去計較他是真的隨口問問還是有意誘導,而是起身說道,「我也是受害者,有自己的權益,下次馬局長如果還有什麼不解想問的,可以直接聯繫我的律師。」

藍墨炎牽著宮涼月的手走出警局,坐在車上,幫她系好安全帶,輕輕整理她的頭髮,「生氣了?」

搖搖頭,她才沒有這麼小氣呢,而且跟這種人生氣也不值得,「沒有,你是不是知道會這樣,所以才要陪我一起來的。」這位馬局長,根本就不是想要問什麼案情,而分明就是想要誘導自己說些什麼,好將罪名推到自己的身上。

「他是譚家的人。」藍墨炎輕聲開口解釋。

「譚家?」宮涼月一愣,想了好久才從記憶的角落中想起,譚家的大小姐好像對藍墨炎有意思,後來被毀容送去國外了,「難怪會如此了。」

「沒事,以後都不用理他們。」藍墨炎拍拍她的頭,「中午想吃什麼?」

而在他們離開之後,馬局長立刻擦擦額頭的汗,舒了一口氣,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

電話一接通,他立刻露出一個討好的笑容,明知道對方看不見,「譚總,已經按照您的意思做了,只是我看那藍墨炎好像也沒有傳說中那樣看中這個宮涼月。他全程對我所說的話都沒有半點反應,倒是宮涼月最後生氣的摔門而去。」

「行,我知道了。」譚家主對著電話應了一聲,「下次有時間一起吃飯,對了,我外甥女的二十歲生日要到了,到時候介紹給你認識認識。」

「好,好,謝謝譚總。」馬局長臉上立刻露出欣喜的笑容,不迭聲的說道。

掛斷電話之後,譚家主吸了一口煙,冷嗤一聲,「這個馬明,坐到局長這個位置也算是到頭了。」

坐在譚家主旁邊的人,一頭黑色的長發隨意的綁在腦後,五官立體,帶著異域風情,雙手交叉隨意的放在膝蓋上,聲音低沉而有磁性,「看來,藍墨炎對那個女人是真的很在意,這倒是讓我更好奇了。」

譚家主又吸了一口煙,跟著點頭,「不過,這對我們來說倒是一件好事,藍墨炎越看重她,她對我們來說,就越有利用價值。金,你這次回末城大概能待多久?」

叫金的男人微微一笑,舒適的往後一靠,「我應聘了一所學校的老師,至少一年內是不準備走了。以後,還要多勞煩譚總照顧了。」

譚家主大笑,「你跟我還用這麼客氣,有什麼需要的,儘管找我。可惜,你若是早點來,我就能介紹小女跟你認識了。不過,以後總會有機會的。」

金跟著點點頭,臉上露出一個微笑,「譚總說的對,有緣千里來相會,我和譚小姐若是真的有緣,總會見面的。」

「哈哈哈,好,好,好一個有緣。」譚家主滿意的大笑,「不知道你應聘的是哪所學校,我在末城也認識一些名校,可以幫你介紹介紹。」

「不用,我這次來末城是瞞著家裡的,自然是越低調的學校越好了。」金開口婉拒,隨即起身準備告辭,「我就不多打擾了,下次我請客,譚總一定要賞光。」

「一定,一定。」譚家主點頭,直到人走遠看不見之後,才微眯著眼再次點起了一根煙,慢慢的吸著。

朦朧的煙霧中,看不清他的神情,只有嘴角那一抹微笑,讓人不寒而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