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今昔古昔下載
  3. 今昔古昔
  4. 025 性烈奇女沈佩佩(三)

025 性烈奇女沈佩佩(三)

作者: |返回:今昔古昔TXT下載,今昔古昔epub下載

……這意外實在是太突如其來了,以至於沈昔古沒有半分的防備,誰能知道,老櫻桃樹的樹榦上,不知何時居然有了一個小突出的斷枝。

於是只聞咔嚓一聲,沈昔古倒是順利的滑下了櫻桃樹,羞人的褲襠卻被劃開了一道大口子。

這一刻沈昔古也顧不得考慮壞了別人家借來的褲子該如何了,急忙將自己的雙腿一夾,老臉不由自主地紅了起來。

而這「咔嚓」聲在另一邊傳出的時候,沈佩佩先是一怔,隨即使勁兒地憋著笑意,又憋的十分艱辛。

沈昔古的臉色很快恢復,沒好氣道:「想笑就笑,憋著豈不是很辛苦?」

哈哈哈哈——

一陣絲毫不加掩飾的大笑,不似可愛女人的銀鈴,卻又比男人的粗獷多了幾分輕柔。

這是一種自然大方的笑,讓人生不出一絲厭惡,儘管此刻在沈昔古聽來,這多麼像是對自己的嘲諷。

「古小弟,你的屁股好像露出來了。」沈佩佩又是一陣怪笑,似乎之前笑的太猛,拿手不斷地在自己的小腹揉著。

沈昔古一怔,脫口而出道:「我有穿內褲的啊!」隨即又反應過來是沈佩佩在打趣他,索性不再夾著雙腿,大搖大擺地露出一片白花花的勻稱雙腿,朝著沈佩佩大步走去,一邊笑道:「露出來就露出來了,佩佩姐,你可以隨便看哦!」

「你……耍流氓!」

沈佩佩畢竟是女孩,終究耐不住沈昔古的臉厚,通紅著臉色別過頭去。

沈昔古已經順勢坐在了老櫻桃樹下的滾石上,壓住自己的裂開的褲襠,接過沈佩佩懷中襯衫里的櫻桃,就擦也不擦地一把一把摘著吃了起來。

「佩佩姐,吃櫻桃了!嘿嘿,可甜了!」

沈佩佩扭過頭來,臉色還有些發紅,她忽然發現一個問題,自己印象中的古小弟,似乎變了很多,什麼時候居然從一個斯斯文文的好學生,變得這麼油腔滑調,還厚臉皮了?

不過沈佩佩的心底卻又忽然冒出一個想法:這樣似乎也蠻好的。

她接著看到了沈昔古的胸膛,勻實的線條在斑駁的陽光下顯得格外炫目,上面還有些汗珠在緩緩地流著,肯定是方才沈昔古在爬樹時出的。

看著看著,沈佩佩那原本都快要恢復過來的臉色,又染上了幾片紅霞,連忙有些躲閃地從沈昔古的胸肌上移開了目光。

「還愣著做什麼,你不是要吃櫻桃的嗎?」沈昔古疑惑地望著發愣的沈佩佩道。

沈佩佩道:「嗯嗯好的!」說著連忙拿了一枝櫻桃,一顆一顆摘了在衣服上擦拭過後,送進不妝自紅的嘴巴里咀嚼起來。

沈昔古望著低頭吃櫻桃而有些不敢看自己的沈佩佩,心中一陣好笑,「看來這性烈的奇女,也沒有傳說中的那麼誇張,這不也挺可愛的嘛!」

沈昔古摘的櫻桃並不算多,在他自己消滅掉絕大多數之後,沈佩佩也表示自己已經吃好。

時間悄無聲息地前行著,不知不覺間已經快要中午。

只是沈昔古和沈佩佩兩人,似乎誰也沒有提到相親的事情,彷彿這一次見面也不過是兩個朋友的普通相會罷了。

話題也多是沈昔古提到:

「佩佩姐,我們以前是不是見過不少面呢?」

「吆,那可沒有,古小弟你可是文化人兒,整日里在學校里求學,難得回來幾次,哪能和我這樣的鄉下人見過多少呢?」

「嘿嘿,佩佩姐你又在嘲諷我了,可真的會一次也沒有見過嗎?」

「我們兩家住的可不近。」

「村頭村尾,也遠不到哪兒去。」

沈佩佩似乎猶豫了下,「見倒是也見過幾次。」

「什麼時候?我咋沒有印象?」

「你可是大忙人兒!」沈佩佩有些不悅,似乎因為沈昔古不記得她而難過,反諷起來。

沈昔古苦笑著解釋道:「你也聽說了,我在地里暈倒過一次,醒來之後就發現,以前好多事情都有些忘記了,所以……」

「當年生產隊的時候!你為生產隊計算糧產和每家的分配。」

沈昔古一愣:「我還干過這事兒?」

沈佩佩道:「那沒辦法,誰叫咱們村裡你算是個了不得的文化人兒呢!還有啊……」她停頓了一下,「姐姐我就是那個時候有點看上你了呢!」

咳咳咳——

沈昔古一陣咳嗽。

話題一時略顯尷尬,小半晌,沈昔古道:「時候不走了,佩佩姐,我們該走了吧!」

「你不能走,你跟我到我家去?」

「啊?」沈昔古的嘴巴張的老大。

沈佩佩也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口誤,臉紅了一下,連忙道:「我的意思是,你跟我去我家,我幫你把褲子縫一下。」

「不用了!不用了!」

「你怕什麼?」

「沒有怕。」

「那就讓我幫你把褲子縫一下再走。」

「沒關係的,我媽會幫我縫的。」

「可是你家離的還很遠,難不成你要一直夾著腿走回去?說不定還會被大嘴巴看到,那你可就糗大了,還有啊,你再不走,英子等下該來了。」

沈昔古一滯。

沈佩佩道:「而且你這褲子的顏色少見,你媽媽估計也沒有配對的針線,聽說你這褲子還是問別人借的,你不會準備就這樣還給人家吧?」

沈昔古苦笑,也不再忸怩:「那就要麻煩佩佩姐了,只是你們家……會方便嗎?」

「放心吧,沒啥不方便的。」

「那就謝謝你了佩佩姐。」

「文化人兒都這麼客氣的么?」

「禮多人不怪嘛!」

「那你隨便在女娃面前脫衣服,算不算失禮呢?」

「額……這不是為了裝櫻桃嘛!」

「好了,快把衣服穿起來!」

「咳咳好的好的,這就穿起來,嘿嘿!」

……

沈昔古從沈佩佩家出來的時候,褲襠處已經看不出異樣,便是白襯衫上的櫻桃汁,也不知道被沈佩佩用什麼法子洗了去。

他心中忽然有一種說不出的驚訝,誰能想到,性烈如火,甚至讓村裡男娃們退避三舍的沈佩佩,居然還有這麼細心的一面。

只是接著想到沈佩佩的父母和哥哥看向自己的目光,怎的那般古怪?

想不明白,沈昔古搖了搖腦袋,向著家的方向回去。

(未完待續)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