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大唐貞觀一書生下載
  3. 大唐貞觀一書生
  4. 第164章 血光溫馨

第164章 血光溫馨

作者: |返回:大唐貞觀一書生TXT下載,大唐貞觀一書生epub下載

第二日,顧青身上的傷勢好的差不多了,這下手也太黑,楊勝扶著大肚子的王鳶正在散步,扶著她坐在道觀前的石桌邊,對顧青說道,「我們摸清楚了。」

「什麼來路。」顧青給自己搖著扇子。

「鄭家的人。」楊勝說道,「他們的老巢就在我們村子南面,那裡有十幾個人手,都是陌生人,我們的人一直盯著還聽到了他們的談話,說是探清楚我們書舍的情況,要一把火燒了!」

「燒了!?」顧青把扇子收起,穿越而來一直想著要做一些什麼,這個書舍也許是自己對這個歷史最大的一個改變,除卻自己愛錢之外這是個書舍是自己最想要做成的事情也是自己為數不多的幾個理想之一。

「今晚就動手,一個不留!」顧青說著。

楊勝點頭,在楊勝心裡顧青不是一個善良的人,表面嬉笑的他內心一直藏著戾氣,當初孫思邈悄悄與自己說那是顧青的心魔,顧青總是想要達到什麼,那時候孫思邈帶著顧青流浪時候就發現這個孩子心中有執念,那個執念成了心魔。

可能是這個心魔讓顧青心中的戾氣滋長。

顧青不善良相反的顧青比誰都心狠手辣,做事斬草除根決不罷休,雁門關一戰直接屠殺更是能看出顧青心中的戾氣已經到達了一鍾什麼程度,動用天花更是讓突厥在百年之內難以恢復元氣,更確切的說是顧青間接之下屠了一個國家,屠掉了整個突厥的元氣。

「狄仁傑!」顧青對著家中喊道。

狄仁傑急急忙忙而來,手裡還拿著一本書,「老師。」

「這些日子書舍怎麼樣了?」顧青問道,書舍的事情都是狄仁傑在管,這孩子的辦事能力也不錯書舍管理的僅僅有條。

「都挺好的,只是書舍來了很多外鄉的學子,他們都如今住在書舍里。」狄仁傑接著說:「老師宿舍的事情是不是可以……」

「提上日程。」顧青忍著挨過板子的疼痛,「你讓村民都互相去傳個消息出去,我們需要工人,很多很多的工人,我們工錢一月三百文,建房子。」

「要多少?」狄仁傑心中沒底。

「幾百!上千都行。」顧青咬牙說著,「人越多建的越快,對了,我家裡有個叫張傑的傢伙,你讓他來幫你,人手不夠你找楊勝要,他那裡閑人很多。」

「學生明白了。」看著顧青的模樣,狄仁傑又說道:「老師,你的傷。」

「過幾天就好了。」顧青對狄仁傑說道,「記住寧拆十座廟不毀一樁婚,做這種事情果然會有報應。」

「學生明白了。」狄仁傑苦笑著。

武順一家要走了,顧青帶著武媚送別,臨走前武順送給自己的妹妹一個鐲子。

顧青見武媚拿著手鐲眼淚就流了下來,「丫頭,怎麼了?」

「這是父親的遺物。」武媚抽泣著說道:「小時候父親和我說過,這個玉鐲要給我做嫁妝,是從我祖母傳下來的。」

「這是好事,別哭了。」顧青抱著武媚安慰道。

「妾身去把鐲子收好,將來給我們的孩子。」武媚收住眼淚笑著說道。

「嗯!交給我們的孩子。」顧青也點頭。

回到家中顧青從牆裡的暗格中拿出背包翻找著,拿出一對鑽戒這是穿越之前本想給自己的未婚妻的。

「丫頭,一直以來我沒有送過你什麼值得你我紀念的東西。」

武媚收好鐲子,聽不明白顧青的意思,「其實只要夫君在我身邊,我已經很滿足了。」

顧青拿出鑽戒把它戴在武媚左手的無名指上,「這個叫做婚戒,有一對!它們象徵著夫妻。」

「夫妻?」武媚看著戒指上小小的鑽石出神像是琉璃不過比琉璃還要美麗,「這個戒指好美。」

顧青發現這個戒指像是為武媚量身打造的一般,非常的合適!或許是命中注定這個戒指就要戴在武媚的手指上。

顧青把另一個鑽戒交給武媚,伸出自己的手,「幫我帶上。」

「嗯!」武媚點頭戴在顧青的右手無名指上。

「也許這個戒指在這個時代只有也是唯一的一對,你我此生攜手到老。」顧青微笑說道。

「與子成說。」武媚說道。

「此生契闊。」顧青也說道。

牽著武媚的手,顧青帶她來到家后的一座小山,這裡是從戶部手裡額外圈來的土地,遠遠看去小山不高但也不矮,「以後我會在這裡建一座大唐最大的工廠,在那裡會有很多東西做出來。」

「就像夫君說過的科學,那些東西都是用科學做出來的?」武媚問這。

「嗯。」顧青點頭,「幾年內,我就想成立一個商貿工會,將工廠里做出來的東西統一出賣,統一管理,這件事情對於我們很重要,也對百姓很重要,丫頭我們一起把這個工廠建起來,讓更多的百姓有工作,有好日子過,我們再開闢海外,讓這片小山村成為大唐最富裕的地方。」

「夫君是要妾身去做買賣嗎?」武媚扭捏說著,「哪有女孩子拋頭露面的。」

「你不用拋頭露面,你要做這個工廠的女主人,有什麼事情交給下面的人去做就好。」顧青說著,「現在我也只是這麼一想,要做到這個樣子不容易,不過我們走一步看一歩。」

「嗯!」武媚對顧青言聽計從。

村子的另一邊,張羽宮看著眼前的這傢伙,張羽宮如今是楊勝手下最信任的組長之一,要見到張羽宮要經過好幾道人,而要見楊勝就要通過張羽宮,成立之後的這幾年,青幫最原始的一幫人已經退下了,都退居到了幕後。

張羽宮盤問著眼前的這個鄭家子弟,「你們還埋了多少眼線在這裡。」

另一邊楊勝背著一把橫刀很冷靜地看著眼前的刀光血雨,一條條人命倒下,鄭家安排的窩已經被連鍋端了,張羽宮來到楊勝的身邊,「楊頭兒,鄭家還有眼線會派過來,三日就到。」

「我知道了。」楊勝點頭,「把這裡收拾乾淨。」

「是!」張羽宮行了一個軍禮。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