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我的明朝兄弟下載
  3. 我的明朝兄弟
  4. 風起京城 第六節 煩心事

風起京城 第六節 煩心事

作者: |返回:我的明朝兄弟TXT下載,我的明朝兄弟epub下載

陳克和陸大虎笑嘻嘻地蹲在廚房門口,幸災樂禍地看李逸飛笨手笨腳的鬧笑話。陳倚潺見不得兩人的嬉皮笑臉,把圍裙往兩人腦袋上一扔:「笑什麼呢,一起進來洗。我和你李叔他們還有要事相商。」說罷,端著一大碗茴香豆扭屁股走人,看這架勢打算商量很久…

陸大虎左手撈著拚命掙扎的草魚,右手抓著打整乾淨的肥雞,一驚一乍地說:「逸飛,你家裡的好東西怎麼都留著?兄弟我中午可就吃了點燒糊的肘子,都餓瘦了。」

李逸飛整理著家裡的香料,頭也不抬地說:「有本事問我老娘去,我那兒知道怎麼回事。對了,待會兒我來弄吃的。我老娘的廚藝驚天地泣鬼神,只適合給天上的神仙吃。」

陳克好奇地說:「逸飛,你弄這麼多花椒幹嘛?這八角,白扣可是藥材啊,你不會給我們熬藥喝吧?」

李逸飛長嘆一口氣,繼續悶頭做事:萬萬想不到啊,肘子起鍋的時候,老娘居然往裡面死命的加醬油,說這樣好看。醬油和焦糊味一綜合,吃到嘴裡想死的心都有。哎,就這水準,居然還能被誇讚為少有的好廚藝。

想想也是,明朝官方和民間,均以用料考究做工精緻的蘇杭菜為魁首。普通人家能學會這種豪放的做菜方式就不錯了,剛才老娘驕傲的就像一隻金鳳凰。為了自己能夠健康成長,為大明的強大添磚加瓦,是時候亮出川菜這門手藝了…

雖然現在暫時找不到辣椒很遺憾,但做個鮮嫩的花椒魚和簡易版的火鍋雞還不成問題。可不敢學現在歐洲人的黑暗料理,真做出來會被逐出家門挖坑活埋的…

。。。。。。。。。。。。。。。。。。。。。。。。。。。。。。。。。。。。。。。。。。。。。。。。。。。。。。。。。。。。。。。。。。。。。。。。。。。。

陸大虎探出身子四下看了看,悄悄把廚房門關好。從懷裡掏了個物件往桌上一放,神神秘秘地說:「逸飛,看看這東西。」

李逸飛擦擦手拿起來看了看又擺弄了幾下:「這是…火摺子??」這東西以前只見過圖片,沒想到今天看見了實物。這火摺子製作的也算精良,用手彈了彈外殼好像是竹節做的,上面還有一行小字:錦衣親軍北鎮府司小旗---李逸飛!!??

「胖子,這東西和我家裡的明顯不一樣啊。再說誰會在上面上寫名字?你從哪兒得到的?」李逸飛拿著自家黑不溜秋的火摺子不解地問道。

陸大虎又四處看了看,悄聲道:「五月初六那天,我們三個被安排到王恭廠執勤。天變發生時因為有圍牆阻攔,我和陳克僥倖逃脫,後來我們兩人在一處廢墟里把你挖了出來。額對了,當時還在你腦袋上發現了半張銀票

前兩日,我們聽到其他人說,那日的天變可能是人禍。因為有目擊者在爆炸前後,都看到了詭異的紅光閃過,那裡正好是把你挖出來的廢墟。我和陳克借口搜集證據,在那兒找了整整兩天,最後發現了火摺子。」

李逸飛接過半張皺巴巴的銀票,緊緊抿著嘴唇不說話:所謂紅光,應該就是時空之門開啟時發生的異象。但這和兩個冒著生命危險的兄弟比起來,算個屁。艹,明朝的空氣質量也太差了,廚房裡竟然有風沙…

李逸飛揉了揉發紅的雙眼說:「這事兒,沒被人知道吧?」私藏證據無論發生在那個朝代都是重罪,更別說發生在錦衣衛,這兩個傻小子是真把命給豁出去了。兩個白痴啊,有必要為了我這樣??古人說最難消受美人恩,可沒說是摳腳大漢…

陳克往嘴裡丟了幾顆茴香豆,咬得『嘎嘣』響:「聽說皇子因為爆炸而肝膽俱裂去世了,整個京師現在亂做一團。幾個衙門都在著急上火的善後,誰有閑工夫管這事啊。」

「你們找到我的時候,有沒有看見一個手持利刃的人?對了,那裡還有一具無頭屍體,你們看見沒有?」李逸飛想起為了救他慘死的吳二,急切地問道。

陸大虎和陳克對視一眼搖搖頭說:「當時情況混亂,路上別說拿刀的,拿火銃亂射的都有。那裡遍地都是光著身子的死人,我們也沒注意到誰的腦袋不在了。就是有,也沒時間搭理。」

。。。。。。。。。。。。。。。。。。。。。。。。。。。。。。。。。。。。。。。。。。。。。。。。。。。。。。。。。。。。。。。。。。。。

「你們為何一定要守在那裡尋找證物?」李逸飛決定把話問清楚,這非常關鍵。他可不信兩個錦衣衛世家之子,會平白無故做出這種傻事。兩人久久沒有回應,屋子裡只剩下茴香豆『噼啪』作響的聲音。

「逸飛,你還記得那個王千戶吧。」陳克吐掉嘴裡的蠶豆皮繼續說:「當時他叫你一個人去王恭廠里辦事,我們兩人就覺得很蹊蹺。因為按照錦衣衛章程,你是沒有資格入內的。」

「此話怎講?額,我現在腦子糊塗的很,你再詳細解釋一下。」李逸飛說。

陳克不疑有他,說道:「錦衣親軍章程第三條規定:得上令需從嚴執行,若有他命,不得一人擅自行動。違者,杖三十。」

李逸飛咬咬嘴唇道:「就是說,王千戶明知故犯。那他為何如此?」

陸大虎搖搖頭說:「我們不清楚。但那日王千戶和你打招呼時,悄悄向你的腰帶里塞了東西,我們都看在眼裡。只是你當時得意忘形,根本沒留意到王千戶的舉動。」

李逸飛撮了撮牙花子:「這麼說來,王千戶卻有可疑。但這還是不能說明,你們為何一定要在那裡尋找證據。是不是還有什麼其他原因?」

。。。。。。。。。。。。。。。。。。。。。。。。。。。。。。。。。。。。。。。。。。。。。。。。。。。。。。。。。。。。。。。。。。。。。。。

陸大虎輕嘆一聲:「逸飛,你看看手裡的銀票,有何不同?」

李逸飛拿起銀票,鼓著眼睛使勁看了半天:這玩意兒我不認識它,它也不認識我啊。我怎麼知道有何不同?額,上面有血,幾個繁體字外面還有朵花…

陳剋扣了扣腦袋痛苦地說:「完了完了,這小子真傻了。以前就你主意最多,看樣子以後你得靠著我們。先說清楚,吃虧了別找我們的麻煩。銀票上有宏晉銀號的標誌,就是中間的圖案。宏晉銀號乃京師三大銀號之首,只兌付千兩以上的銀票,尋常百姓人家根本進不了門。」

陸大虎接著說:「王恭廠周圍一里地內根本沒有錢莊存在,住在周圍的都是些苦哈哈。爆炸發生后煙雲外走,不可能把兩裡外宏晉銀號的銀票帶進來。只有一種解釋,這銀票是被人帶進了王恭廠,後來不知怎麼落在了你腦袋上。」

李逸飛閉上眼睛,把這樁糊塗事在腦子裡過了一遍,隨後慢慢說道:「你們首先發現了這半張銀票,然後聽人說爆炸有疑點,加上那日王千戶行為詭異,於是就去案發現場尋找證據,結果找到了火摺子。如果被人發現銀票和火摺子都與我有干係,我難逃死罪。」

陳克擺弄著火摺子說:「沒錯。我們三家之前給了王千戶百兩銀子買方便,趁著現在情況混亂王千戶也死了,把這兩個東西毀了,免得以後惹麻煩。」陸大虎也點點頭表示認同。

李逸飛想了想,這種處理方式無疑是最好的,可以把自己的嫌疑洗的一乾二淨。他拿起銀票正要放在火摺子上點燃,卻突然想起事發之日那個無名殺手說的話,大熱天的背上竟然沁出了冷汗:這裡還有活人?這銀票是你這種人可以用的?…

李逸飛停住手裡的動作,開口問道:「這幾日,錦衣衛找你們問話沒有?東廠有什麼動靜?」有些證據不能輕易毀滅,尤其這種牽扯到京城要案的證據,關鍵時刻能留著保命。

見兩人齊齊搖頭,李逸飛眉頭緊皺,把銀票和火摺子貼身收好說:「這兩個東西先放我這兒,以後或許有用。為免意外,我們先把口風統一…」

。。。。。。。。。。。。。。。。。。。。。。。。。。。。。。。。。。。。。。。。。。。。。。。。。。。。。。。。。。。。。。。。。。。。。。。

把草魚洗凈切成薄片,再裹上豆粉與雞蛋,碼上少許料酒放置片刻。待鍋中水滾,就把魚片薑片放入,用文火煮熟即可。

把事先備好的熱雞湯放入大碗內,再放入魚片。撒上切碎的姜蒜,放入蔥段和花椒,再把燒滾的菜油淋上去。『滋』的一聲響過,湯清鮮香青白分明的花椒魚就做好了。

簡易版的火鍋雞更好做,菜油燒滾后待煙氣散去,就放入大量蔥姜蒜。無需爆炒,依靠菜油本身的溫度炒香就行。可惜現在沒有辣椒,只好用茱萸代替。等炒出辣味后再放入花椒翻炒,最後放入各種香料和少許紅糖,以文火炒香。

再把雞塊放進去翻炒至變色后,加入冷水燒開蓋上鍋蓋加入牛油,以小火燜煮半個小時至雞肉脫骨。這時,一鍋紅色醇厚濃香四溢,令人口舌生津的火鍋雞就能上桌食用。

李逸飛把花椒魚和火鍋雞端上桌,眼睛斜上45°順便負手身後,就等著讚揚聲和掌聲響起來,沒見那兩個混蛋口水都快濕一地了。這都是穿越文的套路啊,小子不才借用而已。後世川菜的做法,豈是現在可比的?

但耳邊傳來的卻是老爹尷尬地咳嗽聲:「咳咳,唐兄,這孩子被他娘親寵壞了,整日里就喜歡在嘴上抓撓,讓唐兄見笑了。逸飛,過來見過你唐伯父。」

唐伯父…李逸飛這才發現,屋裡不知何時進來了另一個中年男子,竟然還坐在了左上位。老爹在給他倒酒,老娘在置備碗筷。胖子媽一臉的高深莫測,陳為棟坐在一邊似笑非笑。

這男子穿著常服相貌周正,但一副死人臉讓人厭煩,就像誰欠了他幾萬兩銀子似的。兩隻眼睛滴溜溜地在李逸飛身上轉了幾圈,眼神里漏出一絲不屑,嘴角撇了撇道:「若非老夫親眼所見,又要被那劉婆子誆騙了銀錢。身子骨倒是不錯,就是這做的事嘛…」

得,這人一開口就給李逸飛下了個定論,夥同他人詐騙。李逸飛眉頭皺起,一臉的不悅:這人誰啊,有這麼說話的?

老娘借口還要端菜,把李逸飛拉出門外小聲道:「你唐伯父是錦衣衛北鎮府司百戶,主掌偵緝,說話一向如此,別在意。逸飛乖,待會兒莫要如此任性,表現好一點。那劉婆子說,你與唐伯父家的閨女乃是良配。這不,今日你唐伯父就來看看你嘛…」

李逸飛愣在了原地:結婚??這就是傳說中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這個姓唐的傢伙,怕是來看我是不是缺胳膊少腿吧…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