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如意劍仙下載
  3. 如意劍仙
  4. 第一百七十四章 自尊受挫(感謝@葉つぱ的打賞加更~)

第一百七十四章 自尊受挫(感謝@葉つぱ的打賞加更~)

作者: |返回:如意劍仙TXT下載,如意劍仙epub下載

這世上還有這樣神奇的火焰?

時映雪忽然又想到,當初漣漪說讓她問一問嬋自己身上的靈活火種的事情,於是便湊上前去,神秘兮兮地說了些什麼。

沒想到嬋驚呼了一聲,她皺著眉頭不敢置信地看著時映雪,從頭打量到腳,又從腳看到頭,最終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你不會是在拿我尋開心吧?」

時映雪也有些驚訝,按理說鳳凰乃是萬火之宗,火鳳作為鳳凰的長子,對火焰靈火之類的應該十分了解,怎麼會連嬋也不知道她身上的是什麼呢?

嬋便圍著時映雪轉圈圈,嘖嘖稱奇:「這世上大多只有火屬天靈根的修士能孕育自己的火種,還是機緣極高的那種人。不是我看不起你,是以我所知,你是水系天靈根,你說你有火種,我倒是真不相信。你不會是和我開玩笑的吧?」

「我哪裡會拿這種事情與你開玩笑,此事相關甚大,我何必如此呢?」時映雪正色道,臉上確實沒有一絲逗趣開玩笑的神色。

嬋見時映雪如此信誓旦旦,也沒了法子,乾脆叫時映雪將手伸出來,她再用神識仔細查探一番。

這番探查其實和當初百里健查看時映雪的經脈是一致的,她只需要放鬆了自己,不讓自己的經脈倒轉逆行就行了。

嬋查探一番之後還是沒有發現任何變化,一無所獲,只得對時映雪說道:「我還是查不出來,不過你說你體內有火種,那你使出一點我看看?」

嬋身為火鳳一族,其實對於自己的本事是相當自信的,她剛剛也已經仔細查探過,連邊邊角角都看過了,時映雪的丹田之中根本沒有任何火種存在的跡象。

到這個時候,嬋只覺得時映雪是不是想多了,真不是她看不起她,或是對她沒有信心,畢竟水靈根的修士想要生出火種來,簡直就是天方夜譚,完全就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嘛。

時映雪也知道自己若不將火種拿出來給嬋看一看,那想要嬋信服進而指教她,那簡直就是做夢。

她指尖掐了幾個指訣,在自己指間變出了一盞茶水,隨意地順著自己的手一倒,果然瞬間她的掌面上就浮起了一層淺淺的淡色光芒。

這光芒狀似是靈氣,但仔細看去分明是淡藍色的火焰,

這些火焰看上去妖媚非常,比之嬋掌心的火焰,光芒也絲毫不遜色,可是她掌心這火焰的溫度極低,時映雪一將靈火放出來,對周圍尤其是熱度感知十分靈敏的嬋立馬就發現了不對。

鳳凰之火乃是人和萬物火之宗源,嬋的火焰雖然是超度之火,不過與鳳凰之火也是同宗同源,同樣乃是萬物火種之源,能夠號令萬火,同時查探其來處。

嬋便分出自己的一點靈火,悄悄地往是時映雪的火上滾去。

靈火分為兩類,一類是後天之火,一類是先天之火。

後天之火乃是採集天地之中的火焰,比如火山之中的火種,又比如地火雷火,這些都是不同的後天之火,能夠採集保存,用以煉丹煉器。

先天之火乃是修士體內自己孕育出的火焰,譬如一些妖族類與生俱來的火焰,又譬如極個別修士出生即帶有的火焰,這種火焰的效用遠比後天之火的能量要大,也因為是自己體內生出的,更加易於操控,與自己心意相通。

這兩種火焰,通通都要臣服於鳳凰的萬火之宗。

然而麻煩的就是,嬋的火焰已滾落到時映雪的掌心裡,可一點兒變化也沒有出現。

既沒有像嬋想象的那樣,這些火瞬間被自己的火焰吸收,隨後回到自己的掌心,任由自己分析來處。

也沒有發生任何的爭鬥,它們倆就靜靜地呆在那兒,一點兒激烈的變化也沒有,你不打擾我,我不打擾你。

這回真是讓嬋一頭霧水了,這究竟是什麼東西,她也算得上是玩火的祖宗了,怎麼會連這個都不知道?這不是打她身為火鳳的臉嗎?

嬋百思不得其解,又覺得自己甚是丟臉,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乾脆就直接問時映雪道:「你可用過它,它可有什麼作用?」

這個問題時映雪自己也不知道了,她愣了半晌,才幹巴巴地擠出一句:「彷彿是能讓我種出來的東西更加甜美,或者是讓幼苗更加的精神吧......我也不知道。」

這下兩個人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是一頭霧水。

半晌嬋才說艱難地說道:「此事我當真不明白。若是日後我能找到火鳳如今僅剩的棲息地,我倒是要去問問前輩們可見過你這般火焰。」

時映雪點了點頭,只覺得這會兒自己再不給嬋一個台階下,她就要羞死在當場了。

然而她還是自己一個人在那滿臉疑惑地自言自語:「這世上哪有這樣的火,居然以水為載體,又不燒壞東西又不焚燒殆盡靈魂,也不被我鳳族之火吸收,只能讓人種出來的東西更加甜美,幼苗更佳茁壯,沒這個道理啊!火不是天生克木呢,這反倒火生木了,這是逆了五行的道理,我真是想不明白......」

嬋一個人自言自語了許久,想來心中真是無比難受,覺得自己的自尊受到了極大的打擊,整個人陰暗得彷彿身上都要長出蘑菇來了。

時映雪看不過去,只好拉了拉嬋的衣袖,勸道:「前輩罷了吧,也不是什麼大事,不必再放在心上。」

嬋還是一臉欲哭無淚的神情,彷彿此時要是有個角落,她就要蹲到那裡去畫圈圈了似的。

時映雪嘆氣,只好說起了嬋現在最關心的事情來轉移她的注意力:「嬋前輩,咱們既然已經解開了第一重屏障,不如想想如何解開第二重吧?我記得您和我說這第二重的屏障賈南珠在最南邊的火焰山上,咱們不如去看看?」

也許火鳳一族的自尊心可能是它們畢生最為看重的東西,時映雪連說這個都不能催動她改變心情,還是這麼一副憂鬱頹唐的模樣。

這回她可真沒辦法了,只好拿出最後的殺手鐧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