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仙子請自重下載
  3. 仙子請自重
  4. 第一百六十六章 如此論道

第一百六十六章 如此論道

作者: |返回:仙子請自重TXT下載,仙子請自重epub下載

穀雨轉瞬即至,仙宮論道大會正式開始。

到了被開闢作為專用論道會場的山峰時,秦弈才深深感受到為什麼說這個大會經常黃。

一個偌大的山峰,還似模似樣地開闢了好幾塊不同的比試區域,劃分給不同修行的弟子比試用的,結果騰雲境比試區一個人都沒有,琴心境看著也是稀稀拉拉,也就鳳初境的比試還熱鬧一點。

都不如一個普通學校的校運會熱鬧……

這就導致各位大佬本來應該去觀摩騰雲境比試區的,最終無奈地全部都到了琴心區來。

「主席台」上坐著五位大佬,居雲岫就是其中之一,此時安靜地坐在最右首,低頭看書。按這位置看去,應該就是宮主加四大體系的宗主坐席。

以前居雲岫都不來的,這回既有門下參與,不來都說不過去了……

可奇怪的是正中位置空著,宮主沒來。

秦弈心中泛起一絲違和感。按理宮主對這件事的重視是絕對不假的,可居然不親自出席,這就顯不出重視了呀。

算了,大佬的心思沒什麼好猜的。

居雲岫左首坐著一位道人,秦弈發現自己見過。

就是初入山時,和棋痴對弈的那一個……當時匆匆路過,只看見側臉,如今認真看去,說是「老道」也不對的,只不過滿頭銀髮,面容卻很年輕。

你甚至可以說這是青年白首。

也可以理解,和居雲岫平起平坐的人,不該是個老年得道者,早在年輕的時候就已經金丹固形,容顏不改了。

實際上他也已經超過千歲,大概率比居雲岫年紀還大很多很多。他的白首未必是衰老,更可能是道的緣故。

因為這是醫卜謀算宗的宗主,天機子。

另兩位宗主見都沒見過,一個渾身髒兮兮的工匠,手裡在擺弄著什麼;一個酒鬼,現在還在抱著大葫蘆喝酒。

相比之下,還是居雲岫安靜地看書的樣子更能讓人感覺賞心悅目心曠神怡,再讓秦弈選擇一萬次,也是選擇加入居雲岫這邊啊……

話說回來,雖然周遭看台稀稀拉拉還不如校運會,那是因為一座山開闢出來的,地方太大了,顯得人稀。算起絕對人數上倒也不算少,因為還是有很多鳳初琴心的同門來觀摩競技,印證己道的。

遠處四面看台,就是四個體系的人分別坐在一起。別人家人數倒也還行,只有東邊一座看台,一個小姑娘孤零零坐在上面,見秦弈目光看過來,揮手高呼:「師叔最棒!」

這就是秦弈在此世參與的第一場「宗門大比」,以及唯一的啦啦隊。

「鐺!」場邊有一名長老模樣的人敲響了銅鑼,高聲道:「仙宮五千年傳統,穀雨論道大會即將開始。還是老規矩,互相約定比試內容,可以是比武勝負,也可以是印證各道。但話要說明白了,不管用什麼比試方式,要共性相比。若是醫道找棋道的比煉丹、巧技的找賭博的比製造,這都是毫無意義,不被認可的。」

共性相比,最典型的就是,畫魂有用呢,還是製造傀儡有用?這便是各道印證的環節之一,其實在秦弈看來這些都屬於「術」的範疇,而非道也,但既然要比,也只能比「術」比較直觀,「道」是說不明白的。

當然在秦弈眼裡,最直觀的就是戰鬥勝負,我揍服了你,那就是我的道更有用,不多BB。

但好像萬道仙宮裡很多人不是這麼想……

秦弈目瞪口呆地看著熟人西湘子站在了賽場中,沖著旁邊一個胖子道:「師弟,上屆你我未分勝負,再試一局如何?」

胖子笑哈哈地上了場:「就等師兄呢。」

說著胖手一翻,手裡多了一屜小籠包,蒸騰冒著熱氣:「剛剛出籠的包子,師兄可要試試?」

西湘子也摸出一粒仙氣隱隱的丹來:「師弟請用。」

於是胖子吃了丹,西湘子吃了包子,沒過多久,兩個人都軟綿綿地栽倒在地。

胖子眼睛有些迷濛:「師兄你這媚葯怎麼如此怪異……」

西湘子也滿頭大汗:「你這是什麼包子?」

「這叫吃撐包,裡面全是無法消解的脹氣,若要煉製相應的丹藥消解,怕是來不及的。」胖子拍拍通紅的面頰:「只有我的肚餓包可以瞬解……」

秦弈差點沒被萌哭。

最終西湘子解不了吃撐包,胖子的「食療」也解不了特製媚葯。場邊長老判了勝負:「平局。」

秦弈在「選手席」上死命耙頭,這種比試風格,你們兩位再比一千年怕也是平局啊!

話說這比試風格和自己腦補中的實在是差距太大了,自己這點琴棋書畫手段到底應付得過來不……

轉頭看居雲岫,靠在席位上都快睡著了。

那胖子晃悠悠地下場,正好一屁股坐在秦弈旁邊,口中嘟囔:「這西湘子長進很大啊,這媚葯都能影響精神了……」

秦弈心中微微一動,笑問:「這位師兄貴姓?」

「免貴姓金,專研糕點。」

「金師兄,西湘子以前不用這種手段么?」

胖子轉頭看了他一眼,搖頭道:「也用的,不過沒這水準,肉身的慾望刺激和精神是兩碼事,丹藥到了影響精神的層面可不一般,要麼是水平突飛猛進,要麼是得了什麼新方子了。還以老眼光看他,是我的失策。」

秦弈眯起了眼睛。

他也了解過,西湘子的這個醫宗並不是那種濟世救人的醫道概念,而是沉迷煉製各種藥物的痴迷方向,更接近於鍊金術師那種類型。由於長期和「謀」「算」「卜」這種混跡一起,煉出來的東西陰險一點也是很正常的。

原本他沒往心裡去,畢竟自己煉製靈魂藥物已經很久了。但胖子這麼一說,就提醒了他,這丹藥可不是破壞神經樞紐的意思,而是直接影響靈魂,凡事到了影響靈魂的層面都是檔次很高的了,自己可未必能解,如果再和西湘子對局,這一點必須留意。

此時胖子又道:「這位師弟,那天用胖羊把孩子都勾搭走的是你吧?」

秦弈低調道:「那是師姐之功。」

「你很有想法啊師弟!」胖子拍著他的肩膀:「那胖羊我看著都喜歡,還有哪個藍衣服的呆毛女子好可愛啊!」

秦弈離開半尺看著他:「師兄只做包子么,做不做飲料?」

「也做啊,師弟莫非有什麼好創意?」

「嗯……我覺得有一種飲料很適合你,黑色的,能冒汽兒,甜甜的,喝著咕嘟咕嘟很爽的……」

「還有此等佳飲?」胖子很感興趣:「改天試著研製一下……這叫什麼飲?」

「嗯,叫肥宅快樂水,很適合師兄。」秦弈道:「其實還有一種名菜,叫四齋蒸鵝心的,師兄也可以試試……」

「師弟你這麼有想法,改天來跟我學做菜吧……」

此時場中傳來一個中年人陌生的聲音:「秦師弟,奇技工匠之術,向書畫之魂請益。」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