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最佳女婿下載
  4. 最佳女婿
  5. 第174章 厭勝之術

第174章 厭勝之術

作者: |返回:最佳女婿TXT下載,最佳女婿epub下載

項老嚇得一怔,沒明白是怎麼回事。

「何家榮何家榮,你們就只知道何家榮,離了何家榮就不會治病了是吧?!」

藏狄安氣的臉都紅了,自己醫院裡難道養的是一群廢物嗎?

「能治是能治,但是如果由我來主治,治療時間要長的多,而且效果也不如燒山火來的徹底。」

項老老老實實的回答道,心頭疑惑不已,為什麼自己一提到何醫生,藏院長就彷彿見到了洪水猛獸一般。

「項老啊,這不就對了嘛,這個治病啊,要循序漸進,不能圖快,一味的圖快,可能適得其反,你回去吧,我相信你,你絕對能把這個病人醫好。」

藏狄安一聽治療時間長,有錢可賺,立馬換上了一副笑臉,沖項老笑呵呵的說道。

「藏院長,話可不能這麼說啊,以何醫生的水平,肯定能又快又好的把這病根治掉。」項老急忙說道。

「項老啊,咱醫院不能老是靠別人啊,如果碰到疑難雜症我們就請別人幫忙,那我們自己能有什麼長進呢?不瞞你說,你進來之前謝書記剛給我打過電話,著重跟我強調了強調這件事,讓我們醫院以後學會獨立自主,努力把醫生的醫術提高上去!造福清海市人民!」藏狄安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說道。

對於他這種成天跟權貴人物打交道的人而言,信口雌黃已經成為了家常便飯。

項老被他說得一愣一愣的,內心不由有些自責,確實,自此認識了何家榮之後,他心裡多少有了一些依賴感,一遇到比較難的癥狀,他就想著找何家榮。

「那我回去試試?」項老撓撓頭。

「去吧,別忘了把我的話傳遞給你們中醫科的人。」藏狄安滿意的點點頭說道。

此時回生堂內,林羽正坐在厲振生的床上,翻閱著手機上秦朗發來的資料。

資料裡面詳盡的寫著有關於藏狄安的所有信息。

包括他的出生時間,年齡,喜好,家庭組成以及職業履歷。

「先生,何必這麼麻煩,讓我直接弄死他算了。」厲振生頗有些惱怒的說道。

在聽到這個藏狄安敢這麼跟江顏和林羽作對后,他就氣不打一處來,恨不得弄死這小子。

對他而言,解決問題最簡單最有效的辦法就是直接將對方幹掉。

「那不行,厲大哥,這可不是你當兵那會兒,說殺人就殺人,在社會上,我們要遵紀守法。」林羽笑了笑,「再說,軍情處的人最近可一直盯著咱們呢,這種時候,能不惹禍就不惹禍。」

「可是我咽不下這口氣去!」厲振生恨恨道,他何時受過這種窩囊氣。

對他而言,林羽受氣,就是他受氣,甚至他比林羽還要氣。

「急什麼,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林羽笑眯眯的說道,在他捕捉到「酷愛賭博」這幾個字之後,嘴角不由的浮起了一絲笑意。

「厲大哥,麻煩你幫我去買點東西。」

林羽從口袋中掏出幾張百元大鈔遞給厲振生。

「不用,先生,我有錢。」厲振生趕緊沖他擺擺手。

「厲大哥,這些東西不同於以往,必須用我自己的錢來買。」林羽說著將錢塞到了厲振生的手裡。

厲振生不由心頭納悶,以為林羽是故意這麼說的,也沒再推辭。

「古玩街有賣桃木牌的,你讓他幫我把藏狄安的出生年月日換算成的生辰八字刻上,然後再幫我淘一些押勝錢,最好帶有『千秋萬歲』、『天下太平』或『宜室宜家』字樣的。」林羽囑咐道。

「什麼是押勝錢啊?」厲振生不解道。

「你去古玩市場問一聲他們就知道。」

「好嘞。」

厲振生點點頭便快速的趕往了古玩街。

隨後林羽給秦朗打了個電話,把他叫到了醫館里。

秦朗來后,林羽問道:「秦大哥,你去過藏狄安現在的住址嗎?」

「去過,昨天去摸了摸。」秦朗點點頭道。

「那你一會兒替我去他家送個東西,沒問題吧?」林羽問道。

「小菜一碟!」秦朗頗有些自豪道,開玩笑,像他們這種級別的人物,摸進普通人家裡不跟玩似得嘛。

想當初他們執行任務的時候,滿是警衛的豪宅溜進去也沒有絲毫難度。

到了中午的時候,厲振生便回來了,將買來的東西遞給林羽。

林羽查看了一番,確認無誤后,將押勝錢往桃木牌上用力一按,押勝錢便硬生生的刻進了桃木牌里,隨後他遞給秦朗,說道:「秦大哥,幫我把這個桃木牌送去藏狄安家裡,找客廳西南方位一個隱蔽的地方藏好。」

「先生,您這是做什麼啊,費這麼半天勁,就為了送東西給他啊?咱不問他要東西就不錯了!」厲振生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哈哈,厲大哥,這你就不知道了,聽說過厭勝之術嗎?」林羽不由被他逗笑了。

「沒有。」

厲振生和秦朗齊齊搖了搖頭。

「其實照理說,我不該用這種手段報復他的,但是,是他先使用見不得人的卑劣手段在前的,我這麼教訓他也不為過。」林羽冷哼了一聲,接著道,「厭勝之術最初是古代的一種巫術,後來演變成了民間一種避邪祈吉的習俗,就是利用鎮物的擺放達到驅邪避災的作用,精通此道的人,可以用鎮物改變他人的運勢,你們可以理解為詛咒,輕則使人病痛不斷,重則讓人家破人亡。」

「先生這是要他家破人亡?!」厲振生一聽頓時來了精神,興奮道。

「這招高啊!隱蔽,高效,難以追查!」秦朗也是連連稱讚。

「……」林羽。

這倆當兵的戾氣太重了,動不動就要打要殺的。

「我跟他的仇還沒深到那種地步,只是通過這塊桃木牌壓制他的運勢,如果他不起貪慾,不去賭博,對他不會有任何影響,但他非要去賭的話,那必然會十賭十輸。」林羽耐心的跟他們解釋道,內心嘆息不已,厲振生和秦朗什麼時候也能像他似得這麼文明。

整人也可以整的很文明嘛,為什麼非要打打殺殺的。

中午一過,秦朗便拿著林羽給他的桃木牌便摸進了藏狄安的家裡。

此時藏狄安和他老婆都在單位,所以秦朗不緊不慢的將木牌黏在西南角的沙發底下,這才閃身離去。

「藏院,晚上摸兩把去?」

晚上下班的時候,荀副院長特地跑到院長辦公室,一臉討好的沖藏狄安笑道。

「摸啊,當然得摸啊,我這兩天手氣正旺著呢。」

藏狄安一聽頓時來了興緻,隨後收拾東西跟荀副院往外走去。

走到醫院大門口的時候,前面突然竄過來一個身著黑色背心的男子,肌肉挺鼓鼓的,十分健碩,正是秦朗。

「我們先生說了,您今晚上運勢不佳,不想輸個底朝天,就打道回家。」

秦朗看到藏狄安后,笑眯眯的沖藏狄安提醒了一句,隨後不等他回話轉身就走了。

「這人誰啊?神經病吧?」

藏狄安和荀副院互相看了一眼,納悶不已,不知道秦朗是怎麼知道他們晚上要去賭博的。

「不用管他,瘋子吧可能是。」荀副院示意藏狄安別理他。

兩人找地方簡單吃了點東西,便去了他們經常去的茶樓。

「哎呦,藏院、荀院來了啊,馬爺他們也是剛到,等你們呢。」服務員笑著招呼了他們一聲,示意他們樓上請。

藏狄安和荀副院上到了樓上的一處雅間,裡面早就坐了兩個留著平頭的男子,看起來三十四十歲,都穿著緊身黑短袖,其中一個年歲大些,戴著金鏈子的男子就是馬爺,客氣的跟藏狄安和荀副院打了個招呼,隨後開始洗麻將。

這家茶樓局子里有些關係,所以不怕查,他們在這裡玩的也安心,來時帶的都是現金。

今天晚上藏狄安的手氣格外臭,總共玩了九把,九把全輸,其中還有五把點炮,帶來的兩萬開錢輸了個精光。

「草他媽的,什麼手氣!」

藏狄安往外走的時候惱怒不已,氣的破口大罵。

以他的水平不應該啊,迄今為止,他在賭桌上還沒輸的這麼狼狽的時候,基本上都是勝多輸少。

「偶爾手氣不好也正常,藏院,明天來咱再撈回來。」荀副院陪著笑說道。

第二天下班藏狄安跟荀副院又一起往外走,早就等在門口的秦朗再次就走了過來,笑著說道:「我們先生說了,您今晚上運勢不佳,不想輸個底朝天,就打道回家。」

跟昨天的話一模一樣,說完他不等藏狄安答話,轉身就走。

「操你媽的,傻逼啊你!」

藏狄安氣的破口大罵,昨天晚上他就輸了,結果這個神經病今天又來咒他。

「別理他,藏院,今晚你手氣肯定爆棚。」荀副院陪笑道。

結果這一晚上,藏狄安又是連輸十三把,其中八把點炮,四萬塊錢再次輸了個精光。

「操他媽的,怪了!」藏狄安往茶樓外走的時候氣的臉都綠了。

「藏院,您這兩天手氣著實怪啊,要不咱歇一段再來吧。」荀副院也納悶不已,害得他也輸了不少。

「不行,老子必須把本撈回來!」藏狄安非常不甘心。

次日下午還未下班他就直接叫來了荀副院,跟他往醫院外面走去,左右看了眼,生怕再次碰到秦朗。

好在這次他們順利的出了門口,但是就在他們倆人打車的時候,秦朗突然竄了出來,笑眯眯的說道:「我們先生說了,您今晚上運勢不佳,不想輸個底朝天,就打道回家。」

說完他轉身一溜煙兒就跑了。

「我草你媽!」

藏狄安氣的鼻子都冒煙了,抓起一塊石頭就朝著秦朗消失的方向扔了過去,可惜秦朗早跑沒影了。

「藏院,要不咱今晚上別去了,這小子邪門的很啊,前天昨天連說了兩天,您兩天都……都真的輸了個底朝天……」

荀副院長滿臉冷汗的說道。

藏狄安後背也已經是一身冷汗,感覺心裡瘮得慌,不由的夾了夾懷裡厚重的手提包,這裡面放著的可是二十萬吶,今天晚上要是再翻不了本,回去被他老婆一查,非撓死他不可。

猶豫片刻,他用力的咬咬牙,說道:「走,上車,老子就不信了,今晚上要是再輸,我就去吃屎!」

大家還在看:最強廢婿最佳女婿豪婿豪婿最佳女婿緋聞影后,官宣吧!最佳神醫女婿財運天降極品神醫女婿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