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最佳女婿下載
  4. 最佳女婿
  5. 第182章 盛怒下的暴走

第182章 盛怒下的暴走

作者: |返回:最佳女婿TXT下載,最佳女婿epub下載

整個會議室里頓時嘩然一片,眾人紛紛用震驚的眼神望向藏狄安,對於藏狄安和小羅的這些勾當,他們並不清楚。

身為清海市人民醫院的院長,他竟然指使下面的人賣假藥,這分明是草菅人命嘛。

「你放屁!姓羅的,我什麼時候指使過你,明明是你自己把葯換成了假的……」

藏狄安情急之下脫口而出,但是很快他發現自己說錯了,這不就相當於承認鄭雲霞吃的是假藥了嗎。

「老子殺了你!」

衛功勛一聽他這話瞬間勃然大怒,一個箭步竄到他跟前,甩手就是一巴掌。

衛功勛學過專業的擒拿格鬥術,長期的訓練使得他的手厚重堅硬,宛如磐石,這一巴掌下去,藏狄安身子原地打了個圈兒,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左半邊臉瞬間鼓脹了起來,刺痛無比,宛如被火燒了一般,耳朵也嗡嗡作響。

誰知這還沒完,衛功勛一巴掌打完,利落的跟了一個蹬踹,厚底皮鞋正中藏狄安的面門,藏狄安慘哼一聲,一頭栽到了地上,眼冒金星。

「姐夫,可以了,可以了!」

鄭世帆見衛功勛沒有停手的打算,趕緊衝過來一把攔腰抱了他,急忙勸道:「出出氣就行了,再打就把他打死了!」

「老子就是要打死他!什麼東西!虧我那麼信任他!」

衛功勛髮指眥裂,雙目赤紅,滿面殺意,指著藏狄安嘶吼道,「我告訴你,我愛人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就是豁出這條命,也一定讓你陪葬!」

衛功勛又怒又悔,就是因為自己錯信了這個混蛋,才害妻子病情惡化到這種地步。

「行了姐夫,這種人自然會有法律來審判他。」鄭世帆死死地抱著衛功勛,對於自己姐夫的暴脾氣,他可是一清二楚,要是他不拉著,藏狄安真有可能命斃當場。

林羽望著盛怒下的衛功勛內心也是敬佩不已,結婚這麼多年,衛功勛還能如此待鄭阿姨,實在是難能可貴。

「雪凝,雪凝,快!把這混蛋銬起來!給老薑和食葯監督局老劉打電話,給我把這個醫院查個底朝天!」衛功勛額頭上青筋暴起,怒聲吼道。

「好!」

衛雪凝應了一聲,把小羅揪進來,一腳踹到地上,將他和藏狄安銬在了一起。

「衛功勛,你不能抓我……你不能抓我!」

藏狄安緩過神來后坐在地上氣喘吁吁的沖衛功勛嚷嚷道,「你知道我在京城認識多少人嗎?你抓了我,沒你好果子吃!」

「我去你媽的!」

衛功勛二話沒說,照他臉上又是一腳。

「哎呦!」

藏狄安慘叫一聲,只感覺鼻腔一熱,兩股濃厚的黑血流了出來,鼻子瞬間軟趴趴的塌了下來,鼻骨顯然已經是粉碎性骨折。

沒過多久,姜隊便帶著一幫警察來了,「衛局。」

「把他們倆抓回局子里去,好好審問。」衛功勛沖姜隊吩咐了一句,隨後跟衛雪凝道:「雪凝,一會兒你劉叔來了,你帶著剩下的人配合他檢查,該抓的抓,一個都不要放過。」

「是,衛局!」衛雪凝身子一挺,急忙道,現在衛功勛不是她爸,是她領導。

「走!」姜隊沒好氣的把地上的藏狄安和小羅拽起來,推著他們往外走。

「衛功勛,我告訴你,你抓不了我的,用不了幾天,你就得乖乖的放了我!咱走著瞧!」

往門外走的時候,藏狄安還不忘囂張的叫囂道。

「我草你媽!」

衛功勛抓起桌上的茶杯朝藏狄安後背扔去,可惜沒砸中,玻璃杯摔在走廊上「砰」的炸裂,嚇的幾個經過的小護士尖聲一跳。

「姐夫,先別跟他生氣了,當務之急是我姐啊。」鄭世帆趕緊勸了衛功勛一句。

衛功勛這才點點頭,強忍下了怒氣。

「衛局長,藏狄安的所作所為只代表他個人,與我們無關,對此我們並不之情。」鐵閻王站起來跟衛功勛解釋了一句。

「是啊,衛局,與我們無關啊。」

「我們可不知道有這回事啊。」

「對啊,要是我們知道的話,早就舉報他了。」

一幫主任和醫師也都齊齊附和,生怕牽扯到自己身上。

荀副院長嚇得渾身發抖,也趕緊裝出一副不知情的樣子跟著眾人討伐藏狄安。

「有沒有關係,不是你們說了算的,到時候證據說話!」衛功勛冷冷道。

「不過無論如何,藏狄安是我們的院長,代表的是清海市人民醫院,對於您愛人的事情,我代表清海市人民醫院向您道歉,您放心,該擔的責任,我們絕不會推脫。」鐵閻王跨步出去,給衛功勛鞠了一躬,以示歉意。

「擔?你們怎麼擔?」衛功勛冷聲一笑,拳頭捏的咯咯作響,他妻子的命,就是賣了整個清海市人民醫院也賠不了!

「衛局長,現在不是置氣的時候,我們需要抓緊討論貴夫人的手術,雖然藏狄安被抓了,但是手術還得繼續啊。」鐵閻王急忙勸道。

「我愛人就是吃你們醫院的葯,病情才越來越嚴重的,我還敢讓你們醫院治嗎?!」衛功勛冷冷的掃了鐵閻王一眼。

隨後他轉過身,面色一緩,滿臉愧色的沖林羽道:「小何,衛叔糊塗啊!」

說完他搖搖頭,眼中噙滿了悔恨的淚水,正是因為他輕信了藏狄安,才坑害了自己的妻子。

更為可笑的是,他竟然跟這個害了妻子的人渣稱兄道弟,還為了這個人渣不惜跟林羽翻臉。

現在他真的是沒有臉再求林羽幫忙了,話堵在嘴邊,怎麼也說不出來。

鄭世帆倒是一眼洞穿了衛功勛的想法,急忙道:「姐夫,你的意思是想讓小何幫我姐醫治?」

「衛局,萬萬使不得啊,中醫在癌症治療方面確實療效有限啊。」

鐵閻王急忙勸解了一聲,「一碼歸一碼,您不能因為藏狄安犯的錯,就牽連到這件事上啊,畢竟動手術的是布萊茲先生,他在胃切除手術方面的水平可是位居世界前列啊。」

他說話的時候布萊茲大氣都不敢出,有些畏懼的看了眼林羽,此時他哪還有心思動手術啊,要不是收了清海市人民醫院的錢,他早就跑了。

衛功勛長出了一口氣,說道:「閻院長,你說的對,一碼歸一碼,我選擇讓小何給我愛人做手術,與假藥的事情無關,只是我衛功勛糊塗了這麼多天,突然想清醒清醒了。」

說完他往後一退,面向林羽,身子猛然挺直,面色莊嚴,鄭重道:「希望何先生大人不記小人過,別跟我一般見識,請您救我愛人一命!」

話音一落,他立馬給林羽深深的鞠了一躬。

「衛叔叔,您這是幹嘛啊。」

林羽被他突如其來的舉動弄得猛然一驚,趕緊伸手將他扶起來,沖他笑道:「衛叔叔,您能讓我給鄭阿姨治病,是我的榮幸啊。」

衛功勛喉頭一動,雙眼中已經滿是淚水,想說什麼,卻如鯁在喉,最後沖林羽擺擺手,側過臉,兩行淚水滾滾而下。

他前兩天那麼對林羽,林羽沒有絲毫的怨氣不說,竟然還如此給他面子,他謝長風,無地自容啊!

十分鐘后,林羽和謝長風等人回到了鄭雲霞的病房。

林羽再次給鄭雲霞把了把脈,病情稍有惡化,但是問題不大,還在可控範圍之內。

林羽讓鄭雲霞平躺好,把衣服掀上去,露出腹部,隨後取過醫藥盒裡的龍鳳銀針,對鄭雲霞說道:「阿姨,可能有點疼,您稍微忍一忍。」

「放心吧,阿姨沒那麼嬌氣。」鄭雲霞笑了笑,握緊了衛功勛的手,稍微有一絲緊張。

林羽這次針灸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認真,取起的全是二十公分的長針,凝神貫注的在鄭雲霞腹部針灸了起來。

五根銀針扎完,已經過去了足足二十分鐘,每一根都直達胃部癌變病灶。

林羽用手指輪番捻著五根銀針,將體內的靈力緩緩的渡如鄭雲霞胃部病灶,通過靈力殺死癌細胞。

其本質作用與西醫上的化療相似,但是相比較副作用較大的化療,這種方法更安全、更直接,毫無副作用,而且痛感很輕,極大的減輕了病人治療過程中的痛苦。

半個小時過去,林羽的額頭上已經布滿了密密麻麻的汗珠,嘴唇泛白,顯然是體力透支的表現。

「家榮,你沒事吧?」衛功勛急忙道。

「沒事。」

林羽輕出一口氣,將針拔了出來,隨後開了一個藥方,讓衛功勛去回生堂抓幾服藥,早晚給鄭雲霞煎服,以起到固本輔療的作用。

「家榮,這種方法能行嗎?」鄭世帆見林羽就扎了幾針就完事了,心裡十分的不放心。

「世帆!」

沒等林羽回答,衛功勛冷聲呵斥了他一句。

現在衛功勛可是將所有的希望寄託到了林羽身上,哪怕是林羽救不好,他也認了,總比把妻子交給藏狄安這種表裡不一的人渣強。

「鄭總,您放心吧,我每天都會來給阿姨做針灸,只要堅持服藥,用不了幾天,阿姨的病情便會大有好轉。」林羽面帶微笑的說道。

「衛局,這要是出了什麼問題,我們醫院可不負責啊!」門口外圍觀的鐵閻王及時出聲囑咐了一句。

他可不信林羽靠著幾根銀針那麼一紮,就能起到治療效果,所以他得提前把話說明白,免得到時候衛功勛再次遷怒於他們醫院。

「放心吧,我用不著你們這種一無是處的醫院負責。」衛功勛冷冷道,看都沒抬頭看他一眼。

一連五日,林羽都來給鄭雲霞做了針灸,而這五天內,鄭雲霞原本蒼白的面容也是肉眼可見的紅潤了起來。

鄭雲霞再次做了一次細緻的五項檢查,結果顯示癌細胞停止擴散了不說,而且病灶區的癌細胞減少了至少五分之二!

鐵閻王和一眾腫瘤科醫生看到檢查結果后都嘖嘖稱奇,驚嘆不已。

衛功勛更是喉頭哽咽,喜極而泣,緊緊的握著鄭雲霞的手,話都說不出來。

「臭流氓,你太厲害了!」

衛雪凝興奮的跳起來一把抱住了林羽,整個人幾乎都要掛在他身上了。

林羽只感覺衛雪凝胸前的兩團聳翹彈軟緊緊的壓在自己的胸口,弄得他有些透不過氣來,但是也不知道該怎麼辦,畢竟抱也不是,推也不是,只能張著手尷尬的乾笑。

「雪凝,快下來,成何體統!」衛功勛沖衛雪凝呵斥了一聲,內心卻是竊喜不已,祈盼女兒能早日跟小何摩擦出火花來,把江顏擠掉,順利上位。

林羽要是知道他心裡的想法估計得驚到吐血。

就在這時,衛功勛的手機突然響了,是謝長風打來的。

衛功勛趕緊轉過身,走到牆角那接了起來,「喂,謝書記,有何指示?」

「功勛,聽說你抓了藏狄安?」謝長風聲音低沉道。

「不錯,這個混蛋指使下屬賣假藥,不知道害了多少人,我這幾天正讓人盤問他呢,已經有些眉目了。」衛功勛冷哼道。

「唉。」謝長風長嘆了口氣,頗有些無奈道:「別問了,放了他吧。」

大家還在看:天降巨富最強廢婿最佳女婿豪婿陰倌法醫極品神醫女婿豪門贅婿最佳贅婿豪婿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