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最佳女婿下載
  4. 最佳女婿
  5. 第313章 師父,他也配

第313章 師父,他也配

作者: |返回:最佳女婿TXT下載,最佳女婿epub下載

望著林羽眼中無盡殺意,萬維宸身子嚇得直哆嗦,不過他氣已經有些喘不上來了,眼珠直翻。

林羽很想一把把萬維宸掐死,但是理智告訴他他不能這麼做。

他一鬆手,萬維宸的身子噗通一聲砸到了地上,宛如擱淺的魚重新回到了水中,大口大口的喘起了氣。

「萬總,今天我留你一命,希望你能銘記教訓,珍惜生命,好好的活下去,畢竟生命,可是很珍貴的……」

林羽聲音無比冰冷,說到最後頗有些唏噓。

他活著的時候一直努力過好每一天,但最終還是落得了個慘死的下場,而很多像萬維宸這話名利雙收的人,卻不知道知足,非要想著掌控別人的生死。

「怎麼,你沒聽到嗎?」林羽見萬維宸沒答話,聲音不由一沉。

「聽……聽到了……」

萬維宸聲音顫抖,身子也如寒風中的秋葉般瑟瑟發抖,低著頭,始終沒敢看林羽的目光,顯然還未從剛才的驚嚇中脫離出來。

「那你記住了,如果下次我的家人朋友再有任何危險,我全都算在你頭上!」

林羽狠狠的撂下了一句話,接著轉身大踏步朝門外走。

全算在他身上?

萬維宸滿臉苦色,有口難言,這……這也太不講理了吧?!

望著林羽漸行漸遠的背影,他緊緊的攥住了拳頭,眼神變得分外的複雜。

林羽從萬家出來之後便直接回了醫館,讓他驚喜的是,葉清眉已經醒了過來。

他一進內間便看到葉清眉已經坐了起來,靠在枕頭上,手中抱著一杯熱水,跟江顏正開懷的聊著什麼。

雖然她的面容還是微微有些泛白,但是精神狀態很好。

林羽身子猛地一顫,眼眶不由有些微微乾澀,這一天一夜,他可一直都是在煎熬與擔憂中度過,從醫這麼久,他還從未因為任何一個患者有過這種心理。

再走到門口的時候,他突然停住了腳步,心頭遲疑,想進去卻又生怕打擾到她倆。

經歷過生死,葉清眉一定有很多話要傾訴吧。

「家榮!」

葉清眉看到林羽后輕輕地喚了他一聲,音量不大,但是微微顫抖。

其實她昏迷的這段時間,一直都有意識,她心裡一直念叨的雖是小羽,但是腦海中卻跳出「何家榮」的面容,她已然分不清眼前的「何家榮」到底是誰,全因為他給她的似曾相識的感覺太多太多了。

「學姐,你……醒了啊?」

林羽說話的時候有些拘謹,宛如當初第一次見到葉清眉時的羞赧。

現在的他,多想以林羽的身份坐到她身邊,握著她的手,傾吐她昏迷時自己的擔憂之情啊。

可惜他不能,現在的他,是江顏的愛人。

「我出去洗洗毛巾,你們倆聊一會兒。」

江顏非常有眼力的拿起旁邊的毛巾走了出去。

「家榮,謝謝你。」葉清眉沖林羽露出一個溫柔的笑容,雖然她知道跟林羽提謝謝有些生疏,但是她還是要說。

「怎麼樣,感覺好些了嗎?」林羽笑道。

「還行,就是……會留疤嗎?」葉清眉眨眨眼,半開玩笑半擔憂的說道。

「不會,我的醫術你還信不過嗎?」林羽苦笑著搖了搖頭,女人就是女人,永遠把美放在第一位。

「家榮……」

葉清眉突然主動伸出手輕輕地握住了林羽的手,柔聲道:「要不,我們回清海吧……」

林羽面色一緊,趕緊安慰她道:「學姐,這次是我沒保護好你,你放心,以後絕不會……」

「我不是擔心我自己,我是擔心你……」

葉清眉輕聲打斷了,水靈靈的雙眼一凄,滿是柔情的望著他,「我知道那些人是沖著你來的,我不希望你出事……」

林羽喉頭一頓,宛如被什麼堵住了一般,心中凄涼無比,她關心他,他當然知道,如果不是她,那一槍,打中的可就是他了。

他只是覺得虧欠,一個可以為他付出生命的女人,一個他原本奉為一生信仰的女人,自己卻不能親手給她幸福。

「放心吧學姐,事情我都已經處理好了,以後不會再出現這種情況了。」林羽輕輕地捏了捏她的手,柔聲寬慰道。

雖然葉清眉這一次傷的比較重,但是奈何林羽的藥膏太有療效,沒兩天葉清眉就恢復如初了,而且腰部的彈孔一點疤痕都沒留下,以至於晚上回家后她還有些不相信的抓著江顏的手在她纖細白皙的后腰上摸個不停,江顏摸著摸著就摸到了她聳翹的前胸上,惹得她一陣嬌笑意。

「你倆能不能注意點影響!」

恰好經過卧室門口,看到這一幕的林羽一邊擦著鼻血,一邊怒喝。

經過他去萬家這一鬧,萬家的人算是徹底的知道了他的厲害,但是會不會就此罷手,並不能確定,畢竟現在萬家的家主不是萬維宸,而是萬士勛。

林羽聽說過,這個在商海浮沉中先後被人暗算三次,三次死裡逃生的老爺子可是個眼裡揉不得沙子的主兒。

不過林羽希望這次他能容忍自己這顆沙子,畢竟眼瞎了總比命沒了的好吧?

這天寒風呼嘯,隨著深冬的來臨,京城的氣溫也驟然間低了下來,醫館里病人也多了起來,葉清眉被江顏強行留在家裡休養,沒來醫館,而林羽也因為藥廠那邊有事,去了藥廠,把醫館交給了竇辛夷,臨走前對她千叮萬囑,如果有碰到嚴重的病人一定記得給他打電話。

竇辛夷嗤之以鼻,滿臉的不屑,她來了這麼久了,一點沒從林羽身上看出什麼過人的地方,所以心中對林羽的輕蔑之情也愈發的濃厚,暗想要找機會跟林羽鬧翻,藉機回家。

主要在這裡接診的日子實在太過無聊,每天都是接待些頭疼腦熱的老大爺老大娘,沒什麼挑戰性,像她這種少年有成、心比天高的人,嚮往的自然是那些更高層次的大平台。

但是她不知道,中醫講求的就是一步一個腳印,腳踏實地。

「醫生,麻煩你幫我愛人看看吧!」

這時一個急促的聲音傳來,從門外急匆匆的走進來一對中年夫婦,中年婦人歪著頭,一直捂著脖子,臉色脹紅,神情非常痛苦,動都不敢動,連走路也都是小心翼翼的。

竇辛夷看到中年婦人的狀況后眼前一亮,終於來了個有點挑戰性的病人,急忙說道:「快,快扶她坐下!」

她趕緊起身示意排隊的病人先等等,隨後快步走到中年婦人跟前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今天周末,我愛人在家休息,我們正坐在客廳里看電視呢,結果她一歪頭,脖子就動不了了,疼的眼淚都出來了!」男子急切的說道。

「手拿開,我看一下!」

竇辛夷趕緊吩咐中年婦人把手拿開。

「你?小醫生……何醫生在嗎?我想請何醫生過來看看。」中年男子上下打量竇辛夷一眼,有些不太相信她,想讓林羽過來幫忙醫治,他是附近的居民,對於何神醫的名聲也是有所耳聞,這也是他們沒去醫院,選擇來回生堂的原因。

「他不在,我來看也一樣。」竇辛夷皺了皺眉頭,聽到男子質疑的語氣,頗有些不悅。

「辛夷,要不我打個電話給先生吧,讓他回來一趟!」厲振生有些不放心的說道,雖說她知道竇辛夷的醫術不錯,但是這個患者情況太特殊了,而且患處又是在脖子這麼重要的部位,直接關聯頭部,萬一出個什麼問題,可不是開玩笑的,所以依他來看,還是把林羽叫回來的比較好。

「他?!」竇辛夷冷笑一聲,濃重的嘲諷道:「他的醫術還不如我呢!」

她話音一落,整個屋子裡的病人頓時一片嘩然,滿是驚詫。

「小姑娘,你這話有點誇大其詞了吧,何醫生的醫術我們可是聽說過的!」

「是啊,你不是跟著何醫生來學醫術的嗎,應該是何醫生的徒弟吧,徒弟還能比師傅厲害?」

人群中忍不住有人質疑道。

「師父?就他也配?!」竇辛夷嗤笑一聲,「要不是我爺爺逼我,我會來這個破地方?我五歲就開始跟我爺爺學醫術了,看過的書比何家榮還要多的多,他憑什麼強過我?!」

他才不信林羽醫術有多厲害呢,要真那麼厲害,不早就被請去軍區總院任職了?

其實她不知道,林羽幫何妍妍清除蛇毒那次,軍區總院的副院長趙忠吉還真攆出來追過林羽,想邀請林羽去他們醫院任職,可惜林羽不感興趣。

「小姑娘,你爺爺是誰啊?」

周圍的人見竇辛夷說話這麼硬氣,不由好奇的問道。

「竇仲庸,軍山療養院特聘的中醫專家!」竇辛夷昂著頭說道。

「哎呀,軍山療養院啊,那地方可都是大人物住的啊!」

「那看來這小姑娘爺爺的醫術肯定不一般啊!」

「竇老我聽過啊,醫術跟千植堂的萬士齡不分伯仲,甚至還在萬士齡之上!」

一眾病人聞言紛紛議論了起來,看向竇辛夷的眼光也沒了一開始的輕視。

中年男子一聽竇辛夷是神醫之後,立馬面色大喜,恭敬道:「小醫生,剛才多有得罪,那能不能麻煩您幫我愛人看看?」

竇辛夷很自信的笑了笑,臉上浮起一絲傲然之色,說道:「把手拿開!」

中年婦人把手拿開后她手按在婦人脖子上仔細的檢查了一番,隨後給中年婦人把了把脈,說道:「問題說輕不輕,說重不重,幸虧來的早,如果拖下去,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啊?!」中年男子面色猛然一變,急忙道,「那她,她這是什麼病啊?」

「不是病,是勞損所致,如果我沒看錯的話,她這幾天有重度落枕吧?工作性質應該主要是坐在電腦前面,而且脖子越疼越愛用力的活動脖頸!」

竇辛夷面色坦然,一板一眼的說道。

「對,對!」中年男子面色大喜,沖竇辛夷豎了個拇指說道:「不愧是名醫之後啊,說的果然絲毫不差!」

他話音一落,大廳里的一眾病人也是一陣驚呼。

「哎呀,小姑娘真有本事啊!」

「神醫的後代就是不同凡響啊!」

「別說,她這一手倒真的跟何醫生不相上下!」

竇辛夷聽到屋內眾人的讚揚,臉上的得色更重。

「小神醫,那你能幫我愛人醫治好嗎?」中年男子恭敬的詢問道。

「當然能,只要用董氏針灸針灸一番,癥狀就會大大的減輕!」竇辛夷胸有成竹的說道。

厲振生本來準備給林羽打電話的,但是見竇辛夷看的如此精準,握著手機的手指略一遲疑,把手機收了回去。

大家還在看:最強廢婿最佳女婿豪婿豪婿最佳女婿緋聞影后,官宣吧!最佳神醫女婿財運天降極品神醫女婿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