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最佳女婿下載
  4. 最佳女婿
  5. 第465章 何家家宴

第465章 何家家宴

作者: |返回:最佳女婿TXT下載,最佳女婿epub下載

肖勁山等人聞言一驚,互相看了一眼,都是一臉的懵逼,顯然他們都不知道何自臻還有個徒弟!

「徒弟?!他什麼徒弟?!」

肖勁山無比詫異的問道。

「呃,名義上說不算是他的徒弟……因為何自臻只是指點了他幾招而已,所以算是半個徒弟吧!」秦勇撓了撓頭說道。

「那然後呢?!他這半個徒弟你們對付他應該不成問題吧?!」

肖勁山急不可耐的說道,一旁的張佑安兄弟倆也是滿臉迫切的望著他詢問道。

「嗯……」

秦勇低著頭一時間有些不如何作答。

「平手?!」

肖勁山看到他支吾著說不出話來,面色猛然一變,急不可耐的問道。

「嗯……」

秦勇還是低著頭,不知該如何開口。

「你嗯你媽呢!」

肖勁山頓時勃然大怒,啪的一拍桌子,怒聲道:「快說,到底怎麼了?!」

秦勇嚇得打了個哆嗦,急忙說道:「廖智他根本不是人的對手,被人家一招給秒……秒了……」

「什麼?!」

肖勁山和張家兄弟俱都滿臉大駭,滿臉的不可置信!

「一招,你確定?!」

張佑偲猛地竄了起來,急切的沖秦勇問道,「他用的是什麼招數!」

「我沒看清……」秦勇哭喪著臉老實交代道,「他的動作實在是太快了……我知道看到廖智衝到他身邊的時候,他身子一閃,廖智就摔到地上了……」

「身子一閃?!」張佑偲滿臉驚駭,額頭上冷汗涔涔,喃喃的嘟囔道,「這他媽都趕上何家榮了……」

「那個人叫什麼名字!」

肖勁山面色鐵青,急忙起身沖秦勇問道,心中懊惱不已,果然,去挑戰何自臻簡直就是自尋死路!

「叫什麼名字我也不知道,只是聽說他姓何!」秦勇撓撓頭說道,接著似乎想起了什麼,急忙補充道,「奧,對了,我感覺他長得跟何首長有些相像!」

哪怕是回到自己的基地里了,秦勇對何自臻的稱呼仍舊恭敬無比,不敢直呼其名。

「何家榮?!」

張佑安和張佑偲幾乎同時喊了出來。

長的跟何自臻相像,又姓何的,除了何家榮還有誰?!

張佑安和張佑偲互相看了一眼,臉色鐵青,都是一臉的茫然。

「這個何家榮怎麼會成了何自臻的徒弟呢?!」張佑安面色泛白,百思不得其解。

「是啊,他還和何自臻一起出現在了暗刺大隊……」張佑偲也沉著臉說道,想起林羽,他心中竟然不由自主的閃過一絲恐懼。

那夜在維多利亞酒店外的馬路上,那個偷襲林羽的面罩男就是他,他怎麼也沒想到,林羽在那種重傷的情況下,竟然還能把他虐到體無完膚……

幸虧那夜韓冰和林羽過去試探他的時候他強忍住了疼痛,否則要是被林羽識破,還不知道是什麼後果呢。

張佑安鐵青著臉恨恨的說道:「這個何家榮還是真是難辦呢,他媽的,人家何家都不認他了,他還舔著臉幫何家干毛啊!」

「放心吧,大哥,他何家榮蹦躂不了多久了!」張佑偲冷哼一聲,臉上顯出一股極其陰狠的狠戾之色,冷聲說道,「我已經請了我師兄幫忙了,用不了多久他就會下山趕過來!」

「是嗎?!」張佑安面色一喜,急忙說道,「你師兄來那可就太好了,這根肉中刺可是困擾我們張家許久了!」

要知道,張佑偲的師父可是高人啊,既然有他師兄來助陣,那一切就好辦多了!

說完他轉過身拍了拍滿臉頹喪的肖勁山,笑道,「老肖,放心吧,何自臻的位子早晚非你莫屬!」

「但願吧……」肖勁山忍不住輕輕點了點頭,說實話,他有些後悔,後悔受了張家兄弟的挑撥,去挑戰何自臻的權威,不過現在事已至此,後悔也已經沒用了,只能硬著頭皮走下去。

話說林羽和何自臻在暗刺大隊待了沒多久就走了,因為部隊忙著訓練,而且趙永剛還要去市裡開會,所以何自臻也沒好意思繼續打擾他們。

路上的時候何自臻突然接到了何老爺子的電話,叫他中午回家吃飯,何自臻沒敢答應,畢竟現在他每天的食譜和藥材都是固定的,軍區總院副院長趙忠吉一直盯得很死,平常根本不讓他在外面吃飯!

掛了電話,何自臻就沖林羽笑道:「何先生,中午你能跟我一起回家去吃飯嗎?!」

「我就不去了,何二爺,您自己回去吧!」林羽笑道,「不過你得注意,飲食要清淡,忌煙酒!」

「這個,我自己回不去啊,我現在受老趙管,他看的可嚴了,前幾次我好幾次想回去,他都不讓啊!」何自臻有些無奈的說道,他堂堂的一個暗刺大隊的大隊長,向來都是他管人家,但是進了醫院可好,處處受人家管……

「那我幫您跟趙院長說一聲吧!」

林羽說著便給趙忠吉打了個電話,畢竟實際上,他才是何自臻的主治醫生,所以他來請假完全沒問題。

電話打過去之後,趙忠吉雖然同意了,但是條件是必須林羽跟著,因為他對何自臻不放心,害怕何自臻偷偷的喝酒或亂吃東西,造成其他嚴重的後果,所以如果林羽不去,他就不能答應。

「何先生,就一起去吧,說不定以後都是一家人呢!」何自臻笑呵呵的說道。

林羽只好點點頭,答應了下來,何自臻趕緊讓李長明改變路線,往家趕去。

不過步承沒有跟著去,提前下車回了醫館。

何慶武和老伴住的地方林羽來過,他猶記得上次何妍妍被蛇咬到的時候,院子里種滿了五顏六色的菊花,而現在整個院子里全部都被剷平了,沒有絲毫的植物,顯然上次何妍妍被咬過之後留下了後遺症,一棵花也不養了。

何自臻下車后顯得十分興奮,畢竟這是他這次受傷回京以來第一次回父母家,也是他第一次見自己的母親。

因為今天是一個家族性質的聚會,所以何自欽、何自珩以及何珊何妙兩姐妹全部都在,當然還有他們各自的孩子,整個院子里顯得熱鬧無比。

「哎呀,老二回來了!」一幫人看到何自臻后驚喜不已,急忙迎了上來。

「媽呢?!」

何自臻興沖沖的問道。

「在屋裡呢!」何自欽趕緊應道,「快,進屋!」

「二哥!」何瑾祺見到林羽后趕緊架著拐杖快步走了過來。

「瑾祺,恢復的怎麼樣了?!」林羽笑呵呵的沖他問道,「其實現在完全可以去掉拐杖了!」

「哎呀,可不是嘛,都急死我了!」何瑾祺無奈的搖頭道,「我媽偏不讓,讓我再穩固穩固!」

此時何家的大女婿曹諄看到林羽后呀了一聲,故作驚訝道:「何先生,你竟然也跟著來我們家了?!你是救了我們家老二的命,我們欠你的情,但是這種家宴,你也厚著臉皮參加,未免有些太過了吧?!」

「姐夫,你跟這種人說這種話沒用的,他根本不知道害羞為何物!」一旁的何家小女婿孫培傑也走過來譏諷了一句,他對上次林羽打他兒子的事仍舊耿耿於懷,一見到林羽便迸發出了極大的敵意。

「我本來以為只是一場普通的家常飯,所以便跟著來了,要是早知道有你們這兩個讓人作嘔的傢伙,我絕對不會過來!」

林羽沖他倆嗤笑一聲,接著轉頭沖一旁的何瑾祺說道,「瑾祺,我不知道是家宴,今中午這飯我就不在這吃了,你幫我叮囑下你二叔,讓他忌油膩,忌煙酒!我就先回去了!」

說完林羽轉頭便往外面走去。

「二哥!」

何瑾祺見狀立馬要阻止林羽,但是林羽壓根沒有理他,大步離去。

「瑾祺,讓他走吧,他又不是我們家人,你讓他在這幹嘛,還一口一個二哥的叫著,裝那個親的,你死去的二哥要是知道了,估計天天晚上回來找你!」曹諄冷笑了一聲,譏諷道。

「就是,算他何家榮還有點自知之明,留在這裡他不覺得尷尬嗎?!」

孫培傑也悠悠的沖林羽的背影喊了一聲。

而此時何自臻已經急匆匆的進屋探望自己的母親了,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大哥竟然直接帶著他走到了父母的卧室。

只見母親正躺在病床上閉著雙眼,面色微微泛白,身形消瘦,顯得有些病態。

「媽!」

何自臻心裡猛然一緊,不用說,他也知道母親這是生病了。

「臻兒?!是我的臻兒嗎?!」

老太太一聽到自己兒子的聲音猛的睜開眼,一把攥住了何自臻的手,聲音顫抖的說道。

「媽,是我!不孝子自臻給您跪下了!」

何自臻看到母親這樣痛心不已,噗通一聲跪到了地上,一雙哪怕身中三顆子彈都從未掉過一滴眼淚的眼眸,陡然間升騰起了一層薄霧。

「你媽這種樣子有些日子了,人老了嘛!」一旁的何慶武見狀趕緊笑呵呵的安慰兒子說道,「其實沒什麼大問題,就是身子骨不行了,有些虛弱。」

「大哥,快,去把何先生請過來,給媽看看!」何自臻急忙抬頭沖何自欽說道。

「何醫生跟你一起來的?!太好了!」何慶武立馬眉開眼笑,其實他也一直想請林羽來給老伴看看,但是他知道林羽對何家不待見,怕林羽拒絕他,林羽能幫他把這個二兒子醫好,他本就十分感激了。

何自欽立馬答應一聲,快步走了出去,但是等他走到院子里之後,發現哪裡有什麼何醫生的身影啊。

「大哥,怎麼了?有什麼吩咐?!」

曹諄和孫培傑見何自欽似乎要找人幫忙,立馬討好的迎了上來。

「你們看到何家榮了嗎?」何自欽問道。

「看到了,剛被我和姐夫倆趕走了呢!」孫培傑有些洋洋得意的說道,他知道,自己大哥跟這個何家榮也不對付,肯定不想見到何家榮,所以他這話的態度顯然是有些在邀功。

大家還在看:最強廢婿最佳女婿豪婿豪婿最佳女婿緋聞影后,官宣吧!最佳神醫女婿財運天降極品神醫女婿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