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最佳女婿下載
  4. 最佳女婿
  5. 第73章 突然的邀請

第73章 突然的邀請

作者: |返回:最佳女婿TXT下載,最佳女婿epub下載

林羽剛把名片接過去,張志輝便迫不及待的走過來搶了過去,看了眼確實是清海藝術研究院的院長,這才點點頭,說道:「老院長,您好好給看看,到底哪個才是贗品。」

對於自己這副畫,張志輝還是很有自信的,因為那個富商說曾找人鑒定過,是真跡無疑。

「老院長,那就麻煩您了。」林羽也笑著把自己的畫交給了老院長。

老院長從口袋中掏出老花鏡和放大鏡,隨後仔細的看起了林羽的這副墨梅圖。

這是他的職業習慣,無論做到哪裡,都要帶著一副放大鏡,碰到好的古玩字畫,方便研究。

「嗯,這副墨梅圖孤岑簡逸,梅枝如劍,樹身幾無苔點,枝槎如刺,構圖簡易,機鋒內藏,確實是八大山人的作品無疑。」

老院長觀看良久,這才點點頭,說道:「此作品出現的時期應該是在八大山人還俗之前,此間他創作了大量古梅的作品,這副墨梅圖算得上是中品。」

江敬仁一聽這話,不由挺直了胸膛,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瞥了神情嚴肅的老張一眼。

「老院長,那您再看看我這幅。」張志輝一聽急了。

老院長在張志輝那幅畫上也仔細的查看了一番,接著說道:「此畫構圖元素簡練,筆法嫻熟,濃淡自然,石紋形態盡顯,寫意大氣,看起來極有可能是出自八大山人之手。」

聽到這話,張伯伯和張志輝不由長出一口氣,看來他們這幅畫也是真品啊。

「小友,你剛才說你們這畫一真一假,是在質疑這鷹石圖是假的嗎?不知你怎麼看出來的?」老院長沒抬頭,兩隻眼睛從眼鏡框上方看向林羽,帶著一絲狡黠的意味。

「老先生您這是在考驗我?」林羽笑道。

對於老院長的用詞,他可是聽的真切,說到他這幅畫的時候,老院長用的是「確實」,而說到張志輝的畫,他用的是「極有可能」。

可見這個老院長已經鑒定出了真假,只不過用詞太隱晦,一般人不仔細聽,根本聽不出來。

「不敢不敢,我只是好奇,你憑什麼說這幅畫是假的?」老院長笑道。

「就是,你憑什麼說我們這幅畫是假的?!」張志輝異常氣憤的說道,顯然他以為老教授肯定了他這幅畫。

「其實要鑒別這幅畫說難也難,說簡單也簡單,我相信老院長早就已經看透了。」林羽笑著走到這幅鷹石圖跟前。

「怎麼講?」老院長挑眉道。

「剛才您老說的很清楚了,從布局、畫風、筆法等方面來講,確實與八大山人的風格極其相似,甚至已經達到了以假亂真的地步,如果作者畫完即止的話,那這幅畫恐怕很難被人分辨出來。」

林羽不緊不慢的說道,隨後拿手指在了落款的紅色鈐印上,說道:「可惜,畫者畫完后,在此加蓋了落款,反倒成了畫蛇添足。」

「笑話,你看清楚這個落款了嗎?還是說你壓根就不懂裝懂,這不很清晰嗎,個山驢,這是八大山人自嘲用的署名好不好!」張志輝嗤笑道,覺得林羽是在故作高深。

「個山驢確實是八大山人常用的署款,但是出現的時機不對,你前面說了,這幅畫是八大山人晚期的作品,而個山驢則是在他還俗初期才常用的,康熙二十七年以後,他通用的就已經是八大山人的落款,故可以斷定,這幅不是真跡。」

林羽從容道。

「好,好啊!小夥子,果然目光獨到!」老院長聽完林羽的話讚嘆不已。

張志輝面色陡然一變,詢問道:「老院長,您這意思是說我這畫不是真的,可是您剛才……」

「我剛才說是極有可能,意思是也有可能是假的啊。」老院長回答道。

「這,這……」

張志輝面色一白,只感覺老院長這話宛如晴天霹靂,眼前一黑,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

張伯伯也是臉色鐵青,只感覺胸口陣陣發悶,喘不過氣來,三百萬買了幅假畫竟然還沾沾自喜。

「志輝啊,年輕人看走眼很正常,沒事,多吃點虧,就成長起來了。」江敬仁逮到機會不忘笑呵呵的落井下石。

這下輪到張伯伯萬箭穿心了。

「小友,不知道您在哪高就啊?」老院長好奇的沖林羽問道。

「奧,這是我的名片,老先生,我自己開了一家醫館。」林羽說著急忙將自己的名片遞給了老院長。

「醫生?」

老院長頗有些意外,隨後笑道:「以後小友沒事,歡迎去我們研究院作客。」

「放心,老院長,一定一定。」

沒等林羽說話,江敬仁立馬笑呵呵的沖老院長說道。

等老院長回去后,張伯伯和張志輝皆都面色陰沉,沒有說話。

「哎,我這卡里怎麼突然多了兩千多萬?」江敬仁突然感覺手機一震,摸出來一看有些驚訝。

「奧,對了,爸,周辰說上次奇楠木的利潤分成給您打過來了。」林羽急忙說道。

「今天真是好日啊,哈哈,確實,我老頭子這卡里的都是死錢,但是這七八千萬的死錢,還真不知道得花到什麼時候啊。」

江敬仁有些放肆的笑了起來,氣死人不償命。

這頓飯到這實在吃不下去了,張伯伯說家裡還有事,叫著家人起身一起走了。

「老張,以後想看這幅墨梅圖,隨時去我家!」江敬仁不忘朝老張的背影喊道。

「爸,瞧您。」

江顏有些嗔怪的說了江敬仁一聲。

「揚眉吐氣,揚眉吐氣啊,哈哈,這個老張,還想跟我比,他比的過嗎?」江敬仁眉飛色舞道,十分開心,「來,來,他不吃咱吃,好女婿,這個螃蟹個頭最大了,給你。」

林羽有些無奈的笑了笑,雖然老丈人有些得理不饒人,但是張伯伯一家也算是咎由自取。誰讓他們挑事在先。

晚上吃完飯以後,江顏突然開口說道:「爸媽,你們自己開車回去吧,我和何家榮想去海邊散散步。」

這裡離海邊不遠,而且今晚的月亮格外明亮,江顏便心生了去海邊散步的主意。

「這麼晚了,去海邊不冷嗎?」李素琴關心的說道。

「你這麼大年紀怎麼這不懂事,人家小兩口在一起熱乎著呢,走走走,抓緊走。」江敬仁埋怨了李素琴一句,拽住她的手就往停車場走。

江顏望著父母的背影不由的咧嘴笑了一下,說道:「這段時間,我爸比以前開心多了,身體也好多了。」

「你笑了。」

林羽咧嘴笑了笑,說:「你笑起來整個人也比以前漂亮多了。」

「我不笑就不漂亮嗎?」江顏一擰眉,用高跟鞋在林羽腳上狠狠踩了一下。

海邊的風有些清冷,林羽便把衣服脫下來披在了江顏身上,江顏也沒有拒絕。

「我是什麼時候被媽領回家的來著?」林羽突然好奇的問道。

自從那天雷老詢問過他何家榮的身世之後,他就一直惦念在心裡,是啊,自己用這具身體生活了這麼久,對他的身世竟然還一無所知。

「我也忘記了,在我三四歲?四五歲那年?」江顏努力的回憶道。

「那我爸媽呢,他們沒有出現過嗎?」林羽皺眉道。

「出沒出現過,你自己不知道嗎?」江顏扭頭看了林羽一眼,怎麼感覺他像得了老年痴獃似得,什麼也不記得了。

「不是,我怕我不在家的時候,我爸媽找過來什麼的。」林羽心裡一虛,差點就露餡了。

「沒有,從來就沒有人來找過你好吧。」江顏翻了個白眼,說的好像她爸媽多稀罕他似得,要是有人找的話,估計早讓人家領走了。

「那爸媽對我的身世不清楚嗎?」林羽皺眉道。

「不清楚,別說我爸媽,孤兒院院長都不清楚,只說你是走失兒童,一直沒找到父母,便被送到了孤兒院。」江顏隨口說道,有些納悶,不知道林羽什麼時候突然關心起自己的身世來了。

「奧,這樣啊。」林羽語氣里有些失落。

這時林羽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他掏出來一看,發現竟然是鄭世帆打來的,不由有些意外,連忙接了起來。

「家榮啊,中秋節快樂,沒打擾你過節吧?」電話那頭鄭世帆笑呵呵的說道。

「沒有沒有,鄭總有什麼事直說就行。」林羽急忙道。

想起鄭世帆送自己的那輛法拉利,林羽還覺得受之有愧,所以如果鄭世帆有事情的話,他很樂意出手相助。

「不瞞你說,我有個不情之請,明天我去談生意,你能不能陪我一起過去?」鄭世帆詢問道。

「談生意?」林羽不由有些納悶,苦笑道:「鄭總,您這可找錯人了,我看看病還行,談生意真不在行。」

「不是叫你去幫我談生意,我那客戶有個妹妹,天生身子弱,我就想讓你裝著我的助手一起過去,看看她那病能不能治。」鄭世帆笑呵呵道。

「為什麼要搞得這麼複雜,我直接給她看不就行了?」林羽納悶道。

「家榮,不瞞你說,我這大客戶可是京城來的,不是一般人物,所以馬虎不得,你先跟我去看看,有把握醫治再說,沒有把握就算了。」鄭世帆謹慎道。

「哦?可是前幾天從京城來的那個大人物?」

林羽突然想起來那天跟雷俊在一起時封路的場景。

大家還在看:最強廢婿最佳女婿豪婿豪婿最佳女婿緋聞影后,官宣吧!最佳神醫女婿財運天降極品神醫女婿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