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最佳女婿
  4. 第755章 隱煞藏氣

第755章 隱煞藏氣

作者:

其實當初換掉這簪子的時候林羽並沒有看出這簪子上的詭異,覺得不過是其中有什麼蹊蹺罷了,但是在試探過曉艾姐之後,又見到受這簪子的影響,變得如此癲狂的厲振生,他此時敢斷定,一開始曉艾就是抱着極大的惡意才將這簪子送給江顏的!

而江顏和葉清眉是他誰都無法觸碰的逆鱗,既然這個曉艾姐敢對江顏下手,那他就絕對不會放過她!

步承和百人屠聽到林羽這話都有些狐疑,不由互相看了一眼,他們對這個曉艾都比較陌生。品書網

林羽也沒跟他們多做解釋,望了眼被按在地上的厲振生,知道當務之急是救治厲振生,沉聲說道,「找根繩子,把厲大哥綁起來!」

「我去找!」

竇辛夷趕緊自告奮勇的跑去屋裏找繩子,不多時,就從藥房找了一根粗麻繩出來。

步承和百人屠接過繩子,將厲振生結結實實的捆在了椅子上,厲振生仍舊雙眼赤紅的沖林羽大吼大叫,彷彿完全喪失了理智,一個勁兒的讓林羽把鳳頭簪還給他。

「辛夷,去找一些硃砂過來!」

林羽沖一旁的竇辛夷吩咐了一聲,接着自己找出一張黃紙,在黃紙上寫了一些符號,等到竇辛夷將硃砂找出來之後,林羽又讓她找出一個乾淨的瓷碗,接了一碗水。

隨後林羽用符紙包住硃砂,輕輕念了一句清明訣,接着將手裏的符紙丟在了碗水裏。

只見這符紙在觸碰到碗中水的剎那,陡然間燃起了一絲明火,隨後瞬間燃盡,完全融進了碗裏的水中,不見絲毫煙灰。

「給他喝下去!」

林羽將碗遞給了步承,面色凝重,其實他也不知道這樣到底能不能解這厲振生的心智迷失,畢竟他連厲振生心智迷失的原因也弄不清楚。

步承接過林羽手裏的碗,二話沒說直接給厲振生灌了下去。

這碗水灌下去之後,厲振生的神情這才緩和了許多,眼中的赤紅也開始慢慢的消退下去。

林羽見狀這才長舒了一口氣,看來自己這個方法是見效了。

「步承?!老牛?!」

厲振生看到身側的步承和百人屠之後不由有些驚詫,低頭望了眼自己身上捆綁着的繩子,接着面色突然一變,似乎回想起了什麼,看到林羽后急聲說道,「先生,我剛才是不是做了什麼冒犯你的事情?!」

剛才他感覺自己好像浸入了一個噩夢中一般,對於發生的事情沒了太大的記憶,但是多少又有一些印象。

「厲大哥,你剛才可嚇人了,你不知道,你都對我師父動手了!」

竇辛夷急忙沖厲振生埋怨了一句,見厲振生神情恢復了正常,這才不由拍了拍胸口,臉色仍舊有些煞白,顯然有些驚魂未定。

「啊?!我對先生動手了?!」

厲振生面色猛然一變,無比自責道,「我該死,我真是該死……」

「行了,厲大哥,這件事不怪你!」

林羽輕輕的沖他搖了搖頭,接着晃了晃手裏的鳳頭簪,沖他沉聲問道,「我當時不是讓你把這東西帶到郊外去埋了嗎,你怎麼自己留在手裏了?!」

厲振生看到林羽手裏的鳳頭簪不由面色變了變,低下頭,有些愧疚的說道,「我當時不知道為何,看到這鳳頭簪之後就喜歡的不得了……本來都到了郊外了,但是埋它的時候我實在捨不得,就又……又把它帶了回來……」

說着他猛地抬起頭,沖林羽說道,「先生,我……我不是故意,我也不知道為……為什麼,就是覺得割捨不下它……」

「我知道!」

林羽輕輕的打斷了他,知道這件事也不怪厲振生,主要是這個鳳頭簪太邪門了。

說着他拿出來仔細的看了眼手裏的鳳頭簪,仍舊沒有看出有什麼不對。

對他而言,這其實才是最邪門的地方,這隻鳳頭簪明明十分的有問題,但是他看了好多次,仍舊沒有發現任何的異樣,在他眼中,這就是一把十分普通的鳳頭簪,甚至這簪子周身連一絲一毫的煞氣都沒有!

厲振生此時注意到了自己身上這種詭異的裝扮,不由羞的老臉通紅,有些后怕的望了眼林羽手裏的簪子,因為他此時喝了林羽調製的符水,所以暫時也不受這簪子的影響了。

步承和百人屠見厲振生恢復了正常,便把他身上的繩子解了開來,厲振生急忙起身,滿臉羞憤的衝進了洗手間,跑去洗臉,順便清洗下肩頭的傷口,剛才他撞門的時候,不消息被玻璃給劃到了。

「怎麼樣,先生,這次就是你說的那個曉艾在作怪是吧?!」

步承見林羽仍舊在端詳着手裏的鳳頭簪,不由走過來沉聲說道,「她住在哪裏,我直接去把她殺了就是!」

他連這個曉艾是誰都不問,直接簡單粗暴的要把她除掉。

「……」竇辛夷嚇得面色一白,縮了縮脖子,沒敢說話,畢竟她平日裏很少接觸這種動不動就殺人的主兒……

「步大哥,你瞎說什麼呢,辛夷還在這呢!」

林羽有些無奈的沖步承嘆了口氣,現在他連這個曉艾姐是什麼人,為什麼要害江顏都沒弄清楚,怎麼能直接把她殺掉,說不定這個曉艾背後還有着什麼更為可怕的人或者勢力呢。

林羽見從這鳳頭簪上也看不出什麼,便將這簪子遞給步承,說道,「步大哥,你幫我把這簪子處理掉吧,現在就去,記住,埋的越遠越好!」

他知道步承畢竟是修習玄術之人,心智比厲振生要堅定一些,所以讓步承去做這件事應該不會重蹈厲振生的覆轍。公眾號:倒數呀倒數,江顏番外已更。

「是!」

步承點點頭,接着將林羽手裏的鳳頭簪接了過來。

但是就在步承的手觸碰到這簪子的時候,林羽突然注意到這簪子上閃過一絲黑紅色的暗芒!

「等等!」

林羽面色猛然一變,急忙將步承手裏的簪子奪了回來,發現這簪子身上微微泛著一絲異樣的暗芒,而泛著暗芒的地方,竟然帶着一絲鮮血,而簪子上的鮮血眨眼間便沒了,似乎浸入了這簪子中。

林羽面額大變,急忙一把抓過步承的手,往他手心一看,只見步承的手上確實帶有血跡,應該是方才擒拿厲振生的時候,從厲振生身上沾染的血跡。

「原來如此!」

林羽看着簪子身上的血跡似乎想到了什麼,急忙沖衛生間的厲振生喊道,「厲大哥,趕緊出來,借你的血一用!」

衛生間的厲振生聽到林羽這話,急忙跑了出來,有些不明所以。

林羽也沒跟他多解釋什麼,直接一個箭步衝到他跟前,伸手在他仍舊往外滲血的肩頭一摸,隨後將鮮血抹到了手中的簪子上。

只見這簪子跟先前一樣,微微泛起了一絲極其隱晦的黑紅色光芒,緊接着簪子上的血跡便以極快的速度淡去,彷彿被這簪子硬生生給吸進去了一般。

眾人看到如此詭異的一幕皆都不由面色一變,就連步承和百人屠眼中也不由閃過一絲驚詫,他們倆見多識廣,但是也仍舊沒見過這麼怪異的事情。

林羽心中已經隱隱猜到了什麼,面色凝重的翻轉了一下簪子,發現這簪子上面的暗八仙文相比較方才黯淡了不少,沉聲沖步承說道,「步大哥,接我你的匕首用用!」

步承聞言趕緊將手裏的匕首遞給了林羽,林羽接過來之後用刀尖順着簪子上的暗八仙紋路緩緩的刮刻了起來,鎏金的暗八仙紋路刻掉之後,下面顯現出了一絲極其細小的凹槽,凹槽紋路與這暗八仙的紋路十分相似,卻又不盡相同。

林羽見狀面色一變,冷聲道,「好一招陰毒的隱煞藏氣!」

本書來自品書網

大家還在看:天降巨富最強廢婿最佳女婿豪婿陰倌法醫極品神醫女婿豪門贅婿最佳贅婿豪婿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