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梟妃傾天:妖帝,已就擒!下載
  3. 梟妃傾天:妖帝,已就擒!
  4. 第394章 跑來殉情的輕美人?你是……【2更】

第394章 跑來殉情的輕美人?你是……【2更】

作者: |返回:梟妃傾天:妖帝,已就擒!TXT下載,梟妃傾天:妖帝,已就擒!epub下載

「人類,你必須讓本尊看到你求饒的誠意。」

混沌之火高大的身軀佇立在那裡,如同一座巍巍高山,不可撼動。

「求你——」君慕淺擦著額頭上的汗,勾唇一笑,拖著氣息道,「你就會放了我?」

混沌之火傲慢道:「自然,本尊乃混沌所出,已不知在這宇宙之中存活了多久,犯不著和你一個小小的人類計較。」

「但你先前冒犯了本尊,本尊也不能輕易饒恕。」

混沌之火,萬火始祖,十大主火,皆受其控!

君慕淺咳嗽了幾聲,神色淡淡:「你如何放我?」

混沌之火在沒有蘇醒的時候,被她收到了體內,現在定然憤怒無比,上一次她就體會到了。

只不過上次混沌之火還太過弱小,只能被她困住,但這一次,可就不妙了。

君慕淺看了一眼她的靈魂之海,發現裡面帶著絲絲火氣,眉梢冷冷一挑:「你都已經開始侵入我的靈魂了,還說會放我?」

她若是混沌之火,一定會立馬佔據這個身軀。

不過幸好,若是在和孔凰羽一戰之前,她現在定然已經被吞噬了。

然,現在她的靈魂要強大了不少,縱然是剛剛蘇醒的混沌之火,也無法很快吞噬掉。

聽到這句話,混沌之火忽的又逼近了幾分,君慕淺可以感受到那熱氣在灼燒著她的意識。

「人類,本尊給你機會,你卻不要。」混沌之火聲音威嚴,如若雷鳴,「既然如此,我們也沒什麼好談的了,你就乖乖地待在這裡,等著被本尊完全煉化吧!」

一聲怒吼從這火色的人形中發了出來,頓時,靈魂之海一陣晃動!

君慕淺沒忍住,直接吐出了一口鮮血。

「人類,你的靈魂強度超出本尊的預估。」混沌之火似乎有些意外,旋即,不知道是看到了什麼,他大叫一聲,「功德金光?你怎麼會有功德金光?!」

君慕淺微抬起頭,嗓音啞了幾分:「功德金光?」

她眯了眯眸,這才發現在靈魂之海中,飄著幾縷極淡的金光。

如果不細看,根本發現不了。

混沌之火震驚到失語:「你一個小娃娃,難道做了什麼造福世界的事情嗎?」

功德金光,如它名字一樣,是功德。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功德值,當功德值達到一定量的時候,就會凝聚出功德金光。

功德金光不僅可以提升靈修對大道的領悟,還能提升氣運之力。

君慕淺也很意外,她前世可是殺了不少人,功德不是負的都已經不錯了,怎麼還有能生出功德金光?

仔細想想,她好像也沒有做什麼大功德之事。

混沌之火卻是忌憚了不少,它作為最古老的生靈之一,對功德金光可是要了解更深。

一般來講,只有凝聚了元神的靈修,才會有功德金光的出現。

但是這個人類分明還沒有到這一步,居然已經生出了不少功德金光。

也就是說……天道,都在護著她!

他若是真的強行吞噬了她,會不會直接隕滅?

不——不可能!

混沌之火忽然發出了一聲冷笑,他可是混沌誕生出的,與天同壽,誰能滅掉他?

「功德金光又如何?」他輕蔑至極,「你還是要被本尊吞噬。」

君慕淺都懶得再開口了,她緩緩沉著氣息,慢慢凝聚自己的靈魂之力。

現在她確實不能和混沌之火硬拼,否則兩敗俱傷,討不到好處。

混沌之火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倏地朝著靈魂之海的一邊撞去。

「嘭!」

「砰砰——」

每撞一下,靈魂之海上就會多出一道縫隙。

君慕淺忍著靈魂上的刺痛,也快速地修補著自己的靈魂。

一來一往,誰都不讓誰。

「還挺頑強。」混沌之火忽然停了下來,他聲音森然,「本尊受夠了!」

倏爾!

那火色的人形在瞬間變高變大,連半息的時間都沒有,就已經成了一片汪洋火海。

「噗——」

君慕淺再也沒有忍住,又是一口鮮血噴出。

整個靈魂之海都被灼燒著,更深度的疼痛席捲而來,讓人難以忍受。

而也是在這強力的攻擊下,「咔嚓」一聲細響,原本堅固靈魂之海,竟是出現了一道難以彌補的縫隙!

「哈哈哈哈——」混沌之火大笑起來,「等本尊先從這裡出去,再找你算賬!」

「唰——」

火焰在瞬間縮小,變成了一縷,亟要從那個縫隙之中出去。

卻忽然!

一股巨大的吸力從混沌之火的身後傳來,阻礙著他。

也是這個時候,君慕淺猛地睜眼,她冷冷地笑,戾氣滿滿:「本座還沒讓你走,你也走得了?」

她冷喝一聲,重重兩字:「回來!」

此話一出,火焰竟然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往回縮。

而紫衣女子的眉心處,光芒大盛。

「這不可能!」混沌之火不可置信,「你做了什麼?!」

剛才還被他死死地壓住,現在居然還能反攻?

而且,這力量……

「小火火,你可能不知道。」君慕淺擦著唇邊的血,緩緩起身,「你是本座的靈根,我靈根不斷,你就別想走。」

等混沌之火出去之後,還了得?

以她對混沌之火的了解,他必然會去吞噬蘇傾璃的九天玄火,還有那不知從何而來的太陽真火,壯大自身。

若混沌之火完全恢復,別說一個她,靈玄世界這個下位面都會在瞬間崩裂。

「靈根?」混沌之火迷惑了起來,「這是什麼?」

君慕淺按著自己的額心,微微一笑:「能困住你的東西,所以,你只有一條路可以走,吞噬我。」

混沌之火被激怒了:「你真的以為本尊不敢?!」

「敢么?」君慕淺淡淡,「不如我們打個賭。」

混沌之火警惕了起來:「什麼賭?」

「就賭我能不能真的收服得了你。」

「可笑,這根本不可能。」

君慕淺依舊淡然:「這世上,沒有什麼不可能的事情。」

「痴心妄想!」混沌之火咆哮了一聲,直接撲了過來。

「轟——!」

一人一火的碰撞,驚天動地。

君慕淺後退了好幾步,才終於穩了下來,鮮血不斷淌著,容色蒼白。

混沌之火蔑笑:「人類,你太弱了,還敢和本尊硬拼,再來幾次,你就真的沒命了。」

「再來幾次——」君慕淺輕輕一笑,「你就又得回去了。」

她完全可以撐下去!

混沌之火的身形瞬間一滯,火焰卻是驟起,昭示著他的暴怒。

「打賭,還是再次沉睡。」君慕淺瞥著他,笑得肆意風流,「你選吧。」

「該死!該死的人類!」混沌之火都快氣炸了,他憤怒不已,「賭,打賭!」

「好——」君慕淺微微點頭,「很聽話,那便……」

話還沒有說完,她的臉色變了,脫口:「你怎麼在這?!」

靈魂之海中,突然多出了一道身影。

長身玉立,緋色傾城。

容輕似乎完全不意外眼前的一幕,他波瀾不驚,淡淡二字:「陪你。」

「你分分場合好不好?」君慕淺被氣笑了,笑又牽動了傷勢,「我們是專門殉情的?」

「殉情?」容輕微微挑眉,也蘊出了幾分笑,「倒不必。」

君慕淺不想理他,都快氣死了。

混沌之火一頭霧水,他看著緋衣男子:「你又是誰?」

他不是已經將這個人類的靈魂之海都封住了么,怎麼還能有人進來?

忽然,混沌之火再次震驚了:「涅槃之火,你身上居然有涅槃之火的味道!」

「涅槃之火?」君慕淺微微一怔,「鳳凰一族不是滅亡了么?」

「並非他孕育出來的。」容輕眉目淡淡,他似是有些無奈,聲音低啞,「慕慕,生氣的應該是我罷?」

君慕淺微哼了一聲:「這次可不是我故意的,輕美人,你該跟太陽真火的主人算算賬,而且,我是要玩他呢。」

混沌之火只聽懂了這句:「你玩本尊?」

他想上前,但忌憚這個突然出現的男人,只能匍匐不動。

容輕將她拉起來,扣住她的腰:「你要跟哥哥算賬?」

「我哥?」君慕淺愣了,「太陽真火?」

容輕淺淡地笑。

「原來,」君慕淺恍然,「咱們一家都是玩火的。」

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她挑釁地看了一眼混沌之火:「你其他幾個孩兒,也都只能被玩。」

一句話,徹底讓混沌之火暴怒了。

他不再猶豫,又撲了上來。

「輕美人,閃開!」君慕淺一把推開容輕,「我今天不玩死他,我名字倒過來寫!」

「慕慕!」容輕被推到一邊,重瞳倏地一沉。

但是他並沒有真的就放任不管,而是如同上次對付翕茲一樣,將自己的力量也融了進去。

「你真的是要氣死我。」君慕淺感覺到自己的力量漲了一瞬,壓抑著怒氣,「一會兒出去算賬。」

這樣一來,要是玩完就真的得一起了。

她不再開口,沉下心來和混沌之火對抗。

容輕能借給她的力量只是一小部分,真正還只能靠她自己。

「轟!」

一人一火再度糾纏在一起,一連串的爆破聲震徹耳膜。

但這一次,退後的卻是混沌之火。

他大驚失色:「你是……」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