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美色勾魂:權門陸少心尖寵下載
  3. 美色勾魂:權門陸少心尖寵
  4. 第四章 生病

第四章 生病

作者: |返回:美色勾魂:權門陸少心尖寵TXT下載,美色勾魂:權門陸少心尖寵epub下載

夜燈初上,路邊的常青樹上落滿了雪花,壓低了樹枝,風景美如畫。

陸宸遠雙手握著方向盤,不時抬頭看眼後視鏡,滿眼的溫柔。

楚清歡躺在後座上睡著了,柳葉彎眉微微的蹙著,很是惹人疼惜。

這讓某人的神色越發的柔和,清歡,清歡,念的再多也不覺煩,只覺得不夠。

張媽準備了一桌子的菜,身上還穿著圍裙在門口走來走去,隔著多遠看見汽車駛進了別墅,臉上露出了如釋重負的笑。

陸宸遠停好車,還沒打開車門,楚清歡便扶著頭坐起身來,啞著嗓音道:「到家了?」

「嗯,外面冷,你睡了一道,下車把我的外套披在頭上。」

「謝謝。」

下了車,陸宸遠護著她,就好似她是個易碎的娃娃般。

「餓了吧?」

楚清歡看著蹲著身前幫她換鞋的男人,眼眶陣陣發澀,鼻子發酸,她輕輕的應了一聲。

好在肚子應景的抗議起來,一天滴水未進,如今進了溫暖的屋子,身體自然恢復正常機能。

「先生,太太,飯菜都已經好了。你們去洗洗手,就吃飯吧。」

「張媽,辛苦了。」

張媽捂嘴樂,「廚房還有太太愛喝的牛腩湯,我去端。」

楚清歡則被男人拉到樓上沖了個熱水澡,換了一身乾淨溫暖的居家服,這才牽手下樓。

經過今天的事情,兩人之間那堵無形的牆有了深刻的裂痕,只輕輕一敲就會破碎。她心裡很暖,連看向他的目光都帶了幾分打心裡散發出來的柔和,比起今天她受的冷風吹,他的焦心如焚同樣不好受。

「宸遠,今天謝謝你。」

謝謝你找到她,讓她不用自己抱臂取暖,獨自一人面對漫漫長路,謝謝你為她雪中送了碳,也謝謝你那麼的愛…她。

自從遇見他,他的所作所為,她都看在眼裡,記在心裡。

這樣一個全心全意愛著她的男人,怎能不讓她心生愛意。

「傻瓜,我們本就是一體,我不喜歡你與我客氣。」

陸宸遠緊緊的摟住她的肩,看著順勢枕在他肩頭的嬌美麗顏,心中一動,在她的額上落下一吻。

「吃飯吧,今天你突然聯繫不上,把張媽也急的上火,知道你一天沒吃東西,更是做了一桌子你愛吃的菜。以後,可不許這麼讓人擔心了。」

楚清歡笑著,用力抱住了他的腰,小腦袋在他的懷裡來回拱了拱。

「對不起,人家知道錯了。」

張媽用圍裙擦了擦手,笑道:「先生,太太,飯菜都齊了,你們趁熱吃,我先回房了。」

「張媽,你也累了一天,早些休息吧,碗筷留著明天在收拾。」

張媽點頭稱是,她知道先生是想要個不受打擾的二人世界。

餐桌上只有碟碗的輕微碰觸聲,陸宸遠給她盛了一碗湯,裝著漫不經心的道:「明天隨我回軍屬院吧,爺爺奶奶想見見你。」

楚清歡瞪大了眼睛,險些被湯汁嗆到氣管里,她輕輕的咳著,就算是談戀愛也不至於這麼快見家長吧?

「不用吧!」

「你是我認定的女人,早晚都要見,等你畢業我們便完婚。」

陸宸遠這一手,讓她始料未及,她心跳如擂鼓,也知道他說的都是真話,更知這是男人所能給她的最大安全感。不過,她還不想這麼早就定下來呀。

「宸遠,婚姻並不是解決問題的唯一途徑,我們現在挺好的。」

她知道兩人之間的鴻溝,更是從來沒想過要嫁給他。

「怎麼,始亂終棄?你以為我陸宸遠是那麼好說話的男人?這件事我說了算!」

一錘定音,楚清歡被噎的夠嗆,瞪著他,一口接一口的喝湯,最後慢條斯理的擦擦嘴,一字一頓道:「我!不!嫁!」

陸宸遠只當沒聽見,完全無視了她的反抗,一副沒有商量餘地的表情。

飯後,早早的上床休息。

睡到半夜,楚清歡發起高熱來,臉色潮紅,還一陣陣的乾嘔。

陸宸遠聽見動靜,驚坐而起,慌忙開了燈,聲音中布滿了焦慮,「哪裡不舒服?」

楚清歡掀開被子,直跑向衛生間,扶著馬桶吐了個昏天暗地,淚眼婆娑,還置氣的不想搭理他。

陸宸遠也不以為意,幫她拍背抹胸,殷勤遞水。

吐完,舒服了很多,只是腳下打飄,渾身無力。

陸宸遠不顧她的反抗,將人抱到了床上,透過睡衣,都能感受到她渾身滾燙。

男人的眉毛打成了結,眯著眼,不容置疑的道:「去醫院。」

楚清歡無力的白了他一眼,抱著被子不鬆手,乾脆裝死。

當你喜歡一個人到了極致,那真是恨不得把自己的一切都送到她的面前,人前冷硬的陸少更是恨不得把自己的全部柔情都用到她身上,這是多少女人趨之如騖,想求都求不來的福分,偏偏她就視而不見,還要往外推。

對付她的嘴硬心軟,他的辦法簡單粗暴,用被子將人一裹,預備扛著便走。

楚清歡氣的撓床,再也不好繼續裝啞巴,「陸宸遠,大半夜的我不去醫院,我就是今天在外面凍到了,真的不騙你,睡一覺就好。」

「你確定?」

楚清歡吸吸鼻子,聲音也啞了三分,像哄小孩似的。

從小到大,最討厭醫院的味道,感冒更不用吃藥,吃不吃都是一個禮拜。

「宸遠,宸宸,遠遠,我親愛的陸先生,你放過我吧,若是明天我起不來床,你在抗我去醫院。好不好嘛?」

陸宸遠了解過她的過去,知道她母親身體不好,時常需要住院,看她臉色有些不正常的紅暈,怕她拿自己的身體不當回事,掖好被角,他轉身看著窗外的夜色,給家庭醫生打了個電話。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