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夫人,你又被總裁通緝了!下載
  3. 夫人,你又被總裁通緝了!
  4. 第83章 妖怪,小心遭天譴!

第83章 妖怪,小心遭天譴!

作者: |返回:夫人,你又被總裁通緝了!TXT下載,夫人,你又被總裁通緝了!epub下載

不知道周雅麗越看白謹言越順眼,笑著對秦耀祖說道。

「耀祖啊!我看這個景思思還真是機靈又可愛。跟三少爺很互補呢!」

秦耀祖嗯了一聲,對周雅麗的話不置可否,但是臉色好看了很多。

白謹言輕呼了一口氣,還好,都應對過去了。

其實她心裡真的很緊張,很怕因為自己讓秦傲寒難堪。

不過,這個吳燕秋還真是步步緊逼,想要置她於死地。

「如果各位記者沒有什麼問題了,那麼我宣布,今天的記者招待會……」蒙榮開口宣布。

「等等!」忽然,會議室的大門被推開,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從外面緩緩的走了進來。

這個男人長得人高馬大,一身休閑西服,身上的大塊肌肉好像隨時要衝破衣服而出。

但看到女人,白謹言卻驚得瞪大了眼睛——白秀英!

白秀英的氣色明顯比從前差多了,身上穿了一件破舊的外套,走起路來還一瘸一拐的。

看見白謹言的時候,白秀英的目光立刻亮了起來,但看到旁邊的秦傲寒,明顯有些膽怯,連忙又低下了頭。

「媽,她不是白秀英嗎?」景依依興奮的拉著吳燕秋的袖子。

這個女人她認識,當時到棚戶區接白謹言的時候她見過。

「對!就是她!」吳燕秋一副運籌帷幄的表情。

景依依得意的看向白謹言,母親的表情已經明顯的告訴她,後面將有一出大戲要看了!

自己的養母來了,看她還能偽裝到什麼時候?

看到白秀英,白謹言突然心情有些複雜。

一個養了自己十幾年的女人,雖然小時候她會打她,不管她,不願意出錢讓她讀書,還讓她幫她還賭債,但是就像白秀英這些年不停念叨的一樣。

沒有她,她白謹言可能真的已經沒命了。

可是,同時一個疑惑從腦子裡蹦了出來,白秀英失蹤了那麼久,為什麼偏偏選擇這個時候出現?

男人搶先一步站在了台下,轉身對著眾人說道。

「各位記者朋友大家好,我姓胡,是A城金碧輝煌賭城的保鏢總管,前段時間,這位白女士在我們的賭城輸了一筆錢。她說只要找到她的養女,就能把錢還上。經過我們多方查找,發現今天台上的景思思小姐,就是她要找的人,所以,今天我把她帶來了。」

「謹言啊!」白秀英慘著一張臉。「對不起啊!」

「我們租住的房子一直在,她為什麼沒直接回去,而讓你帶她來這裡?」白謹言清冷的看了一眼白秀英,眉頭微皺,質問那個胡總管。

「這麼說,你承認白秀英是你的養母了。」胡主管不答反問。

白謹言的臉色徹底沉了下來。

「你想說什麼?」

胡主管雙手一攤,笑著說道,「我並不想說什麼,我只是來告訴你,欠債還錢,天經地義,白秀英欠了這麼多錢,她還不了,你就要還!」

會場里再次炸窩。

記者們沒想到在記者招待會即將結束的時候,又爆出這麼大的新聞。

「原來這個景思思一直和一個賭徒生活在一起啊。」

「就是啊!還要還債,以後秦家有得受了!」

……

胡主管似笑非笑的看著白謹言,「今天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也好有個見證!我聽說你是棚戶區一片有名的小混混,還當過小偷。這麼有本事,手底下肯定也有些錢,快點把錢拿來我就走!」

胡主管的話一說完,整個會議室都爆了。

「小混混?小偷?秦家竟然要娶一個小偷?」

「不可能吧?這景思思看起來柔柔弱弱的怎麼會是一個小混混?」

甚至有人越過秦家周圍的保鏢,直接問周雅麗,「周女士,請問秦家知道景思思小姐是個小混混吧?」

周雅麗尷尬又生氣的回應,「沒經過求證的事,你們不要亂說!」

景依依心裡簡直樂開了花,湊到吳燕秋的耳邊說道。

「媽咪,你太厲害了!這人你究竟是從哪裡找來的?白謹言從前真是一個小混混啊?還是一個小偷?這簡直太有意思了!」

吳燕秋冷笑著,「這都是白秀英自己交代的,她不說,我還真不知道白謹言竟然有這麼多的黑料呢!後來,我又去查證,白謹言在棚戶區的名氣不要太大啊!」

「媽咪,你什麼時候找到白秀英的?」景依依一臉疑惑。

「她自己唄!」吳燕秋用手帕掩飾著嘴上的笑,「開始她找你爹地要這筆錢,可是恰巧被我看到了。我告訴她,我們景家都要破產了,根本拿不出這筆錢。她的養女現在發達了。如果她去找白謹言肯定能將欠債還上。開始她還不信,後來我把白謹言和秦傲寒的合影給她看,雖然照片上白謹言的樣子並不清楚,可是她還是立刻認出了白謹言。後來被我一套,她就把白謹言從前的事都說出來了。之後,我給了那個胡主管一點好處,他就帶著她上這裡來了。」

一旁的景少誠倒吸一口涼氣,「那這次白謹言是肯定躲不過了!」

吳燕秋輕嗤一聲,「我就知道這小騙子看似離開,其實一直躲在秦傲寒的身邊。心機真是太深了!」

景少誠收起手機,看向台上的白謹言的目光里有些擔憂。

白謹言微怔了一瞬,神色淡然的看著胡主管。

「她是我的養母沒錯。但是你嘴裡說的小混混,小偷,確定沒說錯人?」

秦傲寒轉動輪椅來到白謹言的身邊,面無表情的說道,「胡主管,這裡都是記者,你可要對你說得每一句話負責。」

胡主管的臉色微怔,似是無意的瞥了吳燕秋一眼。

然後正色道,「我當然會對我說得話負責!先不說這麼多,還錢再說!」

白謹言冷冷的看向白秀英,問道,「你真的欠錢了?」

白秀英泄氣的說,「都怪我運氣不好,拿著那一百萬去A城,本來想碰碰運氣,可能真能一夜暴富呢!誰知道不僅全搭進去了,還又賠了。」

那一百萬不用說,白謹言也知道是景慕祥給白秀英的封口費。

白秀英緊張的盯著白謹言說道,「謹言啊!你現在就要嫁進豪門了,這點錢對於你來說根本不算什麼,幫我還上賬吧!你知道嗎?這些人說,要是我還不上錢,他們就要割我的手啊!你忍心看著我成為一個殘廢嗎?你看,我的腿都是他們給打的。」

說完,白秀英就開始抹淚。

白謹言頗為無語的嘆了口氣,怒其不爭,「白秀英,我跟你說了多少次了。開賭場的是幹什麼的,人家是掙錢的!他們能讓你把錢掙去?那所有的賭場都賠本關門算了!」

「我,我不是想萬一有萬一呢?」白秀英苦著一張臉,現在欠了錢,再也沒有之前的囂張氣焰。

吳燕秋站起來看似同情的說,「雖然你養母不對,但是你也不能見死不救啊!」

說完嘆了口氣,「景家現在瀕臨破產,我們也愛莫能助了。」

現在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白謹言的身上,看她究竟是幫還是不幫。

如果幫,就是給秦家帶來一個累贅。

還沒進門,就開始借錢,必然讓她從此在秦家沒有了一點立足之地。

很可能被秦耀祖拒之門外。

如果不幫,就會讓大家都覺得她是一個狠心涼薄的女人。

誰也不會去探究白秀英做得有多不對,給白謹言造成多麼大的壓力。

只會用道德譴責她!

所以,如何應對都是無解。

會場里的記者都準備好了相機、攝像機來記錄下來。

吳燕秋和景依依的臉上都是一副看好戲的表情。

秦耀祖眉頭緊皺,在周雅麗的耳邊吩咐了幾句。

周雅麗起初有些詫異,便笑著點著頭,站起了身。

秦傲寒黑眸微微眯了起來,看向白秀英的眼神透出危險的意味。

但是,白秀英刻意忽略掉秦傲寒的眼神,硬著頭皮,期待的看向白謹言。

白謹言白了吳燕秋一眼,也顧不得裝什麼大家閨秀的含蓄,走到胡主管的面前,攤開自己的小手,眉頭一挑,「說她欠你錢,證據呢?」

胡主管猶豫了一下,看著滿場的記者,連忙從懷裡掏出一張白紙,慢慢展開,「這是她寫的,白紙黑字,五百萬不多不少,我們金碧輝煌賭場,都是正規操作,童叟無欺!」

「還童叟無欺?你們連孩子和老人都害,小心遭天譴!」白謹言惡狠狠的說著,借條還沒展開,就奪了過來。

然後打開很仔細得看了一遍。

接著,她將借條折了起來,蹲在秦傲寒的輪椅邊,握住秦傲寒的手,柔聲說道,「秦先生,白秀英說什麼也是我的養母,她的事我不能不管。所以……」

一旁的白秀英眸光猛得一顫,有些不敢相信。

「白謹言,你真的要管我?」

今天她來這裡,其實並沒有抱什麼希望。

白謹言瞪了她一眼,冷冷的說道,「閉嘴,以後你再賭,我肯定砍了你的手!這些錢算你欠我的!以後卧牛山的礦會開,到時你去謀份差事,將這些錢補上!」

「好!我補!我補!我以後再也不賭了!」白秀英突然痛哭流涕起來。

天知道,她欠了債之後,受了多少非人的待遇。

在那些日子裡,她想到的就是白謹言,想到她每次都會在她欠債之後替她還債。

想到兩個人相依為命十四年。

她也後悔啊!知道自己不是人!

可是,她賭習慣了,忍不住啊!

她聽說白謹言現在飛上枝頭做鳳凰,肯定不會再理她。

但是,她卻當眾認了她養母的身份,還要替她還錢?

白秀英的拳頭緊緊的攥起來,眼神漸漸變得堅定。

此時,台下一部分人唏噓不已。

都覺得白謹言很難被秦家接受了。

就算秦傲寒答應,秦耀祖那邊也是不會同意的。

五百萬啊!可不是個小數目。

「所以什麼?」秦傲寒冷冷的開口,將她的注意力又給拉了回來,可是臉上已經陰雲密布。

她要是敢說離開他的話,他就將她永遠囚禁在身邊!

白謹言眸光一轉,微微一笑,緩緩將手裡的借條打開,「我想先借你點錢,之後我會把那些LV的包拿來拍賣,再還你。」

不是要而是借!

秦傲寒臉色稍霽,眉頭仍然緊鎖。

那些LV的包拍賣的話,可能湊不齊五百萬。

不過也沒關係,至少有困難,她知道來求助於他了。

像是怕秦傲寒不同意一樣,白謹言連忙說,「五萬而已,大約一個包包就夠了。我就不喜歡那個方格的包包,那個樣子丑,還這麼多仿品,要不我就拿出那個來拍賣?」

整個會場靜悄悄的,白謹言雖然是和秦傲寒在商量,但儒軟甜美的聲音卻明顯傳到了每一個人的耳朵里。

五萬?

所有人都面面相覷。

這景思思怕是嚇傻了吧!

秦傲寒臉上表情不變,但眸底明顯閃過一絲疑惑。

一旁的胡總管先憋不住了,不顧場合的大喊道。

「景小姐,麻煩你看清楚了,是五百萬啊!五百萬!」

白謹言轉頭疑惑的看向胡總管,「五百萬,你在開玩笑嗎?借條上明明寫的是五萬啊!你不要獅子大開口啊!」

「我獅子大開口?」胡總管想衝過去,立刻被保鏢攔了下來。

白謹言一臉坦誠的走到台前,將手裡的借條展開,對著攝像機說道,「大家看好了,上面是不是寫的五萬?」

幾台攝像機和相機立刻湊了過去,將借條拍的一清二楚。

一邊拍一邊說,「真的是五萬啊!」

「對啊!是五萬沒錯!」

「白紙黑字,五萬沒錯!」

……

這時,周雅麗剛從車裡回來,手裡拿著一張五百萬的支票,看著亂成一片的會場,有些詫異。

她看向秦耀祖,卻見他一臉的興味,然後對著她招了招手,示意她過去坐。

「怎麼回事?」周雅麗一坐下就好奇的問。

秦耀祖一直黑沉的臉上竟然有了一絲笑意。

秦子豪則是一臉懵逼的表情,回頭說到。

「老三是不是娶了個妖怪?」

「妖怪?」周雅麗更奇怪了。

怎麼就扯上妖怪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