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重生之異世情下載
  3. 重生之異世情
  4. 第一百零三章 夫君來了

第一百零三章 夫君來了

作者: |返回:重生之異世情TXT下載,重生之異世情epub下載

預期的死亡之感並沒到來,反之她突然覺得掐著自己脖子的手猛地一松,隨後就被人給拉進了一個溫暖的懷抱里。

「哲羽!」她聲音沙啞著喊到。

她閉著眼睛都能感受到這股再熟悉不過的氣息。

果然,安哲羽的聲音從頭頂響起:「我來了。」

簡單的三個字讓唐彎彎心中一松,她再也制止不住內心的恐懼,抱著他大哭起來。

只是嗓子的疼痛感讓她一時噤聲,就聽得安哲羽對她溫柔的說道:「彎彎別哭,待我解決了這群烏合之眾,再來帶你離開。」

說著便打橫將她抱起,隨後交到了顧子淳的手裡。

顧子淳決意幫他,在看了他一眼后,就將自己的妹妹放在了受傷的老四那裡,兩人都靠著石頭靠著眼前的一切。

安哲羽沒了顧慮,此刻便與顧子淳並肩站在一起,連書生他們也被他們護在了身後。

那姜老頭總算在安哲羽一系列的操作中回過神來,面對這位憑空出現,一出手就重傷了姜雲海的人,他幾乎暴跳如雷。

只見他將寒珠往前面一舉,想以此來限制安哲羽周身所發出的靈氣。

安哲羽右手豎起食指中指並立,口中默念口訣,只見一把雙頭短劍破空而出,落在安哲羽面前時,竟神奇的分裂成兩把手臂長短的寶劍來。

只見這劍其中一把劍身通紅似火,另一把卻是寒光閃閃,造就了兩個極端。

安哲羽右手握住紅光劍,左手握住寒光劍,兩劍在他的手裡發出陣陣嘶鳴!

趁姜懷術愣神之際,他飛速向前,顧子淳也在同一時刻拿出他的佩劍,兩人直衝姜懷術陣地,所到之處皆是一片哀嚎。

有的中了紅光劍全身變作了火球,有的中了寒光劍全身瞬間凝結成冰,兩者不到片刻間,竟連屍首也難尋。

被顧子淳刺中的人好歹留了個全屍,姜懷術的臉色也越來越難看,他發現,自從那少年變換出那兩把寶劍后,他的雲寒珠竟完全失去了作用!

當死亡來臨,他倒是讓所有人始料不及。只見他趁著混亂,猛地躍上前去一把將姜雲海扛在了肩上,隨後一路拉了好幾個墊背的,想著往針樹林外逃去。

這幾人其中就包括姜學陽和老九。如今危難之際,師父想著的不是保他們的性命,而是讓他們為了他和姜雲海的安危而葬身此地,一股不甘與憤恨瞬間在他二人身上蔓延,兩人互相使了個眼色,竟趁姜懷術不備雙雙將長劍和長鞭掃向了他的後背。

「爹,小心!」

姜雲海雖不能動彈,但頭腦還是清醒的,此刻他一抬頭就能看到姜學陽二人的動作,遂大聲提醒他爹到。

姜懷術也不愧是武林第一高手,反應自是極快的。即使肩上還扛著一個人,但也不過時一瞬間,他就猛地調轉頭來,一把黑色雙刃劍就毫不猶豫的插入了老九的心臟!

姜學陽見勢不妙,趕忙往一旁滾去,但姜懷術豈能放過他?

身形一閃就已躍到了姜學陽的身前,揮劍而去。姜學陽用盡全力才總算躲過了一劫,此刻他彷彿嗅到了死亡的味道,忙不迭往一旁爬去。

姜懷術哪肯給他機會?背叛他的人都必須死!這是他一如既往的信念,一劍斬下,姜學陽立即丟了雙腿。

痛苦而絕望地哀嚎聲讓那些尚且倖存的人內心都為之一顫!當看到那繼續手起刀落,一劍揮斷姜學陽脖子的惡魔正是他們一直尊敬的師父時,他們全都放棄了抵抗,手中的劍再也無力揮起。

「你們這群叛徒!如今竟還想著欺師滅祖?怎麼,都著了魔了嗎,動手啊,快給我殺了他們!」

姜懷術氣得鬍子都飄了起來,哪知餘下的幾名弟子全都低下了頭,眼神充滿了哀傷。

見他們不動,姜懷術也只是罵罵咧咧的,並沒有上前一步。反倒是趁機往後一轉,飛快的往外逃去。

安哲羽趕忙起身去追,如今他的功力已經到了令人恐怖的境地,姜懷術也是意識到了這一點,所以才不戰而逃,哪知人家根本就不給他這個機會!

柳紫妍此刻被劍划傷了腿,也是倒在地上站不起來了,只是她的眼神中同樣充滿了憤恨。

當她親眼看到自己的師父兼公公,還有那個口口聲聲說要與她過一輩子的夫君,此刻竟連喊她一聲都不曾有,自顧著逃跑了。

況且他們平時自詡正義之士,關鍵時刻還不是這般草菅人命,拿自己的徒弟們當靶子?柳紫妍此刻真的覺得心寒!眼淚不由得奪眶而出,內心的悲痛卻沒得到絲毫的緩解。

顧子淳收了劍,對餘下的人說道:「我不想為難你們,今日之所以會與你們拚死一搏,完全是為了自保,既然你們的師父已跑,若你們還有一絲正義之心的話,我不為難你們,你們走吧。」

此話一出,眾人面面相覷,隨後誠心的拱手道謝,帶著各自的悲傷準備離開。

臨走時還有人想帶走柳紫妍,她雖已是落雲山莊的少夫人,但以往也是他們的師妹,再說他是個善良的人,以往很多同門都得到過她的照顧。

豈料柳紫妍只是勉強露出一絲苦笑,道:「師兄,你們走吧,不用管我。」

「這……」有人為難到。

「你們走吧,我不會為難她。」顧子淳說完,就深深地看了他們一眼。

大夥也知道他們之間的淵源,若是師妹以後跟了他,總比跟著那個平時就囂張跋扈的大師兄強。這樣一想,大夥也就不再堅持,各自散去。

這邊唐彎彎已將老四送入了貪吃石的虛空中,其餘三人的傷也全都處理好了。

他們知道四弟傷得很重,若不是身邊有會靈力和煉丹的藥師在,他可能今日會在這長眠不起了。所以對於唐彎彎突然將他變不見,他們也沒發表什麼意見,畢竟人家是在救他們兄弟的命。

顧子淳嘆了口氣,緩緩地蹲下身去,準備替柳紫妍查看傷口,哪知她竟像瘋了似地,抓起手邊的長劍就向顧子淳刺了過來。

顧子淳沒料到她會突然攻擊自己,硬生生地挨了這一劍!

「哥!」

唐彎彎猛地撲了過去,哪知顧子淳卻出手制止了她,回過頭對她說了句:「我沒事。」

鮮血順著他的胸口流出,打濕了麻灰色外衣,顧子淳強忍著劇痛,還不忘沖柳紫妍安慰地一笑,道:「這就當是我們之間做個了結吧,此生我們…再無…無瓜葛!」

柳紫妍此刻也是呆愣著,當她聽到顧子淳的話,不由得大叫一聲,道:「你為何不躲?」

她趕忙將劍拔出,隨後迅速封住了他附近的穴位,阻止血液流失,唐彎彎也趕忙爬了過來,餵了一顆凝血丹給他。

見自己哥哥的眼神始終不曾離開過柳紫妍半分,她不由得為他感到一陣心疼!

隨後,她識趣地退開,她知道他們有話要說,既然要做了斷,她就不能插手。

書生順勢拉了她一把,四人就這樣靠坐在一起,靜靜地看著這令人心碎的一幕。

「紫妍,你可曾愛過我?」顧子淳終於恢復了些,他想給自己這幾年的追逐要一個答案。

柳紫妍眼神閃了閃,隨即低下頭去,只能聽到她的抽泣。

顧子淳苦笑了笑,想要站起身來,哪知這一動竟牽連了傷口,疼的他猛地跌回地面,柳紫妍這才抬起頭來趕忙去扶他,唐彎彎能明顯感覺到她內心對顧子淳的緊張。不由得為自己哥哥舒了一口氣!

她覺得有些事自己還是參與一下的好,顧子淳已經失去了往日能說會道的本事,至少面對柳紫妍事,他可以比安哲羽還要沉默。

所以她輕咳了一聲,成功引起了大夥的注意力,於是開口道:「紫妍姑娘,我是顧子淳的妹妹顧彎彎。」說罷她也將自己的面具給撕了下來。

身旁的三人眼中皆露出了驚艷之色!

「原來你這麼美啊,我還一直以為你是一個醜丫頭呢!」一向沉穩的書生竟難得發出這麼一句感嘆,惹得老大老三也是用一種意味不明的眼神看著他,忍不住笑出聲來。

「安靜點!」唐彎彎柳眉一皺,不耐煩地說到。隨後她又將目光轉向柳紫妍,道:「不瞞你說,我大哥一直深愛著你,甚至為了你幾次不回家,我和家裡人也只能默許。直到那次他被姜雲海重傷,險些丟了性命,我就對你改變了看法,覺得你配不上我大哥。」

「別說了!」顧子淳出聲制止到,哪知唐彎彎根本不聽他的,繼續說道:「這次我第一次見到你,說真的,我對你喜歡不起來,但同樣也為你感到悲哀,你可知,那日為何你會與我一起睡在我大哥的房間?」

「住口!」顧子淳呵斥到。他不想讓這件事傷了紫妍。

可唐彎彎生來也不是個怕他的主,只聽得她如倒豆子似的,將那日之事和盤托出。

柳紫妍聽完竟驚訝得說不出話來!顧子淳趕忙安慰她道:你別聽彎兒瞎說,沒有的事。」

「別安慰我了,其實我早就懷疑是他所為,只是我自己不想承認罷了。」柳紫妍終於肯抬頭正視著他,道:「且不說過去那些事,就方才你也看到了,作為夫君,當性命受到威脅時,他同樣可以毫無愧疚的拋下自己的髮妻,甚至連看上一眼,給一個不舍的眼神都沒有,我還有何借口來安慰我自己?」

顧子淳剛想再說些什麼,就聽得不遠處傳來一聲慘叫,緊接著就看到安哲羽一手押著一個人走了過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