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溯怨下載
  3. 溯怨
  4. 第001章 引路人

第001章 引路人

作者: |返回:溯怨TXT下載,溯怨epub下載

江海省東花市,豎店影視城。

已經過了午夜一點。

白天淅淅瀝瀝的下了一天雨,晚上被夕陽一蒸,到了午夜,四周竟然影影綽綽的起了濃霧。

濕涼的霧氣縈繞在人裸露的小腿肚子上,有一種揮之不去的黏膩感。

繁華的小吃街上這個點了人依然不算少,很多人臉上帶濃妝,穿著粗製濫造的戲服在小吃攤前面大快朵頤--大多數是一些下了夜戲的群眾演員,在跑了一天龍套之後出來找點吃的裹腹。

這附近為了配合影視城的建築群,連同路邊的建築也都一併仿古而建,要不是路邊穿著入時的紅男綠女們,還真有幾分穿越的意思。

隔著小吃街,走過幾條小巷,在深處有一個小小的、古色古香的門臉兒。

這個門臉的大門虛虛掩著,門口上方掛了一個四四方方的古式八角鈴鐺。

但是奇怪的是,這個四四方方做工精緻的鈴鐺,沒有銅芯。

到了這個時間點,除了街外賣食品的小店,幾乎都已經關門了。

只有這一家,店裡點著一盞昏暗的老式走馬燈,亮的格外的獨立特行。

這家門店連個招牌都沒有,只在門邊敷衍了事的立了一塊腿高的木板,上面用粉筆歪歪扭扭的寫了幾個字:「心想事成。」

這個小店一點都不大,循著門縫往裡看,小店的牆上羅里吧嗦的掛了滿滿一牆看起來有些廉價的各種珠鏈和小工藝品。

靠牆的幾排玻璃櫃檯里放著一些卡片制的平安符似的東西。

用側邊的燈光一烘托,還稍微看著像那麼回事。

這店不知道多久沒人光顧了,東西上面落著薄薄的一層灰,看起來更是陳舊廉價的不堪入目。

靳語南躺在搖椅上,臉上蒙著一本翻的卷了毛邊的《故事會》。

蒙著臉的靳語南兩條細長的腿搭在一起,悠哉悠哉的隨著搖椅的節奏慢慢的晃著,有些年頭的黃黑色油光鋥亮的搖椅隨著她的動作「吱嘎」作響,看起來閑適的很。

路邊熙熙攘攘熱鬧的雜訊和若有似無的濕涼的霧氣竟然在這家小店半掩的門前戛然而止,像是隔著一層看不見的毛玻璃,把里裡外外隔成兩個不同的世界。

外面像是無端的起了風,濕涼的霧氣被深夜裡的風一卷,頓時無影無蹤了。

小店門口的鈴鐺被風吹的左搖右擺,無聲的搖晃了幾下,又漸漸停止了擺動。

屋裡屋外安靜的像是時間靜止了一樣。

就在這時,遠處影影綽綽的傳來三聲梆子響,這聲音似遠非近,像是從遙遠的地心深處傳來,又像是響起在人的耳朵深處。

門口那隻無心的鈴鐺隨著這梆子卻瘋狂的搖動著響了起來。

清脆的鈴聲一疊聲的砸在人的心頭上,催的人心裡發慌。

搖椅上的人嘴裡念道:「來了!」

隨後一躍而起。

靳語南把臉上的《故事會》扔在一邊,頭頂上的頭髮披頭散髮的糊了滿臉。

只見她動作麻利的從衣服口袋裡掏出一根皮筋,手指一聚一攏,滿臉的烏髮很快被紮成一個齊肩的馬尾,乖順的躺在腦後。

但是她紮起的馬尾兩鬢,卻是剃的一根毛都不剩,露著兩片青白的頭皮。

靳語南穿著一身乾淨利索的黑色運動服,腳下踩著一雙白色運動鞋,臉白的沒有一點血色,只在唇角有一顆殷紅的硃砂痣。

此時她嘴角的硃砂痣隨著她的嘴角往上勾了一勾,本來看起來寡淡的臉卻平白添了幾分妖艷。

靳語南走到門口,那無風自動的鈴聲像是感應到什麼,突然不響了。

她左右看看無人的街巷,迅速把門口的木頭牌子扔進門臉里。

她對著裡面低低的說了一句什麼,店裡面很快響起「窸窸窣窣」的聲音,隨後店裡的那盞頗有幾分風骨的走馬燈,也隨之悄悄的熄滅了。

靳語南站在店門口,從兜里掏出一枚銅錢。

她把銅錢夾在兩根食指指尖,合著五指結了一個印,隨後把銅錢往天上一拋。

那銅錢高高飛起,又飛快落下。

竟然在地面上悄無聲息的立住了。

靳語南嘴裡喃喃有聲,念了幾句。

那銅錢隨著低語自己滾著往前走了幾步。

年久失修的的街巷地上鋪著青石磚,地面一點都不平整,且覆著薄薄的一層土。

那銅錢卻像長了眼似的一點都不受影響。

兀自在前面滾的利索、滾的平穩。

靳語南薄薄的眼皮往上掀了一下,眼裡似乎有光閃過,她閑庭信步的跟在那銅錢身後,往小巷更深更黑的地方走了進去。

--

徐曉縮在一個角落裡,手裡捏著半張薄薄的卡片。

她不知道這個卡片是怎麼到她手裡的,只是潛意識裡覺得應該是一個很重要的東西。

那木質的卡片摸起來觸手生涼,上面用一種奇怪的紅色印著一個繁瑣的圖案,仔細辨認一下,似乎是一種叫不出名字的什麼花。

她閉著眼睛,身上痛的厲害。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逃出來的,腦子裡最後的記憶還停留在那個面目猙獰的男人舉起手裡的啤酒瓶,往她的天靈蓋上使勁敲了下來。

那男人滿身的酒氣和布滿血絲的眼睛現在還像是映在了她的眼角膜上一樣,在腦海里揮之不去。

明明還是盛夏的季節,徐曉身上穿的衣服也不算少,但是她就是無端的覺得冷。

這種冷跟平日里的空調吹出來的冷、或者是氣溫下降的冷一點都不一樣。

倒像是生了一場大病一般,打骨頭縫裡鑽出來的寒氣,直凍的徐曉上下牙磕在一起不停的哆嗦。

她哆嗦了一會兒,發現眼前多了一雙雪白的運動鞋。

徐曉兩隻胳膊把自己環在懷裡,又不安的往後縮了縮。

抬眼順著白鞋往上看。

再往上是一雙又直又長的腿,單薄的運動褲裹在上面,也能看出這腿的主人身材很好,腰細臀窄,像是很有爆發力的樣子。

徐曉再往上看,視線路過一馬平川的胸部,尖利平整的下頜線,緊緊抿著的薄唇,還有高挺細窄的鼻樑,走到來人的臉上。

直直的對上了一雙斜長的鳳眼。

這雙眼睛裡帶著一點說不清的淡漠和看不懂的憐憫,她看見那抿著的薄唇微微張開,上下一碰。

「你的願已經還過了。」

靳語南又低下頭仔仔細細看了看徐曉暴露在外面的青青紫紫的傷痕,還有腦門上那一看就是致死的致命傷。

微微嘆了一口氣。

「跟我走吧,這種苦日子,以後再也沒有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