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溯怨下載
  3. 溯怨
  4. 第098章 有事找你

第098章 有事找你

作者: |返回:溯怨TXT下載,溯怨epub下載

李志榮被嗆人的煙火氣嗆醒的時候,整個家裡都已經燒成了一片火海。

好在他關著卧室門,所以只是在門內感到灼人的溫度,煙霧從底下的門縫裡鑽進來,遠處也可以隱隱約約的聽到消防車飛快趕來的警報聲。

尤碧玉還在另外一個房間里,他不知道是怎麼起火的,也不敢貿然打開自己的卧室門。

前不久網上鋪天蓋地的科普貼他有幸掃了幾眼,上面寫著卧室門可以隔絕很大一部分的火災。

李志榮拿起床頭柜上的水杯,澆在枕巾上捂住了自己的口鼻。

他幾乎要以為自己做了一個荒唐的夢。

這種事情怎麼會出現在自己家呢?

他拿起手機撥通了尤碧玉的手機,那頭很快接起來了。

但是跟她預想的一點都不一樣,尤碧玉沒有被煙熏的暈過去,或是說不出話來,她的聲音清清楚楚的隔著手機和兩道房門傳過來,手機里稍微失真的聲音和外面傳來的響動疊在一起,又瘋狂又清晰,一點都不真實:「兒子,媽媽送你的這個禮物,還滿意嗎?這樣我們就能永遠都在一起了,哈哈哈!哈哈哈······」

他隔著聽筒聽見窗戶打開的聲音,火焰「嗶嗶啵啵」燒起來的聲音似乎就在耳邊,尤碧玉站到了窗戶外邊,有風從她身前捲入卧室,在新鮮氧氣的加持下,火苗一下子旺盛起來。

同一居民樓的鄰居們早就有人逃到了下邊,大家三五成群站成一堆竊竊私語。

尤碧玉穿著一身火紅的旗袍,頭髮已經先一步燃了起來,她站在火光里,像是一尊精心雕琢過的雕塑。

在底下圍觀人群的驚呼聲中,這尊雕塑鬆開了自己抓著窗戶的手。

她從高樓上墜落,伴隨著一聲悶響,軀體摔在地上支離破碎,肢體扭曲。

像一個被玩壞了的布娃娃。

--

李志榮隔著手機聽筒,先是聽到了一聲沉悶的麻袋摔在地板上的聲音,隨後一陣刺耳的噪音過後,對面徹底沒了動靜。

他已經大致猜到了對面發生了什麼。

「艹!真他媽的瘋了!」

外面消防車的聲音已經能聽的很清楚,李志榮感覺自己身上露在外面的毛髮都被烤的捲起了起來,捂在口鼻上的枕巾起了不了什麼作用,嗆人的煙霧經過嗓子,剌得生疼。

「堅持住,堅持住!馬上就有人來救我了!」

「我還不能死,我還有好的工作,以後還有那麼多的日子,我還年輕······」

「快來啊,救救我,求求你們了!」

······

消防車迅速搭建好雲梯,但是他所在的樓層雲梯夠不到。

儘管下邊已經有大喇叭在喊,有消防兵沿著樓梯上去了。

但是李志榮已經等不了了,他覺得再慢一分鐘,身體就已經要被考出一層人油來。

下邊有人展開了援救用的氣墊,明黃色的氣墊中間一個鮮紅的圓心,在夜色里格外顯眼。

伴隨著下邊人的尖叫聲。

李志榮閉上眼睛,朝著窗戶外邊縱身一躍-----!

世界清靜了。

周圍的一切都陷入了黑暗中。

--

趙爸爸醫院送來的及時,等到從搶救室里出來,醫生說沒什麼大礙的時候,外面的兩個女人都不約而同的鬆了一口氣。

趙明珠回家休息了一會兒,拿著老爸的東西又回到醫院,已經是第二天的上午了。

病房牆上的電視熱熱鬧鬧的開著,電視上正在播放著一則本地新聞。

新聞里一閃而過的小區很是眼熟,趙明珠站定了仔細聽了聽,電視里精幹專業的女主播講到:「昨天夜裡本市某某小區發生了一起火災,目前警方鑒定為人為放火,現有一死一傷,後續報道······」

趙媽媽也沒抬頭,嘴裡唏噓著說:「這一天天的,都是些什麼事啊······」

電視里一閃而過的擔架上的那個男人,身上的衣服雖然沾了很多污漬,但是還能看出來是昨天她離開的時候,李志榮身上穿的那身。

身上的那件外套被趙明珠翻來覆去的找了幾遍,昨天一時憤懣時掰斷的那張卡片沒了蹤影,就像是從來都沒有存在過。

趙明珠在原地木愣愣的站了一會兒,想起來昨天臨走時,那個店主按在她手背上冰涼的手指,還有嘴邊那一顆隨著唇邊笑意而勾起的硃砂痣。

趙媽媽坐在病床邊打了個哈欠,經過一整夜的忙亂,她老人家顯然有點支撐不住了。

病房裡的電視機,新聞主播早就開始播放下一段新聞,市中心新建的音樂噴泉作為背景,路過的市民個個臉上都是喜氣洋洋的景象。

就連剛才那個火災的新聞,都像是從來沒有出現在這個世界里。

趙明珠把手裡的衣服攏了攏,說:「媽,你回去睡覺去吧,這兒我守著,你休息好了再過起來。」

她把趙爸爸的手機握在手裡,說:「媽,我手機丟了,你找我的話給我爸手機上打吧,還有······萬一要是李志榮打過電話來,你不要接。」

--

事實證明趙明珠的擔心是對的。

李志榮並沒有受多大的傷,他從高樓上眼一閉心一橫跳下來,整個人險險栽在了救援墊的外圍,除了身上多處軟組織挫傷,整個人還是活的好好的。

他醒來的時候手機被放置在床頭,於是起來的第一件事,就是給趙明珠打電話。

但是趙明珠的手機早就被他砸壞衝掉了。

於是他不死心的打給了趙明珠的媽媽。

趙明珠的媽媽也沒有接。

李志榮躺在病床上,整個人都不好了。

家裡的財產付之一炬不說了,就連尤碧玉也沒了,還有樓上樓下的那些損失,七七八八的算下來,手頭上的那點積蓄怕是不夠賠。

他躺在病床上,恨恨的想:「沒關係,好歹我是個醫生。這點問題還難不倒我,就算現在什麼都沒了,只要給我時間,就都能拿回來的。」

就在這時,平時老是跟他插科打諢的護士長走進來,臉上的表情說不上是同情,還是幸災樂禍。

「李大夫,咱們院長,有事找你。」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