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迷途守護之輪迴下載
  3. 迷途守護之輪迴
  4. 第三章

第三章

作者: |返回:迷途守護之輪迴TXT下載,迷途守護之輪迴epub下載

洗澡?自從她睡到山裡的集裝箱之後,喝水都是礦泉水養著,更別提洗澡了,算起來也有半個月了吧。

「我自己洗澡,誰都不許進來,給我稍三大桶熱水來。」

蘇沫沫看這架勢那首領估計是要她有用,大可先放肆一回,再者說了,她若真的表現太好,被一個非親非故的陌生人給嫁了出去,那還怎麼逃?

「小姐看起來也不像是不勤潔身的郊野女子,倒跟中原大家閨秀一樣看著乾淨。我們這兒清水得來不易燒水更是麻煩,三大桶也太…」

「乾淨都是表面上看。籠統得看,遠遠的大概的看,細節上臟著呢!好多泥,你永遠不知道一個表面上看起來白白凈凈的人實際上有多久沒洗澡了。所以我要自己搓,誰也不許給我沐浴!萬一你們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那老娘的臉可往哪放!」

蘇沫沫拉著臉下定了決心要三桶水。

她對洗澡有著一種莫名的執著。

其中一個侍女頷首退下,蘇沫沫猜她去稟報了。

暗暗嘲諷,還首領呢,三桶熱水都要稟報,這就是故步自封的下場!

不一會兒侍女就帶著五六個渾身肌肉的男子過來,人手套著厚厚的草織手套提著一大桶水,水桶也是金質的,想必沉得要命。

窮慣了的蘇沫沫頭一回對金子不那麼痴迷了。

洗澡的大桶倒是木得,估計是金子做的桶根本沒辦法用熱水洗澡。

看著木桶里的冷水逐漸泛上熱氣。蘇沫沫感到安穩不少,好像焦慮隨著熱氣散到大氣里。

待人都退下,蘇沫沫迫不及待的泡進去,侍女將換洗的布衣放到她跟前,蘇沫沫扒拉扒拉,找到一件綁帶的類似內褲的東西,嘆口氣,以後有的我苦日子過了,大姨媽來了可怎麼辦啊?

她動手使勁的搓,奇怪的是身上沒有以前那麼容易落灰一樣,根本搓不下什麼東西來。

「你們這兒有脫毛的東西嗎?」

「生而為人,有體毛很正常。何須在意。」

「可是我見周身女子皮膚光滑細膩,想必這兒的女兒都無需在意,可是我。我,不一樣…」她哀怨的看了一樣自己的手臂。

「中原倒是有這種草藥,只是在荷汗少見極了。」

蘇沫沫嘆了口氣,恨人家天生麗質。

又堅持搓了一會兒覺得沒勁了便起了身,換上了綁帶內褲,看不上這裡的簡單布衣,還是穿了自己的衣服。就著洗澡水洗了臟內褲。

「你們這裡缺水就是因為該是土壤的地方全是沙子,水都會滲下去,那條溪流能匯聚起來說明那下面全是水。不要因為別人都覬覦這裡的金子就把這裡隔離起來,顯得你們小氣,對你們也沒有一點用處。」

看著這些天真無知的丫頭,蘇沫沫忍不住說教,「有金子又如何,你們這裡不還是貧瘠之地。」

「他們拿走了我們的金子,我們豈不是一無所有了?」一侍女毫不客氣。

「誰說讓他們白拿了!表面能有野草生長,空氣也很濕潤,說明你們這裡水源豐饒,而且絕不是沒有土壤。土壤也許就在金子下面。開發一塊兒地方用來種植,供水有什麼損失,占著茅坑不拉屎跟守財奴有什麼區別。

用金子從中原換取種子,農耕方法,工具,不是比每年換取那麼一些布匹和木材好多了?」

「說的倒輕巧!你知道這金子有多深?難不成你想挖空我們荷汗!」侍女不以為然,白了她一眼。

異常好聽的男聲傳過來,帶著彈跳的音樂感。

「胡說!這裡的金子挖了這麼多年都沒看到土壤,哪是那麼容易的!」

「難道水井你們也沒想過挖嘛?或者說一下雨這裡不會有坍塌事故嘛?如果這裡真的那麼好,怎麼會只有這麼少的人口?」

她蘇沫沫堂堂高材生哪容得下你這粗鄙的原始人反駁?

幾個侍女嚇得連忙下跪,磕頭恭敬的說,「小皇。」

她這才看清來人雕塑般的長相。

歐洲人的眼睛和鼻子,卻沒有那麼濃密的眉毛,整張臉有一種和諧的清秀。素色布衣穿在他身上簡單幹凈,合適的如量身定製一般。

想不到這蠻人的國服還有長得像風景畫一樣的男人。

蘇沫沫極力壓制花痴的嘴臉,擺出高冷的表情。

「反正我是一點都不想久留,我倒是對中原感興趣,你不如把我送到中原去,我還能吃一口熱飯,穿一些像樣的衣服!」

「你滿口胡言!真是該死!留她作甚?為何不拖出去喂那野獸!」小皇氣的壓低眉頭,惡狠狠的命令道,

那幾個侍女竟然真的乖乖跑來束住蘇沫沫的手腳,在她眼裡那根本就是迫不及待好嗎?

「等等,拿我去喂那野獸也可以!但是你們要讓我把換洗的衣服帶上。」

那個小皇看她的眼神就像看一個神經病。

蘇沫沫還來不及尷尬的笑笑就又被五花大綁丟到了草屋,屁股一落地一坨衣服就扔到了頭上。

「這布衣何其珍貴,真是暴殄天物。」

那侍女臨走還不忘碎碎念。

我這也是布料啊…還是你們沒有的布料。蘇沫沫拍拍屁股,抖抖她唯一一件200塊的外套的灰。還好穿過來了,否則那才叫暴殄天物。

蘇沫沫往身後一看,那怪人不見了。想必是被拉出去被人觀賞。她嘆口氣,可憐的怪物,倒是沒有這裡的人那麼狠毒。

她打開魯班鎖進到屋裡,地面還是野草,沒有鋪設地表。她閑來無事將地表糾纏的野草拉開,想測測這金沙有多深。不料這屋裡的金沙不比外頭濕潤,沒有野草的支撐,開始流動下陷。

我的老天爺啊!流沙?

這裡的人是怎麼活下去的?太危險了。

正想著,外頭傳來動靜,她退出去。將鎖上好。

原來那小皇命令他們把怪人送回來,一定要把他倆圈在一起。

我什麼時候惹著他了?蘇沫沫不明所以。

他們把籠子放進屋裡,籠子剛一著地,沉重的金籠在流沙里迅速下陷,連帶著周圍也開始坍塌。

怪人更拚命地掙扎怪叫,那些人卻只顧著逃命,紛紛跳出了下陷的房屋。蘇沫沫眼疾手快奪過大鬍子手中的鑰匙。

眼看籠子還差一半就徹底陷下去,籠子里的怪物用一雙藍眼驚恐的看著她,那雙眼睛彷彿帶著無窮的吸引力,蘇沫沫下意識就伸出手去。剛抓住籠子就連帶著攪了進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