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超神道術下載
  3. 超神道術
  4. 第一百三十九章 嚇他一嚇(求訂閱求月票)

第一百三十九章 嚇他一嚇(求訂閱求月票)

作者: |返回:超神道術TXT下載,超神道術epub下載

「鬼丹!」

與妖物的妖丹一般,這鬼丹同樣是厲鬼的性命相交之物,屬於其最為珍惜之物。

這枚鬼丹極為內斂,靜靜地躺在那裡,靈光不顯。

但白子岳見了,臉上卻也不由流出一絲喜色。

手中聚魂幡一動,剎那間就湧現出一股陰氣,將之卷到了他的近前。

根本沒有任何猶豫,白子岳的體內的靈力就快速湧入,而聚魂幡也隨之光芒大盛,湧入出一道道的青黑色的光芒,沒入到了那鬼丹之中。

很快,一絲絲,一縷縷濃烈到了極點的黑色陰煞之氣,就從那鬼丹之中牽引而出,匯入到了聚魂幡之中。

半個小時過後,鬼丹已經徹底失去了光澤,而聚魂幡之上,陰氣濃郁幾乎溢出,動蕩之間,似也有一股澎湃的力量涌動。

「果然,鬼丹之物,能夠增益聚魂幡的品質,讓其材質更勝一籌,如此,我也可以再在其中刻入禁制,提升這聚魂幡的品質了。

甚至,也不無將之提升到中品法器的可能。」

白子岳對照著聚魂幡的祭煉提升之法,稍一試驗,果然感覺到了不同,心中隱隱有些激動。

聚魂幡的品階越高,所能夠收攏的陰魂就越多,陰魂的實力,也隨之越強,對他的戰鬥幫助,自然就更勝一籌了。

不過,對於禁制之法,他了解的卻並不多,是以雖然聚魂幡已經能夠被祭煉提升,但他還是決定等自己將《周沖禁制小解》仔細研究過一番后,再進行嘗試。

「此地的陰魂盡數被殺,鬼蜮自然消散,對於雲葉村也就沒有了威脅。

如此,我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了。」

當所有主魂盡數沒入聚魂幡之後,白子岳靈眼術一展,眼見蓮花村之中沒有任何陰魂殘留,心中也覺得振奮。

雲葉村好歹是他的老家,如果可能,他自然不願意其被鬼蜮籠罩,最後成為一座鬼村。

而且,這一次,他的收穫同樣不小,不僅使得聚魂幡的力量大漲,恢復了其二十四禁製法器的巔峰戰力,更讓得白子岳的魂能,隨之暴漲了一大截。

想到這裡,他再次看了眼自己的屬性面板。

姓名:白子岳

力量:37(不可提升)

速度:33(不可提升)

體質:39(不可提升)

精神:22(不可提升)

靈力:8000(可提升)

武功:金剛不壞神功圓滿,金剛琉璃身圓滿

武技:十八連刀圓滿,一字貫通拳圓滿,斬刀訣大成圓滿,雲縱步大成圓滿,柳葉刀法小成(可提升),天纏手圓滿

無痕刀未入門(不可提升)穿心錘法未入門(不可提升)

仙法:紫氣觀神法第五層

符籙之術圓滿

法術:靈火術大圓滿,靈光盾圓滿,洗怨術小成(可提升),靈眼術未入門(不可提升),落雷術未入門(不可提升),輕身術未入門(不可提升),千山冰刃術未入門(不可提升)

魂能:95123

「算上原本的一萬多點,魂能直接暴漲了八萬多點。距離十萬之術,也只差五千了。」

看著魂能點數,白子岳臉上再一次露出了一絲激動之色。

這種感覺,甚至比他之前獲得了五千多兩銀子,還要興奮。

畢竟這些魂能,可以實實在在的提升他的修為和實力,比之銀子,可要實在的多。

因為之前已經提升過一次,白子岳的仙法境界和武功境界,也提升到了目前所能夠達到的頂峰,是以就算有著眾多的魂能傍身,他也沒有再進行提升。

很快,他就回到了雲葉村之中。

「這一戰,藉助的更多的還是法術落雷術的威力,雷電之力,對於鬼物的剋制當真極大。

唯一有些可惜的是,落雷術法術符文足有四十二個,以我的精神力施展還有些勉強了,估計要突破到練氣境第六層,才能夠不藉助外力,順利的施展而出。」

坐在自己的床上,白子岳默默恢復自己的靈力和精神力的同時,也在總結著經驗。

落雷術可算是他掌握的最強法術,威力自然讓他滿意,只是施法所需要的時間,卻也讓他感覺有些棘手。

如今他只希望能夠儘快找到紫氣觀神法的後續修鍊之法,提升到練氣境第六層,或者將落雷術儘快入門,這才能夠相應提升器施法速度了。

如若能像靈眼術一般,使之形成法術本能,那白子岳做夢都要笑醒了。

至於中品法器青光劍在這一次大戰中沒有發揮出最大作用,白子岳心中卻並沒有太過意外。

一來,是他得到這件法器的時間還不長,並不算順手,二來也是陰魂之物,可虛實轉化,法器對它們的傷害確實不如法術,自然難以發揮其應有的作用。

轉眼,一夜過去。

經過修整,白子岳精神恢復如初,體內的靈力,也是恢復了大半,卻是不影響戰力了。

走出房門,白子岳就聽到了張六姨與人談論,昨夜鬼哭狼嚎,雷電降世之事,不多時,也有村民發現了距離雲葉村不遠處的蓮花村的異變。

並且很快就有大膽的村民靠近了過去,回來之後就是一頓吹說,什麼天降神雷,剷除妖鬼,什麼鬼神亂世,有仙人路過看不順眼,直接除之。

漸漸地就被無中生有,傳出是一個名叫雷祖的強大仙人,降下了神罰,幫助他們剷除鬼物,他們雲葉村,也是為這位雷祖的庇護,生生世世可以安享太平。

有些人家,更是直接就在自家神台上就供上了這所謂雷祖的牌位,燒香祭拜……

倒是有人想起問到白子岳的頭上,畢竟他的身份不凡,見識自然更為廣泛,對此,白子岳只得以並不清楚而搪塞了過去。

虛名於他而言,並無大用,他也根本不需要別人的崇拜。

自然不會自惹麻煩,去承認殺鬼之事。

……

不知不覺,夜幕很快再次降臨。

還是那處山廟,白子岳將馬匹拴在廟內石柱上,自顧自的盤膝打坐。

望了眼天色,預估了時間。

白子岳終於站了起來,取出老鷹劍客圖,微微一點。

瞬息間,就有一頭老鷹在他身邊浮現。

沒有任何猶豫,白子岳輕輕一躍,就跳上了老鷹的後背之中。

無聲無息間,老鷹展翅,須宜之間,就飛入了高空之中,化作一道漆黑的光影,直接向著遠處直衝而去。

三十息過後,荒涼的墳地之中,老鷹撲騰一聲降落了下來。

而後才終於因為靈力耗盡,消散在了虛空中。

踩踏在墳地,看著周圍陰暗荒敗的景象,白子岳的臉上沒有絲毫的變化。

對於如今的白子岳來說,一般的鬼物於他而言,已經沒有了任何威脅。

反倒此地的鬼物,見到他才會瑟瑟發抖,不敢有絲毫的靠近。

不僅是因為他那濃厚的氣血,更因為他身上,擁有著鬼物天然懼怕的氣息。

輕車熟路的踏出了墳地,白子岳很快就走到了一些出現在了街道之中。

黑夜降臨之下,此時外邊已經沒有了行人。

在白子岳刻意避開一些人流之下,幾乎沒有任何人能夠發現他的蹤跡。

就算實在避不過,他只是輕輕一躍,就能夠跳上房頂,在房屋之上,輕若無物一般跳躍。

這不僅是身法雲縱步的效果,更是得自五通道人的法術,輕身術。

真正施展這門法術,白子岳才感覺到這門法術的奇妙之處。

不僅能讓他身輕如燕,踩踏在大地之上,毫無聲息,輕輕一躍,就可直達三四丈遠,更能夠與其他輕身功法想結合,配合雲縱步施展,當真快若驚鴻。

白子岳估計,就算是那些內力境強者,在施展身法之時的速度,也比不過此時的自己。

此時再想及當初張玉昌那肥碩的身姿在水面上飄浮的輕鬆和洒脫,顯然是施展了這輕身術的緣故,當真有些神妙。

很快,一座有些熟悉的建築,就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輕輕一躍,白子岳就翻身踏了進去。

而後他才不慌不忙的從懷中逃出一塊布幡,輕輕一展。

剎那間,一層灰色的迷霧,瞬間就將整個院落,都給包裹了進去。

只不過,這層灰色的迷霧,在天黑夜幕的籠罩下,絲毫不起眼,並不會引起任何人的主意。

而後,白子岳輕輕一點,一道主魂就隨之在他的身邊浮現。

「去吧,先嚇他一嚇!」

白子岳輕笑一聲。

那陰魂似是也感覺到了白子岳的心意,興奮的低吼了一聲,隨之就好像利箭一般,穿透了前面的一層木牆,進入了一道房間之中。

這段時間,可謂是郭正陽最為興奮的時日。

門主死去,他的師傅趙靖隨之身份大進,成為了爭奪門主的有力競爭者之一,只是短短時間,就讓得他在整個清河鎮烈陽幫中,地位大增。

平日里一些自持實力強大,看他不起的一些內門弟子,管事之流,對他也開始頗為恭敬起來。

源源不斷的好處,也隨之送出。

特別是在知道了師傅的計劃之後,那個原本一直讓他有些膽戰心驚的人,也將徹底消失,不再具備威脅。

是以,他就連睡覺,也都變得香甜了起來。

忽然,他感覺身子一冷,周圍的溫度猛地大降,讓得練武之後氣血大盛的他,都不由打了個哆嗦。

「怎麼回事?」

迷迷糊糊間,郭正陽睜開了眼睛。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