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情染錯命雙子下載
  3. 情染錯命雙子
  4. 第六十五章 夜半尋她

第六十五章 夜半尋她

作者: |返回:情染錯命雙子TXT下載,情染錯命雙子epub下載

他能在府內不驚動層層戒備之下找到他,這就足以說明他的能力,但就算這樣,陳伯庸一點也不怕,因為就算他能悄無聲息的進來,不代表他可以悄無聲息的再出去。

前些日子不就有個這樣的例子嗎,還拿刀脅迫他,最後不還是讓自己給整的沒了人樣嗎。

但是!這人卻好像有些不一樣,門主?!他到底知道什麼?

陳伯庸緩緩地偏頭看向旁邊姿態有些閑散的青年「你到底是誰?」

「對陳門主經歷了解的人」秦墨塵對著陳伯庸凌厲的眼神毫無懼色的回視。

陳伯庸看了他幾眼,又回過頭「快說出你的目的,不要等老夫沒了耐心啟動了府里的警戒,到那時候你就覺得你缺一副翅膀了」

秦墨塵又是淡然的一笑「你可還記得蔣青衛?」

……

「蔣青衛……?」陳伯庸斜眼看著他笑了一笑「記得,怎麼了?他還打算追殺老夫?」

「那倒不會,因為他可沒你能活」

「哦?他死了」

「是啊,幾年前去世了」

「你怎麼對他了解的這麼清楚」又朝他扭過頭,陳伯庸疑惑的問。

「因為,他當年在追殺你的時候,受的有些傷沒有恢復好留下了些後遺症」秦墨塵徐徐的跟他說道。

「哼~」

「是不是這麼多年你過的很無趣,因為沒人再陪你玩你追我藏的遊戲了?」

「你走吧,你說的這麼多話,老夫一句都聽不懂」陳伯庸又擺起了姿態。

秦墨塵看他一副不會承認的態度,毫不在意的又道,「沒關係,我的話你能不能聽懂無所謂,只要江華門的話你能聽懂就行」隨後說完,悠然的站起了身。

看似尋常的話,卻讓突然旁邊陳伯庸的手悠的握了個緊,「公子留步」他看秦墨塵似要離開,緊忙出口相留。

聽到讓他留步,秦墨塵也並未再往前面多走,站定后,等著陳伯庸開口。

「公子來此是有何要求,不妨直說」

聽到他這話,秦墨塵得逞般的一笑「小人對國丈怎敢有什麼要求,不過是過來提醒你,好日子不多了,該享受就及時享受」

陳伯庸看他還在賣關子,心中不由怒起「你真是在挑戰老夫的耐心」

「是啊,要不怎麼能見識到國丈府的戒備程度呢」說完,開始無所畏懼的信步往前走。

見此人如此不識他的抬舉,陳伯庸在他背後,眼睛迸發出狠厲的冷光,隨後,他雙手舉到胸前,只見他合掌拍了三下,四面八方就陸續傳來了有人朝這裡趕來的腳步聲。

這聲音秦墨塵知道是怎麼回事,只見他不慌不忙的發動輕功,旋身飛上了陳伯庸對面的屋頂,然後面朝著陳伯庸轉過來,兩眼泛著冷酷的光,嘴角帶笑的說了一句話「再會」然後再次縱身朝外飛去,中間幾次有暗器和弓箭朝他飛來,但都被他一一的輕易躲了開。

望著那已經飛去的背影,陳伯庸數年來第一次心中有了絲慌亂。

從國丈府離開,秦墨塵不急不慢的回了府里,那個負責管理事務的暗衛見他終於忙完回來,急忙讓人把熱水和飯菜備了整齊。

畢竟就算身體再好,連趕幾天的路,剛一到府就又毫不停歇的去忙事情,重要的是聽回來的暗衛說他還受了很重的傷,且並未完全恢復。

順著管事的安排,秦墨塵洗了澡吃了飯,不過洗澡的時候是讓人錯開傷口簡單的泡了泡。

終於躺在床上之後,在秦墨塵半睡半醒的時候一個暗衛進了他的房間,暗衛把手裡的東西輕輕放在旁邊的桌子上,然後打算解他的衣服

「誰?」突然,被微小動作擾醒的秦墨塵突然睜眼,抓住了那個正要給他換藥的暗衛的手。

「主子」暗衛喊他。

一看是屬下的人,秦墨塵放開又閉上眼,聲音極具嚴厲的說道「下次記得敲門,要麼把我喊醒」

「屬下知錯」

「我又沒說需要換藥,先出去吧」

「公子,上次那人給你換藥是前天在路上的時候,這現在都三天了,不用換嗎?」

「不用,出去」

「是」

秦墨塵翻身又睡,只是兩刻鐘之後,他就又起了身,重新穿上自己的外袍,走出了房門。

「主子,這大晚上的您是去呢?」秦墨塵走到院中的時候,正於僕人交代著事情的管事看見了他。

「出去找個人」秦墨塵一邊走一邊對他隨口回道。

「主子,你看您剛回來,都還沒休息呢,有什麼事要不明天」那管事有些小心翼翼的跟他提醒。

「你不必擔心,我很快就回來」

說完,不再理會就出了門。

東城南順街七十九號,狀元府。

秦墨塵輕鬆的就找到了這地方,站在大門外,他有些猶豫,今天上午見她是隨著他們一起進的城,可她家自己去過,並不在城裡,上次看她的信寄的地址是這裡,所以,她現在肯定是在這裡住。

只是沒想到,那個剛剛被提拔了吏部郎中的人就是她的鄰家哥哥。

想到這裡,秦墨塵上前打算輕扣門環,但手還沒碰上,他心中又有了思量。

雖說自己現在敲門進去找她,相信她不會真因為給了休書而就把兩人當成陌路,但兩人之前的關係確實不可否認有些不太尋常,這樣直接進去恐她心中不自在,所以秦墨塵打消了敲門進去的想法。

不過既然來了,秦墨塵也不是會白折騰的人,他從旁邊的小道朝府里簡單觀望。

確定好目標后,秦墨塵足底發力,縱身一躍,人就已經毫不費力的上了府里建築的屋頂,順著旁邊的偏房,秦墨塵腳步輕逸的往中間的屋頂躍去。

看著院中的燈火已經沒有那麼明亮,秦墨塵知道她們可能已經休息了,秦墨塵打算再順著房頂去后府尋找,不過在他剛要轉身,秦墨塵就聽到了一道熟悉的聲音。

「品柔,幾時了」說著,沈夕月又把眼前桌子上的書翻過了一頁。

「戌時已經過半」品柔看她還在抄那本醫術,就開口勸她「不早了,小姐,你明天再寫不也行嗎,幹麼非要趕今兒這晚上」

……

看來她還沒睡……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