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大宋第一猛人下載
  3. 大宋第一猛人
  4. 第四十二章 新生意上門

第四十二章 新生意上門

作者: |返回:大宋第一猛人TXT下載,大宋第一猛人epub下載

見石守信如此反應,黃知軒心中大定,大名鼎鼎,名傳千古的五代末北宋初的活神仙陳摶,石守信果然是知道的。

石守信看著黃知軒,神色有些驚疑不定起來,扶搖子這個神仙稱號,世俗之中也有不少人知道,還可以說是黃知軒聽說過,可是『白雲先生』這是五年前周世宗柴榮召見陳摶時賜的這個名號。

最主要的是當時柴榮賜完這個名號的第二天便駕崩了,緊接著趙匡胤便進行陳橋兵變,根本沒有昭告天下,所以這個名號除了剛好在場的三人和陳摶知道外,根本沒有人知道。巧的是那三人正好是死去的柴榮和當今皇帝陛下趙匡胤,另外一個便是石守信。

皇帝陛下顯然不會無聊的將這件事情說出去,並且還傳到了鎮子上的一個窮苦小子的耳中,所有隻有一種可能——那就是陳摶本人告訴黃知軒的。

陳摶此人自五代開始便有著太多的神仙傳說,據說時常一眠數日,人稱睡仙。相傳紫微斗數及無極圖說皆為陳摶之創作,按照最早的傳說,現在若是還活著,早已經超過百歲高齡,黃知軒剛說到此人睡了七天七夜,也與陳摶的情況相符。

「原來你碰到了扶搖子老神仙……」石守信又坐了回去,神色恢復平靜,對黃知軒所說雖然沒有全信,但也信了六七成,畢竟除了這個解釋之外,黃知軒一個窮小子怎麼可能知道白雲先生?可惜,他不知道黃知軒是一個開了掛的穿越者。

所謂「言多必失」,黃知軒將提前準備好的故事說完,便閉嘴不言。

石守信盯著黃知軒,眼神犀利如劍,皺眉沉思片刻之後,不知想到了什麼,突然說道:「當今皇帝陛下雄才大略,有心一統天下,結束天下多國戰亂不休的局面。以你看來,我大宋應該先對哪個國家開戰。」

黃知軒心中一凜,石守信果然還在懷疑這個故事是自己所想,想要開口試探。

不過現在不重要了,有了陳摶這個活神仙拿出來當借口,這件事情算是過了,接下來所說不能再推到別人身上,否則一個謊話需要無數個謊話去解釋。

黃知軒腦海裡面努力的回憶趙匡胤統一天下時的戰略思想,但面上卻是一副沉思的樣子,片刻之後,黃知軒輕咳一聲,說道:「伯父,晚輩以為我大宋欲統天下,應該把握八個字方針。」

石守信好奇道:「你說說,是哪八個字的方針?」

黃知軒肅然道:「先南后北,先易后難。」

石守信眸中精光爆閃,心中震驚,要知道這八個字的戰略方針是皇帝帶著文武重臣商討數月才最終定下的戰略,而且這也是大宋最高的軍事秘密,畢竟泄露出去,很容易被敵人所知,提前有所準備。

所以,不說黃知軒這樣的窮小子,即使是普通官員和勛貴也絕不可能知道這八個字。

那麼問題就來了,這八個字的戰略方針只能是黃知軒自己想出來的,再沒有其他解釋。

腦海裡面念頭轉動,石守信不露聲色的說道:「那你說說,為何是先南后北,先易后難?」

黃知軒一臉自若的說道:「其實採取先南后北的戰略,和先易后難是同一個意思,因為當今天下各國是南弱北強的局勢,南方唐國、吳越、蜀國、南漢,國力和軍力已經開始衰落,而北方遼國正處在興盛時期,地廣兵強,我大宋攻打北漢國,遼國必然會出兵干涉,所以最好先是攻打南方相對較弱之國。」

說到這裡,黃知軒看了一眼神色變得凝重的石守信,精神一振,繼續說道:「除此之外,晚輩認為大宋先打誰,還應該遵循『先富后取』和『攻守並舉』的原則。」

石守信此時臉上早已一片肅然,道:「好一個『先富后取』和『攻守並舉』,這八個字我大體明白是什麼意思,你給我好好說一下,為什麼大宋攻取天下,要以這八個字為原則。」

黃知軒說出『先富后取』、『攻守並舉』這八個字,心中已經想好怎麼解釋,但不等他開口,管家匆匆到來,爬在石守信耳邊說句什麼,後者臉色一變,站起來說道:「現在何處?」

「在中廳。」管家立刻說道。

「小子,回頭再和你好好說一說。」

石守信說著話,也不等黃知軒說什麼,便匆匆離去。

黃知軒愣了一下,抱著四個小箱子跟著來到房間門口,看著石守信慢跑著離去,心想什麼事情或者什麼人能夠讓石守信如此變色,且行事如此匆忙。

不等黃知軒進一步思考這個問題,石保吉帶著一個濃眉大眼,面容白皙的青年出現了。

「阿軒,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駙馬都尉家老二高處俊,他是特意來找你的。」石保吉老遠便笑著喊道。

黃知軒一聽,眼睛頓時一亮,附馬都尉不就是渤海公高懷德嗎?只是因為娶了趙匡胤的妹妹,所以才被加封駙馬都尉,這一家子不但是皇親國戚,而且還是不比石守信弱多少的開國功勛。

高處俊找自己還能幹什麼,當然是想讓自己幫其家人作畫的。

說實話黃知軒現在需要打開銷路,光是給衛國公府一家作畫可不行,而且找他作畫之人身份地位越高,越能夠提高他的身價。

「原來是高公子,小弟黃知軒有禮了。」黃知軒主動行禮,但言行舉止不卑不亢。

高處俊上下打量黃知軒幾眼,微微點了點頭,淡淡的說道:「黃小弟不要客氣,我本來是找石兄詢問你家在何處,請你去府上作畫的,不料來得剛巧,便索性請你跟我走一躺,不知黃小弟現在有沒有空?」

高處俊並無倨傲之色,顯得很客氣,但此子眼神深處那種俯視的意味依然沒有逃過黃知軒的眼睛。

他知道此子和石保吉不同,後者是真正尊重自己,將自己當朋友,可此子骨子裡面帶著一種梳理和高高在上的意味。

既然如此,那就不客氣了。

黃知軒這樣想著,臉上的笑容越加燦爛。

他深知飢餓營銷的道理,畫絕不能作得太多,否則他作的畫爛大街了,那就不值錢了。可是他又不好拒絕給高官勛貴作畫,否則無緣無故就得罪了人。而減少作畫次數,但又不會讓自己作的畫貶值,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提高身價。

「好讓高兄知道,祖上傳下來的規矩,除了對在下有恩之人,否則不管是誰,讓小弟作畫都需要一千兩銀子的報酬。」黃知軒神色認真且一臉歉意的胡說八道著。

高處俊眼睛都沒有眨一下,說道:「黃小弟放心,一千兩銀子絕不會少了你的,而且若是所作畫像讓家母滿意,說不定還會另有賞賜。」

「那事不宜遲,小弟現在就跟高兄去一趟。」黃知軒心中大喜,去一趟用不了多少工夫,便又賺一千兩銀子,拿回去老娘還不得開心得瘋了。

將石守信四名美妾賞賜的報酬先寄存在石保吉這裡,黃知軒跟著高處俊離開了石府。

而同一時間,衛國公府中廳中,正在進行著一場影響大宋軍權更迭的對話。

……

……

PS:新書繼續苦求收藏和推薦支持————有人若是感覺煩就偷偷罵我吧————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