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囚龍下載
  3. 囚龍
  4. 第二百一十三章 為什麼 (第四更)

第二百一十三章 為什麼 (第四更)

作者: |返回:囚龍TXT下載,囚龍epub下載

來我這裡,我有問題要問你!」

炎狼看著手機上杜烽發來的這條簡訊,臉色一陣陰晴不定。

血龍,你又有什麼要問我呢?難道,你已經知道了什麼?

他的臉色陰沉無比,一種本能的不安湧上心頭。

緊接著,他打出了幾個電話之後,出了門朝著杜烽所在的院落趕去。

十分鐘之後,炎狼來到杜烽所在的院落門口,腳步卻是停了下來。

而此時,在院落的四周,幾道身影也是悄無聲息地抹了過來,趴伏在院落的牆根下沒有出一絲動靜。

鯊魚、丑鬼,以及另外三個炎狼的心腹高手:馬特、屠夫和汗米爾,接到炎狼的命令,同時趕了過來。

只見馬特和屠夫是兩名強壯的白種人,而汗米爾則是一名皮膚呈古銅色的印度人。

他們可以說是暗翼傭兵團如今的中堅力量,五人的戰鬥力都強悍無比,可以說圍攻之下,就算是化境強者也討不到好處。

然而此時,不論是停下來的炎狼,還是潛伏在牆根底下的鯊魚和丑鬼五人,聽著院子裡面的動靜,臉色都一陣變幻不定。

而炎狼的臉色,更是陰沉地幾乎能滴下水來!

只見院落內,朴智姬看著杜烽,此時一臉的梨花帶雨,表情充滿了憤恨和委屈。

「烽!這一切,都是炎狼做的,他不甘心暗翼還是你說了算,想要將傭兵團完全控制在他手裡。

他抓了跟你關係最好的那些人,甚至親手殺了巴拉森,並且逼迫丑鬼殺了李秋陽。

還有……他甚至強迫我,跟他……」

朴智姬伏在杜烽的懷裡,淚水不斷流了下來,泣聲哭訴著。

彷彿壓迫在她內心的委屈不甘,此時見到杜烽到來,終於找到了人給她做主,終於可以發泄出來一樣。

「跟他怎麼樣?」

杜烽冷聲問道。

「跟他……上床!不過烽你放心,我寧死不屈,炎狼還想得到我,所以也拿我沒辦法。我的身子……只留著給你。」

朴智姬說著,抬起頭來,含情脈脈地看著杜烽。

杜烽深吸了一口氣,雙目充斥著痛心和憤怒,然後看著朴智姬,露出一副憐惜的眼神。

「智姬,這段時間你受苦了。」

朴智姬此時一副動情的樣子,搖了搖頭道:「沒關係,終於把你盼回來了,一切都是值得的。烽,你知道嗎?炎狼這次其實安排了一個歹毒的計劃對付你!」

話音落下,杜烽的表情一凝:「哦?什麼歹毒的計劃?」

朴智姬此時抱著杜烽,身子一用力,把杜烽直接推得坐在了後面的躺椅上。

下一秒,她直接跨坐在了杜烽腰間,身子摩擦著杜烽,動情地說道:「烽,要了我!要了我,我什麼都告訴你,好么?」

此時此刻,朴智姬心中的那股執念無比強烈。

她只感覺自己很快就要成為杜烽的女人了,一直以來做夢都想要得到的男人,此時終於任由她擺布,只差最後一步,她就能徹底得到這個男人!

從身體,到心靈上,真正地得到他!

原來的朴智姬,就自信憑藉著她某方面的功夫和手段,只要能讓杜烽跟自己發生關係,那對方以後就絕對淪陷,再也離不開自己。

而前幾天,她更是讓納瓦給自己身上種下了一枚情蠱。

這一次,只要自己能得逞,藉機給杜烽種下這枚情蠱,以後這個男人更會絕對地迷戀於她,從此任由她佔有和擺布。

她對杜烽的怨恨,就來自於那畸形而扭曲的佔有慾和愛戀。

感覺自己的執念馬上就要達成,朴智姬心中的怨恨自然消失,為了得到杜烽,她瘋狂而不惜一切。

剛才她已經把所有事情都推到了炎狼頭上,把自己說成了受害者。

只要杜烽接下來真的要了她,她絕對會毫不猶豫地出賣炎狼,把一切計劃都告訴杜烽。

轟!

然而,就在此時,一聲轟然巨響出現。

只見院落的大門直接飛了出去,一道身影帶著無邊的怒意和殺機,一步步走了進來。

「朴智姬!你這個賤人!你敢出賣我?」

炎狼表情猙獰地瞪著朴智姬,渾身因為憤怒和妒火,而劇烈地顫抖著。

看著朴智姬此時一臉媚態地坐在杜烽身上,耳邊回蕩著這女人剛才的那些話,炎狼的一雙眼睛都紅了。

內心當中,他對朴智姬這個女人,是無比迷戀的。

再加上內心當中確實不甘屈居在杜烽之下,所以在這個女人的挑唆和耳邊風的影響下,最終背叛了杜烽。

原本他以為,朴智姬已經完全跟自己不分彼此,徹底成了他炎狼的女人。

然而他怎麼也想不到,這女人竟然背著自己,找上了杜烽,甚至把一切都告訴了對方,把髒水全都潑在了自己的頭上。

「賤人,如果不是你挑唆,我會想要背叛血龍?我會下決心殺掉巴拉森和李秋陽?現在,你竟然把一切都推到我頭上,甚至想要跟血龍一起對付我?巴拉森罵你罵的一點不錯,你這個該死的表子!」

說著,炎狼一步一步朝著兩人走了過來,身上帶著濃濃的殺機。

這個時候,面對這突生異變,看著突然衝進來的炎狼,朴智姬的表情頓時凝固在那裡。

她的眼神明顯閃過一抹慌亂,然後強自鎮定地問道:「你……怎麼會過來?」

話音落下,她的身子卻是一陣不穩,直接從杜烽身上飛了出去,然後無比狼狽的摔在地上。

只見杜烽此時站了起來,眼神無比冰冷默然地看著她:「是我,讓他過來的。」

朴智姬坐在地上,先是怔了一下,然後一雙眼睛瞪圓了,當中充滿了怨恨和不甘地看著杜烽。

「你耍我?你這個混蛋!」

杜烽冷笑了一聲,沒有再看她一眼,而是無比痛心而悲憤地盯住了炎狼。

「炎狼!虧我把你當成手足,將整個暗翼都交給你,你為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做?」

炎狼面對杜烽那痛心的眼神,臉色先是閃爍了一下,然後放聲狂笑了起來。

笑聲當中,充滿了嘲弄和不屑。

「為什麼?為什麼你還不明白嗎?你口口聲聲說把暗翼交給我,然而我做的任何事情,還不是要遵從你的意志?

哈哈哈哈,今天,你不就跟我問罪了嗎?

我不要做一輩子的提線木偶,我為傭兵團付出了那麼多,憑什麼我不是暗翼真正的王?憑什麼,這個賤人一直喜歡的,是你?」

說著,炎狼歇斯底里地喊道:「這一切,都他媽應該屬於我!」

話音落下,杜烽深深地看了炎狼一眼,無比沉重地閉上了眼睛,深吸了一口氣道:「狼,你要做暗翼的王,可以跟我直說。你想要朴智姬,我更從來沒對她動過心思。

我們,曾經是過命的兄弟啊!多少次在戰場上,用身子給對方擋過子彈?然而今天,你卻因為權力和女人,背叛我!甚至……殺了曾經的兄弟?

今天在飯桌上,你說你曾經發過誓,你的命是我的。而作為兄弟,我的命又何嘗不是你的?

你想要我的命,儘管拿去!

可是,你為什麼要殺秋陽?為什麼要殺巴拉森,為什麼要對其他兄弟下手?」

說到最後,杜烽睜開了一雙血絲遍布的雙目,沖著炎狼大聲嘶吼道。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

對兄弟背叛的痛心,為死去兄弟的悲憤,讓杜烽的眼角赫然溢出兩行血淚,瞪著炎狼,眼眶幾乎都要睜裂。

面對杜烽的一聲聲質問,炎狼的身體顫抖地更厲害了,他看了一眼坐倒在地的朴智姬,雙目當中也露出一絲悔恨和不值。

然而緊接著,卻依舊被瘋狂和狠辣所代替!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