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首席美麗製造師下載
  3. 首席美麗製造師
  4. 第十八章 夜色

第十八章 夜色

作者: |返回:首席美麗製造師TXT下載,首席美麗製造師epub下載

肖之凡將飲空酒杯放在花架旁邊的酒台上,伸個懶腰,狀似無意,「我出去透口氣。」

魏覺衍意有所指地呷了一口杯中琥珀樣的液體,「也被美人香纏住腿,這四周可都是眼睛,別說我沒提醒你,阮媛今晚不大高興。」

肖之凡聽這話,眉頭微微一皺,也沒多說,徑直下了樓,二樓的魏覺衍就這麼憑欄看著,自覺沒趣。

這位肖少爺的心意,可真是難以琢磨。

薛靈被美雲扶著,出了門尋了處清凈涼亭,裡面的木桌木椅精雕細琢,花紋襯著夜色不仔細看,很難看出來,但觀感上明顯不便宜。

兩個人摸索著坐下來,遠處的輝煌倒是不大能照到這裡。

「好點了嗎?薛姐?」美雲探頭探臉,借著月色微光,倒隱約看出是關切的意思。

薛靈給出一個安慰式的微笑,順帶揉揉額角,「好多了呢。」

「怎麼突然會這樣嘛?是因為缺氧嗎?都怪我不好。」美雲一拍手,「怪我沒考慮到薛姐不習慣這樣的場合。」

薛靈有些氣弱,卻還是忍著難受揮揮手,「不是……不是那回事。」

美雲滑開手機上的燈源,嚇了一跳,「薛姐?你沒事吧?不然我們去醫院吧!」

薛靈被美雲說的嚇了一跳,「啊?不要了吧,沒那麼嚴重。」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額頭,不太能感覺出發燒的溫度,「我真的看起來那麼嚇人嗎?」

美雲想了想,有些緊張,「薛姐,你的臉色,看上去好蒼白啊,我覺得我們還是去檢查一下吧。」

薛靈聽見這話,心裡苦笑一下,她現在可是完全的失業女青年,回去之後都不知道該要如何生活,現在怎麼會有錢有閑給她生病。

正當二人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肖之凡突然出現,他一來就氣勢嚇人,冷著顏色,「怎麼回事?」

他沖著美雲問,聲音也十足十的冷。

美雲生是被他鎮住,緩了三秒才過來勁兒,「薛姐不舒服,臉色好蒼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肖之凡衝上去,伸手搭在薛靈手腕上,薛靈覺得這樣不妥,扭著手想要抽回來,肖之凡嚴厲對她吐出倆字,「別動。」

她便乖乖坐好,不敢動彈。

「你怎麼回事?脈搏細速,最近幾天沒吃飯嗎?」肖之凡神情嚴肅,不是平常在薛靈面前半帶嬉笑的樣子。

薛靈聽了,這幾天難過的情緒一下湧上心頭,抬頭委屈巴巴對肖之凡說,「可能這幾天心情不好,飯沒怎麼吃得下。」

肖之凡聽了,眉頭鎖的更深,他暗自磨了下牙齒,有些後悔是不是不該對薛靈這麼殘酷,她也只是個需要人幫助的小女人,「把這個吃了。」

肖之凡從口袋裡掏出樣錫紙報了的方塊,薛靈卻伸手推開,「不要你管。」

他沒被推開卻反手握住薛靈,將方塊塞在她手中,聲音冷淡卻滿是威脅意味,「你要是不吃,我就自己咬開喂你,這兩種你自己選。」

「你!」薛靈被他氣的紅了臉,強撐力氣使勁抬眼瞪他,卻見他並不是玩笑,只好聽話的打開,賭氣一樣地塞進嘴巴里。

甜甜的口感,一入即化,她有些驚訝,「這是?」

肖之凡看她乖乖吃了,這才臉色由冷轉暖,「你自己好歹也是護士,不會連這點常識都沒有吧?」

「哪點常識?」薛靈似乎真的不知道。

肖之凡看她一眼,似乎有些無奈,乾巴巴,冷硬硬吐出三個字,「低血糖。」

「哈?!」剛恢復了一點的薛靈驚得差點把沒化完全的半塊巧克力吐出來,「不是吧?我這麼能吃能睡得人,怎麼會低……」她話說了一半,想起近段時間來的凄涼,暗暗覺得可能真的是因為沒有好好吃飯,可是她難過的真的茶飯不思。

肖之凡有點疼惜的眼神一閃而過,而後又是那副萬年不變的冰塊臉,薛靈低頭哀怨想自己的事情,完全沒發現肖之凡的變化。

「是不是因為沒有我的照顧。」肖之凡還是語氣淡淡然,那意思彷彿是說,看吧,你沒我不行。

這種信息就算肖之凡不傳達,薛靈也會自然而然地往肖之凡那邊想,畢竟這可是大學期間為了她想吃的糖水,可以跑五條街沒有任何怨言的肖之凡啊。

薛靈想到這裡,忽然發現人還是那個人,可是又好像和過去那個對她無微不至照顧的人不太一樣了,她隱約覺得以後可能真的要靠自己了。

雖然,剛分手的時候就有這種覺悟,可這一次,這種感覺,來的這樣強烈真實,她自己也不知是為什麼。

她用力閉了下眼睛,再睜開的時候,顯得成熟許多,「今天麻煩肖少了。」

肖之凡聽她忽然這麼叫,明白她是想跟自己劃清界限,「你覺得你這麼叫我,過去的事情就能撇清了嗎?」

薛靈定定瞧著肖之凡映著月色發亮的眼睛,越發覺得對面蹲著一隻像狼的狐狸,亦奸亦想扮狠,似乎也就是這一瞬間的決定,她仰頭似乎忽然換了個人,「我是不太會照顧自己,現在我會努力學習照顧好自己。」

「是嗎?」肖之凡反將問題拋過來。

薛靈抿唇一笑,「是。」

肖之凡有些意外,今晚的薛靈似乎和以前有點不太一樣,他不知道是不是他上次狠心沒有出手造成的變化,他明白他心裡有些不太舒服。

這種感覺,就像是一隻很聽話的家養兔,某天突然失去了照顧,隱隱有種向沒馴化的野兔子進化的過程。

進化?退化?他立在原地,西裝筆挺,怎麼看都是絕佳風度,任哪個女人看了,都不會沒一點心動。

薛靈也不例外,曾幾何時,她跟面前這男人是何等親密,有些事情,兩年了,無論如何似乎也該放下了。

她很奇怪,怎麼這個道理,居然需要花費兩年的時間,兩年的失敗事業才能換回來。

不破不立,是否有些東西本就是破壞才能建立,她說不清楚現在對肖之凡是種什麼感情,但可以很明白,她心中竟然有種微弱的解脫感。

恰恰這種暗流涌動的氣氛,讓肖之凡覺得有點心煩。

美雲原在一邊沒有說話,這會覺得氣氛有點尷尬,暗戳戳拉了薛靈的手,「薛姐,我們還進去嗎?」

薛靈斂了對肖之凡的認真,回頭柔笑著看她,「你還想進去嗎?」

美雲看得出眉眼高低,立即說,「不如,我們還是回酒店休息吧,反正薛姐也不舒服,正好我煮粥養一下。」

薛靈暗自好笑,心說酒店可沒鍋做飯,嘴上卻答,「好啊。」她站起身,裙擺跟著傾下,顯得她比平常柔美,薛靈本就一骨子小女人的味道,現在穿了大擺裙子配上溫柔的捲髮,顯得整個人都有一種引人憐愛的感覺。

肖之凡看著也覺得些微動心。

「那我們就不打擾肖少的雅興了,先回去了。」薛靈微笑,說的話很有分寸。

肖之凡如鯁在喉,被這個小女子噎得夠嗆,他本想問下對方需不需要護送回家,豈料薛靈用手提了裙擺,拉了美雲,走的倒快,他一腔熱心沒處放,心裡憋悶的緊,轉身回到大廳,仰頭灌了幾杯冰酒,這才好了些。

薛靈從裡面出來,速度快的都有些不似平常,就連美雲也發現了異樣。

「薛姐,你跑這麼快乾什麼?後面又沒有老虎!」美雲嘟嘴抱怨。

薛靈聽見也不過多解釋,只是打趣,「對啊,是沒老虎,可是有狐狸啊,狼啊什麼。」

美雲瞪大眼睛,「是嗎?!原來這個舞會這麼刺激!還有這種動物展!那我不能走了,我更要看看!」她說話間就要往回走。

薛靈用了好大的力氣才拉住她,「姐逗你的,根本沒那種東西。」

「哦。「美雲及至聽見薛靈這樣說,才算作罷,聲音卻帶了點失望。

薛靈有些後悔剛才的玩笑話,為了安慰美雲,只好說,「你想看嗎?」

「看什麼?」美雲無精打采。

「看大灰狼啊,大狐狸啊什麼的。」薛靈用哄小孩子般的語氣。

這下美雲不樂意了,「薛姐,你這是什麼語氣神情啊,我都二十三歲了,可不是三歲!」

薛靈忍不住伸手捏她小臉,「對啊,我們美雲是二十三的姑娘了。」她轉念一想,「美雲。」

「嗯?」美雲還沒從剛才的不高興中走出來,沒精打采地回了一個字。

「你怎麼平常工作看起來很成熟很冷靜,現在這麼像孩子。」薛靈終於忍不住了。

「那是當然啊,工作嘛,不認真點怎麼可以,可是喜歡新奇的心還是有的嘛。」美雲一下來了精神。

薛靈知道她還是喜歡工作的,畢竟那是證明一個人價值的戰場。

她沒想到今晚自己竟然會有這樣的念頭,自己也被自己嚇了一跳,以前她在職場上的努力,好像都只為了有一天,能站在被肖之凡看到的地方。

這份莫名其妙設定的目標讓她一直以來都很辛苦。

直到原公司資金出現問題,直到她求遍所有人都沒有辦法,只好回到原點來找肖之凡。

她是親眼看著肖之凡怎樣翻手為雲的,現在,她冷靜許多,總算明白她和肖之凡之間巨大的鴻溝。

她以前是看不見,現在看見了,她自己也不知道是喜是憂,只是覺得好像沒有什麼太怎麼樣的情緒。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