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撿漏王下載
  3. 撿漏王
  4. 第192章 來自師父的關懷

第192章 來自師父的關懷

作者: |返回:撿漏王TXT下載,撿漏王epub下載

秦超很感謝自己父母,從小讓他見了那麼多的古董,也看了那麼多的書籍,所以他不只是理論知識豐富,實踐經驗也很多。

如果只是理論上的知識,他一定不會分辨出面前這隻黃釉杯真偽,只有見過各種真品與贗品,才能發現這個忽略不計的漏洞。

「不愧是秦老闆的兒子,果然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這隻杯子確實是贗品,不過你放心,我周文做事向來敞亮,這件送給小秦老闆了。」

「三千,我不虧,你也不虧,如何?」

「成!」

周文點了點頭,他沒有去虛偽的客套,秦超能給他三千,證明秦超這個人辦事講究,他賣這些古玩為了錢,自然也沒有必要推辭。

剩下兩件就相當一般,一件玉扳指一件琉璃杯,這兩件收藏價值很低,甚至還不如剛才那隻黃釉杯。

滿打滿算,最後給了七萬,秦超直接去取了現錢給了周文。

拿到錢,周文這才踏實了,同時也認可了惠雲軒新的掌舵人,他看向秦超抱了抱拳「秦老闆,以後還需要您賞口飯吃。」

「別,您是長輩,我們互惠互利。」

秦超趕緊抱拳回敬,畢竟他屬於晚輩,而且惠雲軒也剛剛起步,需要這樣所謂的三手來給他不斷的供貨。

古玩店就像是一家服裝店,要不斷的上新,款式還的吸引人,才會有人來光顧。

「秦老闆回去吧,下次我收到什麼好物件,肯定第一時間給您拿過來。」

周文抱了抱拳,笑容滿面,對於今天這樁生意他很滿意,至少沒虧本,還賺了一筆。

秦超目視周文離開,不由的冷笑了一聲,他不相信周文不知道他父母的事情,但對方能找到惠雲軒,就證明周文還念舊情,當然也保不準想黑他一筆。

在外人看來,他秦超以前就是一個不學無術的敗家子,誰也不知道他懂古玩,畢竟他很少來惠雲軒,更不知道他眼力如何。

打眼?

根本不存在,秦超不會給周文這個機會,當然他用實力讓周文敬佩,並且他開出的價格也合理,他相信周文還會找他合作。

人心啊!

每一個人都戴著面具,每一個人都逢場作戲,秦超感嘆父母這些年是如何把惠雲軒一步步做強做大。

以前他認為父母只是有兩家古玩店,現在冒出的拍賣行,還有他不知道的事情,他越發的認為父母了不起。

「秦超!」

聽到有人喊他,扭頭看過去的時候,發現王傲坐在一台老款捷達裡邊,正沖他揮舞著手。

跌份啊!

怎麼說也是古玩界的新星,王傲這混的也太慘了,一輛不知道幾手的捷達,引擎蓋都掉漆了,屬實有些寒酸。

「什麼事?」

秦超走過去,望著面前的王傲,臉上面無表情,這次對方帶著魏勤林把那塊玉簡拿走,他內心多少有些不舒服。

「魏勤林跟我師父認識,我師父說起那枚玉簡,魏老他說他懂得,我師父讓我帶魏老過來,我也沒辦法的。」

王傲雖然腦子單純,但不是傻子,自然看出秦超為何對他態度冷淡,趕忙解釋道。

「無所謂,反正魏勤林是我師父。」

聳了聳肩膀,秦超也懶說什麼,畢竟那塊玉簡是雷牧的,王傲拿走他也無話可說,但那塊玉簡落在魏勤林手中,這就不得不讓他懷疑魏勤林的目的何在。

「先上車,魏老找你。」

「找我?」

「恩。」

王傲指了指副駕駛,揮了揮手,內心卻有些奇怪,他不懂魏勤林與秦超這對師徒,給他一種很怪的感覺,彷彿二人根本不是師徒,畢竟秦超對魏勤林沒有他與他師父那種敬畏感。

坐在捷達車上,秦超自然感受不到推背感,他好奇魏勤林找他去做什麼。

合鑫茶樓,這茶樓也有些年頭了,門口掛的牌匾都已經掉色了,合鑫二字都有些不太清晰了。

推開茶樓的木門,檀香的味道飄蕩在空中,秦超隨著王傲走向了一樓的雅間。

雅間內魏勤林正在泡茶,看到秦超進來的時候,臉上不由的一笑「剛沏好的,你嘗嘗。」

「我不太懂茶。」

秦超坐下來,拿起魏勤林遞過來的茶杯,放在鼻子面前聞了聞,茶香撲鼻,慢慢的抿了一口,入口苦澀但馬上就有一種回甘,這茶葉一喝就知道是新茶。

王傲彷彿乖寶寶一樣站在一旁,他都搞不懂自己師父什麼想法,讓他之前跟著雷牧,現在又跟著魏勤林。

望了一眼王傲,秦超有些同情的看向魏勤林,王傲之前跟隨雷牧,雷牧結果死了,現在王傲又跟著魏勤林,他只能祈禱魏勤林福大命大。

「讓小傲找你過來,沒什麼太大的事情,我那裡有幾件黃花梨的玩意兒,你不是要開分店,正好拿去充數。」

一邊品茶一邊不經意的一句話,魏勤林也知道上次拿走玉簡有些欠妥,這算是給秦超的補償。

從一開始魏勤林就沒有把秦超當成那種傳統的徒弟,他也看出來秦超桀驁不馴,自然不會太去擺出師父該有的架子。

「那我就先謝謝師傅了,以茶代酒。」

秦超也沒有絲毫的客氣,他也知道魏勤林這次算是安撫,如果他傻兮兮的拒絕,那才是不給魏勤林面子,還錯失了一個好機會。

「你是我徒弟,有好處自然不能少了你的。」

微微抬起手,隔空與秦超碰了碰杯,魏勤林抿了一口茶,扭頭看向王傲「這小子我安排給你,讓他跟你學習一下?」

「算了,算了。」

趕忙擺了擺手,秦超可不想帶著王傲,如果西城古玩市場說他晦氣,那麼王傲就更加的晦氣,兩個晦氣還是不要碰到一起了。

「哈哈,看來你對王傲意見不小啊。」魏勤林笑了笑,打趣的說道。

「秦超,為啥我不能跟你在身邊學習,你是不是不把我當朋友?」

王傲不樂意了,他把秦超當朋友,更佩服秦超對古玩的眼力與豐富的知識,但現在對方卻不樂意把他帶在身邊。

「我們是朋友嗎?」

一句話問完,秦超就看到王傲要衝過來,拳頭都已經握緊了。

「砰!」

門被踹開了,當秦超剛想扭頭的時候,就聽到王傲大喊了一聲「小心!」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