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悍妻當家:殘廢相公是個寶下載
  3. 悍妻當家:殘廢相公是個寶
  4. 第505章 傾傾失蹤1

第505章 傾傾失蹤1

作者: |返回:悍妻當家:殘廢相公是個寶TXT下載,悍妻當家:殘廢相公是個寶epub下載

「是嗎,我倒想看看你們是怎麼除掉我的。」看著醉醺醺的眾人,拿下他們輕而易舉,南宮絕從暗中走出來說道。王錨看著南宮絕瞬間清醒了,看著南宮絕說道:「南宮絕?我還沒找你,你竟然自己上門來了,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就憑你這站不穩的身姿還是這些七倒八歪的屬下。」南宮絕看著他們不屑的說道。他們清醒的時候,他都不把他們當做對手,現在一個個醉醺醺的站都站不穩,更別提打架了。

「將他們都給我帶回去。」南宮絕一聲令下,壓倒性的勝利將王錨等一眾人壓了下去,不費一兵一卒。王錨雖不甘心,卻也沒有辦法。

回到宮中的南宮絕將王錨等人交給牧塵就往江淄趕去,不知道這麼長時間,夏傾傾到哪了。

在說,夏傾傾在得到南宮絕的同意后,很高興的向江淄的方向趕去,一路上就像是飛出牢籠的小鳥一樣,看著什麼都覺得新奇,這個要吃,那個要買,沒人管沒人問,想吃什麼就吃什麼,過得那叫一個舒服,夏傾傾就想著一直這麼走一下,不要再回去了。

旁邊的莫離莫棄看著將口中塞的滿滿的夏傾傾搖搖頭,平時太后總說夏傾傾不吃東西,對孩子不好,若是看見夏傾傾這麼吃,肯定又免不了一頓說。還是南宮絕有先見之明,讓他們看著點夏傾傾,對著正買糕點的夏傾傾說道:「娘娘,你不能在吃了。」

「我還沒吃飽呢。」夏傾傾委屈的說道。其實她已經吃飽了,並且很撐了,但是太長時間沒吃到這些東西,看哪個都覺得親切,看哪個都覺得放不下,只能每樣都買一點解解饞。

莫離莫棄「……娘娘,皇上讓我們看著你,不能讓你吃太多不好的東西,若是我們不管,讓皇上知道了我們也不好交差啊。」

「他現在不在,只要你們不說,我也不說,就沒人知道的。」夏傾傾抬頭仰著一張小臉討好的看著二人說道。

「娘娘,皇上也是為了你好。你吃這麼多,身體也受不了的。」看莫離莫棄二人的態度堅決,夏傾傾無奈的放下自己的手,看著擺在面前的糕點,不舍的說道:「小可愛們,別著急,等我回來再來找你們。」畢竟,南宮絕這麼關心她,不在她身邊,也叫人特地看著她,這一點就夠她聽話的了。

三人又走了好久,天色漸晚,雖然是坐馬車的,但這麼長時間下來,夏傾傾的身體也有些受不了,又加上在赤陽城裡吃的多,整個人都不舒服的靠在馬車上,後來實在忍不住吐了出來,虛弱的躺在馬車上。莫離莫棄擔心的看著夏傾傾,找個客棧先住下來。

莫離留在客棧里照看夏傾傾,莫棄快速的找到最近的醫館將大夫請來,大夫看著莫棄著急的表情,還以為是多著急的事呢,給夏傾傾把脈之後說道:「這位夫人沒什麼大事,就是有點積食,加上懷著孕,做了這麼久的馬車,身體有點吃不消,休息一晚上就好了。」

積食?夏傾傾不好意思的看著二人,誰知道她竟然有一天會因為吃的多而看大夫,寫完是讓別人知道了,得多笑話她,警告二人不準說出去后,就讓二人離開了。

翌日一早,果然看見夏傾傾精神旺盛的下來,看見桌子上的食物兩眼又開始放光,不怪她,自從過了孕吐期,她覺得自己一日比一日能吃了,明明剛吃完沒多久,轉眼又餓了。這次莫離莫棄兩人有經驗了,只給夏傾傾適當的食物,控制她的飲食。

三人吃完之後,又開始趕路,怕夏傾傾不舒服,莫離莫棄盡量控制車速,讓馬車更平穩。在走到一處大原野的時候,莫離感覺的有些不對勁,停下馬車四下里看看,沒發現什麼又繼續趕路。越往裡走越覺得奇怪,莫離提醒莫棄讓他注意點。

又走了一會,空中傳來沙沙的聲音,莫離停住馬車,看見前面站出來十幾個黑衣人。「你們是誰派來的?」莫離皺眉看著這些黑衣人。若是只有他和莫棄兩個人但是不怕他們,拼一拼也能打得過,可是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夏傾傾要保護,這些黑衣人的武功並不算低,對付他們也要費一番心思。

「拿人錢財,替人消災。只要你們將馬車裡的女子交出來,就放你們離開。」沖著夏傾傾來的?這不可能是王錨的人,夏傾傾又整日待在宮裡,她回去的事情還沒有散播出去,這些人又是怎麼知道的,看他們的樣子,已經在這裡等候多時了。

「不可能。那個人出了多少銀子,我們出十倍的價格,只要你們讓我們離開並說出背後的那個人。」莫離對著領頭人說道,畢竟現在對他們來說,夏傾傾才是最重要的,本來夏傾傾身體就不太舒服,這在出點事對孩子也不好。

「我們行走江湖多年,也是有規矩的。既然你不肯把人交出來,那就別怪我們不客氣啦,兄弟們,上。」領頭人一聲令下,眾人向莫離莫棄逼近,莫離轉頭看著夏傾傾說道:「娘娘,回來趁亂,你趕緊離開,找個地方躲起來,等我們解決完他們再去找你。」

知道自己懷著孕留下也是累贅,夏傾傾在莫離莫棄跟他們對峙的時候,就在悄悄地觀察四周有沒有可以藏身的安全地方,莫離莫棄將夏傾傾當成一個中心,繞著她將圍上來的人都給打到。倒下的人站起來,站著的人倒下去,這樣的無限循環中,讓莫離莫棄的體力有些跟不上。

一個黑衣人趁著莫離莫棄守護不嚴的時候,闖進圈子,夏傾傾向後退了一步,警惕的看著黑衣人,莫棄一劍賜死跟自己糾纏在一起的黑衣人,跑到步步緊逼夏傾傾的黑衣人,跟他糾纏在一起,夏傾傾看到旁邊的灌木叢,從旁邊鑽了進去。

兩方繼續打抖,夏傾傾本來躲在暗處,聽見兩方在尋找她,害怕被黑衣人的人找到,向遠處走去。黑衣人的人被分散到各個地方尋找夏傾傾的蹤跡。

夏傾傾在抬頭往前走的時候,跟一個黑衣人撞對對面,夏傾傾無聲的告訴黑衣人,只要你別說話,我回來重重有賞,哪知那個人根本沒有領會夏傾傾的意思,大喊了一聲在這兒。夏傾傾憤怒的看了一眼向別的地方跑去。

看著離她越來越近的黑衣人,夏傾傾感覺到自己的肚子越來越疼,一隻手捂著肚子慢慢的向前邊跑去,後來,實在受不住了,一隻手捂著肚子蹲在地上。黑衣人追上來得意的看著夏傾傾說道:「你跑啊,怎麼不跑了?兩條腿不是邁的快著嗎?回去咱就不租馬車了。」

夏傾傾沒辦法只能跟黑衣人離開,在走的時候慘白著一張臉,看著很嚇人。夏傾傾覺得自己的肚子疼的越來越厲害,細密的汗水從額頭上留下來,夏傾傾一*坐在地上說道:「你們要殺要剮隨便,反正我走不動了?」看著耍賴般的夏傾傾黑衣人很無語,一手抬起手中的刀子威脅到。

夏傾傾根本不管這些了,要不你就殺了我,要不你就等著我。有個人影從暗中出來,一腳踢掉黑衣人手裡的兇器,將黑衣人給踢出好遠,聲音慵懶的說道:「太吵了。」

黑衣人從地上爬起來,看著來人警惕的說道:「你是誰?最好別多管閑事,不然別怪我們不客氣?」從來人的動作中,可以看出來,此人的武功並不小。

「這個世上能夠威脅我的人還不存在呢,小夥子,我很欣賞你的勇氣啊,我這個人生平最討厭兩種人,你知道是什麼人嗎?」黑衣人搖搖頭,不知道他怎麼轉移話題這麼快。

「一種是威脅我的人,一種是欺負弱小婦孺的人,很不巧,這兩個你都佔了,你說說我今天該怎麼獎勵你。」來人一步步向黑衣人逼去,黑衣人竟然下的轉身跑了。跑了!!!看著這一幕,夏傾傾都愣住了,好熟悉啊。

果然人善人欺,馬善人騎。這一遇到厲害的立馬跑了。來人轉身想要離開的時候,夏傾傾喊住他說道:「哎,你能把我送到醫館嗎?我懷孕了,現在肚子疼得厲害。」夏傾傾捂著肚子痛苦的說道,她已經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在往下墜,心裡很害怕。

那人是一個五十多歲的中年美大叔,本來不想管這件事的,看夏傾傾這麼痛苦,上前給夏傾傾把脈之後,一臉的沉重,放下對著夏傾傾說道:「得罪了。」彎腰將夏傾傾抱起向醫館趕去。

到了醫館,讓大夫給簡單的處理了一下,又帶著夏傾傾以最快的速度向旁邊的鎮子趕去,一路上,因為夏傾傾的身體,不能坐馬車,全靠著美大叔用輕工。到了隔壁的鎮子,將她交給一位跟他差不多大的男子手裡才鬆了一口氣。

男子皺著眉頭看著夏傾傾責備的說道:「你還知不知道自己是個孕婦,做這麼劇烈的動作,今天若是晚來一會,這肚子里的孩子就保不住了。現在都有小產的跡象了,這幾日就呆在這裡好好的靜養,不然你這個孩子就別要了。」

「大夫,我的孩子現在沒事吧。」夏傾傾著急的問道。她之前就有感覺,只是自欺欺人的不相信不讓自己往這邊想。現在被大夫提出來,開始害怕了。經過這麼長時間的相處,她跟這個孩子都有感情了。若是現在保不住了,自己一定很難過,想到太后和南宮絕對這個孩子的期待,若是知道孩子沒了,又是怎樣的失望,不想看到那種心痛的眼神,夏傾傾緊緊的拉著大夫的手說道:「大夫,求求你了,一定要救救我的孩子。只要你救我的孩子,要多少錢都沒關係。」

大夫對夏傾傾的動作很不在乎的說道:「早幹什麼去了,這出事了才知道在乎,像你們這樣的就該沒有一次試試,你們才能長記性。」看著夏傾傾越來越慘白的臉色,聽著他啰嗦的話語,美大叔皺著眉頭說道:「好好治你的病,別多嘴。」

那人看了美大叔一眼,不在說話。美大叔安慰夏傾傾說道:「你不用擔心,他醫術很好的,讓他給你調理一段時間,你的寶寶不會有事的,還會比以前更堅強的。」

「謝謝你救了我。」

「不過是舉手之勞罷了,何足掛齒,你好好休息休息吧。」夏傾傾確實累了,在美大叔說完之,閉上眼睛就睡著了。旁邊的男子看著美大叔說道:「你這次怎麼這麼好心了?」美大叔雖然不是什麼壞人,但是一般也不傾輕易地出手救人,這麼多年來,能讓他出手的人沒有幾個,看著夏傾傾,男子實在想不到能讓美大叔出手的理由。

「好好治你的病,不該問的別問。」

一覺醒來,看著外面昏暗的天色,夏傾傾知道時間不早了。「我讓小二煮了一點粥,你先喝點吧。」聽到聲音,夏傾傾嚇了一跳,抬頭看到坐在不遠處的美大叔,心裡一暖,沒想到這麼長時間美大叔一直在陪著她。肚子傳來咕咕叫的聲音,夏傾傾端起粥喝了一碗下去,才感覺的到肚子里暖暖的。

吃飽喝足的夏傾傾躺在床上,總覺得自己少了什麼東西,想了半天也想不起來。腦子進來看著美大叔說道:「你是我的主子行吧,你能不能移位一下。」

主子?夏傾傾一手拍著自己的腦袋,一下想起來,自己過來了,莫離莫棄不知道怎麼樣啦,若是知道自己不見了一定很著急的。算了,想起來又能怎麼樣,還不是不能出去跟他們匯合。還是在這裡靜靜的等著他們的到來吧。

南宮絕算著時間夏傾傾差不多要到家了,為了趕路,走旁邊的小路向江淄趕去。終於在傍晚的時候趕到了夏府。門房的人認識南宮絕,在看到他的時候快速的向裡面跑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