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其他
  3. 怪你過分美麗
  4. 寫在最後,謝謝每一位

寫在最後,謝謝每一位

作者:

完結了,我心裏也鬆了一口氣。

有讀者好奇第四個結局是什麼,我沒寫出來,這裏簡單說一下吧——

第四個結局是程嬈一直在寺廟,尉赤一直在外面等著,他四十幾歲的時候,寺廟那邊起了火,程嬈死了,然後尉赤緬懷了幾年,結婚了,他六十幾歲的時候,看到了一個跟程嬈長得很像的年輕人,那個人冒冒失失地撞上了他,跟他道歉,他笑着說沒關係,然後全文完。

沒寫這個結局是因為我個人真的很累了,後面兩個結局沒什麼人看,看的人還都在吐槽程嬈。

覺得挺沒必要的。

當然,我自己也說過了,第二個結局是最合理的,第三個其實也合理。不過我知道,90%的人都不會管合不合理,大部分人的觀念里,男女主在一起就是圓滿,沒有在一起就不是圓滿。

Q1:第一個結局裏,程嬈愛上尉赤了嗎?

沒有,真的沒有。

永遠都不要指望她像愛蕭野一樣愛尉赤,因為根本不可能。她這樣的性格,認定了一個人就是一生。在這樣的前提下,她和尉赤在一起,是幸福的嗎?不是,我真不覺得這樣有什麼幸福的。(當然這個屬於觀念不同,沒必要爭論,我只是在文完結之後說一下自己的想法。)

對於我來說,合理比圓滿更重要,所以在我心裏,結局的排序是結局②>結局③>結局①。

Q2:為什麼要寫這麼負能量的故事?

這篇文我2018年初就有了構想,準備了挺久一直到9月好像才動筆寫了第一章,就是帳篷里的初遇。最初這篇文的名字叫《當你途經我的盛放》,到現在我電腦里文檔都是這個名兒。我寫這篇文之前跟編輯說了,不要管我,不管它成績怎麼樣我都要寫,我太想寫了。

劇情定的都很敏感,尉赤和溫嘉魚發生關係還好,一般讀者是可以接受男主睡好幾個,但是女主絕對不能睡好幾個。不過在這點上我也沒猶豫,反正我就是要寫。這篇文我強調過無數遍了,不適合潔癖黨,不適合潔癖黨,但是竟然還是有潔癖黨看到了最後=-=,挺佩服你們的。

Q3:為什麼要塑造一個這樣的女主?

程嬈這個角色不是那種典型的言情小說里的女主,言情小說里的女主一般都是比較積極向上的,就算脾氣不好也不會這麼負能量,她算是特例吧。暗黑系的文之前寫過不少,《他要像一棵樹》,《星光》《逆風的吻》都是暗黑系,但女主基本上都比較正能量。程嬈不完美,但卻是我最喜歡的一個。

之前我就說過,看我的文,最好站在女主視角,這樣大家都好受一些。不過每個人想法都不一樣,我不強求。

性格決定命運,她所有的行為都是合理且有跡可循的。關於她和母親的關係,沒有切身體會的人永遠不會懂(是的,我有切身體會所以我懂)。有時間可以回頭看看她們母女相處的細節,程嬈內心對母親的牽掛和關心還有那種糾結,我都有寫過。但是,看網絡小說,基本一目十行,不要求這麼多了。

不過我確信一點,一個角色能讓牽動讀者的情緒,這個角色就是成功的。因為她本身就是一個這樣一身缺點,偏執又自私的人,就像她給尉赤留下的那封信里寫的一樣,這些缺點她自己也都知道。所以,無論你對她評價如何,喜歡或者是討厭,那都是被角色牽動了情緒。無論她被罵還是被捧,都說明我把角色塑造好了。

Q4:為什麼要寫這麼多版結局?

我一開始設定的就是悲劇,我編輯也在看這本文,她後來跑來問我結局,我說我設定是悲劇,她就說還是要他們在一起吧。我說,在一起才不是最好的結局。試想一下,自己的老婆心裏永遠藏着一個別的男人,每年都去祭拜別的男人,這是幸福嗎?可能我們對幸福的理解有偏差。

當時編輯跟我說,她也知道在一起不合理,但是內心還是希望他們在一起,相信讀者也都是這樣想的。

我說好,那就互相折磨到白頭吧。於是就有了第一版結局。但是,第二版結局是我一直都想寫的,我不可能不寫。我設想了很多種結局的可能性,最後挑了四個打算寫,但是因為心累了,就寫了三版結局。有部分人說HE那版結局很牽強,我承認,我就是為了滿足一部分讀者才那麼寫的,那不是我真實的想法。

我編輯聽完我對結局的想法之後,還調侃我:你不怕讀者以後再也不看你的文嗎?

我當然怕啊,但是人活着還是得又點兒自己的小堅持,我這人性子也挺倔的哈哈哈。所以,就把這麼多結局都寫出來了。

Q5:關於卷名。

【野天鵝】:第一卷取這個名,也是來自舒婷的詩。我真的很愛舒婷。《會唱歌的鳶尾花》原文:「我情感的三角梅啊/你寧可生生滅滅/回到你風風雨雨的山坡/不要在花瓶上搖曳

我天性中的野天鵝啊/你即使負着槍傷/也要橫越無遮攔的冬天/不要留戀帶欄桿的春色」

看完之後你們大概能明白第一卷為什麼叫這個名字,嗯,好像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雙桅船】:第二卷卷名仍然來自舒婷的詩。詩名《雙桅船》,原文:「霧打濕了我的雙翼,可風卻不容我再遲疑。岸啊,心愛的岸,昨天剛剛和你告別,今天你又在這裏。明天我們將在,另一個緯度相遇;

是一場風暴,一盞燈,把我們聯繫在一起。是一場風暴,另一盞燈,使我們再分東西。不怕天涯海角,豈在朝朝夕夕。你在我的航程上,我在你的視線里。」

是一場風暴,一盞燈,把我們聯繫在一起——是不是很適合剛剛在一起的他們?

【曼陀羅】:黑色曼陀羅花語:「不可預知的黑暗、死亡和顛沛流離的愛。」

【蔽日林】:之前有讀者說過,以為「蔽日林」指的是程嬈逃避現實。其實不是,這一卷里,逃避現實的人其實是尉赤,看到程嬈後來恢復之後你們就明白啦。

【雙全法】:這個「雙全法」,指的是不同的幾版結局,也指的是第一版本結局裏,程嬈對尉赤和對蕭野的態度。原文:「曾慮多情損梵行,入山又恐別傾城。世間安得兩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

Q6:為什麼一直虐男主?

沒有,從來沒刻意虐過男主,你們覺得虐應該是,因為你們太偏愛他了。至於我的話,對尉赤沒什麼可評價的,文裏頭已經寫得很清楚了。我個人確實偏愛女主,但是我沒有因為偏愛女主就去故意抹黑他,不然的話,你們也不會這麼愛他了,對吧。

這篇文其實男女主的人設都比較特殊,因為程嬈的人設太過偏執極致,所以尉赤的人設好像就剩下了偉光正、二傻子。

其實他真的不傻,這點我得澄清一下。

Q7:蕭野和程嬈是真愛嗎?蕭野為什麼那麼自私?

是真愛。至於蕭野自不自私,這個見仁見智。我之前就跟幾個讀者討論過,關於蕭野是否自私這個問題,屬於愛情觀和價值觀的範疇,每個人觀念不同,得到的答案也不同。有些人認為愛情應該是看着對方幸福(說到這裏突然覺得很奇怪啊,為什麼很多人對男配的要求就是有一種愛叫做放手,對男主的要求就是愛她就必須佔有呢?),有些人則是認為愛情就應該不管千萬人的阻撓在一起(尉赤後來也是這樣的,所以我並不認為他哪裏偉大,他也就是個普通人,沒必要給他上那麼大的光環)。

試着想一下,如果這篇文的主角是蕭野,讀者看文的角度一下子就變了。我這不是解釋啊,就是客觀說一下,因為在言情小說里,主角光環確實是無敵的。就像有個讀者說的一樣,如果是男配做了這種威脅女主又對女主用強的事兒,肯定要被噴死,但因為是男主做的,所以讀者沒噴他,還覺得他是被逼無奈了。

其實……我也很無奈。

所以關於蕭野是否自私這個問題無需爭論,每個人觀點不同是正常的。我經常說的一句話就是:觀點可以分出不同,但是無需分出高下。我們永遠都不要去俯視別人的價值觀,做什麼事情都是個人的選擇而已,為了這個事情吵架也沒必要。

基本上這幾個問題應該把疑問都解釋得差不多了,如果還有疑問可以提出來。這篇文耗盡了我的心力,寫得太累了,兩年之內不會再如此嘔心瀝血寫一篇文了。所以你們不用擔心新文會虐,我現在就想寫本無腦小甜文緩一緩。

好啦,把碼字的時間空出來寫了完結感言,現在要滾去寫新文了,爭取早日上架。

完結感言最後,還是要厚顏無恥地宣傳一下新文,目前已經兩萬多字。客戶端讀者可在APP內直接搜索「舊不了情」閱讀。然後,男主還是特種兵,我真的要變成兵哥哥專業戶了。

文名:《舊不了情》

簡介:方閔這輩子最討厭的人就是岳鋒凜。

岳鋒凜是誰?她父親戰友的兒子,烈士之子。

他十六歲來到方家,而後搶盡了她的風頭。

高考那年,她不惜賠上自己的清白和名譽將他攆出方家,讓他在部隊受苦四年。

四年後,他捲土重來,趁着她酒醉將她關到車裏。

她咬着牙辱罵他:「做了那麼骯髒的事兒,你怎麼還有臉回來?」

他目光驟變,抓住她的領口,動作前所未有地粗魯。

「是我骯髒還是你先主動?」他貼到她耳邊,「今天,我坐實了這個罪名,如何?」

方閔一直以為,岳鋒凜是一條喪家犬,

後來,她被他折磨得精神崩潰時,才幡然醒悟——他不是喪家犬,是最有野心的戰狼。

【悶騷和驕縱的終極對決。】

tips:【作天作地小公主×陸軍少校;架空無需代入;帶點兒現實的童話故事。】

鏈接在下面作者的話,手機網頁可以直接點擊直達: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