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誰說我不能當天帝下載
  3. 誰說我不能當天帝
  4. 038.南孚節能電池

038.南孚節能電池

作者: |返回:誰說我不能當天帝TXT下載,誰說我不能當天帝epub下載

太陽照耀在頭頂,首次沐浴到陽光,荒原上的所有植物都在舒展枝葉,努力汲取著光和熱。

木水火土四位大君一直沒有插話,將明尊和師清漪的嘲諷都當做了耳旁風,頗有種「他強任他強,清風拂山崗,他橫由他橫,明月照大江」的境界。

土君等兩人冷嘲熱諷完,笑了笑道:「不管怎麼說,這一戰都到了尾聲,最終的結果,要由這兩個小輩決定。」

明尊的眉頭皺了皺。

火君、水君、木君三人一致發出冷笑聲,盯著師清漪。

劍師問道:「什麼意思?」

妖里妖氣的火君彎著眼睛,一臉笑意道:「小姑娘,別忘了,你可是聯盟軍這一陣營的人,根據規則,不管你傾向哪一方,只要你活著,你就是我這一方的人。」

師清漪沉吟兩秒,才想起來,自己似乎是沿河軍的統領來著,完了,之前浪過頭,完全忘了這回事。

水君補充道:「從這一刻開始,你們在這裡死亡,就是真正的死亡。」

明尊緩緩道:「現在,你們兩人,必須做出選擇。」

劍師的神情微微一變,他敗了,就是明尊輸了,這是絕不可以的,可是師清漪的身份貴重,她也是絕不能死的。

師清漪倒是不太在乎這件事,這世上能殺她,敢殺她的人不多,恕她直言,在場的諸位,都不在能殺她的人之列,她對自己的性命,很有信心。

不過這些事還需要一個前提,任何人在做一件事時,都有其目的性,也許有些傻逼沒有,但是對面那四個傻逼肯定是有的。

她問了明尊一個問題:「一方勝利后,將會得到什麼呢?」

畢竟是四個死人了,搞事,又有什麼意義啊。

明尊的性格,也不像非要和他們爭個長段,認輸就行了,反正都死了,師清漪是不會和死人計較的,她只會把死人再拖出來鞭個屍。

沒錯,師清漪就是這麼記仇的人。

明尊盯著對面四個大君,說道:「死人能得到的,想要得到的,只有一個,那就是新的生命。」

「我以日月鎮壓秘境和試煉戰場,將身軀化作天空,將他們的肉身、神魂、執念全都禁錮在這裡,雖然死去,卻有復活的可能。」

師清漪內心哇哦一聲,明尊可真會玩兒,這不就是讓他們永不超生的節奏嗎,她的鬼主意又冒了出來,於是再次露出個笑容,這笑容靦腆,和善,純真。

她語氣溫柔的簡直能掐出水,道:「他們是想奪舍,還是另有辦法復活?」

明尊感覺自己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打量起古里古怪的師清漪,說道:「他們只能奪舍你。」

師清漪吹了個口哨,簡直就像個小流氓,從袖袋掏出個替死符,拍在劍師的掌心道:「前輩你先出去吧,這裡我來搞定。」

劍師臉上的肌肉繃緊,不贊同道:「既然你有替死符,那你先出去。」

替死符珍貴異常,能夠替死一回,哪怕被大卸八塊,也能在十個時辰內復活。

師清漪眉飛色舞道:「我很想知道,我就一個身體,他們四個人,怎麼分配。」

明尊有些無語,不知說她什麼好,怎麼分配,那是之後的事了,而且一旦四位大君贏了,鎮壓在這裡的秘境也會崩潰。

這是他們五個人為了打破僵局一起定下的規則,誰也不能打破,否則明尊早就把師清漪和劍師送出去了。

四位大君冷眼看著師清漪的作為,要是她自己留下替死符,四人肯定會阻攔,但是她把替死符給了劍師,就代表她要留下,那就是他們贏了,他們的目的也達到了。

師清漪沒有多說,從掌心抽出天厄劍,一劍貫穿了劍師的心口,擊碎了心界,將他送出了試煉戰場,在劍師消散前說道:「回去后,帶所有人離開秘境。」

明尊眼神複雜,說道:「你知道自己要面對什麼?」

師清漪淡淡道:「我知道。」

頭頂的天空,正在升起的太陽,忽然消失了,天地之間一片黑暗,身邊的明尊也消失了,木水火土四位大君以五行方位,圍繞在師清漪身邊,金君的位置空了出來,但是卻有一道淡淡的虛影浮現在空缺的位置上。

師清漪感覺到自己的手腳都被束縛住了,四位大君的眼神宛如要將她剝皮拆骨。

但她不僅一點都不害怕,相反眼睛里更多了躍躍欲試的意思。

木君微笑道:「真是個膽子大的小姑娘,我們不會殺死你,你的身體,你的身份,都會延續下去,而且你將來還會成為大君,成為這世上屈指可數的強者。」

師清漪道:「是嗎,你們的志向就只是成為大君大尊一級別的強者,就沒想過當天帝?」

她搖頭感嘆:「夢想還是要有的,萬一實現了呢。」

土君道:「天帝,你的夢想太遠大了,不過就是天帝,將來也會死在我們的手中,你不必為沒能成為天帝而感到遺憾了。」

師清漪這時冷笑一聲,提到殺死天帝,她似乎有點憤怒,說道:「好啊,就讓我看看,到底誰更勝一籌。」

五行相連成五角星的樣子,將師清漪圈在中間,時間彷彿沒了概念,只有金君那個模糊的形象越來越凝實。

師清漪發現,金君似乎正在復活,但是死人,除非從地府竊取靈魂,否則怎麼能復活呢。

她問道:「我只有一個身體,你們五個人,誰主導?」

五位大君的臉上露出同樣的微笑,他們的表情動作正在協調一致,給人難以言喻的恐怖感。

這五個人好像都變成了提線木偶一樣。

師清漪眯起眼睛,忽然有點忐忑起來,自己的金手指不會掉鏈子吧。

就在金君的形象完全凝實后,五行陣忽然大放光彩,五道五行顏色的光沖入了師清漪的眉心識海,這五道光在進入她的眉心識海后糾纏起來,最終變成了一個人。

這是一個男人,年輕秀美,比絕大部分女子還要美貌,他的眉心亮著五行陣,一身威壓氣勢都在提升,他露出個笑容,這笑容讓師清漪切身感受到了中寫的「邪魅一笑」是什麼樣。

師清漪這時恍然道:「五行大君,其實是同一個人。」

五行大君笑了起來,他的聲音粗狂,和外表完全不相符,道:「我和明尊生前就一直爭鬥,你憑什麼以為,他能一打五?」

師清漪道:「因為明尊很強,若不是機緣不夠,他甚至有機會問鼎天帝,你能化成五行之身,也是大尊、大君中的佼佼者了。」

五行大君的臉色沉了下來,陰森道:「是啊,所以當初我才拖著他同歸於盡,像他這樣的英雄人物,若是活了下去,對我們的大計影響太大了。」

師清漪有點走神,心想明尊死了,更麻煩的傢伙成了天帝,你們後悔不後悔。

不過五行大君被鎮壓了十萬年,肯定也不知道後面發生的事,她同情的瞅著五行大君,道:「廢話不多說了,早點解決你,我好出去。」

五行大君道:「我也不想和你一個小輩耗時間,雖然不知道你為何底氣這麼足,但是一切謀划,在強大實力面前都沒用。」

師清漪也這樣認為,於是,她的識海里陷入了一片混亂。

時間和空間陷入混沌,無前無後、無上無下、無始無終,只有純碎的毀滅、破滅的意境充斥識海。

在混沌中,五行大君發出凄厲的慘叫,「這是什麼,你幹了什麼!」

師清漪的聲音從四面八方響起。

「看過《誅仙》嗎?我覺得裡面形容誅仙劍的話很貼切。」她曼聲而吟,「誅仙利,戮仙亡,陷仙到處起紅光,絕仙變化無窮妙,大羅金仙血染裳。」

「殺殺殺殺殺殺殺!」

無窮無盡的殺意充斥在識海中。

四柄劍出現在五行大君的身周,一張陣圖鎮壓在其頭頂,將其完全鎮壓,並不斷將其磨滅。

五行大君一直在嘶吼,他瘋狂掙扎,然而誅仙劍陣宛如亘古長存,鎮壓其身,鎮壓其魂,鎮壓其力量。

師清漪的身影出現在誅仙劍陣之外,她背著雙手,一雙明亮的眸子打量著誅仙劍陣形成的牢籠,自語道:「誅仙劍陣現在只能在我的識海內發揮作用,恐怕只有等到開啟心界后,才能嘗試修鍊劍經,真的好期待啊。」

五行大君已經完全復活,就在他復生金君化身的時候,秘境中的五塊大陸分崩離析,重新化作了他的身體。

現在鎮壓在師清漪識海內的,是完整復生的五行大君,其力量神魂肉身被誅仙劍陣一點點絞殺的時候,他體內的力量也被誅仙劍陣化作純碎的力量,從師清漪的識海源源不斷湧入她的肉身。

很快,她的道基完全穩固了,而且,位於胸口正中的一個穴竅打開了。

「照這個速度下去,恐怕三個月內,我就能完全開闢三百六十個穴竅。」師清漪驚喜,然後浮想聯翩,「這個五行大君,簡直就是南孚節能電池,等這個用完了,能不能再抓一個來啊。」

說著,她重新掌控了身體,睜開雙眼。

對上一個緊張兮兮的眼神,是明尊。

明尊的神情警惕:「你是誰?」

師清漪道:「我是大寶貝啊,明尊前輩。」

明尊:神特么的大寶貝!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