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舊不了情
  4. chapter039

chapter039

作者:

方閔中午收到鄭榮的消息之後,心情緩和了不少,下午學習都覺得有勁兒了。

………

下午下課之後,方閔在寢室的群里發了地址,邀請她們三個人一塊兒過來。

她們寢室基本都是通市本地人,出來參加她的生日party不是問題。

晚上回到家裡之後,方閔收到了方正勛和成茗送給她的生日禮物,一輛白色的賓士。

方閔剛讀大學的時候就把駕照考到手了,大一下班學期,方正勛給她買了一輛minicopper代步,到現在,車已經開了三年多了。

方閔早就想換車,提了好幾次,方正勛都不肯給她換。

方正勛把車鑰匙遞上來的時候,方閔有些驚喜:「給我的?」

方正勛看到她這樣子,抬起手來摸了摸她的腦袋,「二十二歲生日禮物,加油工作考學,等你考上研究生了我跟你媽再送你一套房。」

方閔癟了癟嘴,「好吧。」

最近方閔特別聽話,聽話得讓方正勛和成茗都格外地欣慰。

方閔是獨生女,兩個長輩注意力全部都在她身上,只要她聽話,想要什麼就有什麼。

「還有這個,」方正勛拿出了一張銀行卡遞給方閔,「你爺爺奶奶給你的。」

方正勛這麼一說,方閔才想起來,自己好長時間沒去看過兩個長輩了。

方閔接過來銀行卡收下,然後說:「我明天去看爺爺奶奶吧。」

「明天你不跟鄭榮出去過生日?」成茗好奇地問。

方閔說:「晚上才過,白天我去爺爺奶奶那邊。」

「也行,那你吃完飯就早點兒休息,明天一早我跟你爸帶你回去。」成茗摸了摸方閔的頭。

方閔:「我還得做題呢。」

聽到方閔這麼說,方正勛和成茗對視了一眼,兩個人都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最近這段時間,方閔跟變了一個人似的,這種改變,他們做長輩的也是樂於看見的。

其實他們兩個人都對方閔很寵愛,只要方閔聽話,那基本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

吃完晚飯是八點鐘,方閔上樓洗了個澡,頭髮也沒吹乾,就去做題了。

學習這種事情,如果成為習慣的話,其實也沒那麼難熬。

現在方閔鉚足了勁兒要考T大,她這個人從小就是如此,只要決定的事兒,一定要想方設法達成目的。

方閔今天晚上做的是英語題,英語對她來說沒什麼難度,做完之後檢查了一下,錯誤率也不高。

檢查完以後,方閔習慣性地拍了一張照片,跟岳鋒凜打卡。

這會兒,已經十一點鐘了。

岳鋒凜收到方閔的微信消息時,正在回來的路上。

其實他本可以明天一早再回來的,但是,他想趕在十二點之前到家。

岳鋒凜趁著等紅燈的空隙回復了方閔的消息:好的,還沒睡?

方閔很快回復:我剛做完題。

岳鋒凜:早點休息吧。

方閔:今天周五,你怎麼沒回來?

岳鋒凜:問這個做什麼?

以前,方閔從來不會過問他回不回家。

換句話說,方閔巴不得他一直都不回去。

岳鋒凜這麼問之後,方閔有些懊惱地抓了抓頭髮——是啊,她幹嘛問岳鋒凜?

岳鋒凜不回來,她應該樂得清靜才是。

方閔沒回復岳鋒凜的消息,岳鋒凜這邊也很快綠燈了。

他提了車速,往家裡開。

**

岳鋒凜回到家裡的時候,十一點五十六分。

岳鋒凜換了拖鞋,用最快的速度上了樓。

上樓回到自己的房間之後,岳鋒凜拿出了手機。

十一點五十九分。

他打開聊天窗口,給方閔轉了一筆錢,然後在後面跟了一句話:二十二歲生日快樂。

在時間變到零點的那一秒,輸入密碼發出去。

………

方閔一直都沒睡,零點時,她最先看到的是岳鋒凜的轉賬消息。

岳鋒凜轉了8021塊錢過來,後面還跟了一句「二十二歲生日快樂」。

方閔也沒客氣,直接把錢收下來了。

然後,她問岳鋒凜:這數字是什麼意思?

岳鋒凜:你的生日。

方閔:我生日是0821。

岳鋒凜:821你要嗎?

方閔:……

還真被他給說對了。

要是岳鋒凜真的給她轉821,她肯定會罵岳鋒凜小氣鬼的。

岳鋒凜:早點睡。

方閔:你自己不也沒睡。

岳鋒凜沒再回方閔的消息,發完那條之後就去洗澡了。

………

方閔倒是想睡覺,但哪裡睡得了?

零點剛過,手機裡頭就收到了各種各樣的生日祝福,還有好多紅包,她收都收不過來了。

方閔用了十幾二十分鐘的時間回完了消息。

回復完之後,肚子竟然有些餓了。

晚飯她確實沒吃多少,加上後面又做了題,消耗體力。

方閔拿著手機出了房間,準備下樓去找點兒東西吃。

她出來的時候,剛好碰上了洗完澡的岳鋒凜,岳鋒凜上半身是裸著的,下面就穿了一條大褲衩。

他頭髮沒擦乾,還在往下滴水。

水珠順著胸肌往下,滾落到了小腹處。

方閔臉一紅,迅速收回了視線。

岳鋒凜倒是沒有任何不適,他看著方閔,詢問道:「怎麼還沒睡?」

方閔:「你管我。」

岳鋒凜:「早點休息,晚睡對身體不好。」

方閔:「你不是也沒睡么,再說了,我餓著哪裡睡得著啊?你讓開,我要下去找麵包吃。」

這會兒,岳鋒凜堵在她面前,她走都走不了。

岳鋒凜聽到方閔這麼說之後,輕笑了一聲,聲音里似乎帶了幾分無奈。

他問方閔:「又餓了?」

他這語氣弄得方閔不高興了:「什麼叫又餓了?說得好像我是豬一樣。」

「你是貓。」岳鋒凜突然抬起手來摸上了她頭髮,「張牙舞爪的貓。」

「什麼鬼……」方閔拍開他的手,「你別擋路。」

岳鋒凜轉過身,「我也餓了。」

方閔:「餓死你好了!」

說完,她推開岳鋒凜,加快步伐往樓下走。

方閔心跳得很快,掌心被他身上的水珠浸濕了。

這種感覺很陌生,她回憶著他身上肌肉的觸感,心跳得更快了。

方閔深吸了一口氣平復自己的呼吸,走到餐廳之後,方閔打開冰箱,從裡頭拿了一盒冰鎮的豆漿出來,然後又拿了一袋麵包。

方閔坐在餐廳的椅子上,一邊喝豆漿一邊吃麵包。

很快,岳鋒凜也下來了。

方閔嘴裡頭嚼著麵包,看到岳鋒凜下來之後,也沒跟他說話。

岳鋒凜打開冰箱,從裡頭拿了一瓶果汁出來,在方閔對面坐了下來。

方閔餓得有些厲害,吃麵包地速度很快,臉上沾了麵包屑。

岳鋒凜就這麼看著她,一邊看,一邊喝果汁。

方閔本來吃得挺開心的,一看到岳鋒凜這麼盯著她看,她就不樂意了。

「看什麼看?」方閔含糊不清地問他,「有毛病啊你?」

岳鋒凜略微收了一下視線,淡聲道:「我只是沒見過這麼吃東西的女孩子。」

方閔被岳鋒凜惹惱了,直接把手裡的麵包砸到了他臉上,「你存心讓我不痛快是吧?」

雖然被方閔砸了,但是,岳鋒凜一點兒都沒生氣,反而隱隱露出了笑容。

方閔覺得,岳鋒凜今天晚上有些不對勁兒。

平時他這個人臉上都沒什麼表情的,現在突然這樣……中什麼邪了?

岳鋒凜將麵包拿起來,送到了方閔的手邊,「好了,逗你玩的,吃吧。」

方閔不肯接,就這麼瞪著他。

岳鋒凜見她不接,便直接把麵包送到了她的嘴邊:「吃吧。」

他的眼底帶著非常明顯的笑意,好像是在逗弄什麼小動物一樣。

方閔受不了被他這樣看著。

不知道為什麼,她突然又想起來岳鋒凜之前說她像小貓。

想到這裡,她瞪了一眼岳鋒凜,兇巴巴地說:「我不是小貓!」

她這話一出來,岳鋒凜臉上的笑容更明顯了。

他動了動嘴唇,「好,你不是,吃麵包吧。」

「我自己吃!」方閔從岳鋒凜手裡奪過了麵包,把麵包當成他,狠狠咬了一口。

**

吃完麵包以後,方閔就上樓睡覺了。

臨睡覺之前,她才收到鄭榮的微信消息。

鄭榮發來了生日祝福,然後還說:明天給你個大驚喜。

方閔纏著他問了好久是什麼驚喜,鄭榮都不肯說。

最後,聊著聊著,方閔就困得睡過去了。

**

岳鋒凜回到房間之後,站在窗戶邊兒上站了一會兒。

想到方閔剛才兇巴巴地對他說「我不是小貓」的場景,岳鋒凜猴頭有些燥熱。

岳鋒凜拿出手機來,從相冊里找出了之前保存的方閔的照片,盯著看了一會兒。

過了有五六分鐘,他才上床睡覺。

**

第二天一早,方閔跟方正勛還有成茗一塊兒回到了老爺子那邊,家裡剩下了岳鋒凜一個人。

方正勛原本是要帶著岳鋒凜一塊兒去的,但是岳鋒凜拒絕了——因為他還有別的事情要做。

他們一家三口離開之後,岳鋒凜開車去到了購物中心。

十點鐘,商場剛開始營業。

岳鋒凜走到某個專櫃前,一眼便相中了一條手鏈。

這是他第一次給方閔買生日禮物。

岳鋒凜平時是個很節儉的人,自己連衣服都不怎麼買。

他人生中談得上「奢侈」的幾次,基本上都是為了方閔。

這條手鏈兩萬多塊錢,岳鋒凜動了自己的存款買的。

買完之後,他拎著購物袋離開了商場。

商場門口正好有個蛋糕店,好像很出名。

岳鋒凜想了想,又進去給方閔訂了一個蛋糕,晚點兒來拿。

**

方閔跟方正勛還有成茗在老爺子那邊兒吃了午飯,呆到了四點鐘才回家。

今天晚上要去過生日,方閔回家之後特意精心打扮了一番。

她從柜子里翻了一條沒穿過的裙子出來換上,然後化了個淡妝。

方閔剛化完妝,鄭榮的電話就來了。

方閔抿了抿嘴唇,然後接起電話。

鄭榮:「老婆,你好了沒,我現在去接你。」

方閔:「嗯,差不多了。」

鄭榮:「行,那我現在過去。」

………

跟鄭榮打完電話之後,方閔就從房間裡頭出來了。

剛出門兒,正好碰上了岳鋒凜。

岳鋒凜今天穿了一身黑色運動服,T恤雖然很寬鬆,但隱約還看得見肌肉的線條。

方閔看著他,立馬就想起來昨天晚上的事兒,臉頰不由得有些發燙。

岳鋒凜盯著方閔看了會兒。

她今天穿了一條水藍色的連衣裙,很簡單款式,但是穿在她身上就別有一番韻味。

她妝容也不濃,腳上還踩著拖鞋,一雙白嫩的腳露在外面。

「看什麼看!」方閔瞪了岳鋒凜一眼。

岳鋒凜收回視線,淡聲道:「沒什麼。」

接著,他就轉身下樓去了。

方閔過了一會兒才下去,沒多久,鄭榮就過來了。

鄭榮今天得很正式,他個子高,又長了一張妖孽的臉,穿上這種衣服特別好看。

鄭榮進門兒之後,也沒避諱著岳鋒凜,直接走上來摟住了方閔,同時還不忘在她臉上親了一口。

「老婆,你今天真漂亮。」

方閔:「嗯哼。」

兩個人正膩歪的時候,方正勛和成茗過來了。

方正勛看到他們兩個人抱在一起,咳嗽了一聲。

聽到方正勛的提示后,鄭榮略微鬆開了一些方閔,然後去跟兩個長輩打招呼。

「方叔,方嬸。」

「今天晚上別玩兒太晚了,時候差不多了就送方閔回來。」方正勛對鄭榮提出了要求。

鄭榮點了點頭答應下來:「好的方叔,我知道了。」

方正勛問岳鋒凜:「鋒凜,你也跟他們一起去吧?」

岳鋒凜點了點頭:「是的。」

「嗯,那你多照應著一點兒,你年齡最大。」方正勛說。

岳鋒凜繼續點頭:「好的。」

**

六點,方閔和鄭榮一塊兒出發了。

她坐了鄭榮的車走,岳鋒凜則是自己開了車,在後面跟著他們。

他們一夥兒人幾乎是一塊兒到的,程軍、程隊、程覓、鄭焉、周旗還有馮凱都來了。

當然,方閔的三個室友也過來了。

楊薇薇和顧綿還有陳褚跟這群人都不算特別熟,唯一熟的應該就是鄭榮了。

方閔自然是要照顧她們三個的,於是就直接跟她們一塊兒坐了。

鄭榮帶著大家進了轟趴館,坐下來點人的時候,他才發現黨洋洋沒來。

於是,鄭榮看向了鄭焉還有程覓,詢問道:「洋洋呢?」

鄭焉和程覓對視了一眼,然後才說:「洋洋說工作室臨時有合同要處理,今天晚上不過來了。」

臨時有合同?

聽到鄭焉這麼說,鄭榮的眼皮突突地跳了兩下。

合同這個事兒……黨洋洋沒跟他說過。

「洋洋說她自己一個人就能處理,所以沒通知你,讓你安心給方閔過生日。」鄭焉把黨洋洋之前說過的話重複了一遍。

說完之後,她自己都替黨洋洋鳴不平了。

黨洋洋這麼溫柔體貼又懂事兒的,鄭榮竟然看不上,非要跟方閔這樣的人在一起。

方閔除了比黨洋洋長得漂亮之外還有什麼?

從小到大就是這樣,她仗著自己長得漂亮,討了周圍所有男孩子的喜歡。

小學那會兒,她在班上都不用打掃。

每次輪到她掃地的時候,都是鄭榮程軍他們幫著掃的。

鄭焉想起來這些事兒就意難平。

長得漂亮了不起哦?

這麼多年,一堆人都圍著她團團轉,她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誰都不敢說她一句。

有時候她臭脾氣上來了,大家還得一塊兒哄著她。

真是受不了。

相比較起來,黨洋洋就好多了。

鄭焉想,她要是個男人,才不會喜歡方閔這樣的。

作上天了,每天窮折騰……煩人。

鄭榮聽到鄭焉這麼說之後,「哦」了一聲。

他想了想,回頭應該給黨洋洋多發些薪水才是。

**

方閔和楊薇薇、顧綿還有陳褚坐在一塊兒。

她們三個人四處張望著,顧綿看到了岳鋒凜,然後戳了戳方閔的胳膊,問道:「哎,方閔,那個穿黑色運動服的帥哥是誰啊?之前怎麼沒見過?」

按理說,跟他們一群玩兒的人,就算不認識,也應該是打過照面的。

但是那個帥哥,是真的眼生。

方閔順著顧綿手指的方向看過去,正好看到了岳鋒凜。

岳鋒凜坐在那邊,臉上沒什麼表情。

呵,面癱,方閔翻了個白眼。

接著,她對顧綿說:「一條狗。」

顧綿:「……啊?」

方閔:「我爸戰友的兒子,他爸媽都去世了,所以他一直在我家。」

顧綿點點頭,「哦,這樣啊,之前從來沒聽你提過。」

方閔聳了聳肩膀,「有什麼好提的,又不是什麼重要的人。」

「但是他真的長得好帥啊。」陳褚和楊薇薇分別感嘆,「又帥又MAN,隔著這麼遠都能感覺到他的硬漢氣息。」

方閔聽到她們這麼說,又是一個大白眼:「你們有毒吧。」

「真的真的!」陳褚拽了一下方閔的胳膊,八卦地問:「他有女朋友沒有?要不然你給我們介紹一下?」

她們這個年齡的女孩子,誰不喜歡帥哥?

方閔聽到陳褚這麼問,沒來由地有些暴躁。

她朝著岳鋒凜的方向看了一眼,忍不住在心裡罵,真是長了一張招蜂引蝶的臉,招惹了一個鄭焉還不夠,竟然還招惹她室友。

煩死人了。

方閔正這麼想著,就看到鄭焉走到岳鋒凜身邊坐了下來。

她抬起手來指了指對面的鄭焉,對陳褚說:「喏,看見了吧,那就是他喜歡的人。我爸媽最近都計劃著給他們訂婚了,你們還是趁早放棄吧。」

她們三個人一聽,瞬間泄了氣:「媽呀,為什麼好男人都是別人家的……」

「狗屁好男人,他那種人……哼。」聽到她們誇岳鋒凜,方閔馬上站出來反駁。

岳鋒凜那算什麼好男人?

表面上正經,私下就是個悶騷怪。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