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旺夫小啞妻下載
  3. 旺夫小啞妻
  4. 234、流放三十年,終身守靈(3更)

234、流放三十年,終身守靈(3更)

作者: |返回:旺夫小啞妻TXT下載,旺夫小啞妻epub下載

話音還沒落,長公主的冷笑已經從後方傳來,「本宮的兒子好與壞,什麼時候輪到你蘇家人來管了?」

蘇儀猛地回頭,還沒反應過來,左臉已經被狠狠扇了一巴掌,嘴角有腥甜味蔓延開,可想而知下手之人力道多重。

她捂著臉,瞪了長公主一眼,見到陸行舟也在,目光里有不敢置信。

自己明明親眼看著他走遠了才進來的!

長公主逼近她,「你方才說,晏清是誰的兒子?」

被趙尋音當著陸行舟的面打,蘇儀心中的怒火一瞬間燒到極致,平日里的修養全不見,用詞愈發刻薄,「若不是你趙尋音不要臉,懷著陸行舟的種出去嫁給別的男人,再把野男人的種帶回來,陸晏清怎麼會成『早產兒』?還不是你為了遮羞扯出來的彌天大謊……」

「啪——」

沒等她說完,右臉上又挨了重重一巴掌。

兩邊臉頰同時火辣辣的疼。

蘇儀恨紅了眼,「趙尋音!你有臉做,沒臉讓人說?」

長公主面無表情看著她,「別烏鴉站在煤堆上只看得見別人黑,說旁人之前,先撒泡尿照照自個兒,你成天往大哥的飯菜里下藥,他病成那樣,能跟你生出彬哥兒和蕎姐兒這對龍鳳胎來?」

蘇儀臉色泛白,一顆心往下沉,沒穩住身形,後退了半步。

「你的那位姦夫,如今正在本宮府上的密室里關著,是跪下給本宮磕頭認錯,還是想讓他去見老太爺,你自個兒看著辦。」

蘇儀再往後退,脊背已經抵到牆,她捂著左臉的那隻手還沒垂下,望向長公主的眼神帶著十足恨意,「趙尋音,你夠狠!」

長公主冷笑,「多行不義必自斃,是你不要臉在先,怨不得本宮心狠手辣。」

沒等蘇儀反應,又是重重一喝,「跪下!」

蘇儀一手捂著疼痛的臉,另一手握成拳,靠在牆邊半晌沒反應。

長公主見狀,也不逼她,看向身後的陸行舟,「把人交給大哥吧!」

話還沒說完,就聽到撲通一聲,蘇儀直挺挺地跪了下去。

「告訴我兒子,你都對他做了什麼?」

長公主眼神凌厲,氣勢逼人,絲毫不給蘇儀喘息的機會,「你若不據實交代,你對他用的那些香,本宮便十倍百倍地用在你身上!」

自打見到當爹的去而復返,還把親娘給帶到天牢,陸晏清整個兒就傻眼了,這會終於得空說話,他難以置信地看向被他娘勒令下跪的大伯娘,又看看長公主和陸行舟,忽然感覺像是在做夢。

「爹,娘,你們這是做什麼?」

長公主看他一眼,「你如今的狀態,娘跟你說什麼你也聽不進去,不妨聽聽你大伯娘怎麼說。」

陸晏清只好又把目光落回蘇儀身上。

蘇儀心中懼怕陸平舟,一旦讓他知道自己外面有人,那個男人會毫不留情地掐死她。

咬緊牙關,她從齒縫間擠出一番話來,「晏清,大伯娘先前跟你說的話,是假的,你的的確確是早產兒,也的的確確是長公主和駙馬的親生兒子。」

陸晏清當即炸毛,「你為什麼要騙我?」

「因為……」蘇儀話音頓了一頓,眼尾覷向陸行舟。

長公主嘴角浮現譏誚,等著她的下文。

蘇儀深吸口氣平復情緒,轉了話鋒,「大伯娘只是跟你開個玩笑,想試試你跟你爹娘的關係如何,沒別的意思。」

「……」陸晏清一腳踢在木柱子上,氣到說不出話。

「這就完了?」

長公主顯然沒打算就此放過她。

蘇儀一向自傲慣了,何曾這般向人低過頭?更何況對方還是她恨入骨髓的女人。

她看向長公主,「趕狗入窮巷,必遭反噬。這個道理,你不會不懂。」

「對一個十多歲的孩子下手,你蘇儀連狗都不如。」

「……」

「滾!」

長公主最後扔給她一個字。

蘇儀站起身,雙腿因為跪麻而導致身形有些不穩,踉踉蹌蹌走到天牢門口,透過昏黃的光線,望向裡面站著的那對夫妻,「誰都有走窄的時候,我就不信你趙尋音沒有倒霉的一天!」

長公主笑著回頭,「只可惜,有生之年你都看不到了。」

……

蘇儀走後,長公主才把手中拎著的食盒放下,打開盒蓋,馬上有令人食指大動的飯菜香味傳出來,她蹲下身,看向陸晏清的眼神變得溫和,再不復先前的凌厲和咄咄逼人,「晏清昨兒不是說想吃烤鴨嗎?娘給你帶來了,來,快吃兩口。」

陸晏清沒接他娘遞來的碗筷,只是目光一眨不眨地望著她,心裡沒來由地湧上陌生感。

陸行舟見狀,也彎下腰,親自給他倒了杯酒。

陸晏清還是沒接,雙眼越發迷茫,語氣中帶著懷疑,「你們……還是我爹娘嗎?」

長公主沒說話,把碗筷往前遞了遞,「先吃飯,等填飽肚子,你想知道什麼,娘便告訴你什麼。」

陸晏清「哦」一聲,先接了陸行舟手裡的酒喝下,才又接過長公主手裡的碗筷,挑了幾塊烤鴨肉吃,剛咽下去沒多會兒,兩眼一閉,暈了過去。

長公主壓下胸口的突然不適,被陸行舟攙扶著站起來,她看向牢房內已經昏睡過去的兒子,對陸行舟道:「把人請進來吧!」

陸行舟頷首,轉身出去,不多時,帶了個西域僧人進來。

那股不適的噁心感再次湧上來,她捂了捂嘴巴,努力露出個笑臉,對西域僧人道:「有勞大師了。」

西域僧人點點頭,讓他們夫妻倆先迴避。

長公主走出天牢,大概是呼吸到新鮮空氣,胸悶的感覺退下去大半,她仰著頭,雙眼裡淚光閃爍。

陸行舟默默遞了帕子過來,輕聲說:「阿音,這一切就快過去了。」

長公主的聲音帶著幾分哭過之後的喑啞,「我這一生辜負了太多人,不管最後的結果是什麼,那都是我應得的報應,只是害苦了這個孩子。」

陸行舟握住她的手,一句話沒說,似乎只是想把自己掌心的溫度傳給她。

約莫一炷香的工夫,那位西域僧人緩步走出來,說陸晏清身上的催眠已經解開,只是他情緒不太對勁,讓夫妻倆一會兒說話的時候仔細些。

長公主發現陸晏清被催眠,是在兒子進監牢以後,她想盡辦法才找到懂這個的西域僧人,原本是打算明天一早過來的,探子卻說蘇儀來了天牢,長公主就知道准沒好事,急匆匆出府,在半道上碰著駙馬,又把他給截回來。

幸好,最終還是趕上了。

再次進入天牢,陸晏清的反應跟之前有很大的不同,他沒有說話,靠坐在牆邊,抱著雙膝,腦袋低垂。

好似沒聽到有人靠近的聲音,他連頭都沒抬一下。

「晏清。」長公主的聲音盡量放柔。

陸晏清似乎僵了一下,隨即背過身去,不願意見任何人。

「你先前不是有問題要問娘嗎?怎麼這會兒反倒一聲不吭了?」

陸晏清還是沒說話。

長公主又說:「娘來探視你,時間是有限的,你若是不問,可就得等下次了。」

陸晏清聞言,沉默了好久才慢慢回過頭來,他沒有問自己到底是不是駙馬的孩子,一聲「娘」喊出口,熱淚就跟著滾落。

長公主看了心揪。

但在兒子跟前,她忍住沒哭,臉上強行擠出笑容,「你這孩子,以前可從來不這樣的。」

陸晏清擦擦眼淚,望著她,「我是不是會被判死刑?」

「不會的。」長公主說:「你爹已經跟負責案子的欽差大臣打過招呼,他會盡量保住你的命。」

陸晏清吸了吸鼻子,「剛才那位大師說,我被人催眠,所以不管娘說什麼我都聽不進去,可我知道,四年前我們幾個去寧州開礦的時候,沒有誰催眠我,是我自己跟娘賭氣,結果礦山一塌,我就後悔了。

從寧州回來的那段日子,我幾乎每天晚上都會做噩夢,夢見礦難中死去的工人渾身血淋淋地來向我索命。

我害怕,怕坐牢,怕被判死刑,然而我不敢跟任何人說,一直到登聞鼓被人敲響……

娘,孩兒錯了,孩兒千不該萬不該,不該覺得您以前管束嚴厲是不疼我,不該處處跟您唱反調,以至於由著性子釀下大禍。

娘,孩兒好後悔,我不想死,我想好好活著,想再聽娘跟我講道理,告訴我哪個是不能做的。這一次,孩兒一定不再跟您唱反調。」

長公主含淚,將手伸進去,摸摸他的腦袋,「晏清別怕,知錯咱就改,娘一定讓你活下來。」

——

數日後,這樁被掩埋了四年之久的案子終於判決下來。

蘇家五爺為罪魁禍首,本該重判,然而他人已經不在,蘇家就得有人出來頂缸,蘇相作為蘇家當家人,有管教不力之罪,罰俸三年,停職一年。

程飛的父親,去年那位狀元郎也因為管教無方而被停職。

蘇堯均和程飛被終身流放三千里。

陸晏清被流放三十年。

不是優待,而是長公主趙尋音和駙馬陸行舟雙雙自請除族,貶為庶民,前往寧州為礦難者終身守靈,換陸晏清剩下的刑罰。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