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神醫娘親:腹黑萌寶賴上門下載
  3. 神醫娘親:腹黑萌寶賴上門
  4. 【V093】給你解毒(二更)

【V093】給你解毒(二更)

作者: |返回:神醫娘親:腹黑萌寶賴上門TXT下載,神醫娘親:腹黑萌寶賴上門epub下載

燕九朝當即一怔。

俞婉將發簪放在床頭,抬手去解腰間的衣帶,昏黃的燈光落在她臉上,不顯蠟黃,反倒暈染出一圈朦朧的光暈。

燕九朝感覺自己的呼吸一緊。

俞婉衣帶松落,衣衫滑落。

屋子裡的魅香早已隱去,然而這一瞬又彷彿百倍濃烈地席捲了過來,已分不清縈繞在鼻尖的,是死灰復燃的魅香,還是她誘人的體香。

燕九朝拽緊拳頭,深吸一口氣:「俞阿婉,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地上的蠱女醒了,一臉茫然地抬起頭來。

俞婉看也沒看她,一腳將她踩暈了。

「我知道。」俞婉輕聲說,連語氣都帶了致命的誘惑,她抓起地上的蠱女,像抓著一隻小雞仔,嗖的一下扔去了堂屋,「給你解毒。」

燕九朝手肘撐在雙側,將身子微微後仰,試圖離她遠一些道:「你這是趁人之危。」

俞婉素手覆上他的腰帶:「這話用在女人身上不合適,還是說,你寧願讓外頭那個女人給你解毒?」

燕九朝噎住。

俞婉在他耳畔呢喃道:「我不止一次地夢見那一晚的事……」

燕九朝不是傻子,自然聽得出她指的是哪一晚的事。

燕九朝的心口一下著了火,呼吸都亂了,不知是氣的,還是羞的,他的胸口劇烈地起伏了起來:「俞阿婉!你一個女人……怎麼能夢見這種事?」

還不止一次?!

「女人怎麼了?女人就不能有七情六慾了?」俞婉將他的腰帶拽了下來,她緊張得厲害,卻努力沒讓他看出來。

燕九朝撇過臉:「……我的腿動不了。」

「你不用動。」俞婉將腰帶扔在地上,邁開修長的雙腿跨坐到他的身上,捏住他下巴,讓他看向自己,「乖乖躺著,把自己交給我就好。」

燕九朝:「……」

這話怎麼聽著不太對?

燕九朝:「你……」

「噓。」俞婉的指尖壓在了他因病重多日而略顯乾澀的唇瓣上。

她指尖冰涼,燕九朝只覺自己的呼吸都屏住了。

俞婉拿開指尖,偏過頭,閉上眼,緩緩覆上他的唇瓣。

這種事她也是頭一次,可就算沒吃過豬肉,難道還沒見過豬走?雖說以二人如今的感情,還沒進展到這一步,但這是唯一能解他毒咒的辦法,比起讓別人睡他,俞婉還是更情緣自己睡了他。

哪知就在二人即將吻上的一霎,燕九朝忽然摸過一根棍子,一把將她敲暈了!

俞婉兩眼一黑,栽進了燕九朝懷裡。

燕九朝下意識地看向懷中的俞婉,俞婉上衣褪去,只剩一件薄如蟬翼的肚兜,青絲垂落,半掩著她圓潤的香肩,以及蜜桃般水嫩誘人的胸口。

燕九朝喉頭一緊。

「少主!」

門外忽然響起了影十三的聲音。

燕九朝沒力氣將俞婉推到床內側,只得迅速抓過被子,將俞婉蓋了個嚴嚴實實。

「少主!」影十三腳步匆匆地進了屋,他看見堂屋的蠱女了,他愧疚地說道,「屬下來遲了,請少主責罰!」

燕九朝蹙眉道:「我沒碰她!」

「那她腦袋上的傷怎麼來的?」難道不是您醒了,發現自己純潔的身體讓她玷污了,惱羞成怒之下,一燭台把她頭爆了?

燕九朝冷冷地瞪了影十三一眼。

影十三悻悻地低下頭,餘光一掃,發覺到一絲不對勁了,儘管捂得嚴實,但少主的懷裡的確趴著一個人,只不過聽她呼吸,似是暈過去了。

影十三張了張嘴:「這是……俞姑娘?」

燕九朝淡淡地嗯了一聲。

「還真是她?」影十三隨口一猜,誰料竟給猜對了,這麼說,是俞姑娘及時趕到,把蠱女給打暈了?

影十三當然猜不到是自家少主為捍衛自身清白,親自動手將蠱女打傷了。

「俞姑娘又是怎麼一回事?她怎麼也暈了?」影十三不解地問。

燕九朝冷冷一哼道:「她要給本少主解毒。」

影十三張嘴:「少主……」

燕九朝打斷他的話:「別以為本少主不知道她打的什麼主意,本少主是那麼隨便的人嗎?!」

影十三看著他:「少主……」

「解毒?這種借口也想得出來!」燕九朝氣得牙痒痒,「她究竟是垂涎本少主多久了,如此……如此地耐不住!她腦子裡成天都在想些什麼,除了這種事……就沒別的了?!」

「所以您就把俞姑娘打暈了么?」影十三滿面黑線,您果真是憑實力單身的……

燕九朝沒好氣地道:「不打暈她,難道要讓她得逞嗎?」

影十三道:「她是女人,您不配合,她怎麼得逞?還是說您其實把持不住了?她不暈她就能把您給睡實了?」

燕九朝氣呼呼地道:「本少主怎麼可能把持不住?本少主是牲口嗎?她隨意撩撥兩下,本少主就能對著她發情了?」

影十三:「……哦。」

有本事不噴鼻血了再這麼說。

……

燕少主的鼻血噴了一波又一波,直到影十三蒙著眼,把俞婉連人帶被子挪到隔壁屋以後,他的鼻血才總算徹底停了下來。

這時,影六也趕到了。

他與影十三一道進了屋,燕九朝失血過多,更顯虛弱了。

影十三決定抓緊時間,在自家少主再次暈過去前把該交代的消息全部交代了:「少主,影六打探到了一件事。」

「周槐找到了?」燕九朝問。

「不是周槐,是玉子歸。」影十三道。

燕九朝淡淡地說道:「本少主對他的事沒興趣。」

影十三正色道:「這件事與俞姑娘有關。」

燕九朝拿眼看向他,示意往下說。

影十三答道:「玉子歸遭到師門的追殺,據說是他背叛了師門。」

「說重點。」燕九朝淡道。

「是。」影十三掐頭去尾,直奔主題道,「南詔國的聖物失蹤了,劍宗收了南詔國的酬金,一直在幫忙尋找聖物的下落。」

燕九朝若有所思道:「該不會就是玉子歸誣陷俞阿婉拿走的那個錦囊吧?」

「就是那個錦囊!俞姑娘已經把錦囊還給玉子歸了,可錦囊里的聖物不見了,劍宗以為聖物讓玉子歸私吞了,這才出動弟子追殺他。但如果屬下猜的沒錯,聖物是讓俞姑娘拿走了,至於俞姑娘是故意拿走,還是無意拿走,不得而知了。」

燕九朝蒼白的面上掠過一抹沉思:「南詔國的聖物是什麼?」

影十三難掩忌憚地說道:「蠱王,萬蠱之王!」

燕九朝:「……」

冷靜如燕九朝,這一刻也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涼氣,萬蠱之王,那可是傳聞中才有的大殺器,其兇殘程度,不亞於任何一名暴走的金面死士,這丫頭拿什麼不好,非得拿它?!

影十三接著道:「蠱王原是鬼族的,鬼族歸隱前將它獻給南詔國了,之後被南詔國奉為聖物。」

這些消息都是影六打探來的,或許還有什麼別的內情,可關於蠱王在俞婉身上的事,不會有任何差池。

俞婉是罕見的極陰之血,或許並不是她主動拿走蠱王,而是蠱王選擇了她。

若她體內有一隻蠱王,那她就是比蠱女更合適的人選了。

「所以俞姑娘說她能給少主解毒,應當是真的。」一直沉默的影六,終於逮住機會開口了,他說得太快,影十三想攔都沒攔住,「她不是垂涎少主的玉體,她是真的想給少主解毒!」

影十三捂住了眼……

少主想到的,他也想到了;少主沒想到的,他還是想到了,影六覺得少主一定會獎賞自己的!

「少主!」影六開心地挺起了健碩的(小)胸脯。

燕九朝的眼神涼颼颼的:「你這個月的月錢,沒了。」

影六:「!!!」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