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田園嬌寵:貪財萌寶俏娘親下載
  3. 田園嬌寵:貪財萌寶俏娘親
  4. 第159章 進宮謝恩

第159章 進宮謝恩

作者: |返回:田園嬌寵:貪財萌寶俏娘親TXT下載,田園嬌寵:貪財萌寶俏娘親epub下載

周玖知道就算審問也會問不出什麼,最後肯定是青梅成為替罪羊,於是向周書晏福了福身子道,「父親,這接下來的事都要辛苦你了。翠竹院被燒,我所有的東西都被燒掉了,在府中是沒法住了,明日得一早進宮向皇上謝恩,我就先告退回自己的院子去了,父親有什麼消息,有什麼事,派人去我那就行。」

「好,暫時只能這樣了,我讓人護送你回去,等府中事情處理好后,安排好院子你再住回來。」

「好,女兒走了。」

周書晏命人駕著馬車護送周玖回自己的院子,這才又吩咐陳魚把地上已經被冷水潑醒還迷茫著不知道發生了何事的青梅給拉了下去,自己親自過去審問。

相府的人把周玖安全送到住處后,掉轉馬頭就離開了,徐伯和李嬸被半夜的敲門聲驚醒,開了門看見是周玖,有些驚訝,「小玖,怎麼會半夜突然回來了?」

「相府失火,把我住的地方燒了,所以我帶著她們回來了,還麻煩李嬸去安排一下住的地方。」

「啊?失火了?怎麼回事?」

「還不清楚,父親已經在查了,我明日得進宮,所以回來住。」周玖笑著道。

「好,好,老婆子,快去安排住的地方。」

……

此時,天堂和地獄,蒙著面紗的女子看到秘室內人去樓空的景象,氣得眼睛腥紅,手中的軟鞭突的甩向了地上跪著的人,「無用的東西,本宮要你幹什麼?守個人還能讓人跑了!」

地上跪著的秦嬤嬤,低著頭,任女子鞭打,她知道,不讓面前人出了心中的氣,她以後的日子更不好過,看著美得像仙女,手段的狠辣卻似魔鬼,現在鞭打自己,還是看在自己跟著她多年的份上,若是別人犯了這樣的大錯,恐怕早就扔去蛇窖喂蛇了。

「娘娘,都是屬下的錯,屬下定竭盡所能去尋到她,把她抓回來,還請娘娘不要生氣,氣壞了身子奴婢心中不安。」

秦嬤嬤咬牙受了十幾鞭子,背上應該早是血肉模糊,但還是忍痛勸眼前人。

「找?到哪裡去找?能有這種本事,無聲無息的救走她的人,定非凡類,他們能隨隨便便讓我們找到她?

她這一走,便如魚入大海,虎歸山林,她躲都不用躲著我們,只要恢復丞相夫人的身份,我們便對她無可奈何,而且,我的身份在她面前已經暴露,後面麻煩肯定會接踵而來。你以為還是十幾年前,可以再給她喂次葯假死一次?!」女子氣得又朝秦嬤嬤掄起了鞭子。

……

璃王府,楚璃被青羽喚醒。

「出了什麼事?」楚璃皺眉。

「相府今夜失火,是周大小姐的翠竹院。」

「什麼?怎麼會失火?人沒事吧?」楚璃立即坐直了身子,俊臉上一臉的睡意都被驚跑。

「她人沒事,倒是害她的人有事。」青羽笑著道。

「誰要害她?」

「發現相府失火后,屬下就派人過去暗暗盯著,如今那人回來了,據他回稟說,翠竹院一撥人是四個欲刺殺周大小姐的男子,另一撥是周小姐的丫鬟青梅,她就是縱火犯。

如今那四個欲殺人的男子葬身火海,被燒成了焦炭,京兆尹帶著仵作過去把屍體抬回了衙門,青梅也被周書晏捆下去審問,應該明天很快就會知道了確切的消息。」

楚璃沉默了一晌,「她人呢?」

「周小姐被周丞相安排人護回了她自己的小院。」

「我得去看看她,我才放心。」楚璃起了身,準備穿衣。

「現在估計周小姐剛剛睡下,明天她一早得帶小寶去宮中向皇上謝恩。」青羽提醒。

「算了,那我明天去宮外等她。」楚璃聽了青羽這一說,停下了穿衣裳的手。

「還有一事。」

「還有什麼事?」

「我們協助周小姐救了的那女子后,王爺您命人暗暗盯著天堂和地獄,今晚有消息了。」

「是什麼人?」

「是宮中的夏舞蝶太妃娘娘。」

楚璃眼神驚訝,「怎麼會是她?」

「對啊,我也驚訝。」

夏舞蝶,先帝的四妃之一,夏裳國的嫡公主,先皇在世時和親東楚,嫁給先皇為妃,如今也不過四十歲年紀,正當盛齡,卻做了寡婦,夏裳國也回不去了,不過,好在腳下有一子相伴,比楚璃,楚歌的年紀還要大一歲,是先皇的三皇子,名楚夏,取東楚和夏裳兩國國名內的一字結合為名,其內含的意義很明顯。

「命人繼續查,順著這條線索查下去,看被囚之人與其是什麼關係。」

「好,其他沒什麼緊要的事,王爺你休息。」青羽轉身離開了楚璃的卧室。

次日一大早,周玖和小寶便穿著整齊,準備去皇宮,周玖滿意的看著自己的裝扮,沒想到青竹有一雙巧手,挽髮髻,化妝,配衣皆是行家,正是她需要的人。

依然是周喜駕馬車,周玖並未多帶人,讓墨菊和青竹留在院中,只帶了齊嬤嬤一個陪著自己進宮。

「師父,一會你幫著看看青竹的嗓子,看還有沒有治癒的可能。」周玖臨上車前,吩咐了葯不來一句。

葯不來朝她翻了個大白眼,他現在都成了她的專職大夫了,前幾天拎著他去別院看病,為人取鐵鏈,今日,又帶了個啞巴回來讓他治,真是不得消停。

「乖乖聽話,你聽話了,回來給你做好吃的。」周玖像哄孩子般哄葯神醫,看得青竹和其他人都笑了。

今天不用早朝,所以,楚歌在御書房內坐著等周玖和小寶來向他謝恩。

剛進了宮門,一抬青衣小轎就來接上了母子二人,青轎太小,齊嬤嬤只得跟著小轎走,不過,這也讓周玖很驚訝,引路小太監說是陳公公特意吩咐的,周玖這才安心的坐了上去,看來自己的水果沒白送啊,看了看手邊包袱裡帶的禮物,小順子公公應該會喜歡。

小寶是第一次進皇宮,什麼都感覺新鮮,掀開帘子四處張望,不時好奇的問周玖一句,突然,周玖的小轎停了下來,引路的太監,抬轎子的太監,齊嬤嬤全都向前方跪了下來。

周玖和小寶二人穩穩的坐在轎內,並未下轎,只透過帘子的縫隙往外望去,周玖瞥到那抹熟悉的身影,目光一滯。

雖然周玖只看見過她兩次,而且是在黑色的甬道內,還蒙著面紗,但是那氣質,那身段,那熟悉的感覺卻瞞不了她的眼睛。

女子目不斜視,帶著宮女,漸漸遠去,地上跪著的太臨這才起了身,抬著周玖母子二人繼續前行,周玖裝作好奇的問引路太監,「小公公,剛剛過去的哪位娘娘啊?」

「周小姐,那是太妃娘娘,三皇子的生母,夏舞蝶太妃娘娘。」

「哦,原來是她啊……她長得好漂亮啊!真正是像仙子一樣。」周玖誇讚。

「周大小姐,這這就不知道了吧?舞蝶太妃娘娘是夏裳國的公主,國色天香,十五歲和親東楚,嫁給了先皇,因一副好容顏,甚得先皇寵愛,再加上她十六歲就生下了三皇子,母憑子貴,就更加受寵了。」

「原來這樣啊,謝謝小公公解惑。」周玖伸手遞給小公公一個大蘋果,下面是一錠十兩的銀子,算是謝謝他為自己解釋了半天。

沒想到這麼快就能與秘室內的兩人見了面,而且還知道了二人的身份,呵呵……蒼天饒過誰?!

「謝周小姐賞。」引路的太監眉開眼笑,開心的接過周玖手中的東西,銀子塞進了袖子,蘋果捧在手心中,他可是聽說了,周小姐給的水果可好吃了,連皇上霸著一籃子不放,誰都不給吃。

很快,青衣小轎在御書前停下來,陳公公已經等在殿外了,見轎子來了,立即飛奔過來迎上,周玖要不是知道他的熱情是因為自己的水果,定會大為驚訝他有什麼目的。

「陳公公多日不見,怎麼這麼客氣?」周玖下了小轎,朝陳順福了福身子,笑著道。

陳順身子一僵,眼神瞥到引路太監手中的蘋果,立即道,「咱家這麼激動,可是老早盼著你的禮物呢!」

「哈哈……好在我準備了,要不然讓陳公公白激動了,真是要不好意思了。」周玖笑著將手中一個小包袱遞給了他,「裡面是水果,還有一罈子果酒,希望陳公公能喜歡。」

「呀……真的?!喜歡,太喜歡了。」陳順開心的接過包袱,臉上布滿了真誠的笑。

「陳公公好。」小寶也向陳順問好。

「小寶好,小寶好。走吧,皇上在裡面等著你們兩位吶。」

齊嬤嬤被攔在了殿下,母子二人隨著陳順進了御書房,向皇上拜見謝恩后,被賜了座,然後皇上第一句問周玖,「周大小姐,包袱里是帶給朕的禮物不?」

呃……

居然上趕著向自己要禮物,真是無語,周玖將手中的包袱給了陳順,「回皇上,是的,水果和果酒。」

楚歌開心的看著陳順將包袱攤開在他面前,立即伸手就拿了只水果開吃,連讓人試吃都沒有。

周玖:「……」

吃完一隻水果,楚歌這才問周玖,「周大小姐,你準備什麼時候把小寶送進宮伴讀?」

周玖立即站起來向楚歌跪下,小寶見娘親跪下,他也立即跟著跪下,「皇上,臣女謝謝皇上對小寶的看重,但小寶年紀還太小,我希望他能在我身邊快樂渡過她的童年,所以,還請皇上收回成命。」

恩?

楚歌沒想到這對於別人是天大的恩賜,卻在周玖這被拒絕了。

「小順子,你帶著小寶出去走走,朕與周大小姐要好好聊聊。」

「是,皇上。」陳順帶著小寶離開了御書房,因有楚歌救小寶在先,所以,周玖並沒在意,也沒介意小寶獨自一人被陳順帶離自己的身邊。

陳順帶著小寶離開后,楚歌竟然親自起身將周玖扶起,並賜她坐下,當楚歌的手接觸自己的手時,周玖感覺自己的手像火燙了般,看楚歌一副自然平靜的神色,周玖忍著沒有甩開他的手。

楚歌坐回自己的椅子上,「為什麼不願意?說出你的真心話。」

「這……」周玖猶豫。

「朕替你說吧,你自己是愛好自由的性子,不願受人束縛,在朕賜了你官職后,你都敢與朕討價還價,所以,前面你說的小寶年紀小隻是你的一部分理由,還有一部分,就是你不願意他過早的攪合到皇家的事中來,朕說得對吧?」

「請皇上恕罪,臣女的確有這意思。」

「你的心情朕理解,但你有沒有想過,孩子的父親是誰?如果孩子的父親和你的父親一樣,是高門中人,倘若一天,他要回歸他的家族,他最終該接觸還是會接觸,該爭的還是要去爭,到那時候,倘若他想爭,卻無力去爭,你讓他怎麼辦?」

周玖目瞪口呆的看向楚歌,難道他知道了什麼?

誰說小寶的父親是高門中人,說不定是泥腿子呢,但一想到自己查到的,周玖又有些默然了,能出現在莊子周圍的人,除了是莊子里的下人,那必定就是莊子的主子,三個莊子,白家,安親王府的,璃王府的,除了白家主家不常在京城住外,安親王府和璃王府的人,以及他們的朋友皆有可能真是高門中人。

「皇上,臣女謝謝你的好意提醒,就算會出現皇上嘴中的情形,現在就讓他進宮也為時過早,臣女真的還想讓他多陪在臣女身邊多幾年時光,他才三歲啊,真的很小,所以,臣女還是請求皇上收回成命。」周玖再次真誠道。

楚歌默默的盯著周玖看了半晌,盯得周玖覺得身上都快發涼了,他才收回目光,輕輕嘆了一口氣道,「這本是朕感激你在莊子上幫了我的忙的禮物,沒想到卻讓你為難了,好吧,如你所願!」

「謝皇上,吾皇聖明。」周玖心中吁了口氣,立馬跪下謝恩。

「朕要是強迫你答應,就是不聖明了?!」楚歌聽了周玖這句謝,戲謔的笑著道。

周玖訕訕一笑,低頭裝鵪鶉,可不是嘛,要是強迫別人做不願做的事就不是明君!

周玖和楚歌又聊了一會,大概談了一下自己推行心算術和商業管理上的打算和計劃,以及方法和方式等,楚歌也很有興趣問了一些周玖自己想到的卻不能解決的問題,周玖都一一為其解惑,這讓楚歌很高興,幾次出言讚美。

不一會,陳順帶著小寶回來了,不過,周玖明顯的感覺到了小寶的情緒不高,好似還有點不高興,小眼神看向自己欲言又止。

周玖帶著小寶離開了御書房,齊嬤嬤還在外面等,見二人安全無憂的回來了,心下一松,周玖這一次進宮專是為了覲見皇上,謝他的賞賜,所以,太後娘娘,皇後娘娘那皇上未提,她也就省了麻煩,沒去拜見,又是一頂青衣小轎,將母子二人送到了宮門口。

出了宮門,找到馬車,周玖抱著小寶進了馬車,齊嬤嬤跟上,卻沒想到裡面已經坐了一個人,這人齊嬤嬤認識,雖然心中有些吃驚自家小姐和他是什麼關係,但還是自覺的,默默的出了車廂,坐到周喜的身邊去了。

見齊嬤嬤離開,周玖瞪了楚璃一眼,「你怎麼來了?」

「聽說了昨夜發生的事,不放心你,過來看看。」

周玖沒回話,而是看向小寶,她的鼻子嗅覺高,前面在宮中她就聞到小寶身上多了一股若有若無的幽香,眼神溫柔的看向小寶,「小寶這是怎麼了?和小順子公公一起玩得不開心嗎?」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