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玄幻奇幻
  3. 太逆天了怎麼辦
  4. 第七章 仙人

第七章 仙人

作者:

月上中天,原本應該是夜深人靜的時候,可是在古家,卻依然是燈火通明。

古家很大,古破軍帶著人從大早上開始搜查,到了月上中天,依然沒有將整個古家搜查過來一遍。

為了快點完成這個任務,古霸天又分別派了兩隊人馬,對剩下的地方開始搜查。

一陣敲門聲,驚醒了沉睡中的古硯。

「二少爺,醒一醒,長老帶人來了。」門外傳來了丫鬟碧兒的聲音。

「吼什麼,找死是吧。碼的,這老東西也真是的,大半夜的,打擾老子睡覺。」古硯罵罵咧咧的下了床,打開了房門。

房間外面早就已經燈火通明,一個個火把將整個院子照得亮如白晝,站在最前面的不是古破軍還是那個。

「哎呀,原來是古爺爺來了。古爺爺快請進,快請進。」古硯滿臉笑意的走到古破軍的面前,很是熱情。

「我這個該死的老東西也就不進去了,就在這院子裡面挺好的。二少爺,是不是可以開始搜查了。」古破軍冷聲說道。

很顯然,古硯剛才的話被古破軍聽到了。

古硯哈哈一笑,就像是沒有聽到這話語裡面的諷刺意味似的。

「碧兒,快點給古爺爺搬來凳子,將我珍藏的茶葉拿出來,為古爺爺砌上一壺。」古硯忙前忙后的招呼著。

只可惜,古破軍並不領情,大手一揮,示意身後的那些人開始搜查。

「你們小心點,我這房間裡面可都是名貴的東西,打爛一件,你們都賠不起的。」聽到屋子裡面傳來翻箱倒櫃的聲音,古硯一下子坐不住了,連忙大喊著跑到了屋子裡面。

「長老。」

一聲急促的喊叫從房間裡面傳來,古破軍心中一沉,連忙走進屋子裡面。

桌子上,一個挎包被打開,裡面有著一身黑色的衣服,還有不少的瓶瓶罐罐的。

周圍圍滿了人,古硯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那個挎包,眼中閃過一絲恐慌。

「古爺爺,這不是我的,這肯定是有人陷害我,肯定是。古爺爺,你要相信我,你一定要相信我。」古硯連忙爭辯道。

古破軍面色一冷,一甩手,推開古硯:「把他抓起來。古硯,你有什麼話,還是對你父親去說去吧。」

古破軍帶著古硯還沒有見到古霸天的時候,整個古家差不多都已經得到消息了,大廳外圍滿了看熱鬧的人。

大廳裡面坐滿了人,比早上的時候人還要多,甚至多了一些婦孺。

古硯被人架著架到了大廳上,像是一隻死狗似的,躺在地上。

「家主,丟失的丹藥找到了,是在古硯的房間裡面找到的。」古破軍沉聲說道。

一看到那個挎包,古冷的臉色瞬間變了。

「就是這個挎包,我當時看到的那個人正是挎著這個挎包。」古冷連忙說道。

他打開了挎包,看了看裡面的瓶瓶罐罐,很肯定的說道:「不錯,這些正是丟失的丹藥。古硯,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勾結外人盜取我們古家的丹藥,你該當何罪。」

古硯張張嘴,卻是什麼都說不出來。

一個衣著華貴的夫人走到了古硯的身邊,在他的身上連點幾下。

古硯一下子抱住了那夫人的雙腿,很是凄慘的喊道:「娘,娘,我是冤枉的,我怎麼可能去偷丹房的丹藥呢。娘,你和爹說說,放過我吧。」

這貴婦人,正是古霸天的妻子,歐陽華,一個很強勢的女人。

「乖,娘知道。有娘在這裡,沒有人能夠把你怎麼樣。」歐陽華柔聲說道,只是那聲音裡面的堅決卻是所有人都能夠聽得出來的。

自己兒子什麼樣的性格,歐陽華知道的清清楚楚。若說欺男霸女,他肯定是無師自通,可若說他勾結外人,盜取家中的丹藥,就算是在給他兩個膽,他都不敢的。

「古硯,這東西怎麼會在你房間裡面的,是不是有人放在你房間裡面的,說。」古霸天怒聲喝道。

可是所有人都能夠聽出來這就傢伙是在包庇自己的兒子。

可那又如何呢,古家並不像其他家族,家族的大權被古霸天這一脈牢牢的抓住,其他人根本插不上手。

誰讓古霸天的老爹是先天九層呢。

「父親明鑒,這肯定是有人栽贓陷害,肯定是的。若是孩兒想要什麼丹藥,父親肯定會給我的,我又怎麼可能會去干偷盜這種事情呢。」古硯哭喪著臉說道。

「此言差矣。古硯,這古家有這麼多的人,為什麼這東西沒有在其他人的房間裡面找到,偏偏在你的房間裡面找到了呢。」古破軍毫不客氣的反駁道。

「不錯,這東西就在你房間裡面,若不是你乾的,為什麼你沒有絲毫的發現呢。說,那個先天高手到底是誰?你若是說出來,我們還可以從輕發落,若不然的話,休怪我們不客氣了。」古耀威沉聲說道。

古耀威也是古霸天的叔叔輩,一直都不滿意現在的古家,他一直都覺得自己這一支需要掌握更大的權利。

如今,卻是一個好時機。

「你們這是什麼意思?你們這就是不相信我兒子,一定要認定他就是兇手了。」歐陽華冷聲說道。

「我們也不相信古硯會做出這樣大逆不道的事情來。只不過,現在事實俱在,難道就因為他說自己不是兇手,我們就這麼相信他吧。家主,若這東西不是在古硯的房間裡面找到的,你會如何處理?你是家主,是我們古家的領頭人,可千萬不要讓家族之中的人寒心呀。」古滎淡淡的說道。

古滎,古霸天的親弟弟,同父同母,頗有頭腦,當時選擇家主的時候,其實很多人都認為古滎肯定能夠做的更好。可不知為何,古玄最後卻是選擇了古霸天。

這也導致了,幾十年過去了,古滎一直都和古霸天不對付,甚至對於古玄,古滎也有點疏遠了。

「不錯不錯,家主若是存有私心的話,大可說古硯無罪,我等絕不反駁。不過,若是以後家中再出現這種事情的話,到時候...」古破軍冷聲說道。

古霸天眉頭微皺,目光不善的看著下方的古破軍幾人。

這些人根本就威脅不到自己的地位,只不過趁機給自己上點眼藥卻是不遺餘力。

「我兒是被冤枉的,難道你們想要我兒子死了,你們才能甘心不成。」歐陽華冷聲說道。

在古家,最強勢的其實並不是古霸天,而是這歐陽華,一個出身宗門的女人。

「這是家族議事,女人不得插嘴。」古破軍冷冰冰的反擊道。

「不要忘記了,霸天才是家主。三叔,你這麼霸道,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古家的家主呢。莫非,你比家主的權勢還要大不成。」歐陽華毫不客氣的說道。

「好了,不要說了。來人,將古硯嚴加看管起來,在事情沒有調查清楚之前,他哪裡也不能去。」古霸天怒聲說道。

說完,不顧古硯的哀求,直接離開了。

盜丹的事情就這麼被快刀斬亂麻似的處理乾淨了,最後的結果卻是只有古硯一人受到了處罰。

南宮家老宅深處的一個院子之中。

「奇怪,這小小的四方城怎麼可能有靈丹師呢?」一個容貌俊美的少年看著手中的紫靈丹,眉頭微皺。

「天兒,有了這靈丹師,以後你就可以有源源不斷的紫靈丹了,你的修為肯定能夠快速的提升上去。我相信用不了多久,你的修為就能夠達到先祖的層次,就能夠重振我南宮家。」南宮俊一臉狂熱的說道。

南宮天微微一笑,眼中滿是不屑。

他今年才二十歲,就已經成就了金丹真人。至於他父親口中的先祖只不過是一個一生困在了元神期而已。他相信憑藉自己的天賦,二十年之內肯定能夠達到元神期。

「父親,不管用什麼辦法,一定要將那個靈丹師牢牢的掌握在手中。只要有了這靈丹師,不但是我的修為能夠快速提升,還是一個會下金蛋的雞。我南宮家隱忍了這麼多年,老天終於開始眷顧我們南宮家了。南宮家註定要在我們父子的手中發揚光大,成為一方霸主。」南宮天冷聲說道。

南宮俊的臉上滿是興奮的神色。

三百年了,自從上一任元神真人離開人世之後,他們南宮家就已經沉淪了已經三百年了,甚至期間還出現了幾次滅族的危機。

天可見憐,他雖然資質不行,可是兒子卻天賦異稟,如今才二十歲就已經成就了金丹真人。假以時日,天兒肯定能夠超過先祖,帶領南宮家再創輝煌。

若是南宮家能夠大興,他就算是死,也是心甘情願的。

「天兒,如今三百年過去了,我們拿著信物,不知道還能不能在進到那個地方?」南宮俊有點擔憂的問道。

南宮天一臉自信的說道:「父親放心吧,仙人都是很信守承諾的。不要說三百年了,就算是千年時間過去,他們依然會信守承諾的。若是我拜入了仙人的門下,到時候...」

一想到這裡,南宮天心中就是一陣的火熱。

那可是仙人呀,恐怕外人怎麼都沒有想到,他們一個破敗的小家族,竟然會和一個仙人扯上了關係。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