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特種兵之血色獠牙
  4. 第4500章 雌雄莫辯的聲音!

第4500章 雌雄莫辯的聲音!

作者:

李岩的計劃很簡單,那就是讓羽洛梵繼續保持自己原來的樣子。

只不過,家裏蹲這個計劃必須要停止,她得出去,只有這樣才能夠給對方更多的機會。

最起碼,李岩得弄清楚青火魔王的分身現在是一個具體怎樣的狀態。

它是自主幻化的人形,亦或者是寄居在某一個人的體內,這些信息都對李岩接下來狩獵行動有必要的情報支持作用。

畢竟青火魔王的分身不止一道,多一分了解,就多一種可能存在的追蹤手段。

所以比起直接動手鎮殺目標,李岩更在意的是分析和了解,這是他一直在做的事情。

從封魔窟到深淵,一路走來,都在做着同樣的事情,枯燥但是卻又樂在其中。

羽洛梵在聽完李岩的話之後,心中的不安也隨之漸漸消散。

李岩的身上,散發着讓人安心的強大力量,哪怕是以宗師之軀,都能夠樂在其中的享受他所帶來的的安全感。

「小岩,你這一身長袍,穿在身上還挺好看的。」

羽洛梵其實從一開始就在打量著李岩的火浣袍,這袍子雖然沒有那麼多的花紋和裝飾,簡簡單單的款式和顏色,卻更加襯托出李岩的身形挺拔,氣質出塵。

在羽蘿煙的眼裏,李岩這一身裝扮堪稱國風美男的天花板。

如此評價,不可謂不高。

哪怕是羽洛梵這般的人物,也一樣能夠感受到自己這外甥,身上的仙氣兒越來越濃。

而且,她完全沒有想過要李岩去更換什麼行頭的打算,火浣袍穿在他身上,那麼的理所應當,美輪美奐。

「梵姨也對道服感興趣?」

李岩笑着接過了羽洛梵的話茬,而後道:「日後有機會的話,我送一套給你。」

「好啊,那可就一言為定了。」

羽洛梵身上穿過最多的衣服,便是旗袍,這也算是國風的一種吧,但比起李岩這一身長袍而言,則是完全不同的兩種風格。

而且,她可沒忽略李岩所說的話,這長袍不是普通的漢服或者是古風服裝,而是真道靈修人士才有資格穿的道服。

所謂道服,簡單一點的了解就是字面意思,修道之人所穿之服飾,是為道服。

火浣袍不僅僅是道服,而且還是一件靈器級別的道服,這東西的珍貴程度絕對不亞於汽車界限量發售的勞斯萊斯。

總之全世界也沒幾件,而且大部分都在李三的弟子們身上穿着。

李岩自然不會把師尊留下的火浣袍送給梵姨,但是煉製一件普通一些的道服送給她還是完全可以的。

隨着羽洛梵徹底放鬆下來,兩個人的聊天內容也隨之天南海北的更加隨意,直到電話鈴聲響起的那一刻,才算是暫時告一段落。

羽洛梵看了一眼放在書桌上的手機,而後抬頭看向李岩,輕聲道:「是他的電話。」

「嗯,接吧,別亂了節奏就行。」

李岩點點頭,提醒著羽洛梵接電話的時候不能跟之前的變化太大,否則的話極有可能引起對方的警惕。

羽洛梵深吸了一口氣,而後按下了免提接聽鍵,接起了這通電話。

「我說過很多次了,不要再來騷擾我,否則我就報警了。」

電話接通的瞬間,羽洛梵便聲音冰冷的警告著對方。

然而,這樣做基本上沒有半點作用,敢對她下手的人,不是一點半點的強大,最主要的表現便是死纏爛打所必須的厚臉皮。

至少李岩是這樣認為的。

只不過,當他聽到電話里傳來的聲音之後,整個人就有點始料未及的懵逼。

「警察應該不會管我這麼一個痴心人追求自己的心中摯愛吧?」

這聲音,不緊不慢,低沉而且充滿了某種可以讓人心情放鬆甚至是變得慵懶的能量。

更更重要的是,這個聲音,聽上去十分的中性,不僅如此,仔細聽的話可以聽得出來偏女生的部分佔比稍多一些。

什麼情況?

女的?

李岩沒敢當場詢問,只是靜下心來仔細去聆聽這個雌雄莫辯的聲音,想要徹底弄清楚電話另外一邊到底是男是女。

「你這是騷擾。」

羽洛梵下意識的呵斥了一句,聽的出來,對於電話另外一端的那位,她是真的有些束手無策。

「你是一團火,而我,就是為了愛飛向你的那隻飛蛾……」

「我訂好了餐廳,一起吃個飯吧……」

……

「呃……好吧,待會見。」

羽洛梵的話音落地,李岩的眸光中隱隱多出了幾分冷意,他隨手掛斷了這通電話,目光打量着她。

原本羽洛梵與對方的交流都比較正常,直到最後,她居然答應了對方的邀約,而且,在答應下來的那一瞬間,她的眼神有微不可見的渙散與失神。

除此之外,這個聲音就像是有魔力一樣,不知不覺中便侵蝕着你的心神,讓你的防禦一點一點的被瓦解掉。

最終,完成了電話邀約,共進午餐的任務。

良久,羽洛梵這才猛的回過神來,看着李岩的目光里閃爍著驚魂未定:「我是不是答應他了?」

李岩點點頭,隨後道出了午餐的時間和餐廳名字。

「我沒想答應的!」

羽洛梵重新坐回椅子上,腦海里一團漿糊一樣毫無頭緒,向來從容優雅的臉上也湧現出了些許的懊惱。

似乎,在為自己為何答應對方的午餐邀約而後悔不已。

「梵姨,不用擔心,有我在,問題不大。」

李岩剛剛是全程參與了這一次的通話,從羽洛梵最初的抗拒到最後的妥協,他全見證了。

當然,不光光只是坐在一邊看熱鬧吃瓜,他還在這一次通話中,摸清楚了之前並不知曉的情況。

對方的確是使用了催眠的手段,但除了聲音之外,還有很多情緒上的催化。

就像是在引導著一顆種子慢慢的生根發芽,然後在不知不覺中長成參天大樹。

留在識海深處的那一抹死氣與魔氣的糾纏體,就是種子,也是可以影響到羽洛梵精神甚至是靈魂的東西。

李岩的神識可是從始至終都在關注著那一抹力量的一舉一動。

不僅如此,在對方使用自己力量的那一刻,李岩的神識就已經覆蓋了整個燕京城,只不過讓他有些意外的是,居然沒能找到對方的所在位置。

但是因為現在距離午餐時間還有三個多小時時間,按照現如今的交通工具移動的速度,基本上可以覆蓋整個華夏了。

所以,等下需要驗證的事情很簡單,那便是找個恰當的時間,然後將電話,回撥過去。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