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彀中人下載
  3. 彀中人
  4. 第二十二章 真假難辨?易辨真偽!

第二十二章 真假難辨?易辨真偽!

作者: |返回:彀中人TXT下載,彀中人epub下載

本以為待在小木屋可以稍微安全些,至少可以快人一步在敵軍還沒察覺到危險的時候就先進行擊殺,沒想到這一局遊戲的模式和大家想象的完全不一樣。遊戲剛開始沒幾分鐘,就有人開始了「逃亡之路」。

【遊戲,現在開始,各位勇士請竭盡全力保衛家園】

機械女聲播報結束后,小木屋外就「沖」過來了四個人。

范慕彤的扳機剛準備按下時,門外四人立刻舉起雙手作投降狀,臉上露出討好的笑容:「姐姐,別呀,是我們,別誤傷了自己人哦。」

開口的正是老王,他說完這句話,肖慕雲就打開門走了進來。此刻已經三秒過去,大家身上籠罩著的綠色安全罩變的更淡,直至消失。

田曦曦覺得眼前四人有些異樣,與之前見到的模樣不大相同,但仔細一看又說不出奇怪在哪。

四人動作一致,齊刷刷地走進了木屋,像是被控制住的木偶人一樣,四點成一線,甚至連坐下的姿勢都一模一樣。

「你們在軍訓?還是被下毒了?」余嘚開趁勢往文梓芝身邊縮了縮,被她一掌打開了。

「軍訓?那是什麼?我們只是有秩序而已。」「楊偉」坐的端端正正,如果小學老師看到這樣坐姿端正的學生,一定會獎賞他一朵大紅花。

屋內的四人都已經察覺到了不對勁,即使再裝的人也不會問出「軍訓是什麼」的話,連小朋友都可以大概概括出出軍訓的內容,幾個大人竟然對此毫不了解的樣子。

「你們的槍呢?」范慕彤皺緊眉頭,假裝漫不經心。

屋內大概安靜了三十秒,那四人突然恢復了「正常」。

「哈哈,逗你們玩呢,別緊張。槍都在呢。」四人不知從哪裡把槍掏了出來。「宋輝芃」恢復了隨意的坐姿,雙腿叉的老開,把坐他旁邊的「肖慕雲」給擠到了一邊。

「肖慕雲」站起身,一邊嫌棄地對宋輝芃說「你腿分這麼開是褲襠里藏了兩個足球嗎?」一邊走向田曦曦。此時老王已經順著牆角走到了范慕彤身邊,靠在她的大腿上不肯起來。「楊偉」落了單,他看了看在牆角里正襟危坐的余嘚開,扯開嗓門吼了一聲:「老余,你給我過來!」

余嘚開被他這一聲嚇得不輕,他一臉懵逼地盯著楊偉,嘴裡念念有詞:「中邪了中邪了,你居然敢對我這麼凶!你們不呆在外面把守,到裡面來幹什麼!被『抄家』了怎麼辦!」

「我們已經看到敵人了。」肖慕雲摩挲著田曦曦的臉,眼神神情地可以掐出水來。

「在哪?」范慕彤終於甩開了「老王」的懷抱,舉起了槍,一副準備好的姿勢。

「就在你們面前啊~」「肖慕雲」說完這句話,嘴裡露出了帶刺的獠牙,並飛速旋轉著咬向田曦曦。其他三人也變成了同樣的模樣,發出了攻擊。

「我就知道。」范慕彤舉起槍,扣下扳機,將「肖慕雲」擊倒在地,又順勢打了「老王」一槍。

此時屋內只剩下兩個「模仿人」,文梓芝也舉起槍打死了像一座小山一樣的「楊偉」,卻沒注意就在腳邊的「宋輝芃」。

「宋輝芃」張開大嘴,露出了「層層疊疊」的尖牙,嘴裡的大獠牙打著轉,朝著文梓芝的腿上就是一大口。

「好吃……好吃……新鮮的血液新鮮的人肉,我還要……」「宋輝芃」正欲啃下第二口時,腦袋被范慕彤的子彈打了個透。

「槍是假的,用不了。」田曦曦撿起他們掉落在地上的槍看了看,除了重量很輕之外,槍口處的設計是堵塞式樣,連扳機都無法扣動。

沒有任何喘息的機會,門外又衝進來一群「模仿人」。余嘚開嚇傻了,他甚至忘記了尖叫,眼前只有血肉橫飛的場景。

一個人頭飛向他,正落在他懷裡,「頭」上的獠牙仍在高速旋轉,毫無停止之意。

「模仿人」似乎看到了正在發愣的余嘚開是個容易到手的美味,其中一個「余嘚開」轉頭就撲向他,那一副勢在必得的樣子看的余嘚開十分不爽。

「姐妹們!我發現這個頭上的獠牙用來攻擊他們也很優秀啊!」看著地上已經死去的「余嘚開」,余嘚開得意洋洋。那屍體的腦袋上還插著一個腦袋,獠牙正對著那雙眼窩直直插入,「滋滋」地在裡面不斷攪動。

「這都是些什麼東西!怎麼和我們長得一模一樣!」田曦曦好不容易喘了口氣。

從門外衝進來的「模仿人」源源不斷,就和大宅子里的供給的食物一樣永遠都不會停止。被爆頭的這些「生物」自帶的獠牙即使主人已經死去了也沒有停止旋轉,小木屋裡充斥著「嗡嗡嗡」聲,比盛夏站在一百顆棲滿了蟬的柳樹下還要令人腦袋發脹。

「余嘚開!你打我幹什麼!」田曦曦憤怒地喊道。

「對不住對不住,一時失手……」

不等余嘚開講完,剛剛憤怒面容的「田曦曦」忽然張開血盆大口,一口咬在余嘚開的肩膀上。

另外一些「模仿人」見「田曦曦」的這一招十分好用,也紛紛模仿起來,一時之間,竟讓大家分不清哪些是自己人哪些是敵人。

文梓芝調轉槍口直接懟上了正趴在余嘚開脖子上的「田曦曦」,救了即將大出血的老律師一命。

「他們頭上,沒有我們隊友的標記!」范慕彤即使扯起嗓子大喊,也沒能吸引住另外三人的一絲注意。

「慕彤姐,你說什麼!」田曦曦注意到了一邊進行槍戰一邊手舞足蹈的范慕彤,用吃奶的力氣吼道。

「頭上!頭上!他們!」范慕彤指指自己的頭頂,又指了指快塞滿屋子的「模仿人」。

田曦曦瞄了一眼多如蝗蟲的「模仿人」頓時心領神會,她甩了甩已經酸的快要沒有知覺的右手,左躲右閃靠近了余嘚開和文梓芝,告訴了他們這個識別敵我的方法。

「oker!我小開開老當益壯,看我殺他們個片甲不留!」余嘚開用左手捂著被咬傷的右肩,將槍的後座頂在自己腰部位置,右手瘋狂扣動扳機。

「糟了!宋老師他們肯定也被包圍了,他們說不定情況比我們更危險!」文梓芝、余嘚開、田曦曦三人此時背抵著牆,殺出了半徑一米左右的「安全區」。聽到文梓芝的擔憂,田曦曦心裡一揪,雖然肖慕雲平時比自己聰明不知道多少倍,但是在此時但凡疏忽大意一秒也會有生命危險,更何況此時他們四人抵抗攻擊已經有些力不從心,更何況分散在四處的他們。

田曦曦第一個表示舉四肢同意:「梓芝你說的有道理,你們掩護我一下,我出去通知他們!」

文梓芝毫不猶豫地拒絕了田曦曦的提議:「不,你和余嘚開都受了傷,要突出重圍肯定要經過一番血戰,是體力和技巧的大比拼,這種危險的活兒交給我來吧。」

田曦曦看了看默不作聲假裝沒聽到的余嘚開,正欲開口,又被文梓芝搶先一步:「不要說那麼多了,現在出去通知他們最重要。快!掩護我出去!」說完便開始向窗邊移動。

正在窗口把守的范慕彤此時也已精疲力盡,由於位置比較不利,她不僅要對付從窗口鑽進來的「模仿人」,還要注意不被後面攻擊。

田曦曦三人殺光范慕彤背後的「模仿人」,與她並成一個小圓弧狀,背部對著牆肩抵著肩。

「慕彤姐,我們掩護文梓芝出去,她去通知肖慕雲他們。」

「可是……」范慕彤擔憂地看了一眼文梓芝,「出去了也不一定來得及通知啊,這麼多人……」

「試試總比坐以待斃好,得讓他們和我們匯合,單槍匹馬地打勝率太低了。」文梓芝眼中流露出的堅定讓范慕彤有些驚訝。

「那我和你一起去,我們一起去通知他們。」

「哎哎哎,不行啊,你看我們這兩個傷兵,你走了我們肯定分分鐘翹辮子了,你不許走。」余嘚開唾沫橫飛,伸出一隻手想去拉范慕彤,被站在中間的田曦曦給打開了。

「好了,不能猶豫了,再猶豫就來不及了!」文梓芝此刻在離窗戶最遠的一端,要從窗戶里翻出去多了些難度。她在余嘚開和田曦曦的掩護下,貼著牆來到了窗邊,此刻窗外的「模仿人」正好被范慕彤擊殺大半。

「快跑!」范慕彤在文梓芝跳出窗口后,又丟給她一盒子彈,「快去找他們!快跑!」

小木屋外的情況和文梓芝想象的不一樣,本以為早已密密麻麻地到處布滿了「模仿人」,但她跑離小木屋十米之後,四周都沒有見到任何可疑跡象。

她在小木屋的東北角找到了肖慕雲,簡單描述了一下事情的經過後,便和肖慕雲分散兩頭去尋人,並約好隨後在小木屋處集合。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