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五章 瞿小宛

第三百五十五章 瞿小宛

「三位超級師士?你沒搞錯?」

另一頭的上家完全不相信,語氣中充滿置疑。

館長幽幽道:「我倒是想搞錯。橘先生,我的腦袋被打破了,我和你說,這得算工傷,醫藥費和誤工要另算。還有,我的武館估計要被他們拆了,這個錢你們也要補上。」

橘先生依然不信,提高音量譏諷道:「腦袋打破?要是超級師士,你的腦漿都要被打出來吧?還能在這問我要錢?」

館長吹了個口哨:「老子運氣好。他們只是需要一個武館,而不需要打死一個館長。」

他接著補充道:「反正錢必須補給我!」

橘先生放緩語氣:「錢沒問題。我要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們來的目的!」

館長很乾脆拒絕:「我不幹!我還沒活夠。你讓我去三位超級師士跟前,打探他們想幹什麼。橘先生,你這是要我的命。」

「宗亞你們應該知道吧,玉蘭星第一高手。就在剛才,在我武館里,我親眼看到,活生生被打得掛在牆上!」

「宗亞也在?」橘先生沉默片刻,宗神的名頭他聽說過,這位喜歡四處挑戰的12級師士,在附近幾個星球都相當有名。

他接著問:「這三位超級師士你認識嗎?」

「不認識。」

橘先生想了想又問:「你上次聯繫的幫派呢?你不是說他們能搞定警備司嗎?」

「老實說,你們太不走運。」館長撓頭道:「前段時間,來個一夥狠人,血洗了石川幫派,之前談好幾個大佬全被幹掉了。」

「怎麼會這麼湊巧?」橘先生語氣透著警惕:「這夥人又是沖著什麼來的?」

館長皺著眉頭,有些不確定道:「他們……好像是來種地的?」

「蛤?種地?為了種地,所以把石川幫派消滅了?」

橘先生的語氣就彷彿聽到一個笑話。

倘若是平時,聽到上家用這種不信任的語氣和自己說話,館長肯定會勃然大怒。但是今天,他的表情也充滿疑惑和不解,連指間的香煙快燒到手也渾然不覺,自言自語。

「是啊,我也搞不清楚。但他們確實是買了個農場,天天種地,也沒人出來收保護費。那幹掉黑幫,圖啥啊?他們和警備司的關係非常好,我聽說警備司還專門拜訪農場,送了很多禮物。」

「石川剩下的黑幫,也奇怪的很。保護費不收了,沒人打架,天天打牌,到處在街道市區掛橫幅,說要建設美好農場。我還看到那幫花臂大漢清掃街道,我長這麼大,就沒見過這樣的黑幫!」

越說館長越覺得毛骨悚然。

「這地兒太邪門!不行!我得搬走!」

橘先生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他沉吟片刻:「你先不急。暫時也不要有什麼動作,錢我先轉給你。幫我們暗中盯著就行,尤其是那三位超級師士。任何情報,馬上彙報。」

話音剛落,館長眼前光幕彈出一道消息框,點開一看,自己的賬戶有一筆錢入賬。

上面的數字讓他皺起的眉頭舒展開來。

「橘先生豪氣!」館長吐出一個煙圈,輕笑道:「哎,腦袋受傷記性就是容易不好。剛剛想起一件事,在武館里,除了三位超級師士,還有不少人。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農場的人也在裡面。」

「農場的人?」

「嗯,他叫做龍蘋果。雖然沒有羅拆甲那麼有名,但是農場的二號人物。我能認出他,是警備司里的眼線傳出來的情報上面,就有他。」

「羅拆甲不在嗎?」

「不知道。羅拆甲很神秘,警備司裡面也沒幾個人認識,我還沒有這方面的情報。」

「好,我知道了。」

通訊掛斷,館長心滿意足躺在沙發上,用自信的動作,飛快打開個人購物車,囂張的目光,掃過購物車裡多達三頁的各種限量版光甲手辦。

全部購買、付款,一氣呵成。

這個禮拜,自己就死宅在家!

在另一端,掛斷通訊的橘先生,關閉變聲軟體,檢查了一遍後台監控數據,確定沒有遭到竊聽,這才摘下智能眼鏡。

摘下眼鏡的橘先生,露出一張清秀美妍的臉。

她皮膚略顯蒼白,淡淡的彎眉很秀氣,頭髮柔軟帶著微黃。瘦小的身形,能讓她舒服地蜷縮在單人沙發里。毛茸茸的睡衣套在身上像一張毯子,肥碩的橘貓窩在她的腳彎里打盹。

每一位初見她的人,都會被她的眼睛吸引。

那是一雙漂亮的杏眼,目光明亮而清澈。當你凝視著這雙眼睛,你也許會想到晴朗夜晚里的星空,又或許是傍晚秋日裡太陽落下夜幕未至之時,遠處地平線泛起的那抹黛青。

瞿小宛,自由礦工聯盟的首領瞿劍知的妹妹。

她不僅協助兄長瞿劍知組建自由礦工聯盟,也是這支隊伍里的二號人物,智囊兼情報負責人。

這位素來以智謀過人而著稱的情報負責人,此刻卻蹙起淡淡的彎眉,伸手把腳邊的橘貓拎過來,放在懷裡。

睡得正香的橘貓睜開眼睛,發出不滿的喵喵聲。

然而女人並沒理它,伸出魔爪,在它厚實軟糯的身體上rua來rua去,自言自語。

「三位超級師士在玉蘭星?」

這絕非尋常!

任何一位超級師士都是戰略級的武力單位。

別看他們自由礦工聯盟鬧出偌大的動靜,又是暴動又是切斷貿易線路,但是在賀家眼中,只不過是一群只會開工程光甲的土包子瞎折騰,是花點時間便能平定的疥癬之疾。

而如果三位超級師士同時出現在玉蘭星,整個賀家的神經會瞬間高度緊繃,不搞清楚狀況,賀家那群貪婪的傢伙,絕對寢食難安。

橘貓的眼睛漸漸眯成一條縫,露出愜意滿足的神情,重新呼呼大睡,任憑揉搓。

瞿小宛的眼睛卻愈發明亮。

或許想辦法把消息傳給賀家?那樣話,賀家無心對付他們,兄長也可以獲得更多的準備時間。

不過,金主爸爸應該知道一些內幕。

她飛快地聯繫金主爸爸,但是得到的回復異常簡單卻又耐人尋味

——暫停進攻玉蘭星計劃,消息保密,不得外傳。

正在此時,酣睡的橘貓忽然抬起頭,喵了一聲。瞿小宛的思緒被打斷,這是她和貓咪的暗號,兄長來了!

她連忙爬起來更換姿勢,像個淑女一樣坐在沙發里,橘貓老實趴在她的大腿上。

她在很小的時候,父母就去世了,和哥哥相依為命長大。哥哥對她十分寵愛,但管教上卻十分嚴厲。

什麼淑女啊,言行舉止啊,煩都煩死了。小的時候她特別不能理解,別的小朋友都可以玩泥巴,可以在地上打滾,可以爬工程光甲,為什麼自己不行?

一個礦工家庭,窮講究那麼多幹嘛?

果然,兄長走進來,瞿小宛抱著橘貓起身,柔柔甜甜喊了聲:「哥哥!」

瞿劍知一邊洗手一邊關切地問:「今天身體怎麼樣?葯吃了嗎?」

「吃過了。」

瞿小宛應了聲,她端詳著兄長厚實的背影,忽然有些心疼。

她記得小的時候,兄長和自己一樣瘦弱,但是現在,兄長身材高大挺拔,一身腱子肉。長期的風吹曝晒,兄長裸露在外的皮膚黝黑粗糙,原本俊朗秀氣的臉變得粗獷,像塊稜角分明的砂岩。

哥哥身上總是帶著一股味,小的時候她以為是自己沒洗乾淨,每次都拚命地搓洗,但還是洗不掉。後來才知道,那是塵土混雜著機油的味道,那是礦工的味道。

哥哥很愛乾淨,洗手洗得很勤,不像個礦工。

瞿小宛遞過毛巾,柔聲問:「哥哥,今天的訓練還順利嗎?」

「比昨天好很多!」

哥哥的語氣透著欣慰:「他們的技術其實沒什麼問題,就是師士等級太低。他們年輕的時候資源太少,錯過了提升的機會。現在年紀大了,想提升是不容易。」

「不過發現了幾個好苗子。年紀也不大,正是好時候,又能吃苦,好好培養一下,前途無量。」

他忽然壓低聲音:「這批新來的光甲,是軍隊的制式光甲。」

瞿小宛心中一驚:「軍方?是賀黛軍團嗎?」

瞿劍知低聲道:「不,是聯盟軍方。你還記得老李嗎?」

瞿小宛連忙點頭:「記得。」

老李是以前礦上的一名老礦工,酗酒愛賭,從來都留不住錢,到晚年都窮困潦倒。兄長剛剛當礦工的時候,跟著老李下礦很長一段時間。瞿小宛還記得自己當時很擔心,生怕兄長也沾染上喝酒賭博的惡習。

瞿劍知解釋道:「老李以前在中央聯盟的軍團當過兵,有一架退役的,後來欠了賭債,被他賣掉了。他當時寶貝得很,我求了他很久,他才肯讓我玩了一會,我記得很清楚。」

「這批光甲比老李的那架更高級,成色也更新。應該是哪個軍團換裝淘汰下來的。他們還故意修改了操作界面,出廠編號也全都被打磨掉。」

瞿小宛若有所思:「所以我們的金主爸爸是中央聯盟的人?」

當他們準備暴動的時候,有個神秘勢力暗中接觸他們,給他們提供大量金錢和物資援助,因此也被兄妹倆戲稱為「金主爸爸」。

瞿劍知想了想:「也許時他們想栽贓中央聯盟。」

「對我們來說不是壞事。」

「嗯。」

兄妹倆沉默下來,他們不約而同感到一絲莫名的壓力。

原本他們只是想簡單的通過暴動抗議,然後進入勞資談判,和賀家重新簽合同,然而現在局勢早就脫離他們的掌控,變得異常複雜。身後的神秘勢力露出的冰山一角,也像一座無形大山壓在兩人心頭。

「一個好消息。」瞿小宛平靜下來,笑道:「玉蘭星來了三位超級師士,金主爸爸要求我們進攻玉蘭星的計劃暫停,我們的時間更多了。」

瞿劍知倒抽一口冷氣:「三位超級師士?」

他臉色有些發白,顯然被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衝擊到,過了半分鐘才回過神來,有些不可思議:「賀家呢?賀家沒有反應嗎?」

「賀家似乎還不知情。」

瞿小宛眨了眨眼睛:「所以我小小提醒了一下他們。」

她很清楚,局勢越亂,他們越安全。

不得外傳?嘻嘻。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龍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靈異 龍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五十五章 瞿小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