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記 幽冥饕餮

後記 幽冥饕餮

星核中,虛幻的身影流溢着灰色的流光,時而閃爍,就好像呼吸一樣。

這團灰色看不出來什麼形狀,準確來說是處於不斷變化之中的,有時候化為一頭四頭異獸,有時候又完全長滿了腿腳,或許下一個呼吸就又變成了一塊頑石。

「老骨頭,你過分了。」

冷冽的聲音響起,在四周虛無中傳遞著。

「當年你上天無路,下地無門,若不是我幽冥世界護著了你,你早就被斬殺,現在竟然又來霍亂幽冥。」

對於此話,骨上人冷笑,當年的事情真要說清楚的話,他還真有話和這些幽冥鬼神說道說道。

說起來,當年他全盛的時候,並不懼幽冥鬼神,除卻最神秘的『穢』之外,其餘的幽冥鬼神也就和他伯仲之間。

當年他慌不擇路朝着幽冥深處遁逃,沿着古老的黃色、污穢的大江一直往上,後來細細回想起來,當年他能直接撞進黃色大江所在區域,怕不是那麼簡單。

「我看你沉睡這麼多年,腦袋怕是睡傻了。」骨上人開口,接着說道:「你現在看看還能爆發出多少力量。」

「怎麼,你是來挑釁的!」

陰蝕王始終沒有從碎裂的星辰中出來,四周昏暗的虛空中,開始有冰屑形成,周圍山野好似化為了一方界域。

「咱們也算是老朋友了,離開幽冥世界,咱們就當沒有見過。」

骨上人眸子中閃爍著流光,落到了陰蝕王身上,說道:「是不是感覺到天地的限制越來越大了,你不是察覺到了老祖身上的天外氣息,好奇我怎麼又從天外回來了。」

說到這裏,骨上人的話語頓了頓,接着說道:「我是被天外恐怖的存在給嚇回來的,就算是我當年全盛之時,想要在天外行走,也就堪堪可以自保,天外太過於危險。」

說着,骨上人身上盈光一閃,一塊巫靈印記石飛出,朝着陰蝕王飛去。

「看看吧,天外的模樣,幽冥鬼神坐鎮幽冥世界這麼多年,卻始終就像是井底之蛙,實力越來越受到禁錮,你們就不想想是何原因?」

巫靈印記石綻放出了靈光,投落出一副景象,正是天外魔氣滔天、不斷攻擊世界壁障的場景。

靜靜的等著陰蝕王看完烙印的景象,骨上人開口說道:「我來這裏尋找『穢』,就是為了想要聯合幽冥鬼神,匯合陽間之力,共同抵抗天外的侵襲。」

「你統一了陽間界?」

「現在陽間界,大夏皇庭一統,立下補天閣,匯聚了整個陽間界所有的力量。

所以我來就是為了和幽冥界達成一致,大荒世界受到衝擊,幽冥界也會被殃及池魚,唇亡齒寒,這麼簡單的道理,你不會不明白吧。」

陰蝕王沒有開口,身上的灰光不斷的閃爍著。

許久……

「恕我無能為力。」

陰蝕王幽幽開口。

「你也不知道『穢』在哪裏?」聞聲,骨上人氣息變得凝滯起來。

「不是。」

「陰蝕王你什麼意思!」

「這件事恕我幽冥界無能為力,就算是你去找到其他鬼神也是如此。」陰蝕王語氣十分的平淡。

聞聲,骨上人的氣息略微平復下來,淡淡說道:「理由。」

「你想要找我大哥穢,就算是我告訴你他在哪裏,你敢去嗎?」

「嗯~」骨上人神情一凝,幽冥世界並不是沒有危險,當年他全盛之時,就差點栽到了大江的盡頭。

「我大哥就在那裏,幽冥世界的最深處,黃泉大江的盡頭。」

這下骨上人不說話了,幽冥世界的深處他當年差點陷入其中,那個地方太過於怪異,直到現在他也無法說清楚其中的種種神秘。

「若是陽間界護不住大荒,幽冥也會隨之崩裂,這點不用我多說了,老祖既然來了,就不能這樣囫圇著回去,說說吧。」

骨上人也不再廢話,幽冥世界是有秘密存在的,這點毋容置疑。

「若幽冥界守不住,大荒一樣會崩裂。」

「嗯~」陰蝕王一句話,骨上人氣息有些波動,這話什麼意思?

「你能聯繫上『穢』嗎?」骨上人看着陰蝕王,接住說道:「我補天閣閣主會親自前來,有些事情看來是要說清楚了。」

「我試試吧,這塊留影巫石給我吧,我需要給其他鬼神看看。」

「好!」骨上人點頭,接着身子朝外飛去。

「我很快就會再來。」

……

骨上人消失在了這片陰暗山野,陰蝕王的身影從高空緩緩落下,不遠處的山巒中一團污穢、粘稠的液體流淌過來,化為了一株黑色的光禿禿老樹。

「去,找幾個熟悉陽間的生靈來,我要看看大荒這段時間發生了什麼事情。」

「遵命。」老樹拔根,朝着遠方而去。

……

禹都,夏拓還沒待幾天,就被骨上人拽著進了幽冥世界,朝着霧靄蒙蒙的世界深處而去。

天穹上裂開的兩半星辰,泛著血光,夏拓眸光不斷的打量著,骨上人說陰蝕王就在這顆星辰中沉睡,問題是眼下光剩下星辰,陰蝕王不見了。

等!

兩人在這裏等待了約莫十天左右,一團陰戚戚的霧靄漂浮過來,於裂開的星辰上生出了一根根觸角,吸附着星辰。

這就是骨上人口中的陰蝕王了。

這一刻,夏拓看着陰蝕王,陰蝕王也同樣看着夏拓。

良久后,陰蝕王的聲音響起。

「你的身上人族……不,人道氣運昌隆,直追上古諸皇。」

「甭廢話了,陰蝕王我們來了,能不能見到『穢』。」

「老骨頭,你的脾氣得改改了,不然哪能每次都有這麼好的運氣,必死之局都能死裏逃生。」

話音說着,陰蝕王開始散發出血紅的光芒,百里大小的星辰開始縮小,最後化為了一顆十丈大小的星辰,表面流溢着霧靄。

「走吧,也讓你們知道知道,我幽冥世界不是寄生蟲,大荒的安穩,我幽冥從來都沒有落下。」

陰蝕王綻放出了血紅色的光芒,頓時四周虛空開始扭曲,打穿了一方通道,顯化出了一方白骨世界。

白骨世界的中央是一座骨山,骨山上插著一柄十丈大小的骨刀,骨刀上真龍盤踞,龍角猙嶸,發出了浩瀚的龍吟和雷音。

夏拓一眼就看到了白骨刀,這是幽冥鬼神中的白骨王。

嗡!

這一刻,他感覺到了一絲十分熟悉的感覺,這柄刀,既是兵器,又是鬼神王。

鏘!

骨刀錚鳴,響徹白骨世界。

「這是……」

夏拓這一刻眼中露出了驚訝,骨刀竟然和氣運相合。

「這是某一代神農氏遺骨所化。」

陰蝕王的聲音響起,接着說道:「前塵往事盡輪迴,如今已是鬼神王。」

難怪!

骨刀錚錚,劃破了長空,接着斗轉星移出現在了一片蒼涼的荒原之中,無數的鬼魅婆娑,密密麻麻數也數不清楚。

「老鬼~出來了。」

隨着陰蝕王的話語響起,億萬鬼魅中,一道虛幻的鬼影浮現,魂力如青煙,好像一陣風就能夠吹散一樣。

幽靈王!

看到幽靈王,夏拓不斷的打量著。

當初靖天王子嗣就是將自己賣給了幽靈王,為此獲得了復仇的機會。

見到夏拓和骨上人,幽靈王並不詫異,顯然諸鬼神之間已經提前溝通好了。

夏拓頷首朝着幽靈王示意,心中暫時將解救靖天王後裔的事情壓下。

幽靈王攤開手掌,億萬魂影相互抱團,形成了一座魂橋,直接溝通了無盡深處,一行人踏上橋朝着未知的時空而去,跨過荒原下方是無邊無際的黑色汪洋。

汪洋中沉浮着一頭白骨巨龜,這便是鬼神神龜王。

神龜王出手,眾人橫跨大江進入了一方古老的山脈,見到了鬼神魅冤王。

幽冥世界十三位鬼神王,除卻『穢』夏拓一一都見識到了,他也察覺到了一些異樣,比如說每一位王者的順序是有序的,找到一位鬼神才能通過這位鬼神找到下一位鬼神。

這種順序,更像是一種鎮守規則,不能越級不能跳過。

十三位鬼神中,最神秘最強大的便是『穢』,處於最深處。

最後,十多道身影立在了一條滾滾黃色的大江邊上,這條大江從虛無中流淌而出,又朝着虛無深處而去,沒有盡頭也沒有源頭。

大江中的水渾濁無比,漂浮着無數的白骨、屍體、腐爛的各種生靈,不斷的有氣泡從水下翻出,好似水下潛藏着恐怖存在一樣。

「沿着大江往下走,就能見到我大哥了。」

陰蝕王指了指大江流淌的上游,夏拓剛要蹙眉,卻看到眼中剛剛滾滾流淌的大江,一下子流向倒轉,下游變了上游,上游變成了下游。

在上游的盡頭,有巨浪滔天,好似形成了無比龐大的旋渦,無數的哭泣嘶鳴聲響起,恐怖的吞噬之力,將大江中的水倒流。

「就是這個東西。」

骨上人看到了寬廣的大江中,出現了巨大的旋渦,不由的氣息一凝,當年他差點就被這巨大的旋渦吞噬。

聞聲,諸多鬼神看了一眼骨上人。

隨後,陰蝕王開口說道:「都過去了百萬年,也沒什麼不能說的了,當年將老骨你引入大江,就是想要借你身體一用,堵住這個大嘴巴,沒想到你的運氣還挺好,竟然逃了出來。」

「你~」骨上人殺機隱現,果然是算計他,隨之他壓下了殺機。

夏拓也沒想到中間竟然還有這般隱秘,果然活得久乾的事情也多。

「這個大漩渦是饕餮的大嘴。」

「饕餮?」

「對,就是那個吞天噬地,無物不吞的饕餮,若不將其鎮壓在這裏,大荒世界早就被其吃乾淨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萬古最強部落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萬古最強部落
上一章下一章

後記 幽冥饕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