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記 化緣不成反被訛

後記 化緣不成反被訛

黃濁大江上,旋渦深邃無比,吞噬著一切,無數的冤魂、白骨、腐屍,都被其吞噬一空。

大江倒卷,滾滾江水無窮無盡,在不斷被吞噬的過程中,並沒有顯得絲毫的減少,反而從無盡深處的源頭,不斷的湧出來。

夏拓朝着大江源頭望去,發現大江的源頭虛空扭曲、破碎,更像是一處多重空間擠壓在一起。

這處空間,給人的感覺十分的薄弱,在層層空間壁障的後面,泛著幽光,好像是另外一個世界一樣。

一眾人在大江岸邊停留了足足半年時間,大江內吞噬的旋渦方才逐漸的平息下來,大江重新改變了流淌的方向。

「走吧。」

沉寂的陰蝕王開口,身影如同一團黑雲朝着遠方飄去,在跨上大江江面的時候,頓時大江水下有腐屍飛越而起,想要將其拖下水中。

「小心些,這裏一旦陷進去,可就麻煩了。」

夏拓的身邊傳來了骨上人的傳音,黃泉大江上,就算是王者也得小心翼翼,不然的話一旦被拖進大江深處,那麼可能會永遠的沉淪下去。

踏上大江,夏拓頓時感覺到了一股濃烈的撕扯之力,不提腐屍和白骨的拖拽,無形中的力量就拖着他朝着水下沉去。

十幾位鬼神一起,環繞成了一道防禦陣型,順着大江溯流直上。

越是往上,黃泉大江就愈發的寬廣,到了後來,夏拓甚至覺得好像黃泉大江就像是一方獨立的世界一般,四周全部都是江水,方向已經在這裏徹底失去了作用。

若是沒有鬼神引路,想要在這裏前行,就算是他也無能為力。

一行人有驚無險,沿着大江直上,在前行一段時間后,就必須輪番守護輪番休息補充消耗。

就這樣,一行人足足前行了十年時間,總算是來到了大江中的一處奇異的地方,這裏的江水如同深潭波瀾不驚,四面八方流淌的江水,無法撼動這片水域,就好像靜止了一樣。

十二位鬼神同時打出法訣,勾勒成了一方混沌無形的法印,落到了江水的中央,很快在水中央凹陷下去了萬丈方圓的黑洞。

「我大哥就在這下面坐鎮,能不能見到他,就看你的機緣了。」

陰蝕王開口,其他鬼神並沒有出聲,顯然十幾位鬼神並不打算朝着黑洞深處下去。

夏拓看了一眼骨上人,骨上人神情露出思索,當年這群鬼神坑害過他,萬一這一次……

「我自己下去就好了。」

想了想,夏拓開口,他身上有着濃烈的人道氣運,想要害他的話,在大荒世界就是頂風作案。

將骨上人留在上面,也算是有個照應。

話音落下,夏拓朝着黑洞中落下。

黑洞所顯化出來的通道,四周是光暈能量,烏黑晶瑩,好似時空隧道一樣,除了陣陣寒氣外,他感受不到其他氣息。

通道很深,一直往下墜落,就好像沒有底一樣。

世界是空間組成,對於空間來說,東南西北上下的方向感並沒有什麼意義,就好比他現在看似在往下墜落,但或者這可能是在往上。

夏拓閉上了雙眸,精神意念慢慢的朝外蔓延,開始感知四周的場景。

在精神意念的感知下,黑色的通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無邊無際的虛無空間。

傳說中『穢』是天地誕生之初的濁氣所化,無形無狀,從古到今從來沒有人見到過其真正樣子。

準確的說凡是看到『穢』樣子的,實際上都不是其真正的本源模樣。

「我已在大荒外建立補天閣,為得就是穩固天地靖平,進而恢復到天地初開之時的世界強度,讓大荒生靈的武道境界可以恢復到最初之時。」

突兀的,夏拓沒由來的開口,就好像和人述說一樣。

「幽冥和大荒是同一個世界,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唇齒相依,『穢』前輩乃是大荒世界發展的見證者,如今天地出現了問題,還需要出來主持一下大局才行。」

數息后,虛無空靈的聲音響起。

「世界安危,眾生皆有責,已經很久沒有人族的皇者來我這裏了。」

「看來外面世界確實是不太好,王者巔峰,連天人都誕生不了了。」

「人族皇者,補天之事,我無能為力。」

夏拓的感知中,在他身前出現了一道人影,緊隨着又化為了一座山、一條河、星辰、草木、流星……沒有固定的身形。

「你可知世界之分?」

「還請解惑。」

「世界為小千、中千、大千,小千世界無數,如星沙一般無盡,中千為十二萬九千六百座。

大千為極,傳說中共有九座。

大千世界之數乃是陽之極數,這是不變的定數,一座大千世界破滅,才會有新的大千世界進化。

我大荒世界誕生之時,便為中千世界,而且算得上是中千界中的頂尖世界,天地初開之時,便有真靈與世界齊生。

浩瀚時空,世界無數,世界外有各種神秘力量,以破壞、毀滅、甚至是吞噬世界為樂,每一座世界想要發展下去,會經歷很多磨礪。

我大荒世界的運氣不太好,遇到了大劫,世界受到了重創,雖說被眾生修補好了,但外患猶在,內憂不斷。

天外大劫為外患,我所鎮壓的饕餮為內憂。

至於這頭饕餮的來歷,還要追溯到天地初開的時候。

當年大荒世界從時空中誕生,世界生機將這頭天外饕餮給吸引了過來。

饕餮乃是吞天噬地的存在,一座新生的世界對其來說乃是大補之物。

但世界誕生,有意志顯化,在饕餮想要吞噬的時候,將這頭饕餮給吞進了世界之中,並且直接同化在了世界之中。

這種辦法並不能完全將饕餮給煉化,所以我得到了天地意志的加持,開闢了幽冥世界,為得就是鎮壓這頭大凶。

我已經完全和幽冥世界為一體,幽冥世界便是我,我離開不得。」

聽到『穢』的話,夏拓沒有開口,心中也不由得感到一股壓力。

天外來的饕餮,能在天外生活的大凶,至少都擁有破滅世界的偉力,這還能愉快的玩耍不。

來幽冥是為了尋找志同道合的幫手的,不是來這裏找虐的。

這下完犢子了。

「這頭饕餮還活着?」

夏拓問的這話十分的腦殘,畢竟來的時候看到了饕餮吞噬大江水。

「這些年,饕餮醒過來的頻率越來越快,每一次呼吸吞吐,都要吞噬大量的東西,若不能徹底解決,他終究會重新醒過來,將幽冥世界給吞掉,進而再次吞噬大荒世界。」

等等?

幾個意思?

聽着『穢』的話,夏拓突然覺得有些不對啊。

我在哪?

我是誰?

對對,咱是來求助的。

怎麼聽着,要反轉。

告辭,工地活多。

這整個是個老無賴啊。

什麼叫先吃幽冥,再吞大荒。

「幽冥和大荒是同一個世界,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唇齒相依,如今天地出現了問題,還需要人族皇者出來主持一下大局。」

「嗯~~」夏拓有些愣了,這說話的語氣和他一模一樣,搞沒搞錯,自己是來化緣的,怎麼被訛上了。

辦不了、不可能、我聽不懂。

否定三連。

……

「怎麼樣?」

大江之上,看着夏拓從黑洞中飛出來,骨上人近前,傳音問道。

「回去開會。」

夏拓話語淡淡,轉頭就走。

合著他成了大荒世界保姆了。

饕餮這孫子也是,就不能好好睡覺,沒事出來瞎吃什麼,大荒世界再大,也扛不住這樣造。

補天閣駐地,大殿。

寬廣、雄偉的大殿中,一道道流光落下來,有些身影虛幻,有些身影凝實,宛如巨人一般散發着威嚴。

今天,大殿中漂浮着濃烈的陰寒氣息,幽冥鬼神陰蝕王、白骨王、幽靈王也列座了。

作為閣主的夏拓和大長老卻沒有出現,補天閣駐地的北方一座山巔,虛空裂開,古老滄桑腐朽的氣息從裂縫中一下子沖刷出來。

伴隨着腐朽的氣息,一艘船帆佈滿了破洞,船首猙獰獸首的黑色戰船,足有千丈大小,撞開了空間裂縫飛了出來。

戰船上籠罩着一重黑霧,黑色霧靄內是密密麻麻的冤魂,冤魂嘶吼哭泣,渾身被鎖鏈鎖住,發出尖叫。

戰船最中央的船樓上,掛着一塊豎立的匾額。

奴隸殿!

可以清楚的看到戰船甲板和船樓內鋪滿了白骨,甚至於整艘船都是白骨鑄造成的。

在戰船的中央立着一根白色的大柱子,下方和上方深入了虛無世界中,看不到頂端和末端,好似穿過了戰船。

船首的位置上,一具骨頭架子浮現,身上有絲絲血肉衍生,化為一張面容慘白的老者。

「千山骨,見過閣主。」

遙遙相對,白骨所化的身影立在船上,對着夏拓搖拜。

這便是原大殷王域奴隸殿的殿主,也是整個大荒所有奴隸殿名義上的主宰。

這傢伙夏拓本來是要弄死的,在從幽冥世界回來之後,他改變了想法。

奴隸殿和那頭瞎吃的饕餮還有些關係,這點是他萬萬沒想到的。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萬古最強部落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萬古最強部落
上一章下一章

後記 化緣不成反被訛

%